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大哥,我——”林林弱弱地说道,他可没有信心在两个月的时间内打败孔天成。别说孔天成,以他这样软弱的性格便是凝气期的人欺负他,估计他也只会逆来顺受。

    任怀宇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一定可以的,我相信你!”

    林林的眼中闪动过一丝斗志,可瞬间便熄灭下去,低垂下头,一副愧对任怀宇的模样。

    这家伙……究竟是为什么会对战斗如此抗拒?

    任怀宇问不出个所以然而来,只能无奈罢休,一个人资质差还能通过苦修弥补回来,可是缺乏勇气的话,那便无药可救了。

    怎么才能焕醒这个小子的斗志呢?

    也许,当他看到身边的朋友陷入生死危机的时候才会爆发出强烈的斗志吧!遗憾的是,在天元道宗又岂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就算人欺负人,也最多就是打一顿、揍一番,绝不会闹出人命来,这残害同宗子弟可是死罪!

    这也助长了林林的懦弱,凡事只要逆天顺受,总会有雨过天晴的时候。

    正在他绞尽脑汁要唤起林林斗志的时候,宗门却是传出了一条命令——所有式魂境的弟子,都必须赶去腐林山去剿灭一帮山贼。

    所有弟子可以每五人组成一个小队,斩落山贼头目卫超元首级的队伍,每人可以得到两千点贡献值!

    另外,参与竞争的可不止是他们,还有右宗所有的式魂境弟子!

    看到这里时,任怀宇便能肯定,这绝对又是于博渊和诸清原两个吃饱了撑的老家伙在打赌!只不知道这次他们的赌注是什么,该不会输的人去娶张麻子的婆娘吧?

    不过两个老头的好强赌斗也为门下弟子开辟了一条赚取贡献值的门路,这山贼头目便只是式魂十层的的修为,虽然还算厉害,但宗门也允许五人联手共同赚取贡献值,要杀此贼的难度并不大。

    关键是谁先能够直达敌巢,斩落此贼的首级!

    任怀宇取来地图,打开一看,只见腐林山在苍云山的北部约八百多里的地方,算上山势陡峭的地型因素,赶过去大概需要三天左右的时间。

    他正研究的时候,章默和林林也先后赶来,既然可以组队,他们自然要与任怀宇一起的。

    林林的脸上有畏惧之色,他还从来没有离开过苍云山,一想起来就让他生出无比的惶恐。可宗门的命令绝不能阴奉阳违,若是他接下来几天就只在山脚下晃悠的话,说不定回过头来便要被开革出了宗门。

    因此,他是再害怕也得去。

    山贼头目是式魂十层的修为,光凭他们估计是打不过的,除非任怀宇可以用出第三重境界的绝命指!不过这第三重境界的绝命指使出来可是要伤筋动骨的,若非必要他实在不想使用。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任怀宇现在却是对敌人的实力全无了解,甚至对自己的战力也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因此他可不敢大意,怎么也得将他们的队伍变得强大一些。

    “你们还缺人吗?”清冷的声音向起,岳菲絮飘然而至,背后负着把古色古香的长剑,美丽之中透着英气。

    乌金尾向任怀宇传递着贪婪的波动,它想要吸取岳菲絮那把长剑中的精华。

    因为本命魂器与主人意识相连,这样的波动也成为了任怀宇的冲动,他连忙按下这种近乎本能的渴求,道:“正好还有两个位置!”

    相比于陌生人,任怀宇还是更倾向于同出清水镇的岳菲絮。

    岳菲絮淡淡一笑,清丽如一朵出尘莲花,充满了淡雅的芬芳。

    “菲絮师妹,那卫超元好歹也是式魂十层,不能小视,你还是跟小兄一起吧!”柳鸿涛翩然而至,一张俊脸上充满了关切,但扫过任怀宇的时候,眼神却是充满了森冷。

    他已经警告过任怀宇了,可这小子居然还敢和岳菲絮藕断丝连,真以为他不敢下手吗?

    除了杀人之外,他有的是整治人的阴毒法子!

    “谢谢柳师兄关心!”岳菲絮笑了笑,脸上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

    柳鸿涛面色尴尬,猛地一拂袖子,对着任怀宇猛猛地剜了一眼,这才飘然离去。

    反正已经跟这个家伙结上了仇,任怀宇倒也无所谓又给岳菲絮做了回挡箭牌,不过他自然也对岳菲絮毫无好感可言,这小娘皮明明知道自己是祸水,怎么还到处惹祸呢?

    原本想再找第五人的,可宗内的弟子为了赶时间都已经纷纷出发,任怀宇四人找了一圈之后,也只好出发上路。

    “放心,师父赐了我一件禁器,足以斩杀式魂巅峰的武者!”岳菲絮见任怀宇三人的情绪都不是很高昂,便主动透露了一些自己的底牌。

    怪不得那位护犊子的郭彤萱肯放岳菲絮出来,原来是早就有了万全之策。

    事实上,哪怕是式魂一层此行也不太可能遇到危险,因为先到达的基本是式魂八层、九层、十层的高手,有他们做主力攻坚,像式魂一层这种修为也只有摇旗呐喊的份。

    这次是集两大宗门所有的式魂境弟子一起攻击山贼窝,绝对是十拿九稳,山贼中又能有几个式魂境强者?

    关键是谁能斩落卫超远的首级,这才是大家关心的问题,那可是货真价实的贡献值啊!

    任怀宇四人一路行进,气氛很是冷淡,便只有林林放下了离开宗门的惶恐后,对新鲜的景物大感兴趣,总是时不时地大呼小叫,显示出少年人的稚嫩来。

    任怀宇不由地心中感慨,他只比林林大了两岁,可心态却是老成了至少十年!

    他的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变强!

    变强了,才能杀回任家替爷爷讨回公道!变强了,才能踹翻柳鸿涛给自己出口恶气!变强了,他才能遨游天下,做那不羁的风,游遍整个世界。

    他们日行夜宿,一路穿行在山林之中,任怀宇的辟谷丹发挥了大作用,让大家省了许多生火做饭的时间——幸好小白猪留在了药园给木滢心照顾,不然这无肉不欢的家伙可要大大地不满了,肯定要用小爪子拨乱着任怀宇的头发表达抗议。

    三天不到些的时间,一行人来到了腐林山。

    相比起苍云山来,这腐林山便只能算是个小土丘,高不过百丈,仅只有一个峰头。而那伙山贼就在峰头之上,建立起了一个寨子,时不时便会下山劫掠,恶行累累。

    从这点来说,于博渊和诸清原的本性都是不错,哪怕是打赌他们也可以说是做了件大善事。

    这个山寨是新近才建立起来的,否则这里也算是两大宗门的地盘,断无可能任他们横行,现在就到了铲除这个祸害的时候了。

    任怀宇四人毫无畏惧地直闯山寨——这其中可不括林林,这小子已经在害怕得发抖了。

    看起来,他们是第一批、至少也是头几批到达的人,因为山寨的岗哨依然在戒备着。当然,也不能排除前面已经有队伍潜入进去,故意制造如此平静的假象来麻痹任怀宇他们,让他们从容闯入而浪费了时间。

    他们四人并没有遮掩行踪,事实上也用不着,连像任家、章家、陈家这种老牌豪门都不过拥有三到五名式魂境强者,这小小的山贼窝里又能有多少式魂境的强者?

    “什么人?”看到四人的接近,岗哨上的山贼立刻大声叫了起来。

    只一会儿,便见有三个人涌上了围墙,目光扫过岳菲絮时,不由地纷纷吹起了口哨来,口中满是污言秽语。

    “哼!”岳菲絮也不答话,叮地一声背后长剑出鞘,一汪如寒冰般的剑光泛动中,已是挥出了浩荡一剑。

    突突突突!

    森寒的剑气扫过,那用粗木搭起来的寨墙被硬生生斩出了一个大洞,边缘处有寒冰凝结,足以将一个普通人生生冻死!

    这把剑,自然就是岳菲絮得到的魂兵,被她炼化为本命魂器了!

    果然强大!

    不但杀伤力可怕,还附带有元素属性的攻击,冰封之力下,与魂技殊无二致!

    这一剑,赫傻了围墙上的三名山贼,他们个个脸色苍白,都是双腿发颤,差点便要滚落下来。而如此大的动静自然也引发了山寨中的混乱,嘈杂之声大作。

    如此一来,自然没有了偷偷潜入的可能!还好四人原本就没有这个打算。

    任怀宇长啸一声,身形当先而动,嗖地一下窜了出去,从破开的洞口进入山寨之内。

    入目的第一眼,便是三根高高树起的旗杆,但旗杆上悬挂的却不是旗帜,而是一具具**的男尸,身上布满了被鞭打、利刃削砍捅刺的伤痕,惨烈无比。

    任怀宇杀过人,但如此没有人性的虐杀还是头一次遇到,让他在一阵恶心之余,陡然生起了强烈的愤怒。

    这些穷凶极恶的恶匪!

    若说他之前还对杀人有所抵触的话,那么现在却是恨不得拥有滔天之力,一拳便将这山头轰到地底,把这些披着人皮的畜牲统统埋葬!

    他们,已经不配再称为人了!

    任怀宇杀气腾腾,乌金尾感应到他的杀气,在他的身后高高翘起。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