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谷山死死咬紧任怀宇偷学魂技一事,只要抓住这点,他就是占着大义!

    真传弟子固然可以得到师父的传授,可关键任怀宇并不是啊——哪怕是苏空明现在便将任怀宇收为真传弟子也不能掩盖这小子之前偷学的罪行!

    只要抓住这点,他闹到哪里都是不怕!

    “柳长老,你为何如此冥顽不灵,我已经说过多少遍了,那两种魂技都是我用贡献值兑换而来,为何柳长老总要血口喷人呢?”任怀宇突然扬声说道。

    什么,冥顽不灵?

    柳谷山的脸皮抽了抽,任怀宇居然敢当众骂他!只是连苏空明都没有喝斥,他也不好发作,只能臭黑着一张脸,道:“那本座问你,你是怎么得到那么多贡献值的?”

    任怀宇哈哈大笑,道:“柳长老若是早点问,不是什么误会都没有了!”

    误、误会?

    柳谷山又有种发狂的冲动,怎地这小子说出来话都带着刺呢?明明没有一句脏话,却是字字诛心,让他难受到了极点!

    “本座倒要听听你是怎么解释的!”他沉声说道。

    “因为晚辈通晓一些植种灵草的秘术,苏前辈便交给晚辈二十块药田打理,而晚辈又跟着苏前辈学了一段时间炼丹,侥幸炼成了几颗凝环丹,上交给宗门换了些贡献值。”

    “喏,这是晚辈的身份玉简,里面有着详细的兑换纪录!”

    任怀宇取出了他的身份玉简,平摊在右手中,似笑非笑地看着柳谷山。

    既然已经与这个长老撕破脸,他自然也不介意再得罪的多一些,难道还指望柳谷山跟他和睦相处不成?

    原来如此!

    这家伙竟然有种植灵草的秘术,怪不得苏空明会对他另眼相看,要知道一位丹师最缺的是什么?自然是药草!只有材料充沛,他们才能去不断地钻研丹术!

    而且,嘶,这小子居然还颇有丹道天份,居然炼出了凝环丹?嗯,这不太可能吧,八成是苏空明给他的,让他借着名头去换取贡献值。

    定是如此了!

    但这也能看出任怀宇在苏空明的心中拥有多么重的地位!

    一时之间,众人看向任怀宇的目光更是充满着羡慕,这种殊荣可不是谁都能够拥有的。

    柳谷山也算是城府深厚的人,可被任怀宇当众一挤兑,脸色依然一阵红一阵白地变幻着,露出了恼羞之态。

    任怀宇会这么大大方方地将身份玉简拿出来,说明他心中有底,绝对经得起细察!柳谷山若是接过玉简查看的话,九成九只会自取其辱!

    他冷冷地哼了一声,道:“此事,自然有宗门刑堂人员查看,本座看与不看并不重要!”

    啧,这当儿倒是把刑堂搬了出来,怎么刚开始又一副咄咄逼人,恨不得将任怀宇当场杀掉的凶相?

    众人看在眼里笑在心里,只是谁都不敢表露出来,毕竟他们背后可没有一个丹道大师做为后盾给他们撑腰!

    柳谷山招手将柳鸿涛抱起,另一只手则将那把蒲扇再度祭了出来,身形一纵跳到了扇面上,蒲扇顿时腾空飞起,瞬间破空离去。

    再待下去不是自讨没趣,白白被人看笑话吗?

    任怀宇向苏空明拱手为礼,道:“多谢前辈仗义出手!”他昨天便和苏空明通过气,而这老头也爽快地答应替他解决后顾之忧。

    苏空明嘿嘿而笑,看向任怀宇的目光充满了深意。

    他只知道任怀宇学会了炼制辟谷丹,却没想这小子居然不声不响间又学会炼制了凝环丹!啧啧啧,如此丹道天才岂能浪费时间在武道上,当要找宗主说说,让这小子改邪归正!

    咻,一道白光突然向任怀宇飞射而去,但来到他面前时却是立刻缓了下来,却是一张卷起的信笺。

    任怀宇伸手接过,展开一看,却见上面只有两排龙飞凤舞的狂草:“速来金元峰见老夫——于博渊!”

    居然是宗主召见!

    苏空明凑过来看了一眼,立刻点点头道:“去吧!”

    他虽然也想和任怀宇深入交流一番,但既然于博渊已经发出了命令,他也不敢和于博渊抢人。

    ——哪怕他身份超然,可于博渊才是天元道宗的宗主,对他客气并不代表苏空明就能凌驾于于博渊之上。

    任怀宇走向章默和林林,那二人同时向他露出笑容,一边的岳菲絮也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她早就猜到任怀宇与苏空明的关系不简单,但并没有料到苏空明会如此看重他。

    “咦,师父要见你?”林林得知于博渊召见任怀宇的事后,立刻说道,“任大哥,我陪你去!”

    任怀宇也不敢让于博渊久等,便点了点头,与林林一起走向金元峰上。

    “任大哥,你不用担心,师父是很好说话的人,我会一直陪着你!”林林见任怀宇一路眉头微皱,以为他是担心于博渊,连忙给他打气。

    任怀宇不由地一笑,此番大出风头并不是他的本意,但既然已经这样了,他也不会再去患得患失。

    两人上得金元峰,一路来到了一座院落之前,林林立刻上前敲门,道:“师父,我带着任大哥过来了!”

    话音落下没有多久,只听“吱”地一下,院落之门打开,现出一个容貌极丑、身材矮胖的中年妇人来,任怀宇记得她就是几个月前于博渊娶的那张麻子其中一个女儿。

    没想到这女人居然还在,任怀宇本以为于博渊只是做个样子便会将那两姐妹俩送走,没想到于博渊竟把她们留下了!

    嘶,他和诸清原究竟得呕气到什么程度,才会连这都忍了!

    那妇人将任怀宇与林林让了进去,两人走进院落,只见于博渊正坐在一个小池塘的石头上,一边品尝着香茗,神态平和无比。

    “任大哥,你不要紧张,我会陪着你的!”林林在一边给任怀宇壮胆道。

    “林林——”于博渊突然扬声说道。

    “是,师父!”林林连忙恭敬应声,对面前这个看似只有四十多岁的老头是充满了敬畏。

    “你先出去!”于博渊淡淡说道,但语声中却是充满了威严,容不得一丝违逆。

    “是!”林林答应一声,连半句废话也不敢多说,连忙转身出门。

    任怀宇对着林林的背影无语。

    “任小子,过来坐下!”于博渊向任怀宇招了招手,他之前见过任怀宇一次,对任怀宇那不可思议的力量留下了印像。

    但那毕竟是凝气期,连武道的大门都没有跨入!因此于博渊只是对任怀宇有些印像,但还不至于将他放在心上,直到这时候。

    式魂六层的修为竟然可以轰败式魂巅峰,而且还是一个拥有本命魂兵的强大对手!

    这不得不让于博渊惊奇了,忍不住将任怀宇召了过来,当面看看这个力量强大得过份的家伙。

    任怀宇依言坐到于博渊对面的大石头上,双手放在膝盖上,神情镇定,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

    “小子,你是不是也有上古百族的血脉?”于博渊问道,在他想来也只有这才能解释任怀宇那不可思议的力量。

    见对方帮自己找到了理由,任怀宇也就含含糊糊地承认了,反正有林林的例子在前,他以前没“发现”自己的异处也没什么奇怪的。

    于博渊沉吟片刻,道:“乱魔林还有月余便要开启,老夫原本还在考虑第四个人选,现在倒是不用烦恼这个问题了!”

    见任怀宇投来疑惑的目光,于博渊笑了笑,道:“乱魔林是一处至少数千年前流传下来的秘地,哪怕是经历了如此长的时间也依然保存着当时绝大部份的禁制威力。”

    “大概在千许年前,这里发出过一场大地震,导致乱魔林的禁制出现了一丝松动,每隔十年便可以让少数式魂境的武者进入其中。”

    “那是一个破碎的秘地,能够涉足的地方并不多,但还是可以在里面找到珍贵的灵草、材料——真正的天材地宝!”

    任怀宇顿时露出感兴趣的表情,道:“宗主大人,本宗只有四个名额吗?”

    “嗯,便是这四人也未必可以获得进入乱魔林的资格!”于博渊露出一丝尴尬的表情,“乱魔林并不是本宗发现的,早在本宗创立之前,乱魔林便由其他势力把持。”

    “随着岁月沧桑,有的门派凋零了有的门派壮大,也涌现出许多新的门派。”

    “目前,玄林道有头有脸的宗门、家族共有十二家,而乱魔林每次又最多只能进入四十人,多了就会让禁制不稳定,形成可怕的杀机!”

    “按照十二家势力商议之后的决定,每家各出四人进行比斗,淘汰掉两家,剩下的十家则获得进入的权力!”

    “本宗上一次排在十一名,并没有获得进入乱魔林的资格!”

    “嘿嘿,不过诸清原的右宗更惨,排名最末!”

    于博渊哈哈大笑起来,似乎输给其他人都是无所谓,只要压过这个老对头一筹便能让他心满意足。

    任怀宇不由地嘴角一抽,于博渊和诸清原这两人究竟是有着什么深仇大恨,怎么什么事情都要斗上一斗。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