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了!

    区区式魂境的内门弟子居然敢和虚魂境的真传弟子硬撼,这得有多大的自信啊?

    不是自信,而是狂傲到家了!

    虽然任怀宇的身后有苏空明这样的超然人物,可这又不能增强他的战力,这是脑袋被驴踢惨了吧,才会干出如此具有“勇气”的事情!

    在所有人的注目下,两人短兵相接。

    时间仿佛瞬间定格,任怀宇的拳头与柏烨磊的手掌相触,持续了大概半个心跳的时间后,一道肉眼可见的空气漩涡猛然形成,向着四面八方狂卷而去。

    嘭!嘭!嘭!嘭!

    冲击波涌过,地上一片泥土飞扬,遮蔽了所有人的视线。

    情况怎么样了?

    众人莫不瞪大了眼睛,期待着任怀宇被一击轰得吐血抛飞的惨样。

    烟尘散去,两个对峙的人影也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任怀宇后退了七步,却并没有众人想像中吐血的凄惨,而是神定气闲!

    而柏烨磊……他居然也退后了三步,脸上更是荡漾着绝然不能相信的神色。

    这怎么可能!

    任怀宇居然可以抗衡柏烨磊?众人确实看过任怀宇大发神威干趴下了柳鸿涛,可柳鸿涛再强也只是式魂境,能和虚魂境的强者相提并论吗?

    难道这妖孽——

    “你、你突破虚魂境了?”柏烨磊依然满脸不可置信之色,其实一拳交锋过后他就能够肯定任怀宇的修为绝对达到了虚魂境,而对方散发出来的气息也确实与他在同一个层次!

    其实他若是之前就感应一下的话,现在就不会如此震惊了,可哪个真传弟子没事会去感应一个内门弟子的修为?

    虚魂境?不是吧!

    听到柏烨磊的话,所有人都是一阵痴呆!

    可能吗?任怀宇才进入天元左宗多少时间,这就进入虚魂境了?要知道宗门无论是资质第一的岳菲絮、还是拥有上古血脉的林林都依然停留在式魂境,可任怀宇居然后发而先至,突破到了虚魂境?

    可任怀宇能够对抗柏烨磊,这不是最好的证明?

    众人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怪不得任怀宇敢和柏烨磊顶杠,原来这小子已经是虚魂境的强者了!

    “哼,虚魂境又如何!”柏烨磊表情森冷,已是震惊中冷静下来,他此时已经惹翻了任怀宇,没有回头路可走,那么便只有死硬到底。

    确实,刚入虚魂境又如何,他可是虚魂六层!

    “本座今日便教教你做人的道理!”柏烨磊冷哼一声,右爪再伸中,已是泛起了一片金黄!

    黄级上品魂技、金雕爪!

    这魂技除了可以提升最多两倍力量外,还能以元力硬化双手,变得如同坚铁一般!柏烨磊虽然表面上对任怀宇不屑一顾,可已经从之前那一次对拼中知道,任怀宇的力量并不比他弱上多少,不出绝招绝不可能在三两招之内摆平这个对手。

    他可是老牌虚魂境强者,一定要以压倒性的优势获胜,否则赢了也脸上无光!

    任怀宇也不敢轻视,论力量对方确实在他之上,论魂技他也并不占优,难道为了击败这样一个对手就要用第二重境界以上的绝命指自残己身?

    那么,便让对方尝尝上古百族体质的厉害!

    任怀宇伸出双拳,瞬间冰化,两道黑色的铁光闪过,两只拳头莫不散发着可怕莫名的寒芒。

    “这是什么魂技?”柏烨磊戛然而止,带着几分强烈的震惊呼道,他可以从这拳头上感应到莫大的压力。

    “你尝尝便知道了!”任怀宇轻哼一声,身形纵出,对着柏烨磊就是一拳轰了过去。

    拳头未到,彻骨的寒意已是铺天盖地!

    柏烨磊连忙抽身后退,做为一个战斗经验无比丰富的人,他本能地选择了暂避锋芒。可他才一动,却赫然发现自己的动作竟然奇缓无比,仿佛被冰僵了一般!

    轰,任怀宇的拳头赫然挥至,一拳即将他轰飞而起。

    这家伙顿时在天空中划过了一道曲线,这才啪地一下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所有人齐齐看傻了眼!

    这是什么情况?

    柏烨磊不但是真传弟子、虚魂境的修为,而且他早在八十多年前就已经突破了啊,此时至少也得是虚魂五层、甚至六层、七层的修为!

    而任怀宇呢?进入宗门不过一年,进入腾龙院更是只有几个月的时间,这就能够和柏烨磊对抗了?

    不、不是对抗,而是一击即把柏烨磊给轰飞了!

    这完全是碾压级别的优势!

    人群中,孔天成只觉胃部一阵阵地翻腾,有一种强烈的惧意,双腿不自禁地狂颤。如今任怀宇已是虚魂境,战力更是堪称可怕,必然会成为宗门重点培养的人材,要是对方想要收拾他的话,他那个靠山又靠得住吗?

    “啊——”柏烨磊猛地翻身弹起,仰天发出一声充满憋屈的怒吼。

    他确实不甘,因为任怀宇的力量明明比他弱,可就因为对方那古怪的魂技将他的身体冰封,导致他反应不及,居然被当众一拳轰翻,这是何等的羞辱?

    如果他知道任怀宇使用的并不是魂技,而是发动了上古百族的血脉,那么他必然会甘心许多——拥有上古百族血脉的可都是一代人杰,败在这样的存在手下没什么好丢人的,更何况任怀宇还是融合了两大古族的精血!

    可上古百族的精血是何等稀罕,柏烨磊又哪会联想到那里去,只觉自己败在一名刚刚晋入虚魂境的后辈手里实是奇耻大辱!

    若不讨回这个脸面,叫他日后如何抬得起头来?

    “可恶的小子,不但破坏腾龙院的规矩,还偷袭本座,其心可诛、其行可恶!”柏烨磊铁青着脸说道,不断将脏水往任怀宇身上泼。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任怀宇也被气爆了,既然对方这么冥顽不灵,那就揍得他开窍!

    “给本座镇!”柏烨磊再次扑出,金黄色的双爪急探而出,这回他再顾不得忌惮,定要给任怀宇来记狠的!

    不管怎么说,他的力量在任怀宇之上乃是事实,那么魂技一旦展开,这力量上的差距也只会放大!

    任怀宇哈哈一笑,右拳轰出,对着柏烨磊的爪子迎了过去。

    硬碰硬、毫无花巧!

    柏烨磊的脸上闪动着残忍之色,这金雕爪除了可以打出两倍力量之外,还能以元力硬化骨头,一爪击实足以将任怀宇的骨头都生生抓裂!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听到任怀宇那凄惨的叫声了。

    嘭!

    拳、爪相击!

    卡,果然清脆的骨节折裂声响起,而且还不是一根,仿佛炒豆子般连绵不绝!

    柏烨磊那狰狞的表情立刻变了,嘴角不由地牵动如抽风,额头上的冷汗滚滚落下,他的右手已经不复爪形,五根指头以极其夸张的方式分散着,上翘、下划、左突、右横!

    常人的五指绝不可能扭曲成这种角度、这种程度!

    “啊——”柏烨磊又是一声大叫,这回不是因为愤怒,而是疼的!

    他整只右手的骨头被生生轰碎,如同软皮蛇般耷拉下来!所谓十指连心,这真是奇痛无比,直透心扉!

    任怀宇右拳一振,一道冲击波涌过,柏烨磊顿时登登登地连退十余步,只见右手上鲜血淋漓,碎骨划破皮肤生生刺了出来,整只手完全得变了形!

    嘶!

    众人看得一阵头皮发麻,仿佛是他们自己的手被轰碎了似的,浑身都泛着寒意!

    太凶残了!太霸道了!

    柏烨磊死死地盯着任怀宇,双眼中如欲喷出火来,可更多的却是惊惧。

    他可是运转了金雕爪啊,元力包裹之下,手掌绝对比精铁还要坚硬!可居然被任怀宇以力破力、以坚破坚给轰碎了,对方这拳力得有多么强大、骨头又得多么坚硬?

    任怀宇大步向前,柏烨磊的眼神依然那么怨毒,丝毫没有觉悟的迹象,看来是得到的教训不够!

    柏烨磊不由地一惊,连忙步步后退,他已是失去了和任怀宇放手一搏的勇气!

    魂器?

    抱歉,他虽然是真传弟子,可魂器太过珍贵稀少,根本轮不到他!否则他又何必去舔柳谷山的脚趾,图得不就是高级丹药和魂器吗?

    嘭!

    任怀宇抢步而出,一拳轰出中,奇寒的气息瞬间迟缓了柏烨磊的反应,铁拳直接轰在对方的脸上,将这个真传弟子打着滚儿轰飞出去。

    “向我道歉!”任怀宇大步走到柏烨磊的身前,冷冷说道。

    “你……以下犯上,本座定要向柳长老禀明,将你驱出宗门!”柏烨磊兀自嘴硬,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绝不愿失了脸面。

    任怀宇不由怒极而笑:“我不过撞破了自己的院墙,况且已经说过抱歉,你却非要抓着不放!究竟是我以下犯上,还是你故意挑事?”

    “好,既然你说我以下犯上,我就犯给你看看!”

    他一脚踏出,踩在了柏烨磊的脸上,用力奇大,竟是生生将柏烨磊脸面之下的石头都给击碎了!

    也亏得柏烨磊乃是虚魂境的修为,否则这一脚下去他整个脑袋都要像西瓜似地纷纷碎裂了。

    任怀宇已是气怒到了极点,嘭嘭嘭,他一脚接着一脚,几十拳踩下去之后,柏烨磊的整个脑袋已经埋进了碎石中,只剩下四脚还在轻轻抽搐着。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