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怀宇?”岳菲絮和章默看着任怀宇,脸上都有种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们居然还活着?

    两人昏迷得早,根本不知道之后发生的事情,包括林林变身成巨人、任怀宇的超级战力。

    “那卫超元呢?”章默立刻又问道。

    “死了!”任怀宇送给这两人一个宽慰的表情。

    “死了?”这二人都是流露出无法相信的表情,他们可是亲眼见过卫超元化身铁人后拥有多么可怕的能力,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多亏了这把剑!”任怀宇将那黑色的短剑取了出来递给岳菲絮,他将之前假做受伤、引诱卫超元大意走来而刺伤对方的经过说了一遍。

    当然,在他的故事中,卫超元吃了这一剑就直接挂了,并没有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了。

    直觉地,任怀宇认为林林变身的秘密绝不能外传。

    可能林林也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上古哪个种族的精血,只是这小子天性懦弱,一直没有发挥出这滴精血的威力来。之前情势危急,那小子终于大爆发了。

    人只要走出尝试的第一步,那么就无惧走出第二步、第三步,可能林林胆小的毛病从此将不复存在!

    任怀宇对此感到相当地欣慰。

    岳菲絮接过黑剑,心中依然有着疑惑,之前她也曾刺中卫超元一剑,怎么就不见效果呢?她美目眨动,一瞬不眨地盯着任怀宇,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丝蛛丝马迹来。

    “死了就好!”章默咧着嘴半坐起来,他被轰断了三根肋骨,这一牵动断骨直入血肉,痛得他差点哼出声来。

    嘭!嘭!

    就在此时,门口处突然传来重重的轰击声,震得这地面都是颤抖不已。

    还没有等任怀宇三人反应过来,只听“哐”地一声巨响,一道足有人高的石板被硬生生轰飞,刺眼的光线也随之照射进来,让已经适应黑暗的任怀宇三人同时将眼睛一眯。

    刷,一道剑光闪过,厅中也多了一个长身玉立的黄衣少女,一身长裙将她纤妙的身材完全勾勒了出来,美丽的脸蛋即使是岳菲絮也要甘拜下风!

    正是天元右宗最杰出的传人——严冰彤!

    “咦?”她看到厅中的场景时,不由地露出一丝讶然,这可真是出乎了她的想像。

    “卫超元!”在她的身后窜出来一名青年男子,目光扫过那山贼头目的尸体后,脸上顿时露出喜色,拔腿便向卫超远的尸体奔去,一边抽出腰间的长剑,看样子竟是要割取对方的首级。

    刷!

    没等任怀宇三人斥喝,只见一道森寒的剑光闪过,那青年顿时吓得连退七八步,以震惊无比的眼睛看着严冰彤,颤声道:“严师叔,你为何要阻我?”

    严冰彤还剑归鞘,冷然道:“走!”

    她根本不屑解释。

    那青年不甘地看了看地上卫超元的尸体,那可是价值两千个宗门贡献值啊,可他背后虽然有靠山又岂敢违逆了严冰彤这个宗门的最天才,只得掉转过身,跟着严冰彤离去。

    虽然任怀宇四人的修为不是最高的,可他们一路吃着辟谷丹而来,节省下了许多时间,正是这点时间差让他们抢先拿下了卫超元的击杀。

    当然,若非林林发飙、任怀宇又不惜生机轰出了第四重境界的绝命指,那现在躺尸的人就要交换一下了。

    严冰彤这女人倒也挺有原则的,不屑于拣便宜!

    任怀宇心中说道,脸上则浮出了笑容,道:“正好,有人替我们打开了门,不用我们再辛苦了!”

    章默扯出了勉强的笑容,但一笑就牵动断骨刺肉,痛得他又呲牙咧嘴起来。

    “噢——”林林哼了一声,身体猛然坐直起来,披在他身上的外套落下,露出瘦弱的上身来,“任大哥,我、我……”

    任怀宇连忙向他打了个眼色,林林虽然没经什么世事,但本身却不是笨蛋,立刻止口不言,而是满脸通红地将外套裹好。

    “你们眉来眼去地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岳菲絮忍不住问道,好歹他们现在也算是风雨同舟过了,有什么秘密还要遮遮掩掩的。

    “没什么!”任怀宇和林林同时摇头。

    “哼!”岳菲絮不满地转过脸去,将不悦之色摆在了脸上。

    她可是左宗现在风头最劲的后起之秀,郭彤萱又那么地宠她,自然让她生出了几分骄纵,认为所有人都该对她言听计从。

    从被她当作挡箭牌时起,任怀宇就对这少女没啥好印像,此时见她还要摆小姐脾气,那更是嗤之以鼻,全当作没有看到。

    “你们骨头断了,即使有宗门的灵药,不休息上个十来天也休想动弹!”任怀宇翻了翻口袋,“还好我带了足够的辟谷丹!”

    “任怀宇,你这些辟谷丹是从哪里得到的?”岳菲絮生了会闷气之后,却是架不住心中的好奇,又是主动和任怀宇说起了话来。

    这辟谷丹虽然不是极其珍贵的丹药,可因为需要布阳谷做为主要配料,而布阳谷又因为价值低,除了新手可没有人会去种栽,因此宗内辟谷丹的数量是相当地少。

    任怀宇哈哈一笑,道:“我在苏空明丹师那里打打下手做事,这辟谷丹是他随手给的!”

    反正他也不怕岳菲絮去向苏空明对质,自然是怎么吹都行。

    岳菲絮不由地一惊,苏空明?那可是宗门第一炼丹大师,地位超然,连宗主见了都要客客气气!这家伙的运气还恁地好,居然得到了苏丹师的赏识!

    要知道她也被郭彤萱引介给苏空明过,想要套套交情,给岳菲絮讨取几颗“破虚丹”,那是式魂境武者突破虚魂境的至宝。

    虽然岳菲絮距离式魂境巅峰还有一大段路,可未雨绸缪,也就是几年的时间罢了。而破虚丹十年也未必炼制得一枚来,自然要去套交情,订下一个名额。

    可惜苏空明脾气古怪,对谁都不讲情面,她和郭彤萱只能失望而回。

    任怀宇虽然只是替苏空明做下手,可近水楼台先得月,只要他时不时地给自己说些好话,那么拿到破虚丹的可能性必然会增加不少。

    岳菲絮一双妙目看着任怀宇,这少年的重要性在她心中顿时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光线突然一暗,接着投下了一道长长的人影,一个蓝衫青年从破开洞口进来,而他的身后也跟着走出来四个人——那青年是柳鸿涛。

    “咦?”他的目光扫过卫超元的尸体后,脸上也同样闪过一丝惊讶,但看到岳菲絮时,心中就“了然”了。

    ——他知道郭彤萱必然赐给了岳菲絮什么宝物,用来击杀一个空有式魂十层境界的山贼头目自然是轻而易举。

    却不知卫超元乃是拥有上古铁族的一滴精血,几乎是刀枪不入、巨力难杀,若非任怀宇祭出第四重境界的绝命指,估计天元左宗、右宗所有式魂境的弟子加在一起也干不掉他。

    柳鸿涛可没有严冰彤那样的风度,立刻偏了偏头,便有一名青年踏步而出,向着卫超元的尸体走去,一把大刀已是取了出来,显然是要割人头抢功劳了。

    “想干嘛?”任怀宇抢步而出,那可是四个人拼着性命干掉的,岂能被别人占去了成果?

    两千点积分他并不是很放在眼里,可也绝不会任人夺走,当他是白痴吗?

    “闪边!”那青年撇了撇嘴说道。

    “东英,没必要跟一条狗客气,挡着路了,踢开便是!”柳鸿涛淡淡说道,他从没将任怀宇放在眼里,可这小子却是一次又一次地出现,而且每次都是跟岳菲絮一起,让他妒火如炽。

    那青年姓万,闻言立刻应了一声,凶狠的目光向任怀宇看去,将大刀横在身前,刀光反射在他的脸上,显得异常狰狞。

    任怀宇双手握拳,平举在自己的胸前,目光中战意如炽。

    “找死!”万东英大刀一圈,向着任怀宇砍了过去。

    任怀宇抢步欺间,当地一声,左拳轰在万东英的刀身上,将刀势荡开,随即右拳扬起,对着万东英的脸就是砸了过去。

    噗!

    鼻血喷飞,万东英捂着脸急退,一张脸顿时布满了鲜血,显然狼狈又狰狞。

    任怀宇收拳而立,万东英不过式魂四层的修为,他便是不动用魂技也在力量上占据绝对的优势,更何况他现在还全力施为。

    “哼!”见自己的手下出丑,柳鸿涛自然心中不悦,脸上的表情相当地难看,“望舒、文澜、修远,你们一起上!”

    “是!”他身后三名青年同时应了一声,纷纷取出武器向任怀宇包抄了过去。

    即使没有柳鸿涛下得命令,光光是为了二千点贡献值他们也都会向任怀宇发起攻击。任怀宇不将这些贡献值放在眼里,可对于其他内门弟子来说,两千点贡献值可是相当珍贵的,谁不想兑换本魂技来增强自己的战力?

    万东英抹了抹脸上的鲜血,也与这三人站在一起,四人张开阵形向任怀宇包抄而去。

    “柳师兄,你太过份了!”岳菲絮娇斥道。

    她已经打定主意要通过任怀宇讨好苏空明,那么自然要帮衬任怀宇一把。

    柳鸿涛本就因为岳菲絮的关系才讨厌任怀宇,被她这么一斥心中自然更加不爽了,只作未闻。

    “嘿!”万东英四人齐齐大喝,向着任怀宇杀了过去。

    感谢泣血剑、魔道vs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