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一次,继续求收藏、推荐、点击。

    ————————————————

    “老人家,你怎地知道?”任怀宇不由地稀奇。

    “哈哈哈,这丙子园十三号药田可是整个药园中最差的一块,有废田之称!若不是你得罪了那头肥猪,他会将这块废田给你?”药园老翁大笑着说道。

    怪不得那死胖子如此痛快便将药田给了他,原来竟是分配了他一块废田!

    可以想像,这种下去的灵草肯定没几株能活,甚至一株都活不了!而宗内又有规定必须上交一定的收成,那么等待任怀宇的必然是惩罚!

    那死胖子可真是歹毒!

    任怀宇眉头一皱,他是绝不可能回去找罗沛文的,况且找了又如何,他身上又有没有多余的钱财去打点那头贪婪的肥猪!

    他又岂肯向那头肥猪低头!

    废田,为什么会是废田?宗内断然不会故意弄块废田出来,那么其中必然有着原因,若是可以搞清楚这点的话,废田也未必会废。

    任怀宇笑道:“老人家,这块废田为什么会这么差?”

    “连宗内的大能都不明白,更何况是老头子了!”药园老翁哈哈大笑,他意味深长地看着任怀宇,“小子,你是要领下这块废田,还是将这块田退回去?”

    “先看下情况吧!”任怀宇想了想,听到宗内大能都没办法解决,他不禁一皱眉,但总是不肯死心。

    “那便跟老头子走吧!”药园老翁提着酒葫芦对着自己灌了几口,白眉舒张,这才向前引路,带着任怀宇来到一座小院落的前面。

    这整个药园被分布成无数的小院落,每一个小院落里面都是一块药田。

    药园老翁推门而入,这里面很简单就是一方长宽都在五丈左右的田地,在院落的尾端则有一座小茅屋,仅仅只有七尺见方的地方,只能挡风蔽雨下。

    药田就是药田,自然有股浓郁的药味,让小白猪一下子来了精神,猛地从任怀宇的肩上跳了下去,竟是欢快地在药田中打起了滚来。

    任怀宇也没以在意,反正田里还没种一株灵草,小家伙再闹也没事。

    “嗯?”药园老翁向小白猪扫过一眼,醉意朦胧的双眼中闪过一道古怪的神色,但一闪即没,快得都没让任怀宇发

    现。

    “小伙子,你这头兽宠是什么品种,怎地恁是古怪?”他转过头看向任怀宇。

    “我也不知道!”任怀宇摇了摇头,他只知道小家伙颇有灵性,可究竟是什么品种就完全不清楚了。

    “蛮肥的,给老头子做顿下酒菜倒是不错!”药园老翁双眼盯着小白猪。

    小白猪虽然是个吃货,但灵性十足,滋溜一下就逃到了任怀宇的肩头,然后对着药园老翁挥舞双爪做愤怒状,似乎感觉到了对方的不怀好意。

    “哈哈哈!”药园老翁大笑起来,从怀里掏啊掏、搓啊搓,半天才拿出一颗乌黑色的丸子,看着那不规则的椭圆形,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是他临时搓出来的污垢,“小家伙,便宜你了,这可是老头子珍藏了几百年的仙丹!”

    任怀宇不由地嘴角抽搐一下,没看出来这老头也挺有恶趣味的,还几百年的仙丹!

    “啾——”小白猪却是双眼一亮,小眼睛死死地盯着那颗黑丸子,嘴角口水哗哗哗地流。

    嗯,难道这丸子还真有神效?

    小白猪虽然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可好像因为被老翁那句要宰了当下酒菜的话给吓到了,只是用小眼睛死盯着,没敢扑上去。

    “小家伙也忒胆小了,罢了,老头子也是无意中拣来的,便送给你吧!”药园老翁将手指一弹,这颗黑丸子立刻飞射而出,向着小白猪抛去。

    小白猪立刻欢叫一声,从任怀宇的肩上跳了起来,向着那颗黑丸子扑去,一口便将那黑丸子吃了下去,嚼得那叫一个香。

    “小子,这块废田虽然现在是废的,不过这些年每次投入灵玉籽的时候,这里也没有落下过,只入不出,这地中积累的灵气浓郁无比!你要能解决这其中的问题,那就是因祸得福了!”

    药园老翁咕嘟嘟又灌了口酒,踉跄地走向门外,只是还没有走出院门便一头栽到了地上,发出了呼噜噜的鼾声。

    任怀宇摇了摇头,走过去将老头扶了起来,还没有近身就闻到一股强烈的酒臭味,熏得他差点晕倒!他咬了咬牙,将呼吸摒住之后,将老头扶了起来,一口气奔到药园门口。

    把老头放到茅屋内的床榻上,任怀宇给对方脱下了鞋子并拉上被子盖上,这才离开了茅屋,大口大口地呼吸起来,只觉自己差点被憋死。

    他一直服侍缠绵病榻的爷爷,这些动作对他来说是熟练无比,可惜的是,爷爷早在两年前就走了,哪怕是他突破虚魂境,回任家替爷爷讨回公道,老人家也看不到了!

    叹了口气,任怀宇赶回自己的药田,虽然希望渺茫,但他总得试试,找出药田究竟是怎么废的原因。

    待他离去之后,药园老翁摇摇晃晃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抓过酒葫芦又是一口灌下,喃喃道:“心性还算不错,看在灵药兽的份上,便帮这小子一次吧!”

    啪,老头又一头栽倒睡了下去,呼呼呼地鼾声大作。

    ……

    任怀宇回到自己的药田,一门关这里就成了**王国,只是居住条件太过简陋,不然搬到这里住下倒是不错,待灵草抽芽这里便会元气充足,是修炼之圣地。

    他回去的时候,只见小白猪肚皮朝天躺在药田上,半张着嘴巴,正呼噜噜地酣睡着,口水哗哗哗地流。

    这小家伙!

    任怀宇也懒得理会,他在茅屋中找出一把铲子,在药田中挖掘起来。

    凝气六层有六石之力,这用来挖挖洞自然是再轻松不过,一个时辰不到,他就挖出了一个深坑,但无法再挖下去了,因为已经碰到了岩石层。

    这岩石上画着复杂的纹路,任怀宇虽然不懂,但也知道是天元道宗的高人刻下的阵纹,用以聚敛整个苍云山的天地元气。

    阵纹应该没有问题,否则天元道宗的大能早就将问题解决了。

    任怀宇抓耳挠腮,但就在这时,乌金尾突然一振,自动从他的股后钻了出来,向着一个地方颤颤虚晃。

    咦,有乌金尾需要的精华!

    任怀宇心中顿时涌起了一股强烈的喜悦,乌金尾越是增强,对于他的帮助自然也越大!一是那元气吸纳的速度,二则是长度。

    要是这根神尾达到千丈、万丈,他不是可以杀人于千里之外了!

    就是不知道神尾有没有成长的限制。

    他连忙调整方向,向着乌金尾所指的方向挖了过去,刷刷刷,他动力十足,自然挖得速度飞快,没一会就挖出了一条大概有半丈长的深坑。

    嗡!

    乌金尾激射而出,奇快无比地缠到了一块只有小指粗细的灰色石块上,那原本是粘在岩石层上的,本就属于岩石层的一部份。若不是任怀宇知道乌金尾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绝对不会发现这块石头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别看这石块这么小,但乌金尾这次却是足足吸取了十个时辰才心满意足地收了回去,向着任怀宇传递出一道道信息。

    ——乌金尾已经与任怀宇结为一体,就像是手足触摸,传递回来的信息明确无比。

    强烈无比的金属性精华!

    任怀宇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这会是一块废田了。

    就因为这块不起眼的石头!

    金系主杀,金之属性太重的话绝对会杀死灵草!因此,这里种什么就死什么,绝不可能有一株灵草可以活下来,自然就成了一块废田。

    想明白了这点,任怀宇不由地露出了一丝笑容。

    罗沛文想要害他,却怎么都没有料到他会拥有乌金尾,直接吞噬了那石头中的精华,把那岩层上长出来的“瘤”给硬生生消化了!

    想必,现在这块田已经与别的药田无异了。

    不,不是无异,而是要肥沃许多,毕竟撒入药田中的玉籽一点都没有被吸收!

    当然,他是绝对不会感激罗沛文的,若不是他有乌金尾,而是换了另一个人呢?

    哼,这种贪婪又阴险的小人,定要想办法狠狠地教训他一顿!

    任怀宇收起暇思,将注意力放到乌金尾的变化上。

    经过这一顿饕餮大餐之后,乌金尾的长度达到了三丈二尺,吸取灵气的速度更是飙升到了二十四倍!这要换到风魂石上的刻度,就差不多是一百左右了!

    快要达到三品魂晶的级别了!

    这次可真是大收获,不但有了一块极其肥沃的药田,又将乌金尾增强了许多。

    咕!

    任怀宇的肚子猛地叫了起来,他这才猛然想起,自己可是足足有十几个时辰没有进过水米了,这能不饿得肚子叫吗?

    他连忙跳了出来,一把将小白猪抓了起来,离开药园回自己住的地方。

    奇怪的是,怎么那只吃货居然还在呼呼大睡,平时不消两三个时辰总会在他的脚边啾啾乱叫,今儿个怎么转了个性子,不当吃货要做睡货不成?

    一边胡思乱想中,他已是回到了所在的院落,胡乱取了点干粮就吃——因为武者一修炼就没个准时头,宗内除了准点提供一日三餐后,还会准备一些干粮以应对错过餐点的情况。

    疯狂补食一顿后,任怀宇便去丹院领取灵药种子。

    感谢恶魔小骑士、龙侠玉、81东方天、魔道vs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