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子疯了吧!

    一开口就要二十块药田,以为天元道宗是你家开的啊!

    罗沛文阴毒地看着任怀宇,别说他根本没有这个权利,就算有,又岂会将二十将药田交给任怀宇?他心中暗暗发誓,定要整死任怀宇!

    任怀宇看着他怨毒的表情,不由地摇了摇头,道:“死胖子,不想死的话就别动什么歪脑筋!”

    “小——子,你吓不倒我的!”罗沛文恶狠狠地盯着任怀宇,“今天除非你打死我,否则,这件事情没完!”他就算跪死在表哥面前,也要搬动对方来为他做主!

    而任怀宇敢打死他吗?显然不可能,再怎么说他也是宗内的杂役,不是谁说杀就能杀的,至少任怀宇没这个能力!

    任怀宇微微一笑:“死胖子,有些人你是惹不起的!”

    “哈哈,那绝不会是你小子!”罗沛文强笑了一下,但扯动了脸上的伤口,顿时又痛得他直哆嗦。

    他本来想叫任怀宇小杂种的,但被任怀宇揍得够呛,便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暂时忍了。

    任怀宇从怀中取出苏明空的身份玉简,向对方扔了过去,道:“再说一遍,我要二十块药田,你再要推托的话,后果自负!”

    “痴心枉——咦!”罗沛文的目光蓦地一紧。

    宗内的身份玉简虽然都是紫灵玉做的,可不同地位的人依然有不同的符号标示。像外门弟子就是在玉简上划出一道黄线,内门弟子则是银线。

    再往上,真传弟子是一道金线,长老是两道金线,宗主则是三道金线。

    这可没有敢冒充,那可是大罪——再说了,玉简内还刻有阵法,是真是假用神识感应一下就知道了。

    两道金线,那就是长老级别了!

    罗沛文能不惊吗?他是靠着表哥才能够与那位柳长老扯上子虚乌有的关系,事实上他连见都没见那位柳长老!可任怀宇能够拿到一位长老的身份玉简,其地位至少也得和他表哥相近吧?

    这……怎么可能!

    明明才进入宗门不过三个月的时间,怎么就和一位长老搭上关系了呢?

    他颤颤地伸过手去,以神识往玉简里一探,还不死心地奢望着这是任怀宇假造的,可当神识进入其中之后,他的脸色变得更加惨白了。

    居然是苏明空!宗内第一丹师!

    别看苏明空只有虚魂境,在修为上只能列为真传弟子,可人家是丹师啊,而且还是第一丹师,地位超然、尊崇,便是宗主大人都要跟他客客气气!

    可以说,长老级别的大佬中,苏明空绝对可以排在第一位的!

    要是他敢对苏明空的指示阴奉阳违,那么消息一旦传出去,根本不用苏明空亲自出手,自然有无数求着苏大师炼丹的人会将碎尸万断!

    宗主大人都救不了他!

    嘶!

    他抽了口冷气,看向任怀宇的目光中已是带着强烈的惧意。

    许多嚣张的人并不具备一颗勇敢的心,至少罗沛文没有,他所有报复任怀宇的心直接被苏明空三个字生生击溃了!便是将他表哥搬出来又有什么用,能够大得过苏明空吗?

    再跟任怀宇做对下去,他只会被碾成灰!

    罗沛文贪婪、黑心,但他更加现实,心态在瞬间转变,他一骨碌爬了起来,也顾不得浑身在一阵阵地抽痛,双手捧着身份玉简递到任怀宇面前,恭敬道:“是小人有眼无珠,小人该死、小人该打,还请大少大人有大量,放小的一马!”

    他颇有演戏的天赋,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模样是狼狈不堪,再配合着他那张青肿不堪的脑袋,确实相当地凄惨。

    任怀宇毫无同情之心,三个月前他被分配到了一块废田时,又何曾见过对方同情自己?要不是他有乌金尾,此时说不定便要被收回药田,受到大大地处罚了!

    他轻哼一声,道:“少废话,快将药田分来!”

    “是是是!”罗沛文立刻脸上堆笑,连忙转到桌子后面,打开一只抽屉,点出二十块牌子向任怀宇递了过去,“大少,这是二十块药田,联在一起的,能让你少跑些路!”

    他的脸上有讨好之色,任怀宇这可是在为苏明空办事啊!宗内有多少人想拍苏大师的马屁都苦于没有机会,却没想到被一个刚刚入宗才三个月的小子抢到了,运气好到逆天!

    这样的人又岂是罗沛文可以得罪的,他自然收起了所有的报复之心,表现出充份的敬畏——现在他只求任怀宇到此为止,别再盯着他打了。

    任怀宇接过牌子,看也没看便收进了怀里,他可没有功夫跟罗沛文这种小人纠缠,痛揍一顿已经让他将气出了。

    甩手离开,罗沛文连忙送到门口,然后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可碰到青肿处时疼得他直抽牙,连眼泪都是流了出来。

    任怀宇想了想之后,先去丹院找了苏明空。

    他问苏明空要了二十个“帮手”名额,所谓帮手,自然是帮助他料理药田,否则要他一个人照顾二十块药田的话,他还要不要修炼了?

    苏明空很痛快地答应了他的要求,亲自修书一封以为凭信。

    任怀宇便拿着这封信来到了外院,找到了负责人余大至。

    余大至负责指点外门弟子的修行,本身也是式魂境的修为,从地位上来讲为内门弟子,因此便与任怀宇师兄弟相称,待看到苏明空的手信后,态度就更加亲切了,甚至还透着强烈的讨好。

    任怀宇之前只知道丹师拥有很高的地位,但到了这时才发现他还是有些低估了!

    余大至将众外院弟子召集起来,将任怀宇需要二十个人帮着料理药田的事情说了一下。

    说音才落,数百个外门弟子莫不神情激动,一个个都是争先恐后地大叫起来。

    拥有药田乃是内门弟子的特权!

    这有两大好处,第一,可以借助灵草聚集的天地元气加速修炼,第二,能够截留一部份收成,无论是用来换取贡献点还是拿来自用,都是足以让人眼红!

    虽然帮任怀宇看守照顾药田是不太可能拿到截留的灵草,可是光光一个借助灵草修炼的效果就足以让所有人蠢蠢欲动了。

    外门弟子已是退无可退,不能在二十五岁前晋入式魂境的话可是会被开革出宗门的!而越是可以早地达到凝气十层,自然就有越是多的时间来冲击式魂境,而越是浓郁的元气环境也越是有助于突破,这个道理谁都懂!

    因此,众人莫不踊跃报名。

    人群中,陈江沅的脸色阴沉得可怕。

    在清水镇的时候,他可是天之骄子,与任初平、章默并列的天才,而任怀宇呢,只是不起眼的小人物,连名字都不配让他记住!

    可现在任怀宇居然一飞冲天,不但成为了内门弟子,地位高高在上,居然还握着对于外门弟子来说无比珍贵的看守药田名额,这能不让他又嫉又恨吗?

    “陈江沅,听说你和任师叔一样都是来自清水镇的,你们肯定有些交情吧,不如帮我说说情,一起帮任师叔做事!”就在这时,一名少年对着陈江沅说道。

    “对啊,陈江沅,你可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帮我们一把吧!”

    边上四五个少年纷纷说道,让陈江沅的一张脸变得难看无比,恨不得地上裂出条缝来让他钻下去。

    他强自镇定心神,冷冷道:“我等靠自己修行,行得正、站得稳,腰杆子要挺直了,岂能做人奴才!”一甩袖子,他转身就走。

    “呸,假惺惺!”

    “就是,也不知道是谁这些天总是在拍余师叔的马屁!”

    “我看八成他们两人之间曾有旧怨!”

    “嘿嘿,任师叔可是一口气能够拿出二十块药田的看守名额,这是何等的大手笔,陈江沅想要和任师叔过不去不是自找难堪吗?”

    “活该,你没看他平时有多傲气!”

    在众人的议论中,任怀宇自行选择了三个人,便是那天到清水镇负责选拔弟子的木滢心三人,其余十七个名额则是交给了余大至,卖他个面子,让他去做做人情。

    这个举动自然得到了余大至的大感激,乐得他眉飞色舞。

    哪个人不好面子,他手里掌握着十七个进入药田修炼的名额,足以让众外门弟子将他当再生父母般供起来了。但也正是如此,他在挑人的时候自然更加用心,不敢辜负了任怀宇的“重视”,挑了十七个勤奋刻苦的人。

    加上木滢心三人,任怀宇带着这二十人前往药园,一路上众人自然都是对任怀宇大拍马屁,木滢心三人则是感慨无比,有一种如在梦中的感觉。

    停在药园门口,任怀宇拿出二十块令牌交给了那总是半醉半醒的老翁,神情恭敬。

    小白猪就是吃了老翁身上“搓”出来的一颗黑丸子才沉睡了三天,结果一醒来居然就拥有了可以催生灵草生长的能力。

    任怀宇无法肯定以前只是小白猪没有接触到灵草他才没有发现这个能力,又或者是因为吃了那黑丸子之后才“觉醒”的。

    他打探过药园老翁的消息,只知道这老头姓张,也不知道在这药园中待了多久,属于随时都可能寿终正寝的老古董。而他自己也做过试探,但除了知道张老头贪杯之外,也一样什么也探不出来。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