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武修界的划分,黄级魂技的威能最多为二十成的威力提升。

    其中能够发挥出十成战力为下品,十三成战力以上为中品,达到十七成以上则为上品。

    而玄级魂技则要强大许多,便是玄级下品也能打出三倍的力量冲击、中品为四倍、上品为五倍;地级魂技就更加厉害了,下品就是六倍力量、中品为八部、上品为九倍!

    至于天级,那就是十倍以上了。

    虽然知道了魂技的威力划分,可任怀宇始终没能给绝命指找到一个合适的定位。

    绝命指共有四重境界,第一重境界展开只相当于黄级上品,可要是拼着断骨断脉的话,则能暴发出十倍力量,那就相当于是天级魂技了!

    更何况,若是肯牺牲寿元的话,绝命指可以打出百倍力量的爆发攻击,这已经远远超出了天级魂技的限制!

    怪不得陆守元明明连式魂境都没入却是甘冒大险盗走了《绝命指》,这门魂技的威力已经不是强大可以形容的!武者寿元有限,第四重境界的绝命指不能乱用,但前面三重倒是无妨,大不了养养伤嘛。

    不过比起正宗的天级魂技来,绝命指还是稍有不如的,因为要自残己身,付出的代价便要大些,不是光光本身元力浑厚便能无限使用的。

    任怀宇有乌金尾的治愈效果,在这方面自然大大地占有优势,不说可以全无顾忌地拼命使用,可怎么也能多用几下吧?

    因为贡献值不够,任怀宇扫过一圈之后便离开了经武阁,他打算过个几天再出手些凝环丹,凑足七千点贡献点兑换一本黄级上品的魂技。

    回到药园,任怀宇继续修炼,他的脑子里只有不断变强一个想法。

    在七天内,他陆续出手了五颗凝环丹,让那丹院负责兑换的人总拿看贼似的目光盯着他,八成在怀疑他是不是偷了苏空明的家当。

    总算是凑足七千点贡献值,任怀宇又去了趟经武阁,拿下了一本《炽阳拳》的魂技。

    而他也被警告,绝不可将这套魂技私下传授给任何人,否则将被视为背叛宗门,乃是死罪!

    这是黄级上品的魂技,不但可以爆发出二十成的力量,还能引动天地间的火元力,修炼到极致时一拳打出可以将对手的内腑都烧成焦炭,端地威力可怕!

    式魂境的武者便可淬体,可体魄再强横对上这种附带高温杀伤的绝招就显得相当地力不从心,这也是魂技的强大之处。

    光从力量的角度来说,炽阳拳和第一重绝命指的威力相同,但再加上火属性的暗劲,那自然是炽阳拳更胜一筹。

    任怀宇资质普通,但悟性并不低,而且有了研习绝命指的经验,更是因为他现在已经是式魂境,很快便掌握到了其中的诀窍。

    这炽阳拳的难点在于引动天地间的火元力。

    天地五行,金木水火土,每一种元素之力都隐藏于天地之间,肉眼不可见,但通过神识却能感应得到。而炽阳拳就是要在打出体内力量的同时,引动天地间的火元力,大幅提升杀伤力。

    若任怀宇还在凝气境,那么无论他的力量有多么强大,都是绝无可能感应到火元力的,但现在既然进入了式魂境,那么天地元素之力在他面前就再无秘密可言。

    这药园中可不适合练习魂技,他进入了山林之中,琢磨圆润,半个时辰之后,他一拳轰出,轰击在一棵足有人抱的大树上。

    嘭,大树一阵颤抖,树身上也现出了好几道裂痕,以着拳处为中心,向着四周延伸而去。

    任怀宇再出数拳,随着一声巨响后,这株大树也从中断折,只见断裂处竟好像是被火烧过似的,黑乎乎的一片。

    这便是炽阳拳!

    任怀宇哈哈大笑,他已经可以初步运用魂技,但真正要将这门技法推衍到大乘之境,这还需要不断地修炼,日积月累,这是急不来的。

    他回到药园,还没有进入的药田,便只听一片忽忽喝喝的声音,任怀宇不由地眉头一皱,从吵闹声发出的地方看,那是木滢心、林林的药田。

    怎么回事?

    任怀宇走了过去,只见院子的大门敞开着,木滢心和林林都是满脸的愤怒,盯着站在他们对面的一个锦衣青年。

    那青年是背对着任怀宇,看不清模样,但从他身上流露出来的气息判定,绝对是式魂境的修为,比任怀宇还要强大一些。

    木滢心和林林看到任怀宇后,顿时露出欢喜之色,一个道“任师叔”,另一个则叫“任大哥”,仿佛有了主心骨,原本慌张的表情也立刻平静下来。

    “嗯,你是谁?”那青年转过身来,大概二十四五的年纪,五官倒也端正,嘴角微微翘起,显得傲气十足。

    “你到我的药田来,还问我是谁?”任怀宇回瞪过去,目光森然。

    “哈哈,好胆!”那青年声音转冷,“你是刚刚进腾龙院的吧,难道没听说过我孔天成的名字?”

    孔天成?就是那个夺了林林药田的家伙!

    任怀宇冷冷地看着对方:“为什么我要听过你的名字?”

    “哈哈哈,果然是新人!”孔天成双手抱胸,“我可是跟张师叔混的!张师叔,柳长老的亲传弟子!规矩是张师叔定下的,所有腾龙院弟子种的药田,我们要半成!”

    好大的胃口!

    即使像布阳谷这种高产型的灵草也最多截留下三成,而且这还是大丰收的情况下,至于珍贵些的灵草则最多只能截留一成,大部份时候也就半成多。

    这一开口就要走了半成,实在太过贪心。

    “没听说过宗内有这样的规矩!”任怀宇摇了摇头,他本来想把孔天成留给林林亲手解决,现在看来要提前给这人点教训了。

    “你是蠢猪吗,没听我说这是张师叔定的规矩?”孔天成有些急躁,怎么这家伙就是拎不清呢。

    “张师叔是宗主吗?”任怀宇反问。

    “当然不是!”孔天成下意识地回答道。

    “既然不是宗主,有什么资格订规矩!”任怀宇冷冷地看着对方。

    “你——”孔天成这时才反应过来,原来任怀宇不过是在戏弄自己。他眉头一挑,双眼怒瞪着任怀宇,双拳握了起来,随时可能发起攻击。

    任怀宇倒正想试试自己的战力究竟如何——他知道自己要比同境界的人厉害,但究竟达到怎样的程度却要通过实战才能体现出来。

    “任大哥!”林林在一边嚅嚅地叫道,之前他虽然求任怀宇出手过,但他之后也知道任怀宇的修为要比孔天成弱了一截,打起来肯定是任怀宇吃亏。

    任怀宇却是笑了笑,道:“无妨!”

    确实,哪怕他的魂晶不是如此变态他也稳操胜券,其原因自然是魂技了。

    魂技并不可私相传授,而就是最便宜的黄级下品魂技也要五千点贡献值,若非任怀宇情况特殊,一个普通的内门弟子想要凑出这么多贡献值需要多久?

    不说百八十年,但十几年的时间是绝无可能做到的!

    因此,任怀宇可以肯定孔天成绝没有魂技。而他现在是式魂二层,孔天成也不过式魂四层,两个小境界之间绝达不到两倍的力量差距。

    这是必胜之局。

    “哈哈,你还真是好大的口气!”孔天成冷冷地盯着任怀宇,猛地就是一拳挥了出去,也不管这里乃是药田,要是任怀宇真被他轰翻的话,这一滚下来可是会碾坏许多灵草。

    还真是不是自家的东西不知道珍惜!

    任怀宇起拳相迎,并没有使用炽阳拳,而要试验下他的力量究竟达到了何种程度。

    嘭!

    两拳相拼,孔天成闷哼一声,直接被轰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到院墙上,这才又撞了回来,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木滢心连忙瞪大眼睛,见孔天成只是从灵草的上空飞跃了过去,这才松了口气。虽然她只是负责看守,可要是灵草受损了,她也心疼!

    孔天成摇摇晃晃地爬了起来,整条右臂都是在瑟瑟发抖,显然在之前那一拳上吃了大亏。他不可思议地盯着任怀宇,惊讶的表情完全溢于颜色。

    这小子明明是新晋的式魂境,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他可是式魂四层啊!

    孔天成目光犹豫地看着任怀宇,而林林和木滢心则是到现在才反应过来,任怀宇打败的可不是什么弱者,而是小境界兀自在他之上的人!

    可他们却并没有觉得这不正常,一个还是少年,对任怀宇充满了盲目的信任,另一个则是见识过任怀宇在凝气期时的神威,觉得任怀宇若是在式魂境表现平庸反倒是不正常了。

    “滚!”任怀宇冷冷说道,他对自己的力量有了初步的估计,至少可以跨越两个小境界战斗!

    孔天成盯着任怀宇看了一会,突然掉头就走,也不丢下一句场面话。

    “两个月后,林林会亲自向你讨回那块药田!”任怀宇则是扬声说了一句。

    孔天成的脚下突然一涩,但立刻又加速前进,很快便走得无影无踪。

    感谢魔道vs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