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呕——”

    章默、岳菲絮、林林也紧随着进入了山寨,当林林看到那吊起的三具尸体后,立刻蹲到一边狂吐起来,章默和岳菲絮的情况要好些,但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但更多的却是愤怒。

    如此恶行,还配称为人吗?

    “好漂亮的小娘皮!”

    “看样子还是个稚!妈的真是水灵灵的!”

    “***老子想干了!”

    围拢过来的山贼们看到岳菲絮时,却是一个个色迷心窍,居然对着这少女想入非非起来。这也是因为任怀宇四人太过年轻,人数又少得可怜,让山贼们全然没有放在心上。

    “林林,跟上,我们杀进去!”任怀宇寒声说道。

    “知、知道,呕——”林林直起身应了一句,但立刻又蹲下来狂吐。

    “杀!”章默的目光中寒光大作,叮地一声,腰间的长剑出鞘,脚下一弹,他杀了出去,一汪剑光泛动中,立刻卷起了漫天血雨。

    虽然他手中的长剑并不是魂兵,威力不可能与岳菲絮的魂兵相媲美,但章默已经是式魂级的强者,这一剑挥落又有哪个凝气期的武者可以抗击得住?

    他如同一条蛟龙,剑光过处,血花四溅、断肢乱舞。

    岳菲絮也没有闲着,她同样挺剑杀出,魂兵之威大作,战力更是还在章默之上。

    “林林!”任怀宇叫了一声,大步向着寨中一处最大的建筑走去,按照惯例,这强盗头子肯定住在最大的屋子里。

    嘭!嘭!嘭!

    他随意轰拳,将冲上来要阻止他的小喽啰一一击飞,炽阳拳运转,只要被他轰中的便再也无法爬起来。若是凑得近些,还能闻到那些人腹中发出的烧焦味,内脏已是悉数被恐怖的火元力烧焦,有死无生!

    林林紧随其后,幸好任怀宇的杀人手段可没有断手断头、血肉横飞的残酷画面,不然他还能不能走得动还是一个大问题。

    当他来到那最大的建筑物前时,势无可挡的前进之势终于遇到了障碍——两个式魂境的男子从门内跳了出来,一个是身材微胖的中年,另一个则是瘦得跟个猴儿似的青年,身上居然穿着一套花裙子,脸上涂脂抹粉,走起路还扭着屁股,娘娘腔到了极点。

    “尔是何人,竟敢闯我‘巨阳寨’!”那微胖的中年喝道,目光扫过分从两边包抄而来的章默、岳菲絮,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之色。

    对方人虽少,可个个都是式魂境的强者,而山寨里就他们三个寨主是式魂境!

    这倒也算了,毕竟这四人中修为最强的也没有超过式魂三层,他和瘦皮娘娘腔联手便能解决。可关键是这四人也太年轻了,能够培养出这么年轻的式魂境强者,他们背后的势力又是多么得恐怖?

    要是惹出了他们背后的高手……微胖中年眉头一皱,看来今天过后,他们得换个地方重新开始了。

    “杀你们的人!”任怀宇冷冷说道,对这些杀人如麻的畜牲他实在没有说话的兴趣。

    咻,他窜飞而出,拳头挥起,元力迸发中,炽阳拳已是运转到了极致。

    “好帅的男人!”娘娘腔扭着屁股说道,身形一晃拦到了任怀宇之前,右手挥舞中已是多了一道紫红色的罗帕,刷刷刷,罗帕开合,如扇子般张开,边缘处竟是镶着刀片!

    “老俞,你去收拾另外两个,这两个少年郎我都要了!”这娘娘腔舔了舔嘴唇,眼神中闪过邪恶诡异的光芒。

    “别误了正事!”微胖中年皱着眉头说道,对娘娘腔某种邪恶的嗜好是恶心不已。

    “放心,我毕罗轩什么时候办砸过事情!”娘娘腔甩舞着罗帕向任怀宇攻了过去,他是式魂六层的修为,可以清楚地感应到任怀宇还没有达到式魂二层的气息,而林林的修为虽然稍强,但一副懦弱的模样自然更加没有威胁了。

    任怀宇冷哼一声,腰间长剑出鞘,面对这样一个强手,他正好可以知道自己的战力究竟达到了怎样的程度。

    叮!

    剑刃与罗帕相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任怀宇全力迸发之下,居然拥有不弱于对方的力量!

    “怎么可能!”那娘娘腔毕罗轩将一双“媚目”瞪得浑圆,对方不过是式魂二层的修为,凭什么可以与他在力量上一拼高下?

    他不可置信地将罗帕卷舞,再度向着任怀宇卷袭而去。

    咻!咻!咻!

    罗帕的刀刃划破空气,发出如同吹口哨般的怪啸,让人有种浑身直起鸡皮疙瘩的肉麻。

    任怀宇挺剑相迎,无论是绝命指还是炽阳拳,都不可能运用到长剑上,不过他右手执剑,左手却是空闲着,一剑将对方的罗帕迎挡住之后,左手握拳,元力流转,他一拳轰出,向着毕罗轩挥了过去。

    因为罗帕与长剑纠缠在一起,毕罗轩不得不同样起拳相迎,对着任怀宇的拳头架了过去。

    嘭!

    两拳相撞,毕罗轩的脸色蓦色大变,闷哼一声中,他踉跄后退,左拳抬起时,只见拳面上一片通红。若非他本身也是式魂境,身体已经被淬炼得相当凝实,这记炽阳拳足以将他的拳头烧焦!

    “魂技!”他脸色一变,浮起了强烈的惧意。

    只要有七品魂晶的资质,哪怕没有凝环丹的支持,一百个凝气巅峰总也能出现一个式魂境强者。可魂技却不一样,被各大宗派、真正的世家豪门视为瑰宝,绝无可能轻传!

    也就是说,能够使用魂技的,一定有着大宗门、大世家的背景!

    “老俞,这几个小兔崽子来头不简单!”毕罗轩大声说道。

    “废话!”微胖老者也已经与岳菲絮、章默战了起来,虽然他境界更高,可岳菲絮一把魂兵便将这个劣势扳了回来,反倒是压着他在打。

    他正郁闷着呢,毕罗轩却还在说着废话,自然让他更加地不爽了。

    “干掉他们,咱们挪个窝东山再起!”

    “还想再害人?”任怀宇冷笑,他虽然不嗜杀,可这伙山贼他却是一个都不想放过。他一剑划过,左手化拳,对着毕罗轩狂轰而去。

    嘭!嘭!嘭!

    任怀宇已然对自己的力量有了大概的掌握,他虽然只有式魂二层的修为,但因为魂环远要比常人来得粗大,蕴含的力量也是要强大四五倍,足以匹敌式魂七层!

    可跨越五个小境界交战!

    再加上他又掌握有魂技,左拳的威力更是可怕,毕罗轩对他拳头的顾忌甚至还要大过剑刃。

    他很快便将毕罗轩压着打,让这娘腔腔的家伙不断发出“娇斥”,连连倒退。

    退着退着,毕罗轩猛地发现背后有一物撞来,惊得他连忙回身一罗帕拍了上去,而对方也是劲风忽啸,向他挥出了一片明晃晃的刀影。

    他连忙收手,而对方也是硬生生将刀势挽了回去——那是姓俞的胖子。

    两人面面相觑,都是流露出强烈的忌惮之色,背靠背而立,互为倚靠。

    这两个年轻人怎得如此妖孽!

    毕罗轩看着任怀宇,而姓俞的胖子则盯着岳菲絮,在这两个山贼头目的心中已是翻起了滔天巨浪!

    明明都只是式魂二层,为什么会拥有如此可怕的战力?

    ——至于章默和林林则被华丽地无视了。

    任怀宇脚下一弹,身形闪动,向着毕罗轩飞射而去,除恶务尽,他定要将这个恶匪头目给干掉。而另一边岳菲絮也是清啸一声,长剑划过,带起了森寒的剑气。

    “小辈欺人太甚!”毕罗轩两人同时怒吼,纷纷轰出他们的最强攻击,这干不过对手就只有死路一条,双方自然谁都没有退路。

    “霜雨缤花乱!”岳菲絮轻吟一声,一剑荡开,竟是划出了百来道剑花,霜白一片,犹如大雪卷舞、繁花落地,向着毕罗轩两人同时笼罩而去。

    她可是有魂兵的,本命魂器与自身的魂晶沟通,完美地将两者的力量结合在一起,相当于可以隔着剑刃释放魂技,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剑圈过,寒意铺天,如能冻结血液,毕罗轩两人的动作同时迟缓下来。

    嘭!

    任怀宇长剑挑开毕罗轩的罗帕,一拳轰在对方的胸口。

    大力卷动中,毕罗轩被凭空抛飞,任怀宇窜起身形跟上,那姓俞的胖子也知道唇寒齿亡,正要同样窜起身形跟上,却见任怀宇右手一抖,长剑已是脱手向他疾射而去。

    这一掷可是贯注了任怀宇的全力,姓俞的胖子只得挥刀相接,叮地一声中,他的身形被硬生生轰退七步,而他再想起步时,岳菲絮已经冷冷地拦住了他的去路。

    任怀宇双手握拳,嘭嘭嘭连连挥动,炽阳拳的威能被他催发到极致,每一拳都是轰在毕罗轩的胸膛上。

    轰!

    毕罗轩连吃至少百来拳,身体这才从空中跌落下来,他勉强一个小翻身站住,可双眼之中已是泛起了一股死白。

    “哇”地一下,他张口欲呕,但吐出来的却是一口焦味,他不可置信地拉开胸口的衣物,只见胸膛上布满了黑色的拳印,正在慢慢地扩散着。

    毕罗轩转身向俞姓胖子看去,却不料一扭之下整个上身都是掉了下来,断裂的胸口没有一丝血迹喷出来,而是一片焦黑!

    死!

    感谢泣血剑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