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场一片寂静。

    众人看向任怀宇的目光充满着复杂,有佩服的、有羡慕的,还有幸灾乐祸的——柳鸿涛乃是宗门长老柳谷山之子,是谁都可以揍的吗?

    轰!

    就在此时,一股强烈的力量波动突然从空中压迫下来,让每个人都是在心中泛起一股大敬畏,情不自禁地要跪倒下来,向着那无可抵御的力量屈服、膜拜。

    啪啪啪,人群一片片跪倒,在这股大压力面前,还能勉强站着人的人不过区区三人。

    任怀宇、林林、岳菲絮!

    便是章默也没有办法对抗这样的大压力,脸上不禁露出耻辱的表情。这是自然,如果所有人都跪倒下来,那说明这股大压力根本超出了想像,没有一个人能够抵御!

    可任怀宇三人却是顽强地抵抗住了,这只能说明他本身的心性修为不够,意志还没有磨砺到坚韧不拔的程度。

    这让他难受得浑身青筋直跳。

    任怀宇三人虽然站着,可是在这股大压力、大气势面前也同样不好受,浑身不断渗出豆大的汗珠,瞬间汗透重衫,浑身骨节都在噼啪作响。

    林林是跪得久了,一旦反弹之后,这意志强横得惊人。岳菲絮有大野心,也绝不是轻易服人之辈。而任怀宇天资虽然不佳,但意志却在不断地磨炼中变得精铁一般,人可以败、但谁也休想挫败他的斗志。

    一道人影从半空中缓缓落下,脚下踩着一把足有人高的精铁蒲扇,仿佛身上吊着一根无形绳索一般,下落的速度慢到了极致。

    式魂境的武者一纵就能十丈来高,从半空中落下自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可要落到这么慢,这便不是一纵而起如此简单了,而是好像能够飞行一般!

    不错,虚魂境的武者便能驾御魂器飞行!

    蒲扇上站着的那人身材矮胖,但有一股不怒自威之势,那无比可怕的气势正是从他的身上发出来的。

    ——柳谷山,柳鸿涛的老子,幻魂境强者!

    柳谷山环扫诸人,脸上闪动着可怕的表情,身形加速落下,停在了柳鸿涛的身边,随手一掌拂过,那柳鸿涛顿时身体一震。

    “爹——”柳鸿涛哑着嗓子说道,他虽然被柳谷山唤醒,可浑身被揍的伤势却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抚平的。

    柳谷山目光阴沉,向任怀宇看了一眼之后,这才转向爱子,道:“怎么回事?”

    他知道今日儿子要与任怀宇交手,可他更知道任怀宇不过刚入式魂期——哪怕是式魂十层又如何,柳鸿涛不但修为不弱,而且还有魂兵在手,环顾宗门,式魂境中有谁可以与他相抗?

    他自然是放心得很。

    可刚才他突然接到消息,爱子正在被任怀宇狂揍!他是怔了一会之后才反应了过来,连忙不惜元力驾御魂器飞了过来,果然看到爱子被揍惨的模样。

    大怒之下,他释放出大气势压向诸人,却没想到居然有三个人可以抗衡得了他的压力,其中更有任怀宇这个打伤了爱子的小贼!

    他勃然大怒,但更多的却是不解,任怀宇凭什么可以击败自己的儿子?

    一定是用了某种阴谋!对,一定是!这个可恶的小杂种!

    “爹,我、我、我——”柳鸿涛就如当初的陈江沅一样,哪好意思将败给任怀宇的事重复一遍!但他立刻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道,“那小杂种被人私授了魂技!”

    所谓知己莫如父,柳谷山见他不肯复述被败的经过,知道对他来说肯定是极丢脸的事情。不过,嘿嘿,私下传授魂技,这可是犯了宗门的大忌,谁也救不了!

    柳谷山此时一心要为爱子讨回“公道”,当即负手而立,向任怀宇道:“是谁私下传授你魂技的?”

    任怀宇淡淡一笑:“柳长老,你不问事非曲折,一口咬定有人私下传授我魂技,不觉得有失公允吗?”

    和柳鸿涛结上了仇,又岂能还奢望与这个长老套好交情?任怀宇的态度不卑不亢,言辞凌厉,语气中还带着反击。

    柳谷山脸色一沉,森然道:“你这小辈,公然违反宗门规定,竟还牙尖嘴利,本座便代为执法,废了你这胆大包天的家伙!”

    “柳长老,你虽然是宗门长辈,但也不可血口喷人!”任怀宇腰杆挺得笔直,神情自若,“是非曲直自在人心,你连询问都没有询问,便一口咬定我是私下得人传授了魂技,不觉得有失长老的风度吗?”

    啪!啪!啪!

    虽然任怀宇一口一个柳长老叫得恭敬,可话里行间却是字字穿心,咬着柳谷山的不公正,透着一种凌厉反击的气势,等于是在打柳谷山的脸啊!

    所有人都是被任怀宇的胆气惊呆,如果换了是他们的话,哪怕是受了委屈也只有弱弱解释的份,谁敢和一个位高权重的长老顶着干?

    这虽然是以蛋击石般的愚蠢,却是让人看着心中解气!

    不少女弟子看向任怀宇的目光更是带着深深的崇拜和爱慕——这个世界的人崇拜强者,而一个拥有无畏之心的少年自然也同样让女子心簇飘动。

    “牙尖嘴利!牙尖嘴利!”柳谷山神色大怒,他原本就因为爱子被伤而气到发狂,而任怀宇居然还敢跟他顶嘴,自然让他暴怒。

    要说到口舌之毒,他可不会输给任怀宇,可他乃是堂堂宗内长老,能够和一名内门弟子去斗嘴吗?

    成何体统!

    他还要不要脸了?

    “那本座问你,你那魂技是从何得来的?”众目睽睽之下,柳谷山也必须给任怀宇一个解释的机会,哪怕他是宗门长老也不能专断独行,这可是宗门的规矩。

    “自然是用贡献值兑换的!”任怀宇扬声说道。

    “爹,他在胡说!”柳鸿涛插口道,“这小杂种不但会炽阳拳,还会墨元拳,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贡献值!”

    不错!

    任怀宇是这次刚刚收进宗门的,虽然是内门弟子多了一个种植灵草获取贡献值的途径,可区区一年不到的时间又能靠这个获得多少贡献值?

    击杀山贼头目卫超元确实让任怀宇赚取到了不少贡献值,可一本黄级下品的魂技便要五千点贡献值,要兑换两本魂技至少得要一万点贡献值!

    任怀宇哪来这么多的贡献值?

    这不是当众撒谎嘛!假得不能再假了!

    “哈哈,鬼话连篇,连本座也敢消遣!”柳谷山冷笑连连,一掌探出,向着任怀宇抓了过去,他已经确定任怀宇是在撒谎,根本不可能得到那么多的贡献值,自然再无顾忌。

    “柳胖子,你敢动他一根汗毛试试!”充满爆怒的声音响起,又一道人影也破空而至,脚下踩着的居然是一个巨大的丹炉!

    此人的气势便没有柳谷山那么强大,可能够驾御魂器在天空中飞行,这怎么也得是虚魂境的修为!不过,啥时候虚魂境的武者也能和幻魂境的强者叫板了?

    能,当然能!

    因为踩着丹炉飞来的并不是别人,而是宗门第一炼丹大师——苏空明!

    别看他脚踩丹炉的模样很是搞笑,可谁又敢取笑一位丹道大师?连宗主于博渊都要对这位主客客气气!

    丹道大师的修为从来不是重点,他们地位超然,只要炼丹之术高超,自然有无数强者愿意替他们办事,只为求这些丹道大师为他们炼丹!

    但让众人不解的是,苏空明为什么要保任怀宇?

    两人好像风马牛全然不相及,为什么一位丹道大师要风风火火地跑出来替任怀宇出头,而且还是一副极端护犊的模样?

    嘶!

    难道任怀宇搭上了苏空明的关系?若是如此的话,那他学到的魂技说不定便是苏空明传授的!这位丹道大师可同样有着长老的头衔,拥有收真传弟子的资格,而真传弟子学任何魂技都是不需要去经武阁以贡献值兑换,可以直接从师父那里获得。

    那么,柳谷山扣在任怀宇的罪名自然是不成立了。

    “这小子真是厉害,不声不响就搭上了苏丹师!”

    “唉,真是让人羡慕!”

    “要是我也可以——”

    众人议论纷纷,有了苏空明的撑腰,任怀宇还怕着谁来?

    柳谷山的脸色蓦然变得难看无比,他固然是宗门长老、大境界还要比苏空明高出一筹,可要说到在宗门的重要性又岂比得上一名大丹师?

    苏空明既然要保任怀宇,这事情就变得扎手起来了!

    可恶!

    这小子怎么就和苏空明搭上了关系!

    “此子偷学宗门魂技,乃是极大恶行,罪不可赦,还请苏兄不要循私舞弊!”柳谷山脸色一沉,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丢不起这个人,因此明知要得罪一位丹师他也必须“据理力争”。

    “放你妈的屁!”苏空明破口就骂,“你哪只眼睛看到任小子偷学魂技的?”

    柳谷山被他骂得狗血淋头,一张老脸顿时青一阵红一阵地变起色来,他知道苏空明脾气火爆,可他也是宗门长老,犯得着为了一个外门弟子与自己扯破脸皮吗?

    “苏丹师,天大地大也大不过一个理字,此子违反宗门规矩,便是将事情闹到宗方大人那,本座也不会放手!”柳谷山冷然说道。

    感谢开心的烦恼人、魔道vs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