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求推荐、收藏、点击,各位看官~~~

    ————————————————————

    任怀宇可不会将小白猪的神奇说出来,不过,可以和一位丹师搭上关系的话,对他在天元道宗的发展可是有极大好处的。

    他露出一丝难为之色,欲言又止。

    “小子,苏丹师能够问你乃是看得起你,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份,还吞吞吐吐做什么,还不快说!”钱陌阳在一边装腔作势地叫道。

    “胡说!”苏空明恼了,对着钱陌阳就是瞪了一眼过去,怒气轻发。

    他可是虚魂境的修为,这怒气有若实质,迫得钱陌阳连退三步,“哇”地一下就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又再退三步,“哇”地吐出了第二口鲜血,再又退了七步,这才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脸色变得一片惨白。

    高手就是高手,根本不用出手,光是一股气势就能杀人于无形!

    任怀宇相信若是苏空明愿意的话,甚至能够直接以一个眼神瞪死钱陌阳。

    “哈哈,是老夫唐突了,这种秘术想来是你家传的秘密,老夫不该细问的!”苏空明转过身再看向任怀宇的时候,脸上已经满是笑容。

    老头自然开心了。

    他是丹师,除了有一半时间为宗门炼制丹药,以尽他的职责之外,更多的时间则是花在了研究更高级的丹药炼制上,以突破七品丹师,成为更高级的六品丹师!

    可就像一个新手学徒想要入门成为丹师一样,七品丹师想要炼制六品丹药是何等的困难?一炉丹药废掉,那得要多少的损失?

    相比之下,凝环丹都是小意思了!

    正是如此,堂堂天元道宗也才养得起九名丹师而已。无他,哪有这么多的药材给这些丹师挥霍,特别是高级药材,其培养的年份也是极长极长!

    哪怕是在药园之中,以大阵凝聚天地元气,也依然慢得离谱!更重要的是,越是珍贵的灵草就越是难以种活,有可能辛辛苦苦培育了三四年,结果却是以夭折收场,这种例子不要太多了。

    而且,哪怕是可以成长,灵草还有等级之分,就像任怀宇种出来的布阳谷就要比别人种的在元气蕴含上强出两三倍,这在炼丹的时候可是差距明显,会极大地影响炼丹的成功率和成丹的品质!

    任怀宇若是有什么秘术可以缩短灵草的成熟期并提升灵草的质量,对于苏空明来说这意义实在太重大了!

    这种一心扑在丹药炼制上的老怪物其实已经不在乎名利,而是只想在炼丹一途上不断攀登!对他来说,任怀宇简直就是块宝啊!

    “年轻人,别种这样没用的布阳谷,来来来,老夫推荐你种些灵草!”苏空明眉飞色舞,一口气报出了十三种灵草的名字来。

    任怀宇嘿嘿一笑,道:“前辈,您说得这些灵草晚辈目前都还没有资格栽种!”

    “什么,没有资格,哪个说的?”苏空明满脸煞气,目光向钱陌阳瞪了过去。

    “有有有,完全有资格!”到了这份上,钱陌阳哪还看不出来苏空明对于任怀宇的看重,管他什么规矩呢,既然苏大师说可以,那就可以,连宗主都要卖他面子呢!

    “哈哈哈,你看,问题不是解决了!”苏空明大笑。

    任怀宇则是眉头一皱,道:“不过,我就只有这么一块药田,恐怕也种不下那么多的灵草!”

    “没事,你拿着老夫的身份玉简去找负责人,就要,嗯,就要二十块药田,十三块你种老夫需要的灵草,剩下的,你爱种什么就种什么,老夫不管!”苏空明干脆俐落地取出一块玉简递给任怀宇。

    “谢前辈!”任怀宇连忙接过,心中涌起一股喜悦。

    “你——”苏空明指了指钱陌阳,想了想,道,“你叫什么来着?”

    钱陌阳差点一口血吐出来,这马屁拍了半天,居然名字都没让人家记住。他欲哭无泪,连忙道:“小人钱陌阳!”

    “嗯,钱陌阳,明天、不,马上就去将那刚才那十三种灵草的种子交给这小子——对了,你小子叫什么来着?”苏空明这才想到他同样还不知道任怀宇的名字。

    “晚辈任怀宇!”

    “哦,都把灵草种子交给任怀宇,嗯,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苏空明见钱陌阳还在那磨蹭,顿时恼了。

    “是是是!”钱陌阳连忙点头不止,立刻转头就走。

    一开始他确实有些吐血,但反过来一想,这可是苏大师头一次问自己的名字呢,不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吗?而且,苏大师显然很看好任怀宇,要是能够和这个小子搭上关系的话,岂不是就搭上了苏大师?

    如此一想,他自然转悲为喜,屁颠屁颠地办事去了。

    任怀宇微微一笑,道:“前辈,晚辈能不能和你学炼丹?”

    “你要学炼丹?”苏空明一愣,炼丹一道博大精深,连他浸淫了一百多年兀自只能说是小有所成,可不是谁说学就能学的。

    但想想任怀宇要学炼丹也很正常,他有“秘方”可以促进灵草的生成,不去炼丹确实浪费了。可即使如此,培养一个丹师的代价也大到要倾一个宗门的全力才能做得到!

    苏空明想了想,道:“好吧,老夫可以随意指点你一下,如果你有天份的话,倒是可以试试走上这条路!”

    丹师稀少,他倒是很愿意挖掘人材。

    任怀宇点点头,与苏空明约定,他可以随时去丹院观摩苏空明炼丹,不过哪怕是苏空明都没有那么大的权力调动药草来给他炼丹,一切都只能靠他自己。

    对于这点任怀宇倒是并不介意,坐拥小白猪这头“药宠”,他可是财大气粗的很,再说有没有炼丹方面的才能,他只要试一下便知道了。

    拿着苏空明的身份玉简,任怀宇前去领取药田。

    “咦,是你这个小子!”虽然隔了几个月,但罗沛文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任怀宇,对于这个“愣头青”他印像深刻。

    算算时间,差不多有三个月了!这小子肯定毛都没有种出来,现在是来向他求饶的吧!呸,就算他将头都磕破了也休想换一块地,也不看看他罗沛文是什么人!

    “臭小子,你不是挺横的吗?”罗沛文用眼睛斜挑着任怀宇。

    这家伙以为自己是来求情的?

    任怀宇本就记着这小人的嘴脸,现在他既然又开始犯贱,他也就没有什么好脾气了。

    上次没有发作,因为那时他才只有凝气六层的修为,并不是这死胖子的对手——能够成为宗内的杂役,当年就得有凝气五层的实力,再加上这么多的修炼,怎么也得是凝气九层甚至十层。

    那时候任怀宇逞强动手的话,除非祭出乌金尾,否则他根本不可能赢。可在这里他又不能杀人,万一曝露了乌金尾的秘密呢?

    两相衡量,任怀宇当时才选择了隐忍,但这回——

    “胖子,你公器私用,仗着手里点小权力,竟敢勒索宗内弟子,是什么人给了这个权力,给了你这个狗胆?”任怀宇冷然说道。

    “什、什么?”胡沛文大怒,这浑蛋小子居然敢斥喝自己?“你这个小畜牲——”

    “狗奴才!”任怀宇冷哼一声,直接纵跃过去,一拳轰出。

    胡沛文脸都气绿了,这小子居然还敢向自己主动出手?他虽然只是一个杂役,但本身好歹也是凝气九层的修为,平时又不会去惹式魂境的强者,其他人看在他表哥是真传弟子的份上怎么也会让他三分。

    因此,他身份不高,可傲气却很足,再加上本就对任怀宇暗恨于心,此时自然是气到爆了!

    “小杂种,老子今天要揍翻你!”他狞笑着扑了出去,这种新人他并不是第一次遇到了,被他揍了也是白揍。

    嘭!

    两人拳脚相交,立刻战斗激烈。

    论力量,双方都是凝气九层,都不能使用魂技,可说是旗鼓相当。但罗沛文是个大胖子,身手哪有任怀宇那么敏捷,再加上这些年也算是养尊处优了,空有一身力量却顶多能发挥出五六分了。

    反观任怀宇正是年少,锐气冲天,本身更有坚韧不拔的信念,足以发挥出十二成的战力来!

    此消彼长之下,罗沛文又岂能是任怀宇的对手,便是任怀宇没有动用乌金尾也轻易将之轰败,揍得那家伙哇哇大叫。

    “住手、住手!”罗沛文满脸血污,心中暗骂任怀宇的出手狠辣,更是惊愕这小子居然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按说每次刚入宗门的弟子不都只有凝气六层、七层的实力吗?

    “你说住手就住手,那我多没面子?”任怀宇冷冷说道。

    罗沛文心中憋屈到了极点,打定主意只要逃过此劫必然要去向表哥哭诉,那可是真传弟子,定要压迫得任怀宇磕头来向他陪罪!

    嘭!啪!哐!

    任怀宇对着这头死胖猪一顿猛揍,半天之后才神清气爽地收手坐到一边,笑道:“现在说说正事!”

    噗——

    罗沛文一口老血喷了出来,说正事?那刚才他被揍的这一顿算啥,他充满怨毒地盯着任怀宇,如欲择人而噬。

    任怀宇将他的表情收在眼底,却是毫不在意,从怀里取出苏空明的身份玉简,放到了桌子上,道:“我要二十块药田!”

    感谢魔道vs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