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鸿涛也没有料到竟然会如此巧地遇到任怀宇!

    虽然说大家的目的地都是这座湖泊,可这湖泊也是奇大无比,简直可以称之为海!再加上一路又要仔细寻找灵草,这速度自然就更加慢了,便是丢进来四十人也是丝毫不起眼,彼此可以碰头的机率近乎为零。

    因此,当柳鸿涛看到对面走来的人是任怀宇时,脸上立刻现出错愕无比的表情。

    然而仅仅只是一瞬间之后,他的表情立刻变得狰狞起来:“任怀宇,本少说过,你最好不要在这里遇见我!”

    任怀宇不由地哈哈大笑:“难道你还没有被揍够吗?”

    被他揭开自己的丑事,柳鸿涛立刻脸上变色,但瞬间又浮起了冷笑,右手一晃,手中赫然多了两把寒光森森的匕首,分执在左右双手中。

    任怀宇看得大奇,这跟于博渊取出那叶孤舟一样,好像就是凭空取出来的一般。

    他笑道:“咦,你是从哪里取出来这两把匕首的?”

    “乡巴佬,连空间容器都不知道!”柳鸿涛露出一丝不屑之色,晃了晃右手,那上面戴着一枚朱红色的戒指,“看到没,这叫空间戒指,可以储存物品!呸,本少为什么要告诉你!”

    空间容器?

    果然名符其实,不过这算是魂器吗?

    “浑蛋,你敢轻视本少!”柳鸿涛愤怒地大叫一声,任怀宇居然敢低着头沉思起来,还将不将他放在眼里了?

    任怀宇耸了耸肩,道:“几天没见,你的火气可见长了!”

    柳鸿涛一惊,脸上的怒容渐渐收起,转而浮起一丝笑容:“不错,本少干嘛要和一个即将死掉的人一般见识!任怀宇,你千不该、万不该在这里遇到本少!”

    “哦,你是不是被打傻了,还在做白日梦呢!”任怀宇好整以暇,脸上虽然不动声色,但内心之中已是起了戒备,那柳鸿涛明明被他惨败,可现在居然敢口出狂言,想必定有倚仗!

    “哈哈哈,你不过修炼了墨元拳,只是这双拳再坚,又焉能匹敌真正削铁如泥的神兵!”柳鸿涛将手中两把匕首挥了挥,两道寒光闪过,即使看着都有种冰彻入骨的寒意。

    任怀宇满脸失望,摇头道:“这就是你的秘密武器吗?太让我失望了!”

    “不要小看本少!”柳鸿涛厉喝道,怒容再生,恨不得食人饮血的模样,但他马上又冷静下来,傲然道,“这虽然不是魂兵,可单以锋利坚固程度而论,便是虚魂境强者的防御都能撕破!任怀宇,你以为自己的拳头可以和虚魂境的强者媲美吗?”

    魂器可是稀罕货,不是光锋利、坚固就能称得上的!

    任怀宇哈哈大笑,道:“行不行,打过不就知道了!不过柳鸿涛,你真敢杀人?”

    “哼,这里乃是秘地,除了式魂境其他人根本进不来,况且十年才会开启一次,等你死后,本少把你的尸体往湖里一扔,谁能知道是本少下得手?”柳鸿涛冷然说道。

    自败给任怀宇之后,他的心态便开始失衡,变得暴戾、冲动,只有将任怀宇干掉才能扫除心魔,不然他连冲击虚魂境都是不能!

    “哦——”任怀宇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表情也变得森然起来,“多谢提醒,这样我也能放心地下手了!”

    “哈哈哈,难道你以为还有反败为胜的能力?”柳鸿涛冷笑,“别忘了,你的境界比我低,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柳鸿涛,才发现你的废话是越来越多了,难道你想用废话把我烦死吗?”任怀宇调侃着说道。

    “该死!”柳鸿涛再也忍耐不住,脚下一点身形已是疾扑而出,双手挥舞,两道寒光如浮光掠影,向着任怀宇疾刺而去。

    这两把匕首,削铁如泥,让他信心暴涨!

    任怀宇双手握拳,对着那两道寒光迎击过去。

    叮!叮!

    两声脆响,这两把匕首果然奇锐无比,竟是分别划破了任怀宇的拳头,直削进寸许模样,让他的两只拳头顿时变成了四片!

    柳鸿涛满脸森然杀气,他自然知道这两把匕首究竟有多么锋利,可任怀宇居然蠢到用拳头来硬撼,这是嫌死得不够快吗?

    然而,他脸上的表情立刻又变了,浮起了强烈无比的惊讶!

    任怀宇的拳头切是被切开了,可居然没有一丁点的鲜血飞溅出来,好像两只拳头根本不是肉做的,而是真正的铁块!

    嘭!

    任怀宇飞起一脚踹在柳鸿涛的小腹上,那家伙立刻凭空抛飞而起,咻地划过一道曲线,这才重重地摔落到地上,压倒了一片野草。

    他甩了甩手,四片破开的拳头立刻愈合,重新变成两只完整无缺的拳头,毫发无伤!

    柳鸿涛摇摇晃晃地爬了起来,小腹被任怀宇一脚差点将肚皮都给踹爆了!但他此时却是顾不得身体的疼痛,而是露出无比惊讶的表情:“那不是墨元拳!绝不是墨元拳!”

    “我也没说是过啊!”任怀宇淡淡一笑。

    当初与柳鸿涛一战时,确实是柳鸿涛自己叫出了“墨元拳”三个字,可谁又会往铁族精血的方向去想呢?

    “那、那是——”柳鸿涛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他的脑海中终于浮现起一个自己绝对不愿、也无法接受的想法。

    “上古百族之一,铁族的体质!”任怀宇将拳头扬了扬,“就那次剿灭卫超元之行,运气好,获得了一滴铁族精血!”

    “你、你竟然得到了上古百族的精血!”柳鸿涛又嫉又恨地说道,眼神中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怪不得任怀宇的拳头拥有自愈能力,怪不得他的力量如此可怕,原来竟然是得到了上古百族的精血!虽然只是一滴精血,可上古百族是何等强大,便是一滴精血也能让人脱胎换骨!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的不世机缘会被任怀宇得到?

    这应该是他的!他才是应该获得上天恩宠,拥有无上机缘的人!

    任怀宇看着柳鸿涛那妒火燃烧的眼神,自然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可惜柳鸿涛绝不会知道,自己的大机缘可不是得了铁族的精血,而是乌金尾!

    没有乌金尾,他又哪能淬炼出已经被炼化的精血?

    不过,这些就没必要和柳鸿涛说了!正如他之前所言,跟一个死人废话做什么呢?

    任怀宇双拳再握,向着柳鸿涛大步走了过去。

    柳鸿涛终是露出骇然之色,他原本对自己充满了信心——或者说,对那两把匕首充满了信心,可事实却抽了他重重的一记耳光!

    “你、你敢——”他一边后退一边色厉内荏地说道,“本少是真传弟子,父亲是宗内长老,你这是以下犯上,是叛宗之行!”

    任怀宇都快被他逗笑了,冷然道:“这里可没有真传弟子、长老宗门,只有死人和活人!柳鸿涛,我自问从没有得罪于你,你却咄咄逼人,真以为我是泥人捏的,没有火气吗?”

    柳鸿涛急促地呼吸几下之后,突然转身就跑,急急如丧家之犬!

    他发誓,只要撑过这一个月的时间、只要离开这里,便是跪死在自己老子面前也要求他出手,将任怀宇给杀了!

    这该死的家伙简直成了他的噩梦,不杀掉绝对会让他疯掉!

    任怀宇冷哼一声,他可没有打算让柳鸿涛活着离开这里!

    你要杀我、我便杀你,公平!

    他身形疾起,向着柳鸿涛追了过去。

    天元道宗并没有专门用来跑路的魂技,因此,两人的奔行速度就完全取决于彼此的力量。论境界,柳鸿涛乃是式魂境巅峰,要比任怀宇高出三个小境界,可谁让任怀宇极其变态,同样一个魂环可以凝聚到的元力可以比别人多出好几倍呢?

    咻咻咻,十余个起落之后,任怀宇便将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了不足四丈!

    柳鸿涛不用回头便能感应到任怀宇的迫近,他吓得脸都绿了,正如他所说,死在这里根本就是死无对质,谁也不会追究发生了什么事情!

    逃逃逃!

    他已是在心中产生了阴影,失去了一切斗志——之前惨败给任怀宇,再加上对于上古百族的天然敬畏,让他根本起不了一丝战意。

    柳鸿涛此时最大的愿望便是前面突然出现一个人,甭管是哪个宗派哪个家族,只要是个人就行了,就不信任怀宇还敢动手!

    任怀宇冷哼一声,再迫近半丈之后,乌金尾猛然飞射而出,向着柳鸿涛疾刺过去。

    “唔——”柳鸿涛发出一声闷哼,式魂境的武者自然对环境的变化了然指掌,他立刻一个侧滚,将疾刺而来的乌金尾让过。

    但这么一来,任怀宇已是逼近到了他的身前,黑色的铁拳直轰他的面门。

    生死压力之下,柳鸿涛哪还顾得上奇怪任怀宇是用什么暗器偷袭自己的,连忙舞动匕首向着任怀宇的胸口刺去,欲以拼个两败俱伤来迫使任怀宇收手。

    任怀宇冷哼一声,右拳一格,左拳依然毫不停留地向柳鸿涛的脸挥了过去。

    叮!叮!嘭!

    两声脆响之后,任怀宇一拳打在柳鸿涛的脸上,一片血花飞溅中,柳鸿涛被直直轰飞了出去。

    感谢杰游人间、魔道vs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