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棵紫朱兰一共结出了二十五只紫朱兰果,平均一株结出了八颗,而一般情况下,紫朱兰仅能结出两三只果实来,可见小白猪的作用有多么巨大了!

    一念之仁、才有现在的收获!

    任怀宇将这些果实收割下来,然后将这些天收割到的灵草统统换成了贡献值,以购买炼制凝环丹的其他材料。

    之后,他回到了自己的院落,将房门一关,将药材称量计重,一一丢到了药鼎中,然后将乌金尾祭了出来,一边默想着凝环丹的配方。

    嗡!

    乌金尾一振,蛇吞鲸吸一般地将所有的药材吸收了干净,然后一阵颤动之后,吐出了一粒粒黄豆般大小的丹丸,药香味立刻弥散开来,充斥了整个房间。

    任怀宇连忙取出早就准备好的丹瓶,将这些丹丸一一装了进去,免得与空气接触久了浪费药力。

    一数,总共有八十二颗!

    发了!

    任怀宇不由地眼睛一亮,凝环丹虽然是十品丹药,可因为其数量的稀少、需求的量大,其价值可是远远超出了凝气境这个层次。

    在宗门贡献的兑换物品表中,这需要高达一千个贡献值,而紫朱兰的种子也不过十点而已!

    贡献值的作用太大了,像内门弟子虽然有聚气丹的供应,但一来有数量上的限制,二来也仅仅只能得到这一种丹药,若是还想要其他的丹药或者更多的聚气丹,那么只有赚取了宗门贡献后去兑换。

    在功法上,内门弟子可以得到的也只有天元玄经,这是修炼元力的法门,也只需要一门功法便可。但魂技却是五花八门,像什么烈焰拳、冰封掌、可以让武者发挥出十成、甚至二十成的战力来,这就不是白送的,同样需要用宗门贡献兑换。

    而且,也至少得是内门弟子才有资格去兑换。

    《绝命指》的来历有些不清不楚,而且从第二重境界开始更是要让自己先来个大伤,若非危急关头任怀宇可绝不想使用,他又没有自虐的嗜好!

    他想要兑换几种威力小些、但更加实用的魂技。

    不过,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他首先要做的就是突破式魂境!一日达不到式魂境,那说什么都是空的、虚的。

    扣扣扣,就在这时,敲门声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任怀宇愣了下,谁会来找他呢?

    内门弟子之间竞争很是激烈,大家都瞄着那为数不多的几颗凝环丹,彼此之间敌意很浓,基本没有互相串门的事情,唯一和任怀宇说得上话的也就只有章默。

    可章默比任怀宇更不爱与人打交道,这半年下来他还从来没有进过任怀宇的院子,也就是去他的药田次数多了些。

    带着一丝不解,任怀宇将凝环丹藏到了床底下,然后才去打开门,一道俏影、一张玉脸顿时迎面而来,让他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岳菲絮。

    居然是她!

    “给——”岳菲絮递过来一只丹瓶,俏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这是什么?”任怀宇接过丹药之后摇了摇,里面应该有三粒丹药的样子,很空荡。

    “凝环丹!”她淡然说道。

    任怀宇一愣,啥时候他和这女人关系那么好了,能够让对方送自己这么珍贵的丹药!他眉头一皱,别说他现在本就有一大堆的凝环丹,便是没有也不会愿意接受这种无缘无故的好处。

    “为什么?”

    岳菲絮也是一愣,凝环丹是何其珍贵,对于凝气期的武者来说就是仙丹!可任怀宇居然还要问什么,这自然让她有种恍惚的感觉。

    “师父给我准备了三粒凝环丹,不过我只用了宗门奖励的一颗便成功凝气成环了!”她的语气依然很淡然,“以前在武院的时候给你添了点麻烦,这次你又是击败右宗的功臣,我可以拿到奖励也是拜你所赐,算是欠了你一个人情!”

    有个师父还真是好啊!

    任怀宇目光一亮,道:“你已经拿到这次比斗的奖励了?”

    “是的!”岳菲絮点点头,目光中露出一丝喜气,“是一件魂兵,只待我境界稳定后便可以融于己身,成为本命魂器!”

    魂器大体可分为攻击向的和防御向的,既然为魂兵,那么肯定是攻击向的了。

    真传弟子就是不一样啊,连领取奖励也是快了一步。

    “人情已还!”岳菲絮不给任怀宇有拒绝的机会,转过身脚下一点便飘然而出。

    她此时已经是式魂境的强者了,速度之快远远超出了任怀宇,只是一晃眼便已经远去无踪。

    任怀宇无奈地摇了摇头,随手将那只丹瓶收了起来,虽然他已经看不上这三颗凝环丹了,可这毕竟也值不少贡献值呢!虽然上交给宗门要打个八折,可八百点贡献值依然可观。

    “站住!”冰冷的声音响起,让任怀宇想要回转走进屋中的动作戛然而止,他扭头一看,只见柳鸿涛正双手抱胸斜靠在一堵墙上,脸色阴沉。

    嗯?

    任怀宇立刻恍悟过来,莫名其妙间,他再度被岳菲絮当成挡箭牌了。不同的是,以前岳菲絮是有意为之,而这次她却是无意的。

    红颜祸水,可真正让红颜变成祸水的,却是男人。

    任怀宇淡淡道:“原来是柳师叔,有何指教?”

    “将菲絮给你的东西交出来!”柳鸿涛冷然说道,“你是什么东西,配跟菲絮师妹说话吗?”

    倒也凑巧,他今日去找岳菲絮“培养”感情,却被岳菲絮借故推辞,他不死心地跟在后面,居然发现岳菲絮与任怀宇“暗通款曲”!

    而且还送了什么东西,该不会这是订情信物吧?

    如此一想,他自然妒火中烧,忍不住在岳菲絮走后杀了出来,以他真传弟子的身份、老子又是宗内长老,自然是吃定了任怀宇。

    任怀宇对岳菲絮毫无感觉,三颗凝环丹对他来说也不是如何珍贵,可柳鸿涛用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跟他说话,却是激起了他的傲气。

    凭什么给他?

    柳鸿涛在宗内地位高是事实,但也没有资格随意收取宗门弟子的私人物品,更何况他完全是嫉妒之心交作!

    任怀宇淡淡一笑,道:“抱歉,这是岳师叔送给我的东西,你若想要,便让岳师叔来向我讨回便是!”

    “好大的胆子,竟敢与我这般说话!”柳鸿涛本就脸色铁青,此时更加地不爽了,以为任怀宇傍上了岳菲絮便不可一世起来。

    他右手一扬,对着任怀宇便是一掌拍了过去。

    任怀宇虽然是凝气境中的怪胎,可是跟式魂十层的强者比起来就不够看了,虽然勉强架起一拳迎击,但只听“卡”地一声脆响,他的手骨在瞬间断折,柳鸿涛的这一拳势无可挡地拍在他的胸口。

    噗——

    任怀宇喷出了一口鲜血,他胸口的衣物被柳鸿涛化掌为爪撕开,那只丹瓶已是落到了对方的手里。他强忍着祭出乌金尾刺向柳鸿涛咽喉的冲动,只是用冰冷的目光盯着对方。

    人若辱我、必百倍还之!

    任怀宇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他崇尚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在这件事上,他没有半分做错的地方,但柳鸿涛却是蛮不讲理地打伤他、强掠他的东西,这完全超出了任怀宇能够接受的底限!

    柳鸿涛,必杀!

    “啧啧啧,你这是什么眼神?”柳鸿涛将丹瓶收进了怀里,十分不屑地扫了任怀宇一眼,“区区一个内门弟子也敢跟我争女人?你还真是瞎了狗眼!”

    “在我面前,你连一条狗都算不上!”

    “这次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要是还要纠缠菲絮的话,你就提前给自己准备后事吧!”

    他冷哼一声,施施然掉头就走。

    任怀宇深深地吸了口气,看向柳鸿涛的目光充满了杀气。

    以柳鸿涛的身份来说,他确实有资格嚣张,别说任怀宇,便是整个清水镇的三大豪门加在一起也不可能是他老子的对手,翻手便可镇压!

    他根本不可能将任怀宇视作同一级数的对手,欺任怀宇如蝼蚁,可随意打压。

    如果换了个人,一想到自己的对手是宗内的真传弟子、而且还有个长老的老子,恐怕已然要赫得胆战心惊了!可任怀宇却是敌人越强大,他的战意也越强烈的牛脾气!

    当初他还只是凝气三层、甚至早在此之前,他就有了要将任季昆拉下马的决心,对当时的任怀宇来说,任季昆又何尝不是高高在上的庞然大物?

    当然,有决心、有信念是一回事,能不能实现便又是另一回事了!

    任怀宇压下心中的愤怒,光是愤怒可没办法解决问题,他将这熊熊怒火化为无穷的动力!

    先突破式魂境,再赶超柳鸿涛,将这个小子狠狠地踩在脚下!

    要说后台,苏空明也不是吃素的,虽然任怀宇不喜欢借用别人的力量,可用后台来对抗后台,这才是公平之争!

    他现在可相当于是四品魂晶,只有天元右宗那超级天才严冰彤可以媲美!而说到丹药……有小白猪和乌金尾的他还怕拼不过柳鸿涛吗?

    即使他老子是宗门长老,但式魂境以上的丹药又岂能无限制地供应?

    君子报仇,三年不晚!

    不需要那么久,一年就够了!任怀宇捏着拳头暗暗说道。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