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菲絮没用多久就战胜了对手,拿到了最后一个名额。

    只有面对任怀宇这个力量强大到不可思议的怪胎,岳菲絮才会缚手束脚,但依然靠着诡异的身法差点打赢了任怀宇,她的对手又哪有任怀宇这么妖孽,落败完全在情理之中。

    任怀宇暗暗替章默庆幸,因为若不是他侥幸获胜的话,对上岳菲絮他同样没有一丝胜算!

    决出前三的名额后,马鹏飞立刻带着他们三个离开了广场,一路上山,来到一座瀑布的边上。哗哗哗的水声激天,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道道瑰丽的色彩。

    瀑布边上有一座精致的院落,马鹏飞引着三人来到门口后,神情一肃,变得恭敬无比,他轻轻敲了下门。

    过不多时,只听吱地一下,院落的门户打开,现出一个白衣青年来,身材修长,面容俊美,神情之间更有一种卓然的自信,这可绝不是任初平、陈江沅近乎于自傲的做作可比。

    “见过柳师叔!”马鹏飞连忙做揖行礼。

    白衣青年对着马鹏飞淡淡抬了抬手,然后将目光看向岳菲絮,脸上立刻露出亲切的笑容,道:“师妹,恭喜你夺得这次比武大赛的第一!”

    这句话出口,岳菲絮顿时脸色一寒,而马鹏飞则是尴尬地搓了搓手。

    “怎么了?”白衣青年露出一抹不解之色。

    “岳师叔只是第三名!”马鹏飞小声地说道。

    “嗯?”白衣青年顿时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怎么可能!”他可是知道岳菲絮学过一套玄妙的身法,虽然在式魂期的高手眼里算不得什么,可在凝气境绝对是无敌的!

    马鹏飞将任怀宇与岳菲絮的战斗过程说了一遍,让白衣青年不由地露出了震惊之色。

    他扫了眼马鹏飞,很是随意地挥了挥手,道:“你回去吧,我会将他们引见给父亲!”

    “是!”马鹏飞不敢多说什么,又揖了下,这才转身离去。

    白衣青年在任怀宇和章默的身上扫了几个来回,并没有说话,可一股巨大的压力却是在隐隐而动,向两人压迫了过去。

    式魂境,这绝对是式魂境级别的气息,而且绝不是马鹏飞这种突破没有多久的,那压迫力比马鹏飞强大太多了。

    这是下马威吗?

    任怀宇和章默咬牙苦撑,两人都是战意昂扬、绝不服软的性格,都是双手握拳,将嘴唇咬得紧紧的。

    “噗——”章默毕竟不比任怀宇,只是几个呼吸之后,他就脸色苍白暴吐出一口鲜血来,神情顿显萎靡。

    “柳师兄!”岳菲絮淡然说道,语气中有着一丝丝的不悦。

    白衣青年讪然一笑,这才收起了威势,双手背负,道:“我叫柳鸿涛,为宗内的真传弟子!家父柳谷山,宗内五长老!”

    任怀宇很是讨厌喜欢将自己的老子、家族搬出来吓人的家伙,再加上对方一上来就以高境界压人,已然给了他极差的第一印像,自然更加不喜对方的为人。

    他和章默互看一眼后,都是不冷不热地道:“见过柳师叔!”

    宗门之中最重辈份,即使白衣青年并没有比他们大上几岁,可对长辈不敬在宗内乃是大罪。

    柳鸿涛听得出两人话里头的不悦,可这又如何,内门弟子在外门弟子眼里是高高在上,可跟真传弟子比起来就差得远了!

    一百个内门弟子也只能出一个真传弟子,人数少得可怜,而从真传弟子开始,这才是宗内的中坚力量,是宗门大力培养的对象!

    更何况他的老子还是宗内长老,柳鸿涛自然更不会将两名内门弟子放在心上了。

    他挥了挥手,道:“跟我来!”

    进入院中,一股清新的异香顿时扑鼻而来,只见这院落中种着许多花草异树,高的有几丈高、矮的则只有寸许长,五颜六色,色彩缤纷。

    任怀宇不由地目光一亮,他在苏空明那里虽然没有学到几张丹方,但对于灵草的认识却是大大提升,只是扫过一眼他便能肯定这些全部是灵草,而且还是十分珍贵的品种。

    以天地元气而论,这里可比药园中要强大太多了!

    不过,因为有小白猪的存在,任怀宇的那些药田也不见得逊色多少,蓄积到的元气同样浓郁无比,连章默都是挪窝到他其中一块药田去修炼,也让他手下那二十名“农夫”对他感激无比。

    柳鸿涛捕捉到两人脸上一扫即逝的惊讶,不由地心中直泛嘀咕,谁第一次到如此元气充足的地方不得羡慕无比,怎地这两个家伙的神情竟是如此平静?

    他有种相当郁闷的感觉。

    穿过院子,走过一道廊榭之后,柳鸿涛领着三人来到了客厅,也没有安排他们坐下,便说去请他的父亲出来。过了许久之后,才见柳鸿涛陪着一名身材滚圆的老者慢吞吞地从内院走了出来。

    不用说,这老者肯定就是柳鸿涛的父亲、宗内的长老、幻魂境的超级强者柳谷山了!可看看柳鸿涛那修长挺拔的身形,再看看柳谷山肥圆奇矮的模样,实在很难相信两人是父子关系。

    然而,这种舌头可没有人敢嚼,诋毁一名长老那可是死罪!

    “见过柳长老!”任怀宇三人同时半跪行礼。

    “哈哈,菲絮丫头,几个月不见好像长得又水灵了许多!鸿涛,有没有好好招待菲絮丫头?”柳谷山抬手让岳菲絮起身,却是直接忽略了任怀宇与章默,反而和柳鸿涛说起了不相干的话来。

    “那是自然!”柳鸿涛连忙说道,一边向岳菲絮投去爱慕的眼神。

    岳菲絮只作未见,含笑盈盈,这种事情她在清水镇可是经历得太多了,只不过现在柳家的地位高那么一些罢了,其他又有什么不同?

    柳谷山又帮儿子说了几句好话,这才将目光扫过任怀宇二人,随意让两人起身,对将他们晾在一边等上那么久的事情自然提也不提,在这位长老的心中,让几个凝气期弟子跪上一会算什么,有大把的人想跪他都没有机会呢!

    任怀宇暗暗捏了下拳头,相比之下,苏空明还是宗内第二号人物,可待人的态度却是截然不同。

    这是一个人的本性!

    “嗯,你们三人是此次凝气期武者中的最强,现在,宗门有一件非常神圣、光荣的事情需要你们去完成!”柳谷山一屁股坐在了太师椅中,背后站着柳鸿涛。

    任怀宇三人都是腰杆毕挺地站着,静待柳谷山的下闻。

    “你们或许还不知道,我们天元道宗又被外人称为天元左宗,在苍云山的西麓,还有一个宗门也自称是天元道宗,世人不明白他们乃是欺世盗名、鸡鸣狗盗之辈,称他们为天元右宗——”

    柳谷山停下来喝了口茶,然后重重地拍了下桌子:“这个邪魔歪道乃是我宗的死敌,因此,你们在七天后,要把他们派出的参战代表打得落花流水!”

    天元左宗、天元右宗?

    任怀宇与章默互看一眼,都是有些震惊,他们在清水镇的时候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另一个宗派也自称是天元道宗。但这也可以看出,他们之前所待的圈子有多么得狭小。

    在柳谷山的嘴里,天元右宗从上到下都是头上长疮、脚下流脓的坏蛋,而他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消息,也让任怀宇二人知道,这样的比斗每年都会进行一次,而且,至少已经进行了一两百年了!

    任怀宇大是不解,两大宗门之间既然有如此仇恨,干嘛不干脆大打一场,居然还能耐得下性子一年又一年地比斗,这究竟是大恨还是小孩子在玩过家家啊?

    但这是上层的决定、意志,他心中再疑惑也是无用,只有凛然应从的份。

    按说,他们三人分得前三的名次,都能获得一颗凝环丹,但柳谷山却说在与右宗比斗之前他们绝不能晋入式魂境,否则还要他们比个啥!

    任怀宇到了这时候才知道,原来和右宗的比斗不止是包括凝气期,还有式魂期、虚魂期、幻魂期四个境界!

    除了宗主,好像全部都比到了!

    比斗采用守擂制,也就是只要获胜就能一直打下去,直到另一方三人尽出,无人可派遣为止。

    拿到前三的出战权,奖励只是一颗凝环丹,可要是能够获得擂台战的胜利,这奖励就厉害了——魂技、功法、高阶丹药、神兵任选其一!

    任怀宇不由地心中狂跳,充满了获胜的渴望。

    回到药园之后,他想了很多。

    他现在力量虽然强大,可力量并不能够保证一定可以获得胜利,在与右宗的比斗中可是不禁使用武器的,以弱胜强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像之前对战岳菲絮时若是她可以使用利刃的话,任怀宇根本撑不到想出破解对方身法的时候!

    而乌金尾虽然神奇,但任怀宇绝不敢当着那些高手的面使用,万一曝露出这个秘密,他就真是因小失大了!

    这个险他是绝对不可能冒的。

    因此,任怀宇必须开发出一种属于他的绝技!

    他目光一转,想到了《绝命指》。

    来点收藏、推荐吧~~~~~~~感谢郑乐杰、魔道vs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