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炽阳拳的轰击下,毕罗轩的内腑被完全烧焦,这哪还能活得了?

    除非有传说中的仙人施救!

    可又有哪个仙人会救一个滥杀无辜的山贼呢?

    看着毕罗轩以如此恐怖的模样死在自己面前,俞姓胖子只觉一股寒气从脚底心升到头顶,浑身冰冷一片。他看着任怀宇冰冷的表情,只觉自己的血液也都快要全部冻僵。

    明明只是个式魂二层的小子,怎么会有那么强大的压迫力!

    “老大——”俞姓胖子扯着喉咙大叫道,之前一对一他都是被压着打,更何况是现在了!

    这山贼的老大自然就是卫超元了。

    “别高兴得太早了,老大可是得到上古——”俞姓胖子猛然收口,厉声呼喝,“你们死定了!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老大!”

    “老大——”

    “老大……”

    俞姓胖子的声音越来越弱,他们在门口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没道理卫超元会听不到,可现在怎么叫都是没有反应,这又意味着什么?

    他立刻神情一变,肥脸上挤出一道笑容:“几位小少爷、小小姐,我这人就是嘴巴臭,你们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往心里去,哈哈,小人愿意改邪归正,随你们一起讨伐万恶的卫超元!”

    任怀宇四人同是一怔,他们见过无耻的人,可无耻到这种程度的却是前所未见。

    但就在这时候,俞姓胖子却是突然窜飞而起,穿过一个空档便要逃出山寨。

    他胡说八道只是为了迷惑任怀宇四人,好给自己争取逃脱的机会。说到老奸巨滑,任怀宇这四人加在一起也不比过他。

    “哼!”任怀宇心念一动,乌金尾飞刺而出,卷向俞姓胖子的脚踝。

    如闪电划过,乌金尾已是缠绕而至,任怀宇抓住乌金尾用力一扯——轰,俞姓胖子顿时在空中划过一道曲线,被他卷带着向地面上撞去。

    俞姓男子根本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变化,只来得及以双手护在身前,便嘭地一下撞到了地面上,溅起了一地的灰尘。

    这莫名其妙的变化让章默三人同时瞪大了眼睛,怎么这家伙会突然从天上摔落下来,而且还摔得这么狠?

    任怀宇心中再转,乌金尾咻地收回,他一步跨出,双拳扬起,对着俞姓胖子轰了过去。

    嘭!

    拳头落空,俞姓胖子滚出三四尺,一个挺身站了起来,看向任怀宇的目光带着强烈的不安。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却十分肯定是任怀宇搞得鬼,而正是这让他心悸难安。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任怀宇哪有解释的心情,一个腾身抄起地上的长剑,左手化拳,继续向俞姓胖子发起攻击。

    这种恶人,早死早超生!

    “臭小子,你莫要欺人太甚,老子大不了拼个玉石俱焚!”俞姓胖子大喝道,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

    先是叫老大出来镇场,然后是低声下气求饶,现在又疾言厉色威胁,倒堪称是变化多端。

    任怀宇冷然一笑,此人是色厉内荏了,他一振长剑,毫不留情地再启战端。

    岳菲絮、章默也纷纷抢上,对付这种败类谁也不会在意是不是公平一战!再说了,俞姓胖子同样是式魂六层,要任怀宇他们单挑才是不公平的。

    任怀宇的力量远超境界,而岳菲絮更是有本命魂兵,战力丝毫不弱于任怀宇,任他们哪一个都有对抗俞姓男子的资格,更何况是两人联手了!

    叮叮当当,四人大战,虽然章默的作用近乎于无,但任怀宇和岳菲絮却是强横无比,而且两人的联手配合也越来越默契,威力越来越大。

    “千寒绝杀!”岳菲絮突然娇斥一声,长剑抖出中,森寒的剑气化成激彻入骨的寒流,硬生生将俞姓胖子的动作减缓了半拍。

    在凝气期,这半拍的落差并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可在式魂期却是致命的!

    任怀宇暴喝一声,右手弃剑化拳,便是一拳轰了出去!

    除非魂兵,否则以式魂境武者强横的体魄,利刃是很难刺进去的,会被致密的肌肉错滑开,大幅减小伤害。因此任怀宇直接放弃了只是用来招架对方大刀的长剑,轰出了炽阳拳!

    嘭!

    一拳击中,俞胖子不由地全身一颤,脚下腾腾腾地倒退三步,而这时任怀宇和岳菲絮的攻击又至。

    嘭!噗!

    任怀宇一拳轰在俞胖子的胸口,而岳菲絮的长剑也背后直透而出,剑尖上溢流下一道艳红的鲜血。

    俞胖子半张着嘴巴,却吐不出一丁点声音来,身体慢慢软倒于体,眼神溃散,生机迅速消失,嘭,他双膝跪地,上身前倾,双眼兀自睁得大大的,充满了不甘心。

    “还有一个!”

    任怀宇、章默、岳菲絮同时将目光看向面前那扇黑漆漆的大门,犹如一张怪兽的嘴巴,可以吞噬一切。

    “走!”

    三人踏步前进,而林林则连忙跟着一起走,在短短的时间内他目睹了太多的流血、死亡,如今已是有些麻木,双眼中闪动着赤红色的光芒。

    踏踏踏,四人都没有刻意放轻脚步,在这座极大的厅堂中回响着。

    嘭!嘭!嘭!

    就在这时,只见门、窗上皆有巨大的铁板落下,震得地板晃荡,厅中的光线立刻黯淡下来,但两边墙壁上的火把却是齐刷刷地燃烧起来,不能说是灯火通明,却也不至于看不清周围的环境。

    大厅中两排十二根主柱撑起了所有重量,颇有气势,而在这大厅的末端则是放着三只虎皮大椅,两只空着,但中间那张上却是高坐着一个彪形大汉。

    这三张虎皮大椅自然分属山贼中的三个头目,那么坐在中间椅子上的必然只有卫超元了!

    任怀宇四人面面相觑,都是有些不解。

    俞胖子呼唤救兵没见这位老大出现,让他们以为卫超元已经趁乱逃走,没想到此人居然还好端端地坐在这里,真是古怪。

    既然不走,刚才为什么不出手救下那两个手下,难道这家伙脑子有问题不成?

    “卫超元——”任怀宇大声说道。

    “区区竖子也敢直呼某家的名字!”那彪形大汉轻哼一声,以右手撑着下巴,摇头道,“算了,反正马上就是死人了,又何需与一个死人计较!”

    “嘿嘿,你们是天元左宗还是右宗的弟子?”卫超元换了下撑着下巴的手,一副指点江山的豪气。

    “你怎地知道我们是天元左宗的?”林林露出惊讶的表情。

    “哈哈哈,这附近一带能够出动如此年轻的式魂境强者,也就只有天元左宗和右宗了!可惜可惜,他们就要损失四个门人了!”卫超元大笑道。

    “你不怕本宗的报复?”章默突然说道。

    任怀宇和岳菲絮同时抬头,这一点正是他们弄不明白的,既然卫超元打定主意要杀他们,为什么会对两个手下不管不顾呢?

    “怕,当然怕!”卫超元又是一声长笑,“正是因为怕,所以某家必须放弃这片基业!不过,既然害得某家付出如此代价,自然要取你们的性命来慰藉某家的不甘了!”

    “那你为何不救你那两个手下?”林林问道,他没什么城府,觉得奇怪自然就问了出来。

    “他们嘛——”卫超元露出狞笑,“他们知道了某家一些秘密,嘴巴又不牢靠,只不过还有些用处,某家才没有干掉他们!倒要谢谢你们的出手,替某家解决了麻烦!”

    “既然如此,那就废话少说,放手一战!”任怀宇双手握拳,战意高炽。

    卫超元放下机关,关闭了所有的出路,自然是要将他们瓮中捉鳖了。

    “既然你们这么想死,某家也乐得成全你们!”卫超元长身而起,身材极是魁梧,上身一件露臂的短袄,两条胳膊比常人的大腿还粗,肌肉虬结,充满了可怕的爆发力。

    他大步向任怀宇四人走去,每一步踏下虽然没有地动山摇的重量,可一股强大的压迫力却是溢荡开来,犹如同一块重石压在四人的心头上。

    式魂十层,在境界上乃是碾压级别的优势。

    “先是你——”他目光扫过章默,突然脚下发力冲了过去,快如奔马一般,一晃眼就到了章默跟前,猛地就是一拳挥了出去。

    锵!

    章默勉强将长剑挡在胸前,但卫超元的力量奇大,竟是一拳将长剑轰成两断,沙钵般的拳头继续轰过,捣在章默的胸口,将他轰飞了出去。

    “噗——”章默在半空中吐出一道血箭,而任怀宇、岳菲絮纷纷喝斥一声,紧随其后发起攻击。

    “哈哈哈!”卫超元一声长笑,猛地回转过身来,又是两拳捣出,分别轰向任怀宇和岳菲絮。

    嘭!嘭!

    他一拳轰偏岳菲絮的长剑,另一拳则是将任怀宇轰退十余步:“你是第二个!”他向任怀宇急追而去,又是一拳捣出。

    任怀宇运转炽阳拳,大吼一声,也是一拳挥迎而去。

    “哈哈哈,以为某家不会魂技吗?”卫超元狂笑一声,整只右拳突然变得一片漆黑,“黑铁拳,破击!”

    两拳相击,一声闷响中,任怀宇再退十余步,拳头上浮现出道道血痕。

    卫超元怪笑一声,提起拳头,只见四根拳骨居然如同利丸一般突出寸许,犹如四道匕首!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