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金尾在抽取精血的时候,会进行一番提纯,使得任怀宇不能将整个身体变成铁人或者冰人,只能覆盖拳头般大小的区域。

    那毕竟只是几滴精血而已,而上古百族的强者又有多少滴精血?根本不可日而语!

    仅仅只有几滴精血就要身体完全铁化或者冰化,这其实是牺牲了质量来换取数量,若是遇到强敌的话,没有质量的数量又有什么意义?

    就好像一块上好的精铁可以造成一把匕首,那自然其锐无比、其坚无比!可硬要打造成一把长剑的话,那还有什么质量可言,遇到同样的神兵利刃岂不是一碰就折?

    几滴精血根本不能称为体质,仅仅只是具备了上古百族一丝力量和特性而已!

    任怀宇收起了拳头,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万丈高楼平地起,他并不急于一时半会,而且他目前对吞天炼圣术也没有太多的偏重,还是希望走天道之路,体修只是一个选择。

    他吞下一颗聚气丹,这闲着也是闲着,绝不能浪费时间,这对于他来说是非常可耻的事情。这二十多天他一直在不断地赶路、拼杀,少有机会修炼,难得空闲下来自然要抓紧时间了。

    因为紫星淬元丹的关系,虽然他的魂环数量并没有减少,可是从境界上来说他确实是退步的,需要先将这七道“瘦”下来魂环补足,才能继续积累元力。

    不过,这里元气稀薄,在这修炼绝对是事倍而功半,乌金尾的效果完全发挥不出来,就是靠聚气丹挥发出来的药力在提供着元气。

    离开这里之后,便闭头苦修,先将境界提升到式魂十层,然后将破虚丹炼制出来,冲击虚魂境。只要成为真传弟子便能自由离山,到时候便回任家为爷爷讨回公道!

    任怀宇的目光中闪动着凌厉之色,任季昆欺压了他爷爷大半生,尔后又想将他留在任家不能翻身,其行可恶,可恶之极!

    他捏了下拳头,像柳鸿涛之流虽然让他生起杀机,却并不能让他放在心里记恨,只有任季昆那老家伙一直在他的心中啃噬,一日不将这老家伙踩下去,他一天不能安心!

    两天之后,老酒鬼才飘然而回,道:“小子,记得回去之后不能泄露了老夫的秘密,否则老夫便将你泡在酒里当药人!”

    这话说得渗人,任怀宇不由地后背起了一身冷汗,看着老酒鬼似笑非笑的表情,他也不知道对方这句话带着几分真假。

    不过他也无意透露老酒鬼的事,就是对方不提醒他也会三缄其口。

    “请前辈放心!”任怀宇拱手说道。

    老酒鬼救了他一命,现在想来小白猪的变化也确实是对方动的手脚,任怀宇自然不会恩将仇报,只是老酒鬼的实力也太强大了,一时半会之间他也没有回报的可能。

    那便记在心里。

    “好自为之!”老酒鬼甩了甩袖子,双手虚空一扯,竟是将空间硬生生撕裂,他一个迈步跨了过去,空间乱流才刚刚涌出这虚空也立刻修复,犹如泛起一个不起眼的水花。

    就在此时,一股大力向任怀宇排斥而去,不由自主间,他已是没进了一片虚空,眼前景物一变,他却是处身在一片青山碧水的山林中。

    虽然同是山林,但任怀宇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乱魔林,因为天空中出现了明艳艳的太阳。

    “速速来本座这里汇合!”一道宏亮的大喝声响起,轰传了整个山谷,如暮鼓晨钟,直抵人心。

    任怀宇收拾了一下心情,向着发出声音的方向奔去。

    进入乱魔林的时候人会分开,这被排斥出来时也是一样,好在都是在山谷附近,距离也不会差上十万八千里。

    没走出几步,那宏亮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似乎是怕有人路盲,走着走着就迷失了方向。

    任怀宇的运气不错,离山谷并没有多少距离,他先将空间戒指收了起来,这才进入了山谷,找到了于博渊的所在,立刻转向走了过去。

    “哈哈,诸老头,老夫的弟子比你的弟子先回来,这次是老夫赢了!”于博渊看到任怀宇后,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向着诸清原露出狂傲的模样。

    诸清原则是哼了一声,脸色相当难看,却不知两个爱斗气的老家伙这回又打了什么赌。

    陆陆续续又有人归来,很快任怀宇就看到了严冰彤盈盈走来,两人目光一触,俱是想到了在巨人山洞中的暧昧情景,不由地都是有股异样的情愫升起。

    于博渊却是眼尖,立刻大笑起来,道:“诸老怪,你那徒儿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该找个人嫁了?”

    “呸,要你多管闲事!”诸清原立刻瞪了一眼过去。

    “嘿嘿嘿,不是老夫多管闲事,而是你那徒弟似乎对我这门人很有想法!”于博渊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这小子只是内门弟子,算起来却是老夫的徒孙辈,要是他娶了你的徒弟,你不就成了老夫的后辈?”

    “姓于的,你敢占老夫的便宜?”诸清原顿时怒火冲天。

    “什么占便宜,这乃是事实!”于博渊双手抱胸。

    “哼!”诸清原立刻转过头来,对着严冰彤道,“好徒弟,便是天底下的男人全部死光了,你也不准嫁给那老家伙的徒子徒孙!”

    严冰彤顿时被闹了个大红脸,跺脚叫了声“师父”,将秀颈紧紧地低垂下去。

    她本就是绝世美人,这含嗔作羞的风情诱人无比,看得周围几个青年男子都是眼睛一直,露出明显的惊艳之色。

    又是一柱香的时间后,这归来的人越来越少,正常来说,哪怕是离开乱魔林时隔得再远这当儿也应该赶到山谷了,到此时还没有回来的,估计是永远也不会再出来了。

    统计了一下,这次只有两人永远留在了乱魔林中,便是柳鸿涛和安太玄。

    而死在乱魔林中就真是白死了,除非有目击者,否则谁也不可能知道是怎么死的,究竟是那险地害人,还是被他人下得手。

    任怀宇当然不会说自己把柳鸿涛和安太玄给干掉了,只是在一边看着,安家那位大佬相当地愤怒,一双眼睛在每一个人的身上扫视着,好像要揭开别人的头皮,看看对方脑子中的想法一般。

    于博渊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毕竟他也损失了一名弟子,这顿时冲散了他赢下诸清原的喜悦,当即挥了挥手,道:“回宗内!”

    “慢着!”安家那位大佬横身挡了过来,“太玄之死还没有弄清楚,谁都不得离开!”

    “安佑知,你不觉得过份吗?”于博渊冷冷说道,“进入乱魔林,生死各安天命,别丢人现眼!”

    “哼,只要不进入湖中,乱魔林有什么存在可以杀得了太玄!他可是有上古晶霜族的血脉,怎么都能逃得了性命!除非——”安佑知森森的目光扫过任怀宇、林林、岳菲絮三人,“被人联手合攻!”

    “放屁,安佑知,你少给老夫血口喷人!”于博渊气爆了,满脸都是怒容。

    “哼,若非如此,怎么你们宗内会死了一个人?”安佑知伸手指向任怀宇三人,“定是这四人联手围攻太玄,却被太玄反杀了一个!”

    “放屁、放屁,放你妈的大臭屁!”于博渊气得胡子直抖,“谁都知道进入乱魔林后便会各自分开,你倒是给老夫说说,这围攻是怎么来的?”

    “哼,这就要问你们了!”安佑知双手背负,“于宗主,将这三人交给安家处理,安家与天元左宗依然是朋友,否则……不惜一战!”

    这便是**裸的威胁了!

    “战就战,怕你!”谁也没有料到,诸清原居然抢了出来,一口接下了威胁。

    “呸,姓诸的,这关你屁事!”于博渊却是毫不领情。

    “哼,你那天元左宗迟早要归顺于老夫门下,老夫是在维护自己门派的尊严!”诸清原的态度则更加骄傲。

    这二人顿时斗起眼来,将安佑知完全丢到了一边。

    “你们两个……”安佑知双眼中如能喷出火来,他何曾被人如此漠视过。

    “闭嘴!”于博渊和诸清原同时回过头来对安佑知喝道。

    “好好好,天元左宗、右宗,果然同气连枝,那么,你们就等着安家复仇的怒火吧!”安佑知冷哼一声,一甩袖子扬长而去。

    他的修为虽然不比于博渊、诸清原弱,可孤身一人去和两大强者硬拼的话,这完全是在自取其辱!

    另外七大势力的人则是露出玩昧的神色,不过也没有说什么,纷纷开口道别,祭出专门用来赶路的魂器,一一破空离去。

    待众人走后,于博渊和诸清原同时收敛起了怒容,眉头紧皱,露出了不解之色。

    “这老狐狸怎么会突然如此强硬,恐怕别有蹊跷!”于博渊摸着自己的下巴,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问诸清原。

    “问问你门下的弟子,可是得到了什么宝物却被安家的人刚好看见!”诸清原接口道。

    “废话,老夫正想问呢!”于博渊哼了一声,将目光看向任怀宇三人。

    “师父,好像是徒弟惹得祸!”林林嚅嚅地说道,从怀中取出一支通体火红色的人参,大概有两寸来长。

    感谢蓝色林仔、郑乐杰、龙侠玉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