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杂种,你不服气吗?”柳鸿涛拿眼睛斜瞥着任怀宇,丝毫没有将他放在心上。

    区区一个内门弟子,背后又没有什么靠山,他哪需要正容以对!上次教训了这小子一顿,看来这小子丝毫没有学乖,这次定要让他记得深刻一些!

    只要别将人打死,他老子可以替他摆平一切!

    “你再不改掉嘴臭的毛病,总有一天会死在这上面!”任怀宇淡淡说道。

    “哈、哈哈哈!”柳鸿涛一怔之后蓦然大笑起来,“你这是在威胁我,还是在白日做梦?”

    “你虽然是真传弟子,但真传弟子也没有随意污辱人的权力!”任怀宇走出院门,站在柳鸿涛的对面,“向我道歉!”

    “道歉?你是失心疯了,居然要我给你道歉?你是什么东西,你配吗?小白脸!”柳鸿涛冷笑连连,看向任怀宇的目光充满了鄙夷。

    他以为岳菲絮会对任怀宇另眼相看乃是因为两人同是从清水镇出来的,再加上任怀宇的长相也确实不错,拥有让情窦初开少女倾心的资本。

    “按宗门规定,我向你提出挑战!”任怀宇掷地有声地说道。

    “哈哈,这可是你自找难堪了!”柳鸿涛也正想再教训任怀宇一番,只是平白无故将人揍得重伤的话,他就需要自己老子出来摆平事端,不过如果是挑战的话,那么他只要别杀人就行!

    这个小白脸还真是蠢货,居然敢和他呕气!

    “好,我接受你的挑战!”柳鸿涛的嘴角勾着不屑,“明天正午,广场,我等你!”

    说罢,他转身便走。

    他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任怀宇揍得像条狗一样,让对方颜面全失!还要将这小白脸的脸给毁了,看还有哪个女人会看上一个丑人!

    “任怀宇,你真要跟他打?”岳菲絮的眼神有些发亮。

    这女人该不会以为自己是因为她才向柳鸿涛挑战的吧?任怀宇的嘴皮微微抽了下,但他也没有心思去解释,只是点了点头。

    岳菲絮讨了个没趣,但想想任怀宇为了自己竟是向柳鸿涛挑战,不禁虚荣心得到了大大地满足,也就大大方方地“原谅”了任怀宇的态度,只以为这家伙是心气太傲,拉不下脸来讨好自己。

    在柳鸿涛的有意宣扬下,他与任怀宇明天要一战的消息立刻传遍了宗门。

    绝大部份人都是认为任怀宇是吃错了丹药、练功入了魔,他凭什么敢和柳鸿涛斗?不说柳鸿涛乃是式魂十层的强者,便算是凝气期又如何,人家背后可是有个做长老的爹!

    谁敢得罪柳鸿涛?不怕受到长老的打压吗?

    更何况任怀宇进入宗门还不到一年的时间,现在又能够是什么修为,可以和柳鸿涛相提并论吗?

    这完全是自找罪受!

    收到消息,章默和林林都过来看望任怀宇,相比于章默的担忧,林林则对任怀宇充满了信心,道:“任大哥,你明天一定会赢的!”

    任怀宇哈哈大笑,他也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不过,柳鸿涛毕竟不比别人,他要干趴下这样一个对手,也得先做好一番布置。

    第二天,任怀宇在章默、林林的陪伴下,一起来到了广场。

    此时,广场上已经是人山人海,显然对柳鸿涛与任怀宇一战是充满了兴趣。

    任怀宇目光一扫,在人群中找到了任初平和陈江沅,这两人都是在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冷笑。

    在这二人的眼里,任怀宇只不过是一介无名小卒,可现在却是突然强势崛起,让他们都是完全无法接受。但他们连式魂境都没有突破,只有仰望任怀宇的份,自然只能将打压任怀宇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柳鸿涛无疑就具备这样的资格。

    任怀宇来到场中,静静地等待着,过不多时,岳菲絮也翩翩而至,先向任怀宇招了招手,这才走到了章默与林林边上,一起等待。

    众人大都“知道”任怀宇为何会与柳鸿涛结怨,此时女主角突然出现,好像又跟任怀宇很是亲密的模样,更是肯定了众人的猜测。

    现在就差另一名主角了。

    直过了一柱香的时间,柳鸿涛这才慢腾腾地出现,一袭白色的劲装,在山风的吹拂下猎猎作响,卖相还当真是不错的。

    任怀宇抬头向对方扫过一眼,知道柳鸿涛必然是故意迟到的,目的不外是让他心浮气躁。当然,柳鸿涛根本没将任怀宇放在眼里,也只是气气他,倒是没有想过要通过小种小手段影响任怀宇的战力。

    没事,待会只要揍得他狠点就是了!

    任怀宇露出一抹微笑,扬声道:“斗场之中无长幼,柳鸿涛,请!”

    柳鸿涛冷哼一声,他原本确实想摆一下他真传弟子的谱,先用身份将任怀宇压上一压,让他输人又输势,可没想到任怀宇居然抢先一步塞住了他的话!

    “本座便让你这个井底之蛙知道什么叫高手!”他冷哼一声,双手化掌,左阴右阳,气势沉稳如山,自有一股夺人之威。

    他乃是式魂十层的高手,距离虚魂境也只有一步之差,可惜他本身也不过六品魂晶,想要靠自身的努力突破虚魂境至少也要五年以上的沉淀,破虚丹又太稀罕,他在这个境界已经停留了两年多。

    正是因为如此,柳鸿涛的基础十分夯实,对付任怀宇这种步入式魂境才几个月的小白脸,他连魂器都没有必要祭出,显示出对任怀宇的绝对轻蔑。

    任怀宇双手一揖,道:“请赐教!”

    宗内中最重长幼之别,在场面上他必须做足,不能给别人抓住了疏漏。

    柳鸿涛冷笑一声,将右手勾了勾,一副极度看不起任怀宇的模样。

    任怀宇双拳握拳,眼神中战意飙升。自从几个月前在柳鸿涛跟前受辱,他一直在渴望着这一天的来临,此时热血沸腾,他尽情释放着心中的怒火,变成熊熊燃烧的斗志。

    “咦,怎么突然有种可怕的压迫力!”

    众人纷纷有所感应,一股强烈无比的斗志化成有若实质的压迫力,让每个人的心头犹如压着一块石头,连呼吸都有些急促。

    咻!

    任怀宇脚下弹动,向柳鸿涛发起了攻击,身形快如奔马,一拳捣出,带着强大无比的信心,便是一座高山都能轰溃。

    柳鸿涛不屑冷笑,信心有屁用,这个世界还要看实力!

    他双拳一圈,向任怀宇的拳头缠去,要借力打力,把任怀宇贯飞出去,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嘭!

    一拳一掌相接,柳鸿涛顿时全身一震,只觉任怀宇这一拳的力量奇大无比,他竟是没办法将力量卸掉!腾腾腾,他连退七步,脸上顿时浮起一层通红之色。

    这是羞出来的!

    之前他百般看不起任怀宇,可一击之下却是吃了小亏,这让他脸上如此挂得住?

    火辣辣的,那叫一个尴尬!

    “哼!”他连忙身形翻出,双掌开合,向任怀宇攻了过去,以此来掩盖他的尴尬处境。

    嘭!嘭!嘭!

    任怀宇毫不示弱地与他硬拼起来,每一拳都不带半点花巧,拼得就是力量!

    众人不由看得瞠目结舌。

    第一招,还能当作是柳鸿涛的轻敌。可现在呢?柳鸿涛总不会丢了面子连里子都不要,还在那吊而郎当地应战吧?

    可柳鸿涛乃是式魂十层,而从任怀宇身上流露出来的气息来看,他不过是式魂六层!

    嘶,这家伙是什么怪胎?

    在凝气期蛮力可以起到逆天的作用,比如那查大熊,那蛮力甚至超过了修炼而来的元气!可越是境界高,蛮力的作用就越是小,这是大家公认的!

    量化的话,式魂六层差不多就是八千斤的力道,而式魂十层则是一万三千斤往上!任怀宇能够和柳鸿涛逐力,这意味着他的蛮力要达到五千斤的程度!

    这可能吗?

    而且,看样子柳鸿涛居然还隐隐落下了下风!天,任怀宇这小子的蛮力岂不是要破六千斤了?

    任怀宇长啸一声,一连七拳连环使用,向着柳鸿涛轰击而去。

    “小杂种!”柳鸿涛怒哼一声,他做梦都没想到任怀宇的力量居然强大到这等地步,居然比他还要强出那么一线,这让一直高高在上的他如此自处?

    “用魂器吧,否则你必败!”任怀宇冷冷说道。

    “可恶!”柳鸿涛其实是想祭出魂兵来,可是被任怀宇这么一说,他反倒不好办,这不是当众示弱吗?

    他哪丢得起这个人!

    “哼,要收拾你本少还用不着魂兵!”柳鸿涛嘴硬道,双手化爪,居然隐约有银光闪动!

    魂技!

    “残狼爪!”他大喝一声,双爪咻咻咻地舞动,划出漫天的银光,向着任怀宇挥舞而去。

    便是黄级下品的魂技都能爆发出十成以上、十五成以下的力量,以柳鸿涛在宗内的地位、再加上还有个长老级别的老子,他学到的魂技怎么也得是黄级上品吧?

    这不但可以弥补他与任怀宇力量上的差距,甚至还能远远超越!

    “本少要将你全身的骨头一块块捏碎!”

    任怀宇要怎么挡?

    众人都是在心中升起一个大大的疑惑,魂技,这是没有靠山的内门弟子最大的弱点,便是最便宜的黄级下品魂技都要五千点贡献值,谁兑换得起!

    就在这时,任怀宇一拳挥出,迎向柳鸿涛的银爪。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