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嘭!嘭!

    至少二十多个白毛巨人走了进来,最高大的巨人甚至达到了四丈,魁梧得如同一座小山!

    那最高大的巨人走在了最前面,挺胸叠肚,好像一个英勇的大将军,他来到篝火边上第一个坐下,其他巨人这才依次坐下,显示出森严的等级区分。

    “呱唧哇啦”,那些巨人用简单的音节再配上手势进行着交流,初步拥有了智慧,但距离完全开化还有一大段的距离。

    他们在篝火上架起树权,上面穿着一条条足有两尺长的蛹虫,通体白色,粗如大腿,烧烤的时候还有白色的液体掉下来,十分之恶心。

    那些巨人却是毫不在意,一个个口水直流,但没一个敢提前伸手,纷纷用敬畏的目光看着那四丈高的巨人。

    不多时,那白色的蛹虫被烤得金黄之后,巨人王选了一条最是肥圆的蛹虫,嗤啦一口就撕下一截开始吃了起来,其他巨人这才敢动手开吃。

    下面那些巨人吃得香,任怀宇却是如坐针毡,难受无比。

    他尚是十七岁的少年,还不懂男女之事。可到了这年纪,已经有了正常的生理反应,比如每天清晨醒来的时候必然是一柱掣天,偶尔还会画画地图什么的。

    爷爷早在两年前就过世了,又哪有人会当他这方面的启蒙老师,总是让他很迷茫。

    为什么男人夏天再热也只会脱得仅剩下一条裤衩,一定要遮住那个地方?任怀宇不懂太多,可知道那是男人的禁地,别说被人碰、连看都是绝对不行的!

    可现在,一个女人却是紧紧地靠在了他的怀里,如温香软玉,让他本能地起了反应。

    他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知道那本应该只有在清晨醒来时才会出现的变化赫然在这时候出现了,傲然不屈地挺直起来,力量强大甚至要将严冰彤推出这小小的洞穴似的。

    严冰彤恼嗔地回过头来瞪了他一眼,可这时候她又哪里敢说话发出声音,在洞壁上划字写道:“那是什么东西,顶得我有些难受!”

    任怀宇顿时松了口气,原来这女人并不懂男人,他也在洞壁上写道:“你挤得太紧了!”

    这不是废话吗,要是可以她哪会跟男人处在这么亲密的状态,恶心都恶心死她了!

    不过被这么一打岔,严冰彤倒也没有再纠结在那是什么上,而是写道:“把你的暗器放到别的地方!”

    从尺寸上来判断,她以为是飞镖之类的暗器。

    任怀宇不由地暗暗抽牙,这“暗器”能换地方吗?

    他连忙清静心灵,每天早上起来,他都是这么做的,不用一会“暗器”就会恢复原状。

    可这回却是奇了怪了,任他如何冷静,可那“暗器”就是顽强不屈,丝毫不见有收敛的样子,反倒愈发变得威武起来。

    严冰彤娇脸羞红,少女宝贵的身体紧紧地挤在一个男人的怀里,这让她如何能够冷静下来?幸好她还不知道那一根顶在自己臀缝里的东西是啥,否则极可能不顾一切地先把这“暗器”给销毁了!

    任怀宇在心中已是数到了六百三十二只绵羊,可那暗器却依然顽强地挺立着,丝毫没有褪火的迹象,让他无奈地放弃了继续数羊下去的愚蠢行为。

    尴尬的场面继续,暧昧的情愫在两人的心中萌生。

    嘭!嘭!嘭!

    又是一连串的脚步声响起,只见数十个巨人奔了过来,这次的个头差异就要大多了,还有仅丈许高的白毛巨人。

    这些,应该是巨人中的妇孺,虽然白毛覆体,可有些明显的突起还是能够轻易分辩出来的。

    之前那些巨人应该都是男性,他们先进食完毕之后,这才轮到这些妇孺。

    很快,所有巨人都进食完毕,这时,三个全身染着污血的巨人进入洞中,有两人甚至还断了条胳膊。他们跪倒在那巨人王的面前,一人双手捧起,掌心有两只不过核桃般大小的紫色果实。

    任怀宇不由地心中一惊,他可是知道这些巨人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而本身的防御又是无比得可怕,那究竟是什么存在能够让他们受到如此重的创伤。

    “昂——”看到那两颗果实的时候,所有巨人都是振臂大呼,将手中的狼牙棒不断地敲打着地面,场面极其热闹。

    就在这时,任怀宇感应到怀中少女的身体一震之后,发出连连的轻颤。他立刻在墙上写道:“那是什么?”

    “紫星淬元果!”

    “有什么用?”

    严冰彤扭头瞪了任怀宇一眼,似乎在奇怪这家伙怎么连如此奇珍灵果都没有听说过,她原是冷清无比的性格,连与男子说话都是不愿,可两人都粘在了一块,她也做不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来。

    “那是上古奇珍,可以淬炼魂环,洗去其中的杂质,让魂环变得更加纯粹凝实!”她在墙上写道。

    任怀宇不由地撇了撇嘴,心道这有什么用,需要如此大惊小怪吗?

    严冰彤没好气地又是瞪了他一眼,写道:“魂环越是凝实,那力量就越大!而且,日后突破大境界,十环合一,凝聚成的新魂环也更加纯粹,乃是终生受益的!”

    任怀宇这才眼睛一亮,那可是好东西了!

    就好像他在凝气期可以聚敛到更多的元气,压缩形成的魂环也要比常人的大上许多!而淬炼魂环也能起到类似的作用,虽然不能增大魂环、聚敛更多的元力,可去除杂质也是一样的,同样可以增加力量!

    只是这么好的东西——

    两人同时将脑袋往后缩,差点因为贪看而被偶尔扫过一眼的巨人逮到。

    他们都是在心中暗叫可惜,如此多的巨人环伺之下,他们又哪里有强夺的机会?要是不顾一切冲出去偷取强夺的话,唯一的下场就是被踩成肉泥!

    两人心中失落,自然也没有了再“谈话”的兴趣,仿佛一个饿极了的人看到一只油光肥腻的鸡大腿,可这鸡腿周围却全是致命的陷阱,这心情哪会好得起来。

    “嗯?”任怀宇心中轻咦一声,居然发现底下那“暗器”不知不觉间消了火气,不再昂首挺胸了。

    真是古怪!

    巨人王接过那两颗紫星淬元果之后,并没有直接吞服,而是放到了一只类似桌子的石块上,然后领着那些巨人对着那桌子跪倒行礼,好像在祭拜祖宗似的。

    过了一阵,巨人们纷纷退出了洞穴,场面变得安静下来。

    任怀宇和严冰彤的心脏同是突突突地加快跳动,他们本已经对紫星淬元果不再抱有希望,可要是所有巨人都退出这里的话,那他们岂不是可以伸手即得了?

    这种失而复得的心情让两人热血冲头,都有种脑袋要爆裂般的感觉。

    可接下来两人又失望了,因为那巨人王并没有离去,不但如此,还有一个女性巨人同样留了下来,两个巨人“昂昂依依”地说了一通后,突然抱到了一起。

    一阵缠绵后,女性巨人仰天躺下,而那巨人王则压了上去,两人再度发出呀呀怪叫。

    即使任怀宇从来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可总会在不经意间听说过那档子的事情,只不过以前是朦朦胧胧,现在有人“言传身教”,他哪还会不懂!

    原来、居然可以如此的!

    听着两名巨人不断发出的古怪叫声,哪怕任怀宇和严冰彤听不懂他们的语言,可有些情绪的表达并不需要语言。

    严冰彤满脸通红,她显然也反应过来那两个巨人正在进行着什么样的勾当。

    她立刻想到了之前任怀宇顶得自己极不舒服的“暗器”,如果说她那时候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话,现在怎么也能发现不对了!

    回过头来,她狠狠地盯了任怀宇一眼,眸光中杀气腾腾。

    任怀宇尴尬一笑,可他也是无辜的啊,又不是想要如此的。

    不幸中的万幸,那对巨人“打架”的时间并不长,没过一会那巨人王就暴吼一声,趴在女巨人的身上不再动弹,一切归于了平静。

    过不多时,呼噜噜的鼾声同时从两个巨人的口鼻中发出,跟打雷似的,惊天动地。

    “走!”严冰彤在墙上写道。

    ——再不离开这男人的怀抱,她会发疯的!

    她当先爬了出去,曼妙的身体瞬间消失在任怀宇的视野中。

    刚才软玉在怀,任怀宇只觉得别扭,可现在玉人离去,他又有种说不出的空虚,还真是奇怪透顶了!

    任怀宇摇了摇头,将自己这种无聊的感觉驱走,也攀着山壁爬了下去,不敢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见严冰彤猫着身子要往外走,任怀宇连忙将她的袖子抓住,指了指放在石桌上的两颗紫星淬元果,示意要临走时捞一票。

    严冰彤不由地大惊,连忙反过来将他的袖子抓住,在壁上写道:“这些巨人的感觉相当灵敏,接近到一丈之内必然会有反应!”

    那对巨人就躺在石桌边上,他们要是过去偷东西的话,必然会被发现,否则她又怎么舍得离开呢?

    “相信我!”任怀宇在墙上写道,向严冰彤严肃地点了点头。

    感谢魔道vs骑士、雷倩宝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