所有人看向任怀宇的目光都是充满着敬畏!

    强大、冷酷,这是一代枭雄的特质,任怀宇已经初步显示出他拥有成为绝代枭雄的潜力,这样的人物余子碌碌只能仰望他的存在。

    任怀宇将柏烨磊拎了出来,如同死狗般地丢到一边,目光扫过对方那些鲜血淋漓的脸,心中毫无一丝怜悯。

    如果他不是突破到了虚魂境,如果不是他在虚魂一层就拥有对抗虚魂六层的力量,如果不是他融合了两大古族的精血——那么,现在躺在地上就是他了!

    那时候,谁会同情他?谁会可怜他?

    柏烨磊又会悬崖勒马?他若真有如此良心,又岂会抓着一丁点的小事就挑衅呢?

    “道歉!”任怀宇寒声说道。

    对恶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任怀宇可没有自虐欲,既然柏烨磊要挑衅他,那就要做好被反过来打脸的准备!

    那几十脚踩下去已经生生击溃了柏烨磊的心理防线,他知道自己若是再嘴硬的话,任怀宇绝对会继续踩他,踩到他服软为止!

    他已经没有勇气再承受这一切了!

    当众道歉固然丢脸,可被当众踩脸就不丢脸吗?

    “我错了!我错了!都是我的错,请任师弟原谅我!”他几乎是哭丧着哀嚎着。

    任怀宇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柏烨磊那充满血污的脸上顿时爬满了阴毒,他悄无声息地爬了起来,疾向任怀宇扑去,左爪轰向任怀宇的后脑勺——他之前受到的都只是皮肉伤,看似极惨,可除了右手是被轰碎失去了战力之外,其他方面倒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这一爪若是击实的话,任怀宇不死也要重创!

    看到这峰回路转的一幕,众人莫不发出一声低呼,这姜毕竟是老的辣,谁能料到他会在这时候发动偷袭呢?此时正是任怀宇最为放松的时候,这一击得手的可能性至少达到了九成!

    黄金铸就般的爪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到了任怀宇的脑后,而任怀宇似乎到此时还没有一丁点的反应,居然还在稳步前进!

    要中招了!

    所有人都是在心中升起相同的想法。

    哐!

    爪子轰到,却没有众人想像中头骨破裂,鲜血横飞的凄惨模样,而是发出了如同金属撞击的清脆声!

    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只见任怀宇的头部瞬间变成了寒冰,说不出的诡异!

    这是……上古百族的体质!

    许多魂技确实可以以天地元力强化身体,但有着相当的局限性,像金雕爪就只能强化手部,而天残腿则是强化腿部,不可能转移到别的地方去!

    这是铁律,哪怕是没有修习过魂技的人也知道!

    可任怀宇刚才明明用的是拳头,如果为魂技的话,那么也只能强化于拳头上,哪可能突然变成了铁头功——不,冰头功?

    体质!只有上古大族的体质才能解释,精血一经发挥便能将身体异化,随意出现在哪个部份!

    ——不过,看起来任怀宇得到的精血可能仅有半滴甚至更少,否则怎么只会局限于双拳、头部这么小的地方?

    他们却不知道,任怀宇这是凝实了精血的效果,真正达到了上古百族才能具备的体魄!只是他获得的精血太少,才只能局限于一小块地方,否则有百来滴精血的话,他便可以覆盖全身,那么便与上古大族的人完全没有不同了!

    精血与普通血液是完全不同的,哪怕是真正的上古百族也就具备几十滴到百多滴精血。

    嘶!上古百族的体质!

    怪不得可以一入虚魂境就能对抗老牌虚魂境强者,原来是具备了上古百族体质!

    众人看向任怀宇的目光更生敬畏,这样的人物他们只有仰望的资格。

    “上、上古体质!”柏烨磊此时肠子都是悔得青了,早知道任怀宇是拥有上古百族精血的幸运儿,他吃饱了撑着也不会去惹他的麻烦啊!

    没见上一个拥有赤血巨人血脉的林林已经被宗主大人收为徒弟了吗?柳谷山在宗内确实权势很大,可再大又能大得过宗主?

    任怀宇容色森冷,眼神中杀气腾腾:“你要杀我?”

    柏烨磊全身冷汗狂流,他毫不怀疑任怀宇会杀人!虽然宗内有规定不得同门厮杀,但这回乃是他出手在先,任怀宇属于反击,理在对方那边!

    更关键的是,任怀宇可是拥有上古百族的血脉啊,便是违了些门规又如何,宗门会因此放弃一个注定可以名动大陆的天才吗?

    他死了也是白死!

    为了拍个马屁把自己的性命都给拍没了?柏烨磊岂能心中不苦!

    “不、不……我只是……试试你的反应!”他还真是被吓破了胆,居然说出了这样蹩脚的理由来。

    “那我也试试你的反应!”任怀宇挥出一拳,寒冰浮现、黑光溢动。

    啪!

    柏烨磊的半脸张立刻塌陷得没了,一只独眼兀自带着无法相信的神色,盯着任怀宇看了一阵之后,整个身体顿时颓然倒下,生机瞬间抽体而去。

    死!

    “很不幸,你反应太慢了!”任怀宇收回了拳头。

    周围诸人莫不大惊,宗内可是严禁同门相残,行凶者要接受宗门极严厉的惩罚!更何况柏烨磊还是真传弟子,虚魂境的修为在宗内可称为中流砥柱,这可是极大的损失!

    可这回情况特殊,柏烨磊动手在先,而任怀宇又是具有上古百族的体质,宗门更是不会错失这样的天才,事情究竟会如何发展?

    所有人都想知道。

    ……

    宗门内死人,而且死得还是真传弟子,这自然在左宗掀起了轩然大波,任怀宇很快便被带到了宗内的刑堂,由刑堂长老来量情而断。

    这位长老姓曲,名曲典。不像其他弟子还蒙在鼓里,丝毫不知安家的威胁,以曲典的地位自然有资格知道这些机密的事情。

    他正烦着呢,却突然收到了这样的消息,自然更加地烦躁,一上来就是一番大骂,待到弄明白事情的曲折之后,他却是陷入了沉思。

    上古百族体质是何等的可怕,若是可以安然成长的话,日后必是人杰、枭雄之流!况且又是柏烨磊挑起了事端、又欲杀人在先,任怀宇可说是自卫防御。

    可这小子也太嚣张了,明明可以把柏烨磊交给刑堂来处治,却愣是下狠手给宰了,这又将他置于何地?

    得煞煞这小子的傲气才行!

    “曲兄——”正当曲典想要说话的时候,只见柳谷山却是背剪着双手走进了大堂,神色严肃。

    “柳兄!”曲典笑了笑,抱拳为礼,他们都是幻魂境的修为,而柳谷山在小境界上还要比他高了许多。

    达到他们这种修为,便是一丝一毫的差距也能影响最终的胜负,更何况是差了几个小境界!因此,曲典虽然不必对柳谷山卑躬屈膝,可适当的礼数还是得保持。

    “嗯!”柳谷山点了点头,目光扫过任怀宇之后,却是道,“本座听说宗内有个大逆不道之人竟敢当众行凶,残害同宗弟子,特来看看究竟是谁有如此大的胆子!”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曲典是知道柳家跟任怀宇之间的纠葛,事实上今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源头还不是要归结到柳家之上?可心里明白是一回事,他又不能当面质问柳谷山,只得道:“便是此人,不过——”

    “哼,此等毫无人性的逆徒还留着做什么,速速将他杀了,以肃宗门之风!”柳谷山挥了挥手,脸上如同罩着层寒霜。

    收到柳鸿涛的死讯后,他就便得更加阴沉,却并没有发作出来,如同一条潜伏起来的毒蛇。

    他不知道儿子是怎么死的,可他就那么一个儿子,疼爱入骨!现在既然儿子走了,那他怎么也要实现儿子的生前所愿——杀了任怀宇,娶岳菲絮!

    死人当然不能娶亲,但可以将岳菲絮也送下地府去陪伴儿子!

    曲典不由地露出一抹恼怒之色,虽然两人的修为有些差距,可在宗内的地位是平等的,啥时候轮到对方来他的地盘指手划脚了?

    再说任怀宇虽然杀了人,但情有可原,要罚,可罚的力度却得掌握着。此人本身是值得培养的人才,又有苏空明的关系,这板子肯定是高高扬起、轻轻地放下!

    杀?

    杀了任怀宇不是宗门的大损失?杀了苏空明不得跳起来跟他拼命?

    敢情你柳谷山一句话便要我曲典做这样的恶人?

    曲典心中不悦,但脸上却也不好发作出来,道:“此事还有待商榷,那——”

    “商榷什么!”柳谷山立刻打断了曲典的话,“此逆子杀人行凶难道是假的?既然罪证确凿,还不将他速速击毙,难道要让屈死之人在九泉之下含冤?”

    这老家伙还真是会口绽莲花,信口雌黄!

    任怀宇并没有说话,显然曲典并不会任柳谷山横行,他在这时候插嘴的话反倒不妥。

    “柳兄!”曲典沉声说道,声音中已是带着强烈的不悦,这可是他的地盘!“任怀宇自然要罚,但考虑到前因后果,只可轻判、无须严惩!”

    “曲兄,你这是要包庇罪人了?”柳谷山阴沉着脸。

    “柳兄此言过重了,何来包庇一说!”曲典的容色也变得冷漠起来。

    柳谷山冷然一笑:“曲兄,你可不要为今日所做的决定后悔了!告辞!”

    他一甩袖子,走出了刑堂。

    感谢魔道vs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