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湖水立刻浸满了任怀宇的全身,虽然不是冷寒得彻骨,却是让他心中生起了寒意!

    他正被一头怪物卷带着拖向湖泊的深处!

    嘭!嘭!

    任怀宇扬起双拳,对着缠在身上的匹练不断轰起,这可玩意滑不受力,让他的拳力大打折扣,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他就被拖下了几十丈深!

    他连忙镇定下来,神识进入空间戒指,取出一枚龟息丹来,吞下!

    呼!

    全身毛孔一阵舒张,吸收着水中游离的空气,这可是正常人绝不能办到的事情。

    说起来,还得感谢一下柳鸿涛,那龟息丹本是他为自己准备的以应不测,没想到却是帮了任怀宇的大忙,甚至可能救了他一命!

    若是柳鸿涛死后有知,绝对会气得活过来再死一次吧!

    任怀宇向那头偷袭自己的怪物看去,那是一头通体赤红色的圆形怪物,浑身长满了一道道的触须,正是那触须缠住了他的身体!

    这怪物的身体居然会发光,才能够让任怀宇在这近乎黑暗的湖水深处看到它的模样。

    它不知道是守株待兔,还是正好撞上了任怀宇,发起偷袭将任怀宇卷带进了湖水中,欲淹死之后再从容进食,任怀宇可以看到怪物口中两排锋利的牙齿!

    他不再出拳,而是双手握住一条触须,猛然发力,扯!

    兹!

    没想到这触须的弹性竟是强大无比,任怀宇就是将双臂展到最长也没有将之拉断。

    他双手一卷,将这触须缠到了手腕,再扯——还是没断!那就再卷两圈、继续扯!

    那怪物确实拥有弹性惊人的触须,但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再缠过五六个圈子后,终是被硬生生扯断。

    一道血雾喷开,那怪物痛得触须乱卷,搅动得水波翻动,如同起了大海啸一般。

    任怀宇如法泡制,又将双手放在了另一条触须的上面,五指一紧、手腕一卷,扯、扯、扯!

    那怪物痛得发狂,刷刷刷,七道触须狂卷而至,向着任怀宇抽了过去。

    任怀宇却是没有放手的意思,任触须抽到!

    啪、啪、啪,只见任怀宇的身上闪动着白色的冰霜,他已是展开了冰霜族的体质,将被抽到的部份瞬间变成了冰层。

    给我断!

    任怀宇心中暴喝,双手拉扯,啪,那怪物的第二根触须已被扯断!

    那怪物吃痛,剩下的三根触须顿时一松,放开了对于任怀宇的制约。

    任怀宇连忙身形上浮,向着湖面游去,他也只有三颗龟息丹,最多可以在水底战斗三柱香的时间。

    哗、哗、哗!

    水浪暗涌,任怀宇还没有浮起两三丈,只觉右脚一紧,他不但不能浮升而起,反倒又被扯着向湖底沉去!

    那该死的怪物还不肯罢休,又发起了攻击!

    这次它可就学乖了,并没有用触须缠着任怀宇的腰,而是缠到了腿上,再快速向下潜动,让任怀宇根本不好再对它出手!

    怪物的速度奇快,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下潜了十余丈,此时湖水中已是一片漆黑,只有怪物那暗红色的身体如同星星似地闪动着光芒。

    任怀宇可丝毫没有欣赏的心情,他勉强倒翻过身体,双手抓到了缠住他脚踝的触须,用力狂扯。

    啪!

    触须断、血水涌!

    任怀宇刚刚脱困,可那该死的怪物又是一根触须卷了过来,仍是缠到了他的脚上,继续拖拽着他向湖底游去。

    显然,这头怪物也是发了狠劲,哪怕是断了再多的“手”也要将任怀宇弄死、吃掉!

    任怀宇心中骂娘,但他也只能继续倒翻过身体,双手再次抓住了缠住自己的触须。

    这回,他并没有再扯断这条触须。

    ——这怪物身上的触须少说也有上百根,要一一扯断的话,估计至少要消耗他两颗龟息丹的持续时间。可他上浮的速度能够和怪物下潜的速度相比吗?

    如果下潜用掉了一颗龟息丹,那么游出湖面怎么也得要两颗龟息丹,两者的速度根本不成正比!

    和触须纠缠完全没有意义,任怀宇准备打蛇打七寸,直接杀掉这头怪物!

    他攀着这道触须向着怪物的本体移动过去。

    那怪物显然也意识到了任怀宇的用意,咻咻咻,十余道触须犹如利箭一般,划破水浪向着任怀宇刺了过去,奇快奇狠,一下子就从柔软如鞭变得坚硬如铁!

    冰霜化!

    任怀宇根本没有招架,这一招架势必要松手,那么一切又得从头开始!

    嘭!嘭!嘭!嘭!

    一道道触须轰来,任怀宇全身震荡,哪怕是展开了晶霜族的体质也没用,强烈的震击让他忍不住就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但他也是心中发狠,铁拳紧握,冰拳更寒,通过掌握的触须传递到了怪物的身上,痛得那怪物也是胡冲乱撞,嘭地一下,这头怪物居然撞到了湖壁上,瑟瑟瑟,顿时有四五块石头被撞松,沉向了湖底。

    吃痛之下,这怪物已是松开了对任怀宇脚踝的纠缠,但这回却是轮到任怀宇不肯放手了,抓着那触须向着怪物一步步攀爬过去。

    那怪物同样不甘示弱地反击,百来条触须齐齐卷舞,如同箭阵一般,对着任怀宇狂刺而去。

    一人一怪展开了意志、力量的比拼,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

    嘭!

    正在他们斗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那怪物再次撞到了湖壁上,可这一回却是没有那么简单了,那湖壁竟然动了,张开一张巨口以奇快无比地速度向那怪咬了过去。

    一口吞没!

    血花涌过,任怀宇眼前只剩下几十根被利齿咬断的触须,微弱的红光下,他也看到了那“湖壁”的模样,竟是一头奇大无比的乌龟,可头上却长着两只乌黑色的犄角,上面缠绕着有若实质的乌光,透着一股子无法形容的邪恶!

    他此时还因为惯性保持着下沉的方向,身体从这头巨龟的眼前划过,只见那头巨龟的眼睛翻了翻,对着他露出了凶光!

    糟,被发现了!

    任怀宇能够对抗先前那怪物,可丝毫不认为自己的力量可以比拼一头犹如一座小山般的巨龟!这小山般可不是形容词啊,而是真得像一座小山般的大小!

    个体的力量与体型成正比,更何况这头巨龟本身就拥有式魂境的气息!

    碾压级别的力量差距!

    任怀宇目光扫过,只见赤红怪物的触角飘动,映出离他大概十余丈远的湖壁上有一个小小的洞穴!眼前一黑,触角上的光亮彻底熄灭。

    轰!

    一股强烈的暗流涌来,任怀宇不用想也能猜到,这必是那头巨龟向他发起了攻击!

    给我冰冻!

    任怀宇一拳打出,全力催发晶霜族的精血,将他身前一个小区域冰结!

    “去!”他心中暴吼一声,将一块足有两丈大小的冰块推了出去。

    卡!

    巨龟一口咬来,却是刚好咬住了冰块。这可是以晶霜族的精血之能冰封起来的,其冷无穷、其坚无比,哪怕是巨龟也是冻得嘴巴一麻,一时之间竟是没能再咬下去。

    任怀宇趁机借着水流的冲击,向着湖壁撞了过去。

    卡崩!

    巨龟毕竟是巨龟,力量奇大无比,那么巨大的冰块也只是稍稍影响了它一下,马上便将那冰块咬碎,继续向任怀宇张开了大嘴。

    比黑暗还要深邃的大嘴向着任怀宇笼罩过去。

    任怀宇勉强祭出乌金尾,向着记忆中的方向刺了过去。卡,尾尖刺入湖壁,他连忙用力回扯,身体加速向湖壁撞了过去。

    洞穴、进去了!

    巨龟的大嘴咬到!

    嘭!

    巨龟一头撞到了湖壁上,强劲无比的水波涌动,任怀宇还没稳住身形,立刻便被这股强大无比的力量冲击得直向洞穴深处撞去。

    嘭,他似乎穿透了什么古怪的屏障,身体猛地一重,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摔倒?

    任怀宇立刻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果然四周围根本没有一丁点的水渍,他的口鼻可以再度呼吸,只是这空气的质量相当地差,透着一股子腐朽的味道。

    这是……哪里?

    明明是湖泊深处,怎么会有这样一个所在?

    式魂境的武者初步拥有了暗中视物的能力,虽然目力不能及远,但几尺之内还是可以看得清的。任怀宇仔细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这是一个普通的洞穴,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异样的地方。

    他往回走,没走出几步便看到汹涌的湖水在翻滚着,却被一道看不清的墙壁挡下了,连一滴水都是没有溢过来。

    可他又是怎么穿过来的?

    少年人最不缺乏的就是好奇心和冒险精神,任怀宇伸出了手,按向水面。

    冰冷的湿意袭来,任怀宇发现自己的手掌好像穿过了一道极富有粘性的油层,然后就触到了湖水。

    真是古怪的地方!

    任怀宇想了想,现在是从原路返回,还是沿着这个山洞走呢?

    返回的话,那大乌龟必然在守着自己,而且,他一路被赤红怪物扯下了足够深的距离,此时一粒龟息丹已然用尽,凭他自己的能力要浮出水面,两粒龟息丹还真是十分勉强!

    要是中途再遇到什么怪物阻挠一下的话,那他就惨了!

    不行,绝不能原路返回!

    感谢龙侠玉、魔道vs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