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者还不止如此!

    这一掌按落的威力说不定还要强大,不但摧毁了小镇,而且还幅射到远方的山谷,将那里正在交战的两边人马直接抹成了飞灰,仅只少数一些人逃进了山洞得以幸免!

    当然这个想法是不可能得到证明的。

    任怀宇盯着那只至少有里许大小的手掌,心中勾划着那手掌主人的体型,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形象立刻在他的脑海中形成。

    相比之下,那独眼白毛巨人简直就成了毛毛虫!

    世间真得有如此巨大的人类吗?

    如果有,那么这个巨人现在又在何处?为何世间从来没有如此庞然大物的传说!

    不对,谁说世间没有这样的传说?

    但那是在神话故事中,相传有一掌推山的可怕巨人,可谁都以为是上古先民的想像,又岂能想到真有这样的存在!

    任怀宇抬头看天,这回没有了山谷的遮挡,那暗红色的星光再现,欲发得清晰明了。

    那并不是一颗悬浮在半空中的星星,而是一座高塔上的明珠!

    这塔究竟有多高,才能在最最外围的地方都能看到?只是因为本身并不发亮,所以只能看到塔尖的光亮,还以为是天上的一颗星星!

    塔身十八层,每一层的高度已是无法估量,通体暗金色,有一种琉璃之光,宝相庄严,充满着无上肃穆的威压。

    为什么这里会有一座高塔?这座高塔又与那巨人有什么关系?

    任怀宇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一番思索之后,他一纵而落,向着镇子的方向奔去。

    只有穿过小镇,才能接近那座高塔,虽然两者之间的距离还是差了不知道有多远。

    一柱香的时间后,任怀宇来到了小镇的外围。

    他立刻止步,只觉从镇中传来一股强大无比的压迫力,如同海浪一般溢荡着。

    好可怕的压力!

    乱魔林的存在至少有千年以上的时间,可这里怎么还会有如此强大的压力聚而不散?

    任怀宇感应着这股压迫力,那并不是纯粹的力量,而是一种战意,一股杀气,哪怕是隔了这么长的时间依然久久不散!

    他可以想像于博渊这种级数的强者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可要说这位宗主大人一掌按下能够留存千年以上的痕迹,这他是绝对无法相信的!

    ——于博渊的寿元都不可能达到这么长!

    也就是说,留下这手印的巨人的修为不知道要比于博渊高出多少,才能够将一股战意、一股杀气留存至少千年以上的岁月。

    这需要什么修为?

    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圣魂境吗?还是更加虚无飘缈的仙?

    在这样的层次面前,任怀宇就只是井底之蛙,只能做着没有一丝依据的猜测。

    任怀宇的心中荡漾着强烈的震动,在这一刻他攀登武道巅峰的决心又坚定了一分,这才是他追求的目标!

    至高至强!

    他要做掌控自己命运的人,不被天地束缚。

    任怀宇定了定神,大步走进了小镇中。

    他的修为确实不高,但小镇中溢荡的也只有无上的战意,意志的较量与修为无关!

    轰!

    那可怕的大杀气向任怀宇压迫而去,有若实质,似乎能够将他生生撕裂一般。

    任怀宇暴喝一声,完全燃烧自己的战意,在斗志上,他不会输给任何人!

    大步前进,对于他来说,这可怕的大杀意正是对他意志的最好磨砺。

    嗤啦!

    这杀气确实可怕,俨然化成了实质,任怀宇的脸上、手上、腿上不断地被杀气划出一道道伤口!他运转晶霜族的精血将身体的要害部份冰霜化,其他不重要的位置就不管了。

    乌金尾嗡嗡而动,向任怀宇发出道道神秘的力量,同样在修复他受到的伤害。

    痛、奇痛!

    杀气如刀,削割着他的皮肤,任怀宇却是毫不畏惧。在武道之路上攀登,他肯定会遇到这样那样的挫折,受到各种各样的挑战,这是最好的练兵!

    若是他连区区杀意都不能抵抗,连一颗无敌、无畏、无惧的心灵都没有,还谈什么强者之路?

    任怀宇坚定自己的信念,一步步前进,每一步踏下都是凝实、有力、沉稳。

    汗水不断滚落,他的衣服瞬间已是完全湿透,头发也同样湿漉漉地贴在脸上、脖子上,可他的眼神却是越来越明亮,在这样的压力下,他仿佛领悟到了什么东西。

    高深莫明,远远超过了他目前所在的层次!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却如同一颗种子下在了他的心灵深处,总有一天会破土而出,为他带来收获。

    一会之后,他有了一种明悟。

    这必然是属于那巨人的武道领悟!

    当然,任怀宇会觉得他大有收获,乃是因为他与这个层次相差得太远太远,因此只是获得其中一丝一毫的领悟也让他受益良多。

    前进、前进、前进!

    在这个过程中,任怀宇获得的并不只是武道的感悟,还有那披荆斩棘、勇往直前的意志!

    小镇不过三里长,但任怀宇用了整整四个时辰才走到了对面!

    那可怕压力消失的一瞬间,他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大口大口地喘起了气来,差一点就直接睡死了过去。

    他坐了好一会时间,这才一跃而起,继续向着那座接天高塔行去。

    也许,一切的疑惑在那里都能得到答案。

    他现在已经能够看清高塔的模样,可并不意味着他与那座高塔的距离已经足够近了,整整行了两天,那座高塔似乎依然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

    任怀宇算了下时间,最多五天便要满一个月的期限了!

    时间够吗?

    他也不知道,但此行已经获得了百叶青莲,他心满意足,倒也不介意浪费些时间。

    又是一天之后,任怀宇却赫然发现前面没路了。

    一条巨大的峡谷拦住了他的去路,至少有千丈宽的距离,其深不知几何!除非他拥有虚魂境的修为,可以御器飞行,否则是绝无可能飞渡而过的。

    便这么放弃?

    任怀宇不甘,他绕着峡谷走,想要绕过这座峡谷去到对面。

    忽忽然又是两天过去,任怀宇再次止步,因为这峡谷到这里出现了转折,他现在正处在拐角处的地方,如同一根翘起来的手指,指着那座接天的高塔。

    而这悬崖居然是一座墓地!

    任怀宇放眼看了过去,只见悬崖上至少有百多个坟头,每一座坟上都有墓碑,而更让他惊愕的是,这些墓碑的前面居然都放着一碗酒!

    别说酒类本就易干,便是一碗水这么放着不出几天也会迅速被蒸发干。可这真得是酒,任怀宇可以闻到浓郁的酒香味,好像不久前才有人来祭奠过!

    任怀宇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要知道他能够来到这里可说是机缘巧合,如果重来一次的话,他完全不能保证自己还能找到湖底的那个洞穴入口,一路穿过湖底来到这儿!

    那神秘人会来祭奠,说明他认识这里埋葬得死者!可乱魔林至少存在了千年,又有谁可以活上那么久的时间?

    这些被埋葬的都是什么人!

    任怀宇蹲下身体,只见面前那座墓碑上写着:“百阳刘铳宣之墓,老酒鬼敬立!”再看向另一座墓碑:“天河穆志泽之墓,老酒鬼敬立!”

    十几块墓碑看下来,立碑的都是同一个人——那自称老酒鬼的人。

    这些酒……是那人过来祭奠留下来的吗?还真是老酒鬼!

    据传圣魂境的武者可以拥有千年寿元,如果这老酒鬼还活着的话,那必然是传说中已经不复现人间的绝对大能者!

    按理来说,圣魂境大能也只有千年寿元,不过这世间还有些增加寿元的灵果神物,说不定便能突破极限,活上千五甚至两千年的漫长岁月!

    两千年?

    任怀宇暗暗惊叹,两千年是多么漫长的岁月,按常人二十年生养一代来说,两千年都可以传承出百代的后裔了!

    能够被这位大能平等相处,起墓葬下并来祭奠的,这埋骨于此的人又岂会简单了?不说圣魂境,怎么也得是天魂境级别的超级强者吧?

    任怀宇心中狂跳,如果这片墓地被外人知道的话,会引起多么巨大的震动!

    一座强者留下的遗府就能引来无数的争巧,谁都想得到这位强者生前留下的宝物、功法、丹药,而这里居然有百位强者的坟墓,如果传出去的话,那势必会引发天下大乱!

    可遗府是遗府,坟墓是坟墓,那是两回事!

    要任怀宇挖坟掘墓去窃取宝物的话,那他是怎么都不可能干的。将心比心,若是他死后也被人亵渎尸骨,他在九泉之下又岂能瞑目?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如果这是一座遗府,任怀宇不介意在不打搅主人遗骨的前提下发笔大财,可挖坟却是超出了他的底限,绝不能为之。

    轰!

    就在此时,那方那座高塔突然一震,顿时整个地面都是发出强烈的颤抖,瑟瑟瑟,无数的山石滚落悬崖。

    一道乌光也从塔顶激射过来,射到了悬崖之上,短短一瞬间之后,嘭地一声,一只大手蓦然轰破地面,从地底钻了出来,五指向天,然后紧紧地握起了拳头。

    这也要闹尸变了?

    感谢魔道vs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