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又是一只手从地底轰出,任怀宇目光扫过,那座坟墓上的名字是“连君浩”。

    泥土飞扬,冲天而起,一个人影的上半身也从坟墓中爬了出来,体型极是魁梧,肌肉虬结,哪像是一具尸体,比不知道多少人都要壮硕!

    嘭,他一飞冲天,整个人窜出了坟墓,稳稳地落地,一股可怕的力量顿时从他的体内幅射而出,犹如飓风一般席卷向四面八方。

    任怀宇顿时身体一震,一口鲜血已是狂喷而出,身形被直接轰飞出去,啪地一下,他划飞出十余丈后重重地落到了地上,震得他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人……好强大的力量!

    连君浩睁开双眼,却是如同之前那些干尸一样,眼眸一片惨白,差别就在于他的身体一如活人,毫无并点干瘪的迹象。

    不止如此,他的肌肤好像还在泛动着玉质般的光泽,看上去竟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连君浩惨白的眼珠转动,很快就锁定在了任怀宇身上,一股巨大的压力顿时向他笼罩过去,让他如被大山压顶,似乎连站都站不稳了,双腿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这人的修为……太强太强了!哪怕是死了这么多年也依然强大得惊人!

    任怀宇心中骂娘,这死就死了,还“活”过来干嘛!

    他有心逃逸,但连君浩的压力已经形成了实质般的力量,拘束得他根本动弹不了一根手指。

    这是一种完全意义上的力量碾压!

    腾、腾、腾、腾!

    连君浩大步向任怀宇走去,恐怖的力量挤压空气,居然让空间都是撕裂,出现了一个又一个黑色漩涡,仿佛此人的强大已经达到了天地不容的地步,要将他生生排斥出去!

    任怀宇胸口发闷,在这样的存在面前,他连一丝抵抗的力量都没有!

    但他可不愿束手待毙,不断地催发铁族、晶霜族的精血,欲爆发出自己的最强战力来。可他的最强战力在连君浩面前简直就是个笑话,任他如何运转力量却是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

    就在此时,乌金尾猛地传来一道古怪的力量,任怀宇顿时全身一松!一时之间,他根本顾不得是怎么回事,连忙身形弹起,转头就跑!

    嘭!

    任怀宇猛地撞到一块大石头上,整个身体顿时被硬生生地弹了回去,他满脸惊骇,因为那根本不是什么大石头,而是连君浩!

    他根本没有看到对方是如何移动到他前面的,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绝对是天地之别。

    这该如何是好?

    如果对方是虚魂境的强者,那么任怀宇依靠铁族、晶霜族的精血,再加上乌金尾的神奇,他还能死拼一把,大不了祭出绝命指,吸收了晶霜族精血中的生气,他至少可以多活二十年,有“本钱”挥豁一下。

    可连君浩太强太强了,别说他祭献十年寿元,便是五十年、一百年都没用!就好像蝼蚁之于大象,任蝼蚁如何奋斗努力,依然不可能敌得过大象的轻轻一踩!

    连君浩伸手向任怀宇抓了过去!

    “老友,尘归尘、土归土,便让老夫再送你一程吧!”充满感慨的声音响起,一只手臂横挡而出,将连君浩挡了下来。

    轰!

    恐怖的力量涌过,连君浩被平空轰退出百来丈,直接跌出悬崖。但他并没有掉下去,而是双脚浮空,虚立于天地之间!

    若是于博渊等人看到这一幕的话,绝对会吃惊到把舌头都给咬了!

    因为他们虽然可以御器飞行,可关键也在一个“器”字上,而且必须要依靠特殊的魂器才能飞行,绝不是随随便便什么魂器都行的!

    那又更何况是肉身直接飞行了!

    任怀宇只看到救下自己之人背影,一身蓑衣,右手上还提着一只酒葫芦,看上去很是眼熟,而且此人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

    为什么会有眼熟的感觉呢?他可能认识这种级数的强者吗?

    “呼——”连君浩突然张口,一道黑云喷涌而出,化成一条巨龙向着那神秘人轰了过去。

    便是这时候,那神秘人还是先给自己咕嘟嘟叶灌了一口酒,这才从容不迫地伸出了左掌,向着那黑龙按了过去。

    嘭!

    那条黑龙立刻化为一片碎影,消失于天地之间。

    连君浩脚下虚踩,向着神秘人冲去,右拳轰出中,划出无数道碎裂的虚空。

    “唉,老友,虽然看到你很高兴,但你已经不是你了!”神秘人发出一声长叹,一掌探出,化成一只足有百丈大小的大手,对着连君浩拍了过去。

    这一掌的力量远远超过了连君浩,根本不容连君浩有任何抵抗之力,直接镇压到了地上。

    “老友,安息吧!”神秘人发出一声轻叹,收手而立。

    连君浩没能再爬得起来。

    “前辈、前——”任怀宇绕到那神秘人跟前,当他看到对方的模样时,立刻露出吃惊无比的表情。

    这个神秘人居然是天元道宗看守药园的老头子!

    “哈哈哈,小子,看到老夫很惊讶吗?”老酒鬼咕嘟嘟给自己灌了几口美酒,放声大笑起来。

    “前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人是不是死而复生?”任怀宇心中充满了疑问。

    “人死了就是死了,哪可能再活过来!他只不过是被魔气操控了!”老酒鬼摇了摇头,目光看向远处的高塔,眼神深邃无比。

    “魔气?”

    “哎,臭小子问那么多干嘛,你现在可没资格知道这些东西!”老酒鬼给自己灌下一口美酒,舒坦得将眉头展开。

    “前辈,敢问你尊讳如何称呼?”任怀宇转过话题。

    “什么尊讳,不过是一个等死的老头子罢了!”老酒鬼哈哈一笑,然后神情转哀,将连君浩重新埋进了墓穴里,目光扫向那接天高塔,低声道,“还不肯安份!”

    “前辈、前辈!”如此绝世高手就在眼前,任怀宇哪里肯错过,“这究竟是什么地方?那座塔是什么东西?”

    “你小子怎么那么多废话!”老酒鬼转过头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又变成了醒熏熏的模样。

    “前辈——”

    老酒鬼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好吧好吧,在那座高塔的下面,镇压着一个极可怕的人,当年为了镇压他,死了许许多多的人!”

    便是这些坟墓中的人吧!

    “前辈,你的意思是,那人还能出来?”任怀宇不由地充满了震惊,被如此巨大的高塔镇压,这不但没死,而且还能脱困而出?

    “谁知道呢!”老酒鬼灌了口酒,“世间的事情,充满了各种意外,就像千多年前——嗯!”

    他突然一顿,目光紧紧地盯着那座高塔,神情之间充满了肃穆。

    任怀宇顺着他的目光也看了过去,只见那高塔之顶翻腾起一团如同浓墨般的黑气,将那团星光瞬间淹没,不断翻腾变化着。

    一股强烈的危险感从乌金尾传到他的体内,让他浑身汗毛都是猛地竖了起来!

    “这魔头想做什么,竟然不惜损耗真元?”老酒鬼的目光猛地一凝,两条眉毛皱到了一起,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他的身上发出,直冲云霄。

    那团黑气最终化为一个巨大的人影,看不清五官轮廓,却能感觉到那一股雄霸天下、舍我其谁的枭雄气概!

    咻!

    那黑影疾扑而来,身影却在不断缩小,瞬间即是千万里,只是一晃眼就来到了任怀宇二人的面前,身形却已经是常人般的尺寸,只是要高大许多。

    “给老夫滚回去!”老酒鬼怒吼一声,张口便吐出一道酒箭,化成漫天如雨点般,向那黑影咻咻咻地激射而去。

    那黑影顿时被酒箭刺得粉碎,化成亿万道碎影,瞬间却被震退百来丈,并纷纷消融。

    一击之下,那黑影即遭溃败!

    老酒鬼的脸上却是毫无喜色,他可是知道高塔之下镇压的那人绝不是白痴,拼着消耗真元却只为了发出毫无威胁的一击?

    绝不可能!

    漫天黑影散开,消融得七七八八,如同雨点般纷纷落下。

    咻咻咻,这些黑影旋转着,以极其诡异的路线卷动着,又向着老酒鬼飞射而去。

    “哼!”老酒鬼双目圆睁,暴射出一道足有三尺长的神光,他一掌拍出,这些黑影莫不纷纷坠落。

    但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却是突然折向,向着任怀宇的天灵盖飞射而去。

    “敢尔!”老酒鬼发出一声如能震破天宇的怒吼,伸出一掌对着那道不过黄豆大小的黑影拍了过去。

    咻!

    这黑影居然一个折向、一个加速,划过一道极诡异的曲线后,竟是绕过了老酒鬼这一掌!

    一股寒毛倒竖的惊悸在任怀宇的心中蔓延,可连老酒鬼这样的大能都没能拦下这道黑影,他又有什么能力躲闪掉?

    这道黑影直接没进了他的眉心,仿佛泥牛入海,瞬间即没了痕迹!

    啪!

    任怀宇一头栽倒,立刻昏迷了过去。

    “可恶!”老酒鬼再一掌卷过,漫天的黑影已是被他全部荡空,他转过头来看向任怀宇,目光中闪过一道不解之色,“那魔头究竟想做什么?”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