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周,狂求票票~~~

    ————————————

    按说他又没有厚此薄彼,怎么可能出现灵谷生长状况不一的情况?

    任怀宇留上了心,很快就发现,这些长得特别旺盛的灵谷是经常被小白猪舔过的!

    难道,这小家伙的口水还有促进灵谷生成的效果?

    任怀宇觉得很是不可思议,但这世界上稀奇古怪的事情多了去,连乌金尾这种可以代替魂晶吸取天地元气的神物都有,那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他有意加以控制,让小白猪只舔固定区域内的灵谷,待又是七天之后,果然看到了明显的不同,这些灵谷长得特别旺盛!

    嘶!拣到宝了!

    任怀宇一指头推在小白猪的额头上,这愈见肥胖的家伙顿时仰天摔倒,如同球似地滚了几圈。

    “啾啾!”小家伙愤怒地向任怀宇做出抗议,将两只小爪子刷刷乱舞。

    任怀宇哈哈大笑,道:“话说人不可貌相,原来猪也不能啊,你这个吃货还能派上用场,真是让人想不到!”

    小白猪灵性极高,顿时乐了,两只粗短的后腿蹦啊蹦的,一副欢快无比的模样。

    布阳谷的成长周期只有三个月,再加上小白猪的神奇,恐怕两个月、甚至只有一个月就能收割了!也就是说,他可以得到额外五成甚至更多的收获!

    这五成灵谷若是和别人相比较的话,那至少是两三倍的差距啊!

    虽然布阳谷的截留数可以多点,就算三成好了,那么任怀宇总共可以收获到十五成,交掉七成,剩下八成,几乎是别人的三倍!

    这还是以三成的最高截留数计算,要是只有两成的话,那么任怀宇至少能够比别人多出四倍的收获!

    布阳谷可是好东西啊,这并不像聚气丹那样会有丹毒,有服用上的限制,完全可以餐餐都吃——当然得有那么丰厚的家底才行。

    而且,这还没有算上这块废田中远远超过其他药田的养份,即使不能缩短时间,可在收成上绝对会增加不少!

    按宗内的规定,种植布阳谷的话,每三个月要上交两百斤灵谷,而多出来不管有多少都可归个人所有。如此一算的话,任怀宇可真是赚发大了!

    这还只是灵草中最不值钱的布阳谷,要是换种别的珍贵灵草呢?

    任怀宇将目光看向小白猪,不由地呵呵呵地笑了起来。

    那吃货还不知道已经被它的主人打上了“苦工”的标签,兀自没心没肺地陪笑着,口水哗啦啦地流。

    任怀宇可不敢因为有了乌金尾而有所懈怠,每天花在枯寂苦修上的时间至少有九个时辰,恨不得将睡觉的时间也节省下来用在修炼上。

    当布阳谷长出来后,其吸纳天地元气的效果也体现出来,顿时让任怀宇的修炼速度再增一倍!另外还有聚气丹的帮助,仅仅两个月后,任怀宇就成功突破到了凝气九层!

    速度快得让他都是不敢相信!

    因为整个凝气期都只能算是一个过程,自然不存在什么修炼的瓶颈,增长的纯粹只是力量,只有达到凝气十层时,若是无法凝气成环,那么修为就休想再进一步。

    期间,章默来看过一次,见到那绿油油的一片时,他不禁十分惊讶,但也没有多问什么。任怀宇虽然承了他的情,却也不会将自己的秘密合盘托出,只是心中难免有些小愧疚。

    而在一个月前,任怀宇就收获到第一批灵谷。

    他称量了一下,这些灵谷的份量居然达到了三百六十斤!

    只需要上交两百斤灵谷,可收获到的却达到了三百六十斤,而且,这还只是第一批!

    没错,任怀宇故意将灵田分成了两部份,一半由小白猪负责“吐口水”,另一半则是碰也未碰,就是要看看具体的效果会有多少的差距。

    为了不浪费,任怀宇将收割起来的灵谷又种下去了一批,当然这只用掉了不到五斤的谷种份量。

    由于有阵法的存在,这药园一年四季都是温暖如春,虽然此时已经进入了冬季,可丝毫不影响灵谷的生成。

    一个月就能收成一次,三个月能够收成三次!

    嘶!任怀宇知道,他还是低估了小白猪的价值!

    当三个月的期限到来时,任怀宇一共收获了四批布阳谷,除了三波是被小白猪的口水催熟,剩下一波则是“正常”生长的。

    但这即使是“正常”生长的布阳谷也只用了两个月就成熟了,任怀宇可以肯定,那并没有得到小白猪口水的“灌溉”。

    这是为何呢?

    难道,只要小白猪在边上就能催发灵草的生长?

    吃货瞬间变成宝猪了!

    任怀宇哈哈大笑,提起刚刚收割下来的两百斤布阳谷,他离开了药田,前往丹院去交差。

    “任怀宇——”他走出没有多远,便看到章默站在路口等着他,身上自然也有一只大麻袋,两百斤的重量对于他们这些武者来说短时间内并不能造成什么负累,但时间长了也肯定吃不消。

    因此任怀宇也没有停下来与对方寒喧,而是与章默并肩而行,一路向着丹院前去。

    他们这批十七个内门弟子同时进入武院,也差不多是同时领取的药田、种下的谷物,虽然在收获的时间上有些差异,但都是在这两天之间。

    当任怀宇和章默来到丹院的时候,便看到还有几个人背着大麻袋在一间院落门前等着。

    “任初平!”章默突然冷冷地说了一句,语声中带着一丝不屑。

    任怀宇将背上的麻袋放下,既然到了地头,他自然不会还将这么重的东西背在身上活受罪。

    “咦——”那几个人的目光不由地同时看向任怀宇脚边的麻袋。

    ——任怀宇被收配到了一块废田,这消息他们自然都是有所耳闻,可看样子他居然还有收成了,这不是天大的怪事吗?

    “任怀宇,你该不会是用些寻常的稻谷来糊弄的吧?”任初平冷冷地说道,然后环顾一下诸人,“我说各位,大家看看好自己的袋子,可别让某人浑水摸鱼偷换了!”

    此话一出,那几人同时脸上色变,不由自主地将手放到了边上的麻袋之上,同时用小心翼翼的目光盯着任怀宇,好似怕他会冲过来抢东西一般。

    这任初平还真是满肚子的坏水,众人之间本就是竞争关系,再被他这么一污蔑,谁会对任怀宇再有好感?

    “任初平,敢不敢打个赌?”章默冷然说道,“如果任怀宇这袋中的灵谷是假的,我向你磕三个头,而若是真的,你只要给我磕一个头就够了!”

    “哈哈,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好到穿一条裤子了?”任初平冷笑连连,“你不会故意将自己的灵谷换给任怀宇吧,这种小伎俩也想瞒天过海?”

    任怀宇哈哈大笑,既然章默力挺自己,他自然也不能让对方孤身应战:“那么,就两袋一起赌好了!”

    任初平眉头微皱,无论是任怀宇还是章默,他们的表情都很镇定。可谁都知道任怀宇那块药田乃是废田,这要能种出东西来就见鬼了!

    难道是在虚张声势?或者,是从别人那里借到的灵谷?

    是了,一定是从别人那里借来的,真不知道哪几个白痴会将灵谷借给他,这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

    任初平嘿嘿冷笑,道:“任怀宇、章默,你们真以为我是傻的?”

    任怀宇和章默互看一眼,都是没有再理会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自从露股事件后,这家伙就越发变得骄纵,也越来越让人讨厌。

    任初平不由地气得发抖,这两人居然就那么无视了他!

    好好好,等着瞧吧,他快要晋入凝气九层了,而且他还联系到了任家五年前进入天元道宗的外门弟子,知道一些天元道宗的秘密,再过两个月就有场比武,关系重大!

    他一定会夺得第一,成为此次内门弟子中的新人王!

    “吱——”大门打开,一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向众人扫过一眼后,喃喃道:“新人就是新人,大清早就跑过来穷嚷嚷,让人睡个懒觉都是不安稳!”

    他让众人一一打开麻袋,先过磅称重,再仔细检查其中的谷粒,闻、尝,检查得极为仔细,没有一丝问题了才能过关。

    待看到任怀宇的布阳谷成功通过了验收,众人自然难掩惊奇,但接下来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换取新的灵草种子。

    布阳谷只是品阶最低的灵药,虽然有着易于培养的优点,可相对来说价值也太低了。而只要第一批的布阳谷能够种植了交差,接下来就能领取稍微珍贵些的灵草。

    正是如此,谁也没有再去关心任怀宇那些布阳谷是怎么来的,而是都在选择他们接下来可以种植的三种晋阶灵草,再算上布阳谷的话,他们现在一共有四种选择。

    当然没有人再傻到去种布阳谷,因为有个私留的分成,自然是种得灵草越珍贵这收益就越大——换取宗门贡献,购买凝环丹!

    不一会,众人就各自领着灵草种子欢天喜地地离去。

    任怀宇和章默结伴而行,只是才刚刚走出几步便被任初平追了上来,这家伙拦住二人的去路,冷然道:“我一定会成为这届内门弟子中的第一人,你们两个只配在我的阴影下颤抖!”

    任怀宇摇了摇头:“让让,你挡着路了!”

    “任怀宇,别以为你有点小心机就能沾沾自喜!两个月后的比武大赛,我一定会将你踩在脚下!”任初平在两人走出一段距离后突然大叫道。

    感谢g780511、じ☆ve炫帅、魔道vs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