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怀宇岂会放弃百叶青莲,他冷然抬头,道:“凭什么?”

    那蓝衫青年一愣,好似遇到了什么绝不思议的事情,过了好一会才哈哈大笑起来,道:“难道你连我安玄英都不认识?”

    “我为什么要认识你?”任怀宇平静地反问道。

    安玄英的脸上顿时划过一道怒容,叮地一下,腰间长剑再度出鞘,他冷冷地盯着任怀宇:“无知小子,竟敢不知道我安玄英的名字,真是井底之蛙!”

    这人也自我感觉太好了些,就算他是天下奇才、就算他同样拥有上古百族的精血又如何,现在只不过是式魂境,没被听说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任怀宇懒得理他,将拳头扬了扬,道:“我不喜欢麻烦,所以,别来惹我!”

    刷!

    又一道剑光划过,任怀宇的脚下出现了一道剑痕,只差一点就划到了他的脚上。

    安玄英舞了个剑花,嘴角一勾,道:“从来只有我惹人的份,没有别人拒绝的道理!无知小子,看在百叶青莲的份上,我饶你这一次,自己滚、或者被我打着滚开!”

    “为什么你不自己滚开?”任怀宇也失去了耐心,目光森然。

    “哈哈哈,无知小子你还真是胆大包天!”安玄英仰天大笑,右手平举长剑,伸出舌头在剑锋上轻轻一舔,脸上露出一抹疯狂,“现在,你想滚也滚不了了!”

    “这里……很适合做你的埋骨地!”

    刷,他身形一弹,长剑挥洒而出,疾向任怀宇刺去。

    这家伙还真是嚣张,一言不合就直接出手杀人!不过,这里也确实适合杀人,完事了随便往湖里一丢,天知道是死在谁的手里!

    不过,究竟是谁的埋骨地就是另外回事了!

    任怀宇双手握拳,向着剑刃迎击过去。

    叮!叮!叮!

    任怀宇每一拳都是轰在长剑的钝面上,哪怕他并没有动用铁族精血也不会被剑刃所伤。

    “嗯?”安玄英露出一丝讶然之色,神情之间终是收起了几分不屑,而是变得慎重起来。

    他表现得对任怀宇不屑一顾,自然是因为任怀宇仅仅只有式魂七层的修为,可从两人交锋的实际效果来看,他却丝毫没有占到便宜,这岂能不改变了他的想法?

    “倒还有些能耐!”安玄英露出一抹冷笑,“那便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实力!”

    他挽了个剑诀,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倒是颇有几分高手的风彩来。

    嗡,长剑震颤,从微弱到强烈,竟是发出如同长江大海奔流的汹涌声,充满了澎湃之力。他右手高举,猛地一剑划落:“天霜!”

    一道银白之色闪过,寒意森森,四周围的空气竟是变得奇冷无比,偶尔还能看到片片霜花落下!

    魂兵、极特别的魂技!

    一般来说,魂技是无法通过兵器来施展的,因为无法通过兵器来引动天地间各种元素之力。不过,若是有魂器的配合就不一样了。

    魂器可以看作武者身体的延伸,特别是本命魂器,能够轻易引动天地元力,因此只要有特殊的功法配合,同样可以打出魂技,将武者和魂器的力量结合在一起,并放大!

    安玄英这记天霜一出,战力顿时飙涨!

    他开始并没有将任怀宇放在眼里,因此明明手中握着魂器也没有激活魂器的力量,只是拿来当利刃挥斩,但任怀宇战力却是出乎意料的强大,他终是认真了起来!

    是不是本命魂器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这件魂兵的力量已经达到了式魂境的层次,而本命魂器除了具有成长性外,其实战力和其他魂器并没有区别。

    一剑斩来,寒意如冬,似要将人的血脉都冰僵!

    任怀宇扬起双拳,在与陆守元一战之后他就明白,永远不要小看任何一个人!

    如果是生死大敌,那么就直接拿出自己的最强战力来,不要给对方一丁点翻盘的机会。既然安玄英要杀他,他也不会因为素不相识、无怨无仇而下不了手!

    铁化!

    他轻喝一声,双拳鼓起迎向那寒流涌动的利刃。

    叮!叮!叮!叮!

    清脆的响声彼起彼伏,如大珠小珠落玉盘,颇有韵律。

    “哈哈哈,厉害,厉害,不愧是上古百族血脉!”安玄英双眼中炽放着亮光,虽然一路被任怀宇压着打得倒退了十几丈,可脸上却是闪动着兴奋无比的表情。

    嘭!

    任怀宇一拳突破安玄英的防御,重重地轰在他的左肩,一道血花飞卷中,安玄英再退七步,左肩明显塌了下去,鲜血很快就渗透了衣物,血染重衫!

    “你应该用出底牌了,否则——”任怀宇双拳一握,眼神中杀意滚动。

    他直觉地认为对方没有这么简单,肯定藏着什么厉害的手段。

    “你确实值得我全力一战!”安玄英全身骨节不断地发出爆响,体内血液涌动之声如大河咆哮,汹涌澎湃,那塌下去的左肩以奇快无比的速度恢复了原状!

    一片片冰霜在他的脸上、手上出现,就如同一具被冰冻坏死的尸体,可是这尸体却是狞笑着扬起了手中的长剑,道道冰霜同样在剑锋上凝结。

    “不是只有你才具有上古百族的体质!”安玄英一脚踏下,一片冰霜立刻冻结了他脚下的泥土,向着四面八方幅射而去。

    ……不是说上古百族的精血世间罕见,几百年才能出现一个逆天妖孽吗?可算算看,光是在玄林道中就出现了林林、卫超元、安玄英三个拥有上古百族血脉的人!

    这还只是玄林道,天底下共有十洲,每洲有十八郡,每郡有三十六道!

    难道是大世将临,才会让这些得天之幸的人杰齐刷刷地涌现出来?

    “死!”安玄英一声冷哼,长剑划出,“天霜斩!”

    这一斩,比之先前威力至少增加了两倍!

    上古百族的血脉果然厉害!

    任怀宇起拳相迎,叮地一声中,他小退半步,目光一转,只见两只拳头上同时浮起了一层冰霜,一股奇寒竟是要从拳头上蔓延向他的手臂!

    厉害!

    自从得到了铁族的血脉,他的拳头只要铁化便能无痛无觉,便是放在烈火中烧烤都是无事!可这冰寒居然让他的手都感到了寒意,足以见得上古百族的强大了!

    百族并列,自然都有其可怕的地方。

    “哈哈哈,你这是铁族的体质吧?”安玄英大笑说道,挥剑对着任怀宇刷刷刷狂削而去,“真是抱歉,我这可是晶霜族的血脉,在百族排名上,晶霜族是九十六,而铁族只不过是一百零七!”

    所谓的百族并不是严格的整百之数,而是有一百零九个!

    “而且,我得到的可不是一滴精血,而是整整三滴!”安玄英傲然看着任怀宇,犹如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在俯视着自己的臣民。

    “那又如何!”任怀宇双手握拳,眼神中战意熊燃,“照样打爆你!”

    “死鸭子嘴硬!”安玄英冷笑一声,腾腾腾,他大步向任怀宇迫去,在他的身后留下了一道冰霜铺就的道路。

    嗡,乌金尾高高扬起,既然对方用上了魂兵、上古血脉、魂技,那么他也用不着客气了,而且更不能小看了对手,毕竟安玄英得到了三滴晶霜族的精血!

    “嗯?”安玄英有些疑惑地看着任怀宇的身后,他隐约感觉到了空气的变化,好像有物体扬动,可又看不到是什么东西,自然让他觉得极是古怪。

    不管了,只要将人杀掉,再古怪又能如何!

    安玄英冷哼一声,咻地弹出身形,长剑划过,至少百来道冰箭猛然生成,向着任怀宇激射而去。

    “百霜斩!”

    任怀宇心中抽牙,想道打就打呗,这一边打一边喊招术的名称难道是脑子被驴踢了?

    他身形弹跃,一边挥拳还击,同时乌金尾飙射而出,向着安玄英急射而去。这是他的本命魂兵,拥有着和他一样的杀伤力!

    叮!

    安玄英虽然看不到乌金尾,但达到式魂境对于危险有着一种本能的反应,已然一掌封架在脸前,但乌金尾奇锐无比,直没入半尺之深,不仅洞穿了他的手掌,甚至刺破了他的脸庞!

    咻,乌金尾急速抽回,但冰霜化的安玄英仿佛变成了异物,无论是破开的手掌还是脸庞都没有一丝血液的流出。

    一片冰霜卷过,他那破开的伤口立刻愈合,寒气直冒。

    “这是什么东西?”安玄英不由地露出忌惮之色,他还是头一次碰到这种无影无形的暗器,而且连他冰霜化的身体都能洞穿!

    若不是他及时以手掌相护,他的整个脑袋都会被轰穿!

    虽然冰霜化之后他可以大幅提升防御力,可远远还没有达到无视要害的程度,脑袋被爆了一样要死!

    莫名其妙间就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安玄英又岂能不惊?

    任怀宇双拳握紧,眼眸中杀气浮动,他不喜欢杀戮,可也不惧一战:“你没有必要知道!”

    “哼,只要杀了你,我可以慢慢研究!”安玄英再次突进,寒气四溢,剑影如龙,“百霜斩!”

    霜白的剑气向着任怀宇狂斩而去!

    感谢龙侠玉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