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后比武大赛?

    任怀宇没有将任初平的挑衅当回事,但那话里头透露出来的一丝信息却是让他留上了心。

    “章兄,你可知道两个月后有什么比武大赛吗?”他转过头问章默。

    章默微微一愣,随便露出了然的神色,任怀宇在任家毫无地位,自然不可能从在宗内的其他任家族人嘴里得到消息。他道:“每年二月,宗内各个境界的门人都会进行一场比武,选出三名代表去参加不知什么的比斗,奖励相当地丰厚!”

    一听到奖励两个字,任怀宇的眼睛就亮了,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让乌金尾变得更加得强大。

    什么比斗竟然要不同境界的武者纷纷参与?任怀宇想不通,问章默,对方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因为章家以前根本没人能够过关斩将成为宗门的代表。

    章默只知道无论是凝气期、式魂期或者虚魂期都会出动三人代表天元道宗去参加一场比斗,至于跟谁比,他就不清楚了。

    任怀宇此时已是凝气九层,剩下两个月的时间足以让他达到凝气巅峰,即使不祭用乌金尾他也有资格和凝气期任何一个武者一争高下!

    ……

    “苏丹师,这是此次刚入门的几个内门弟子收上来的布阳谷,陌阳知道您老人家想吃这米,特意选了一袋谷粒饱满的给你送过来了!”

    那名刚刚收取了任怀宇他们送上来的布阳谷的中年男子背着一只麻袋来到一间精致的院落中,向一名留着花白胡须的老者十分恭敬地说道。

    这老者名为苏空明,乃是天元道宗的丹师。

    修武离不开丹药,而丹药又是珍贵无比,动辄就能让一个家族倾家荡产!因此,凡是上点档次的宗门、世家都会培养自己的丹师,以节省成本,更是不想受制于人。

    不过,培养一名丹师耗资巨大,哪怕是天元道宗这样的身家也只有九名丹师。这苏空明便是其中之一,而且还是排名第一的大丹师,只有他才会炼七品丹药,在宗内地位崇高,据说宗主大人也是对他客客气气的。

    苏空明很是随意地点点头,道:“现在想吃些布阳谷都是如此麻烦,唉!”

    “其实只要苏丹师开个口,保证有一半人会种布阳谷来讨您老人家的欢心!”那中年汉子连忙奉承了一句,他叫钱陌阳,凝气十层的修为,以前也曾是宗内的弟子,但一直没有突破式魂境便被开革了出去。

    他本身并不是出身哪个豪门,便选择留在宗内做个杂役,指望着哪一天可以弄到颗凝环丹突破到式魂期。因此,他自然要不途遗力地拍苏空明的马屁,只要这位主高兴了,随便赏他一粒丹药就能让他飞起来!

    “哈哈哈!”苏空明大笑起来,显然这句马屁拍得他还是很舒服的,“咦?”他突然一愣,目光定洋洋地盯在了那袋打开的布阳谷上。

    “苏丹师,怎么了?”钱陌阳不由地心中一颤,他可不想将马屁拍到了马腿上,难道这布阳谷有什么不妥的吗?不可能啊,他亲自检查过,特意选了谷粒最饱满的,绝对是上品!

    “这、是——”苏空明却是没有理会对方,以他在宗内超然的地位,除了宗主之外他可以无视任何人。他一个箭步就冲到了麻袋边上,抄起几粒谷米凑到脸前,不但看得仔细,甚至还在不断地嗅闻着。

    别看年纪一大把,可身手却是灵活无比,毕竟他也是虚魂境的强者!

    “嗯……这谷中蕴含的天地元气至少是一般谷种的两倍!”苏空明脸上的震惊之色越来越盛,“怎么可能!这究竟是怎么栽培出来的!”

    他立刻回过身来,向钱陌阳道:“这是谁种的?”

    钱陌阳刚刚才松了口气,可是被苏空明这么一问他立刻又傻了眼,之前共有九人前去上交布阳谷,他又哪里记得这是属于谁的。

    看到他支支唔唔的模样,苏空明便知道他是说不出是谁来了,只得道:“那你还记得这批送上布阳谷的,都是哪些人吗?”

    “这个记得!”钱陌阳连忙点头不止,“每个人完成种植任务都会在陌阳那里做纪录,总共九人——”

    “你去把名册找出来,随老夫找人!”苏空明不耐烦地打断道,心中充满了震惊,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元气如此充沛的灵谷,让他极想弄明白其中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是!”钱陌阳哪敢不遵,别说苏空明在宗内超然的地位,光光是那虚魂境的修为就足以镇得他只有凛然听从的份了。

    他连忙去取名册,然后带着苏空明前往药园。

    ……

    任怀宇回到药园之后,将新的灵草种下,不过只下了一半的种子,因为药田里还有一半地方种着布阳谷呢!

    这只要一个月不到就能成熟,他舍不得浪费。

    他盘膝坐在药田边上,借着布阳谷聚敛到的充沛元气进行修炼。

    这时候就体现出他这剩下一半布阳谷的好处了,否则全部栽种下新的种子,这时候便没有那么多的天地元气供给他修炼了。

    其实只要有经验的内门弟子都会将一块地分别种植两种不同的灵草,或者种一样的,但错开种下的时间,不至于出现元气的断档。

    任怀宇因为有了小白猪,竟是阴差阳错间不知不觉就做到了。

    正修炼间,只听嘭嘭嘭地响门声响起,声音很大,若是这院落有屋顶的话,估计这当儿都要被震翻了。

    任怀宇不由地脸色一沉,敲门需要这么粗鲁吗?若是里面没人,这敲得再响也不会有人应答,要是有人的话,再轻十倍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他故意顿了一会才走到门口,将院落之门打开,只见门口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胡须眉毛皆白的老者,虽然看上去都有七八十岁了,可满脸红光,皮肤嫩得跟婴儿似的,精气神十足,更隐隐有一种强大的压迫力。

    而另一个则是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右手还扬在空中做着敲门的动作,满脸的不耐烦,见任怀宇开门之后,他立刻横了一眼过去,喝道:“怎得这么半天才开门,你知道苏丹师每一刻时间有多么宝贵吗?”

    这二人自然就是苏空明和一心拍马屁的钱陌阳了。

    任怀宇冷冷不语,对于这种孤假虎威的小人,他实在提不起说话的兴趣。

    苏空明原本不以为然,但目光扫过药田中那一半布阳谷的时候,突然眼睛一亮。

    要知道,因为布阳谷是价值最低的灵草,是以除非是第一次、或者是搞砸了,否则绝不会再有人继续去种布阳谷。可是看任怀宇这药田中居然有一半是生长极旺的布阳谷,这意味着什么?

    别人可能看一眼就过去了,这有什么好稀奇的!

    可苏空明乃是宗内第一炼丹大师啊,在这方面他有着天生的敏感!

    明明任怀宇不需要再种布阳谷,可对方的药田中却种着一半生长旺盛的布阳谷,这只有一个原因——这田里的布阳谷早熟!

    对,肯定不足三个月就被收割了,所以才会再种下一批,免得浪费!

    到了这时,苏空明已经有一半的把握让他大吃一惊的布阳谷就是任怀宇种出来的。当然,他还得再确认一下。

    “年轻人,可以让老夫看看你留下的布阳谷吗?”苏空明笑眯眯地看着任怀宇,神态十分得和气。

    钱陌阳则是“啊”地一下,脸上充满了惊讶的表情,差点将眼珠子都给瞪了出来。

    ——苏空明是何等人物,便是宗主大人都要跟他客客气气说话。而其他长老之流跟他说话的时候,他更是爱理不理!

    对于一个能够炼制七品丹药的丹师来说,苏空明完全有这样的资格!可他居然对任怀宇如此和气,能不让钱陌阳震惊得差点一头摔倒吗?

    任怀宇不由地一笑,他就是那种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人,况且他更不是傻子,光是“苏丹师”这三个字他就知道代表着多么重的份量!

    他做了个请的动作,道:“前辈,请!”

    若是换了之前一刻,钱陌阳必然要训斥任怀宇的不懂规矩,但此时此刻他却哪还敢废话,只是臭着脸陪着苏空明往前进。

    任怀宇确实在这里留下了一些布阳谷,中午一顿他为了节省时间是在这里吃的,当即他就取出一捧布阳谷来,递给了苏空明。

    “果然……果然……”苏空明双眼放光,之前他和钱陌阳已经看过五处地方,终于在这里找到了!

    “前辈,这谷物有何不妥吗?”任怀宇并没有看过别人的布阳谷,浑不知道自己竟然惊动了一位高高在上的丹师——他还不知道苏空明乃是宗内第一丹师!

    “哈哈,不是不妥,而是太好了!”苏空明转身走到药田中,目光扫过那还在生长的布阳谷,竟是不惜纡尊降贵,蹲到田边观察了起来。

    “奇怪,这田中的养份虽然较一般的药田充沛,但最多便是让谷物丰收,绝不可能有催熟的效果,而且……更不可能让其蕴含的天地元气增加那么多!”苏空明喃喃自语。

    他嘀咕几句后,向任怀宇投去灼灼的眼神,道:“年轻人,这些谷种你是怎么种出来的?”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