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怀宇疯了!

    所有人都是在心中想道。

    难道这小子不知道魂技的强大吗?这一爪若是击实,甚至都能直接洞穿了这小子的拳头!

    在几百双目光的注视下,任怀宇的拳头迎上了柳鸿涛的银爪。

    嘭!

    时间瞬间定格,两人前冲的势头都是立刻顿止,拳头与银爪互撞,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顿时向四面八方荡开,这双方都是万斤以上的力量互撞,足以产生可怕的大震荡。

    而在下一个瞬间,两人同时倒退三步,竟是平分秋分的局面!

    怎会如此!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瞪直了!难道任怀宇也会魂技?

    确实,击杀卫超元之后,任怀宇得到了五千点贡献值,可那只够兑换一门黄级下品的魂技,哪能够与柳鸿涛对抗?要说任怀宇可以购买黄级上品甚至玄级下品的魂技……这不是开玩笑吗?

    刚入宗不到一年的时间,上哪再去挣剩下的贡献值?像击杀卫超元这种便宜事难道还能遇到两回不成!

    “炽阳拳!”柳鸿涛沉声说道。

    任怀宇淡淡一笑,双拳重新摆到胸前:“不错!”

    “哼,你哪来这么多的贡献值啊?”柳鸿涛森然说道,目光还向林林扫了一眼。他绝不相信任怀宇能够有那么多的贡献值,这肯定是林林从于博渊那里学到之后私底下传授给了任怀宇。

    这两个蠢货,私授魂技这乃是宗门内的大忌,抓到就是个死!

    林林或许因为他特殊的身份或者还能得到网开一面,但任怀宇就绝无幸免的道理!这学就学了,居然还敢当众用出来,还敢当众承认,这真是自掘坟墓了!

    任怀宇将替苏空明培种二十块药田的事情处理得极为低调,连木滢心等人也不清楚其中的缘由,以为任怀宇也只是负责管理罢了,根本不知道任怀宇可以获得其中七块药田的全部收成!

    因此,谁也不知道任怀宇到底获得了多少贡献值。

    周围的人群顿时一片窃窃私语,他们自然也不相信任怀宇能够兑换下《炽阳拳》,这必然是得到了谁的私授!不少人看向任怀宇的目光已是充满了同情,但也有一些人则是带着幸灾乐祸,比如任初平、陈江沅、孔天成之流。

    “于你何干?”任怀宇冷冷说道,双拳再错,向柳鸿涛发起了抢攻。

    “哼,不知道宗门规定,私下传授魂技乃是重罪吗?”柳鸿涛银爪舞动,一边道,“凡是宗门弟子,都有义务揭发这等叛宗之行!”

    “哈哈哈,柳鸿涛,你这顶帽子也未免扣得太大了!”任怀宇双拳舞动如飞,他在战斗方面有着杰出的天份,力量相近的情况下竟是压得柳鸿涛连连退却。

    柳鸿涛脸色铁青,虽然他笃定“揭发”任怀宇的罪行后,这家伙必定难逃宗门的惩罚,可这并不能遮掩下他不敌任怀宇的事实!

    堂堂真传弟子在境界还占优的情况下,居然不敌一名内门弟子?

    丢死人了!

    嘭嘭嘭,他连连反击,可说到战斗方面的天赋,他真是不及任怀宇,没几招就被压制得只剩招架之力。

    “可恶!”他怒吼一声,一道寒光闪过,炫丽无比!

    任怀宇急退三丈,脸上浮起了一丝淡淡的笑容:“终于肯舍得用魂器了?”

    柳鸿涛脸色铁青,他这前还亏口不用魂兵也能镇压任怀宇,可现在却是狠狠扇了自己一个耳光!不过,自己扇自己耳光总比敌不过任怀宇,被对方扇耳光的好吧?

    见任怀宇居然逼出了柳鸿涛的魂兵,众人既是震惊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之前谁也没有料到任怀宇居然会这么猛,但被逼到这程度还不祭出魂兵的话,那柳鸿涛就真是傻子了。

    这是一件寒光闪闪的长剑,剑身锃亮,犹如一汪碧水,反射着刺眼的光芒。乌金尾蠢蠢欲动,向任怀宇传递出急欲要吞噬剑中精华的波动。

    “这是本少的本命魂器,碧霄剑!”柳鸿涛以一手轻抚着剑身,再轻轻一弹,嗡,剑身立刻发出清脆的鸣声,“能够将本少逼到这程度,你也足够自豪了!”

    他挽了个剑花,脸上充满了自信。

    这是自然,本命魂器能够与主人一起成长,主人拥有多少力量,那么本命魂器便也能发挥出同样的威力!

    任怀宇确实有些妖孽,可怎又敌得过两个柳鸿涛!

    魂技是贵,最便宜也得五千点贡献值,但跟魂器一比却又差得远了!

    没有十万点贡献值休想拿下一件魂器!

    想要靠自己赚取这十万点贡献值基本是做梦,只有成为真传弟子才会被师长赠予,否则是想也别想了!

    “哈哈!”任怀宇心中涌起一股强大的自信,几个月前他根本连柳鸿涛一招都接不下,可现在他却赤手空拳便将柳鸿涛逼出了全力!

    两人的位置一下子颠了个倒。

    “去死!”柳鸿涛被他笑得脸上发烫,长啸一声中,他舞动长剑,向着任怀宇发起了攻击。

    叮!叮!叮!

    任怀宇连连招架,每一拳都是奇准无比地轰在碧霄剑的剑峰上,发出声声脆响。

    这犹如在刀尖上起舞,只要稍有差错,他便会被锋刃砍上!那可是魂兵啊,被剑锋削中必然皮破血流,甚至连骨头都可能被直接斩断!

    饶是如此,任怀宇也是不见得好过,他每一拳轰在碧霄剑上,对抗的可不止是柳鸿涛的力量,还要加上本命魂兵爆发出来的杀伤力!

    这两者叠加,顿时震得任怀宇频频后退,险象环生。

    柳鸿涛的脸上满是狰狞之色,任怀宇现在虽然还能勉强支撑,但绝不能够持久,而他要让任怀宇在担惊害怕中绝望,在绝望中崩溃!

    任怀宇微微一笑,他岂能没有想到柳鸿涛拥有魂器?身为长老之子,这点底蕴总是拿得出来的!

    他双手平伸,然后紧紧一握,两只拳头瞬间变成了黑铁一般,泛动着金属的寒光。

    真正的铁拳!

    “嗯,墨元拳?”柳鸿涛微微一愣,但随之便露出高傲之色,“这也想挡住本少的碧霄剑?一剑平天!”

    他长剑疾刺,一道寒光掠动如闪电划空,刺得人眼睛生痛!

    叮!

    拳、剑相击,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同时爆闪出一连串的火星子。

    没有众人意想中手断血流的惨烈景象,任怀宇的拳头上甚至连道血痕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众人都是满脸的惊讶,只觉这一幕也太出乎意料了。

    柳鸿涛脸色阴晴不定,他“认出”了任怀宇使用的乃是墨元拳,这是一种魂技,品阶只有黄级中品,除了可以爆发出十六成左右的力量来,还能吸附天地间的金之元力,布在拳面上形成一道坚固的防御。

    话是如此,可墨元拳有那么大的威力,可以对抗魂兵吗?

    换了之前,柳鸿涛想也不想肯定直接否定了,可刚刚才见识过任怀宇的可能力量,那他就不敢确定了。

    任怀宇长笑一声,右臂一挺,将碧霄剑震了回去,他脚下一弹,挥起右拳向着柳鸿涛攻了过去。

    叮叮叮!

    柳鸿涛挺剑相迎,拳剑不断地交锋,火星四溅、脆响连连。

    众人都是看得瞪目结舌!

    那可是魂兵啊,拥有与主人相同的战力,这两者叠加起来怎么还不能压制任怀宇?

    他们自然不会知道,任怀宇虽然在得到五千点贡献值后立刻去兑换了一本《墨元拳》,但现在他使用的可是上古铁族的精血!

    其坚无比、力大无穷!

    任怀宇越战越猛,虽然他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战力必然会引来别人的怀疑,可无论是乌金尾还是铁族精血,只要他不说出去又有谁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柳鸿涛频频招惹到他的头上,既然他已经有了反抗的力量,那又何须再忍!

    战!战!战!

    任怀宇战意高昂,双拳连挥中,他越战越猛、越战越强!

    众人都是看得嘴巴半张,而章默、林林见过卫超元化身铁人的模样,只觉任怀宇的铁拳似曾相识,可是跟卫超元比起来又有许多的不同,让他们心中刚刚生起的怀疑立刻自动消散。

    这是自然,卫超元将这一滴精血的效能分散布于全身,而任怀宇则是全部汇聚拳头上,这威力能是一样的吗?

    “嘿!”任怀宇暴喝一声,一拳架开碧霄剑,对着柳鸿涛的脸就是狠狠地轰了过去。

    在柳鸿涛惊恐的目光中,这一拳浩然袭到,直接将他打飞而起,在天空中抡了十几个圈子后,重重地摔倒了地面上,发出嘭地一声闷响。

    他刚刚撑臂爬起,只见任怀宇已是急冲而至,挥起一拳对着他的脸又是重重地砸落而去。

    嘭!

    柳鸿涛立刻又趴了下去,这一下直接打得他头脑发晕,几乎昏死过去。

    嘭!嘭!嘭!嘭!

    任怀宇可没打算就此收手,一连串的重拳击下,柳鸿涛的一张脸立刻青肿浮凸起来,瞬间不复英俊的模样。因为不想闹出人命来,任怀宇收起了铁族的体质,只是以肉拳轰击,不然一拳头下去柳鸿涛的脑袋都要被他砸烂了!

    直到心中的恶气出尽,任怀宇这才满意的拍拍手,退出几步。

    柳鸿涛犹如死猪一样躺在地上,只剩一条腿还要微微抽搐。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