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田虽然中虽然有大阵聚敛元气,更有许多珍贵的碎玉,其中本就蕴有大量的元气,但如果想要直接吸取的话,武者可没有这个能力。

    就像人种在地里只会腐烂一样。

    要借光药田中庞大的天地元气,必须通过灵草。

    灵草可以吸取药田中的元气,然后溢发出来。一棵灵草溢出的元气自然少得可怜,可十棵、百棵、千棵加在一起的话,就形成了极大的规模。

    任怀宇凭身份玉简领到了一份“布阳谷”的种子。

    布阳谷是最普通的灵草,结出来的谷种可以直接做成饭吃下去,不但味道要比普通的麦种好上十几倍,其中更是蕴有丰厚的天地元气,对武者的修炼极为有益!

    像虚魂境的武者已经可以辟谷,可他们绝对不会排斥吃布阳谷的。

    布阳谷另一个特点就是易种、好活、生长周期短,特别是种在药田中的话,短短三个月就能收割一次。任怀宇因为是新手,自然只能领取最好养的布阳谷,哪怕是欠收、甚至不收,损失也可以小点。

    领了一小袋种子之后,任怀宇前往药园,经过门口的时候,只见那药园老翁依然一副醉熏熏的模样,他打了声招呼后也没见对方理会。

    “真是稀奇,这小子是怎么找到、并将金镉石给弄走的,老夫还想帮他一把,没想到他居然自己解决了!”药园老翁双眼睁开一条缝,但酒意上涌,他又呼呼呼地大睡起来。

    任怀宇大步前进,还没来到自己的药田处,却见一名少年笑盈盈地向他走了过来,正是任初平。

    “怀宇族弟!”任初平哈哈一笑,目光扫过任怀宇手里的种子袋,脸上不由地露出一副阴寒的表情,“听说族弟被分配到一块废田,为兄听说之后也甚是恼怒!”

    恼怒?暗自开心还来不及吧!

    只是谁又能够想到,仅仅只是一天时间他就解决了废田的问题,以此时那块药田中所蕴积的“营养”,不知道能够让灵草长得多旺盛!

    任怀宇很配合着对方露出一副恼怒的表情,道:“那个死胖子太可恶了!”

    “怀宇族弟,这事不能这么算了,我们得去讨回个公道!他不过是区区一个杂役,而我们可是内门弟子,这是以下犯上!”任初平义愤填膺地说道。

    这是要激得任怀宇去大闹一场!

    事情闹大了,罗沛文这种小人物的贪心恶行肯定是见光死,可关键是这小人的背后有一位真传弟子、甚至还有个恐怖的长老大能,要是让这位大人物生出一丝丝的不满,任怀宇的前途肯定就完蛋了!

    进了天元道宗,任初平不可能在明面上对任怀宇动手,可是使阴招却是不在话下。

    “任初平,你还真是歹毒!”就在这时,章默突然从一间院落中推门而出。

    任怀宇不由地一笑,抱拳道:“章兄!”

    任初平则是脸色一变,他可没有想到这遇到任怀宇的地方居然恰好是章默分配到的药田门口。他欺任怀宇年少,还分析不出他的歹毒用心,当即向章默怒视而去,道:“章默,你这是什么意思?”

    “哼,还需要我说吗?”章默素来话就不多,只是扫了对方一眼,满脸的不屑。

    “你——”任初平目中如欲喷火。

    他有信心说服任怀宇去大闹一场,从而将这个眼中钉甚至踢出天元道宗!这小子善忍,明明有六品魂晶却甘于平庸,可见心性如同毒蛇一般,正等着獠牙长成后噬人!

    因此,他必须将祸患消弥于萌芽之中。

    只是被章默这么横插一手的话,好好的一桩事情就要化为泡影,能不让他生怒了。

    任怀宇心中冷笑,这害人不成而恼羞成怒,脸皮之厚、心性之毒也算是世间少有了吧!但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义愤之色,扬了扬拳头:“对,不能这么算了!”

    章默一愣,没想到有他出面指穿,任怀宇还是要往坑里跳,难道他说得还不够清楚,非要将前因后果、利害关系向任怀宇一一分析不成?

    不对,这家伙可没有那么蠢!

    章默心中一动,突然反应了过来,便斜靠在门上,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任初平则是大喜,没想到任怀宇比他想像得还要容易上钩,他原本还准备了许多说辞,岂料任怀宇居然就是个**包,一点就着了!

    他连忙打铁趁热,道:“怀宇族弟,我支持你!”

    “可是族兄,我向来胆子小,不如我们换一下,我用你那块药田,你去找那死胖子说理如何?”任怀宇似笑非笑地看着任初平。

    任初平顿时一愣,没想到任怀宇居然会这么说。

    少年人哪个不是胆大包天,谁会承认自己胆小怕事,最是容易激出火气来,从而做出可能让自己后悔一生的事情来。罗沛文可是狠狠地阴了任怀宇一把,这他都能够忍?

    说来说去,居然把自己给绕了过去,任初平不由地脸上阴晴不定,他是万万不可能和任怀宇交换药田的,可是之前他一直以关怀者的立场说话,要是断然拒绝的话,他的脸上又岂会好看。

    一时之间,他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哈哈哈!”章默大笑起来,做为一直与任初平并列、放在一起比较的人,他很是愉悦地欣赏着对方尴尬的表情。

    任初平看了看任怀宇含笑的表情,终是知道这次是被任怀宇狠狠地耍了!

    可恶,明明是自己挖陷阱给他钻,怎么反倒让自己落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这小子隐忍这么多年,绝不能再把他当成普通的楞头小子了!

    自己的用意既然被识穿,任初平也就懒得再摆出那副关怀的模样,立刻脸色一变,阴沉沉地道:“任怀宇,你守着一块废田,本少倒是要看看你三个月后怎么交差!”

    他一甩袖子,转身便走,生怕留下来被任怀宇和章默看笑话。

    “任初平虽然是个小人,不过你那块田确实是废田,三个月后若是交不出足够数量的灵谷来……”章默眉头一皱。

    他顿了下,又道:“据说布阳谷的产量最高,一般可以截留两成甚至三成!到时候我将多余的灵谷都给你,但其余的就要你自己想办法了!”

    任怀宇不由地心中一暖,章默此人虽然寡言少语,可人与人相处,重的是情义,嘴上说得再动听又有什么用!

    他微微一笑,道:“章兄,说不定情况并没有那么糟,那块药田到我手里可能就转废为宝了呢?”

    章默一愣,他也听说过那块废田的事情,那可是连宗内大能都束手无策的,任怀宇又能有什么逆天的手段?但看任怀宇自信满满的样子,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反正罗沛文是不可能给任怀宇换药田的,任怀宇自信不自信都改变不了已成的事实。

    他不喜多言,只是点点头,转身回转了药田。

    虽然现在灵谷还没有长出来,在这里修炼和在其他地方修炼并无不同之处,但少不得要浇水施肥,有很多琐事要做,来来回回跑动简直是浪费时间,任怀宇索性便待在这药田边了。

    他将章默的人情记在心中,也回到了自己的“废田”,将昨天挖出来的坑埋平,并重新开垦一遍后,把布阳谷的谷种一一种下。

    他之前可从来没有干过这种活,忙得是满头大汗,小半天之后,这些谷种终于全部种了下去。

    因为是灵谷,这浇灌的水也有讲究,必须得用山间的一道灵泉,因为泉眼很小,也不可能将水引到药园中,必须亲自去提水。

    以凝气六层的力量要挑些水自然不成问题,茅屋中本就有水桶之类的工具,任怀宇拿起之后便去装水,来回三次才将整片地都浇灌到。

    接下来,就是等灵种的抽芽了。

    任怀宇坐在田边,开始吸取天地元气进行修炼。

    虽然其他的药田中肯定有生长中的灵草,但每个院落就是一个**的阵法,隔绝着天地元气的溢走,任怀宇可借不到别人的光。

    但他此时已经相当于四品魂晶的资质,而且还是佼佼者级别,比之任初平之流修炼的速度都要快上五倍!

    除了晚上之外,任怀宇都待在了药田中,苦练不辍,再加上马鹏飞已经将他们这个月的聚气丹发放了下来,双管齐下,他的进境如飞。

    让任怀宇有些担心的是小白猪,这吃货居然一直在大睡,都已经好几天了!好在第四天的时候,这小家伙终于醒了过来,第一件事就是缠着任怀宇要吃的。

    任怀宇终是放下心来,相比于小家伙的莫名大睡,还不如就做个吃货好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十天之后,他种的灵谷终于抽芽破土而出,一片青绿覆盖在原本黑色的土壤上,平添了几分生气。

    “啾——”小白猪欢快地在药田里奔跑着,有时候还会对着刚刚生成出来的灵谷舔舔。

    任怀宇原本想要阻止,但想想这吃货只对肉类感兴趣,再加上小家伙的身体虽然肥,可是在田间穿梭居然没有踩坏一株灵草,他也就懒得理会,任小家伙玩得疯狂。

    可又是七八天之后,任怀宇赫然发现有些灵谷居然长得特别得茁壮!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