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怀宇全力爆发虽然可以发挥出式魂七层的力量,再加上炽阳拳提升一倍的威能,光从力量的角度来说,足以媲敌式魂十层的强者!

    可卫超元乃是式魂十层,光是本身的力量就足以匹敌任怀宇,更何况他也运用了魂技!

    这一拳之下,任怀宇的拳骨都差点崩碎!

    “咦,还能握得起拳头?”卫超元露出一丝讶然,对于没能一拳轰碎任怀宇的手而感到不解,在他看来,只不过式魂二层的任怀宇怎可能是他的一拳之敌。

    任怀宇甩了甩手,深深地吸了口气之后,重新双手握拳举到胸口。

    “卫超元,看剑!”岳菲絮轻斥一声,身形扑出,左手又多了把通体乌黑色的短剑,剑身上缠绕着道道黑气,让人看了之后便有种心神皆夺的诡异感。

    想必这就是郭彤萱传给她的秘密武器,果然够邪!

    此剑一出,卫超元也是神思恍惚,这一剑刺来他竟是连闪躲都是忘了,只是怔怔地看着岳菲絮,眼神呆如白痴。

    噗!

    一剑刺落,那黑剑奇锐无比,直没入卫超元的胸膛。

    “啊——”剧痛让卫超元猛地回过神来,他挥起一拳向着岳菲絮轰去。

    岳菲絮却是没有想到这一剑刺下去之后卫超远居然还没有失去力量,按她师父所说这邪血刃乃是异宝,只要见血就能源源不断地吸取对方的力量,在瞬间瓦解对方的反抗能力。

    嘭!

    她被卫超元一拳轰飞,口中同样喷出一道鲜血,在半空划过一道曲线后,重重地摔落到地上,立刻晕死过去。

    卫超元的胸口同样喷出一道鲜血,这是黑色短剑拔出后飙出来的,但这血很快就停止了喷涌,甚至伤口已经在迅速愈合,连道疤都没有留下来。

    任怀宇眸子一紧,难道卫超元也拥有类似乌金尾这样的逆天魂器?

    “哈哈哈,想杀某家,你们还不够资格!”卫超元放声大笑,“某家十余前曾经获得过一滴上古百族中铁族的精血,身体如铁,受到最重的伤也能立刻愈合!”

    “小姑娘,你这把剑不错,某家收了!”卫超元目光扫过岳菲絮少女青春气息十足的**,眼神中闪过一道贪婪,“可惜了一副好模样,某家不得不焚琴煮鹤!”

    又是上古百族!

    当初于博渊与诸清原也说过类似上古百族消失,再无三品魂晶以上资质的话,可见这所谓的上古时期当是一个大世,人才辈出!

    卫超元仅是获得那上古百族之一铁族的一滴精血便能拥有如此可怕的能力,那当初的铁族人又是多么得强大?

    这时候任怀宇也顾不得藏拙,乌金尾一探,将岳菲絮掉落的黑剑卷了过来,右手执剑、左手化拳,他挡在了卫超元的面前。

    “你这小子,有点古怪!”卫超元看着任怀宇,目光中有几分不解,他之前就在奇怪任怀宇为什么明明只有式魂二层却拥有远远超过境界的力量,而现在更是可以隔空取物,绝对有古怪!

    任怀宇冷哼一声,身形扑出,向着卫超远飞射而去。

    “便让你们这些井底之蛙见识一下上古强族的威能!”卫超元哈哈一声狂笑,整个身体居然在瞬间化为一片铁黑,泛动着冰寒的金属光泽。

    叮!

    任怀宇一剑刺到,但之前还奇锐无比的黑剑居然没能刺破卫超远的身体,而是发出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哈哈哈,给某家滚!”卫超元一拳轰出,黑色的拳头打在任怀宇的胸口,只听卡卡卡的骨节碎裂的声音传来,任怀宇再次被惯飞出去。

    “某家可是得到上古血脉传承的大机缘者,福运涛天,岂是你们可以比拟的!”卫超元露出一丝不屑之色,随手一拳轰出,刚刚才爬起扑出的章默顿时被他再次击飞出去,卡卡卡,不知道被打断了多少根骨头,顿时痛晕过去。

    乌金尾巨颤,一股柔和的力量瞬间涌遍全身,任怀宇的断骨同样以可怕的速度正在迅速愈合,但他却是一动不动,一副重伤垂死的模样。

    卫超元走出几步后,身体也变回了血肉之躯。他毕竟只是得到了上古铁族的一滴精血,又不是真是铁族血脉,怎可能一直保持在那样的状态中。

    现在三个小辈已经伤残一片,他又是式魂十层的大高手,难道还需要有什么顾虑?

    嗯,还有一个小子……一直在吓得发抖,连半点斗志都没有,等下直接一拳轰死即可。

    卫超元向任怀宇逼去,在他的心目中,自然是任怀宇最为怪异,隐约有一种对他都能造成威胁的感觉,必须第一个干掉。

    “住、住手——”林林突然大叫道。

    卫超元又哪会理他,来到任怀宇身前,他一脚高高抬起,对着任怀宇的脑袋狠狠踩了下去。

    就在这时,任怀宇突然一个大翻身,右手一紧,黑剑以急快无比的速度直刺卫超元的心脏!

    正如岳菲絮没有料到卫超元中了一剑之后还有反抗之力,卫超元也完全没有料到任怀宇在吃了他那么一记重拳,本应该肋骨全部被轰散的情况下还能发起攻击!

    这一剑,他根本没有一丝防备,完全打了他一个促手不及!

    “唔——”他发出一声闷响,虽然发动了铁族的特殊能力,身体开始迅速铁化,却已经晚了,这一剑没入了他的心脏中!

    嘭!

    卫超元挥拳向任怀宇轰去,真正的铁拳轰击下,任怀宇的胸口顿时被硬生生轰出来一个分明的凹洞,身体这才倒飞出去。

    “啊!”卫超元发出一声怒吼,反手将黑剑拔了出来,一道鲜血狂喷而出,但伤口很快就自动愈合,被一片铁质所覆盖。

    然而,他立刻脸色一变,哇地一声吐出道血箭,而嘴角边依然不断有鲜血涌出,好像一只漏水的袋子。

    这一剑可不比之前!

    岳菲絮刺中他那一剑并没有命中要害,在他特殊的体质下很快就复原了。而现在这剑可是直接刺进了他的心脏,对常人来说绝对是致命伤,他没有立刻死掉就已经是大奇迹了!

    肌肉虽然可以迅速愈合,但心脏却不可能,每一次心脏脉动,都会将他体内一部份血液喷涌出来!

    这哪个人如此流血不得流死的?

    卫超元愤怒得暴吼一声,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任怀宇被他轰碎了胸骨却还有还手之力,让他大意之下受了重伤!以他铁族的超级体质确实可以修复自身,可心脏如此重要的器官却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愈合的!

    破损的心脏每一次鼓动都向他体内喷涌出大量的鲜血,他的七窍中都是溢出血丝来。卫超元腾腾腾地向任怀宇走去,他要活活打死这个该死的小子!

    任怀宇挣扎欲起,但卫超元已是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提起之后,嘭、嘭、嘭,另一只铁拳猛烈轰击着任怀宇的胸口。

    噗、噗、噗,任怀宇狂喷鲜血,他双手握拳,奋力提起精神,乌金尾咻地向卫超远的眼睛射去。

    叮!

    卫超元及时闭眼,乌金尾射到他的眼皮上,爆闪过一道火星子。以他式魂境的修为,便是乌金尾无影无形,可袭到他的身前还是会引起他的感应。

    “死!”他怒吼,右拳连连连轰击,如同雨点打在任怀宇的胸口。

    “住手——”林林在远处大叫道。

    卫超元哪会理会,他的心脏正在以奇慢的速度愈合,可依然时刻都在流失鲜血,让他的脸色也变得惨白无比。

    “我叫你住——手——”林林再发一声大叫,声波化浪,在这密闭的空间中滚动如潮。

    卫超元终是露出一丝震惊之色,他回过头来,只见林林双眼赤红如染鲜血,满头黑发舞动而起,啪啪啪,他的衣物居然被硬生生撑开,原来瘦弱的少年居然变得壮硕如熊!

    身高达到了七尺,全身肌肉暴突,比之天元右宗的查大熊也只是稍逊!

    林林怒吼一声,嘭嘭嘭,他大步向卫超元冲去,**的脚丫踩在地砖上,竟是将坚固的青石生生踩脚,一阵旋风狂卷而来!

    “什——”卫超元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只见眼前一黑,一只巨大的拳头对着他的脸轰了过来。

    嘭!

    大力卷过,他顿时被轰飞而起,再加上原本就内伤未愈,手中哪还使得出力来,手指一松,任怀宇便脱手而去。

    “我叫你住手了!”林林赤红着双眼,脸上充满着暴怒的表情,刷地又是一拳轰了过去。

    哐!

    金属撞击声传来,卫超元已经再次铁化,以脸部硬生生承受了这一拳。

    一拳轰过,卫超元的左颊硬生生凹进去了一大块,却是诡异地没有再浮凸出来。

    哐!哐!哐!

    在卫超元根本没有回得过神来前,他已经连续吃到十几拳重拳,林林一反他懦弱的模样,爆发出极度疯狂的一面。

    卫超元的两边脸颊已是深深地陷了进去,整张脸变得极其古怪,就好像一块在铁砧上锤打的金属,被锤得哐哐作响。

    “你够了没有!”林林又一拳轰落的时候,却被卫超元一把握住了手腕,然后猛力地一甩,林林那巨大的身体顿时被抛飞出去。

    感谢凌空旋涡、书友130425122634768、魔道vs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