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怀宇被划伤的双拳很快就自动愈合,而柳鸿涛的一张脸却是惨不忍睹,左半边的脸颊已是被生生轰掉,露出红通通的肌肉和森森白牙,犹如厉鬼一般。

    他何曾受过这样的罪,立刻发出了吃痛的哀嚎,看向任怀宇的目光更是要喷出火来一般。

    刚才若不是他及时偏了下头,整个脑袋都有可能被直接轰掉!

    任怀宇并不是在恐吓于他,而是真得要杀他,出手之间毫无迟疑!

    柳鸿涛以前在老子的护翼之下,从来不知道危险是什么,可这一刻他却是尝到了死亡的威胁,让他浑身寒毛直竖,差点失禁!

    “任怀宇,你好狠!”他用漏风的声音说道,“我跟你拼了!”

    他知道逃跑只会让自己陷入更危险的地步,索性就挺直了胸膛,将两把匕首横在胸前——只要避开任怀宇的拳头,这奇锐无比的匕首还是能够对任怀宇造成相当的威胁。

    这种人渣被人踩在头上知道喊冤,可自己骑到别人头上的时候又是笑得那么开心?

    任怀宇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一拳轰掉了柳鸿涛半边脸颊并没有渲泄掉他的怒火,反倒让他更加怒不可遏!他长啸一声,疾向柳鸿涛冲了过去,右拳向后一拉,猛地轰了出去。

    叮!叮!叮!

    柳鸿涛将手中的匕首荡开,不断招架着任怀宇的攻击。

    论力量他虽然比任怀宇逊色,可毕竟也是式魂巅峰,并不会差到哪里去,再加上匕首的锋锐,便是任怀宇也得小心着点。

    “哼!”任怀宇双拳一紧,炽阳拳已是运转,虽然这门魂技比不得绝命指,可却是正正宗宗的拳头,更适合他平时使用,不到拼命的关头他也不想用绝命指、尤其是第四重境界的绝命指。

    原本柳鸿涛还能勉强招架,可是魂技一出却是极大地提升了任怀宇的战力,顿时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嘭!嘭!嘭!

    任怀宇双拳连动,对着柳鸿涛不断地轰击,血花飞溅,时不时便有碎肉划过。

    “饶、饶我一命!”柳鸿涛祭出魂兵,合一人一器之力才勉强将任怀宇的一拳架住,他整排牙齿都已经被轰得精光,说出来的话含糊不清,“我发誓,我发誓以后再也不敢惹你了!”

    “任大哥、任爷爷,你饶过我吧!”

    他居然哭了起来,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任爷爷?柳谷山若是知道自己的儿子擅自给他找了个干爹,脸上又会是怎样的表情!

    任怀宇毫无同情之色,这种人渣别看现在可怜兮兮,可只要一缓过劲来,绝对会立刻翻脸!若是放他一条生路,那他离开这里之后要向柳谷山哭诉,到时候死的人就会是任怀宇自己了!

    而且,若非任怀宇的实力超出了柳鸿涛的估计,现在两人的处境就要交换一下了吧,柳鸿涛又会饶他一命吗?

    绝对不会!

    这个小人只会冷笑着一剑刺穿他的心脏!

    任怀宇目光森寒,右拳再次鼓起。

    “小杂种,你休想杀得了我!”柳鸿涛一咬牙,竟是向着湖泊冲去!

    这湖中有可怕的凶物,只要被卷中便会拖到水底活活淹死,因此任谁都会离水域远远的,免得凶物突然窜出来伤人。

    柳鸿涛居然反其道而行,确实让任怀宇吃了一惊。

    但他立刻身形弹出疾追而去,同时乌金尾卷动,缠向柳鸿涛的脚踝。

    要是换了之前,以柳鸿涛的能力还是可以很轻易地感应到乌金尾的袭来,可他现在的心态却是奇差无比,哪还反应得及?

    噗!

    乌金尾缠到他的脚踝上,柳鸿涛立刻重重地摔倒下来,跌了个结结实实。好在湖边的泥土松软,否则换成是坚石地面的话,那可真得够呛了。

    “下辈子做个好人!”任怀宇一拳轰过,卡地一声,柳鸿涛的颈骨被生生轰断,整个脑袋诡异地耷拉下来,就只剩下一层皮还连着身体,“如果你这种人还有下辈子的话!”

    任怀宇收拳而立,而柳鸿涛的身体则是轰然倒下,双眼兀自睁得大大的,充满了不甘和怨恨。

    曾几何时,这个他只能仰望的存在竟是如此地不堪一击!

    仇人死在面前,任怀宇心中毫无喜悦,只有一种出了口恶气的痛快。

    “任季昆,你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任怀宇用力捏了下拳头,宗内弟子不可轻易离开,但这个限定对真传弟子不起作用。

    因此,任怀宇只要此行获得百叶青莲、炼成破虚丹、顺利突破的话,那么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下山回清水镇,找任季昆讨回公道,为含恨而死的爷爷出口恶气!

    其实他现在也能离山,如果他去找苏空明帮忙的话,不过任怀宇最不愿欠下的就是人情。

    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他等得起!

    任怀宇的目光扫过柳鸿涛手上的戒指,伸手摘取了下来,虽然他还不知道该怎么使用空间容器,但想来也不外是两种途径:神识、元力。

    神识脆弱,很容易受损,而且一旦受损绝不是轻易可以修复的,时不时头痛几下在大战的时候可是致命的!

    任怀宇想了想,先打出元力进行试探。

    他可不想弄坏了这枚戒指,因此只是一点一点地加力,但始终没有一丁点的反应。

    看来,应该是用神识了。

    任怀宇小心翼翼地释放出神识,向掌心的戒指沟通而去,蓦然间一震,他眼前出现了一个新的空间,就只有两尺见方的大小,里面放着一些丹瓶之类的东西。

    无论是这个空间、还是空间中的物品都是半透明的,任怀宇尝试伸手去取其中一件物品,手指碰触的瞬间,身体一震,他的神识已是断开了与戒指的联系,手中却是多了一只丹瓶。

    真是……神奇!

    任怀宇又用神识沟连戒指,那半透明的空间再度出现,他伸手将手中的丹瓶放了进去。

    取出来、放进去,取出来、放进去。

    任怀宇有若顽童,乐此不疲地玩了起来,而在这个过程中他对于这件空间容器的操纵也越来越得心应手。

    小半个时辰之后,任怀宇这才停了下来,将戒指戴在了手上。当然,也只是现在,离开乱魔林的时候他肯定会将戒指收起来的,被人发现总是件麻烦事。

    他将柳鸿涛的尸体丢进了湖泊中。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他可不是那种愿意吃亏的人。

    他继续前进,柳鸿涛对他来说只是跳梁小丑,他的目的乃是要找到百叶青莲。

    一边走,他一边翻找着空间戒指中的东西,之前他光顾着玩,只知道这里面装着的是一些丹药。

    聚气丹、回春散、辟谷丹、龟息丹……嗯!

    任怀宇猛地一震,回春散是疗伤之药,这没什么好希望的,不过龟息丹却是一种很神奇的丹药,可以让服食者在接下来一柱香的时间内通过皮肤直接呼吸!

    连在水中都行,如同乌龟一样,才有龟息丹之称!

    怪不得柳鸿涛要向湖中跑,原来还有着这样的仰仗,真个被他逃进湖里的话,他大可以向下潜。若是任怀宇闷头直追的话,他还可以趁势反击!

    只要将任怀宇困在水里,那他又不是鱼儿,迟早会淹死!

    之所以柳鸿涛被迫到走投无路才行这招棋,原因不外是忌惮湖中的凶物,虽然他不一定会这么倒霉刚好遇上,可万一遇上的话……

    龟息丹也只能顶一柱香的时间,而且这数量——任怀宇数了下,总共也只有三颗。

    柳鸿涛是有备而来的!

    可惜的是,他根本不清楚任怀宇的真正实力,白白送掉了自己的一条性命,反倒还送给任怀宇一份大礼。

    任怀宇叹了口气,心道这戒指中的空间有点小啊!

    如果柳鸿涛死后有知,绝对会一口血喷出来!

    那可是空间容器啊,无比珍贵,乃是他老子付出了极大代价后才弄到的,因为考虑到灵草的娇贵,这才临时交给他使用,没想到直接便宜给了任怀宇。

    小就小吧,总比没有好!

    任怀宇很是大度地想道,一边以乌金尾将柳鸿涛的两把匕首、以及一件魂兵统统吞噬,可惜的是,这乌金尾的胃口似乎也越来越大了,“吃”完之后才长了半尺不到。

    他绕着湖边行走,两天之后终是被他发现了一株灵草,名为“翠绿之星”,足有尺长,按苏空明的说法,这至少要两百年才能长到这个程度,足以入药了!

    连忙小心翼翼地连根带泥挖出,任怀宇将这株翠绿之星放进了空间戒指中,虽然不知道放在里面会不会死掉,但若是侥幸可以活下来的话,那移植到他的药园中,再让小白猪开小灶吐下口水,绝对会长得更加旺盛。

    有了第一份收获,任怀宇自然精神大振,他继续前进。

    可接下来他就颗粒无数了,很快小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任怀宇正无精打彩地走着,眼神突然不经意触到一抹碧绿之色时,顿时身体一震,涌起了一股狂喜!

    ——百叶青莲!百叶青莲!居然真让他遇到了这样的灵草!

    他走了过去,正想将灵草挖出来的时候,咻,一道凌厉的剑光却是挥斩过来,迫得他只能起拳相迎,化解了危机。

    “立刻滚开,可以饶你一命!”一名蓝衫青年从不远处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无比高傲的神色。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