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道宗有分明的等级制度,最底层为外门弟子,若是可以在二十五岁前晋入凝气境,那么便能转为内门弟子,否则便会被开革出去。

    像陈家、任家、章家的几个式魂境强者都是没能在二十五岁前完成突破,被驱出了天元道宗,但他们还算是幸运的,怎么也是晋入了式魂境。

    当然,还有一部份人即使被开革出去也不愿离开天元道宗,这部份人就降格为宗门的杂役,再不能算是宗内的弟子了。

    外内弟子之上自然便是内门弟子,分为两种,一是像章默等资质优秀的天才,没达到式魂境便能收入,但也有限定,就如马鹏飞所说,二十岁不晋式魂境便要打落凡尘,与普通的外门弟子没有区别了。

    另一种就是达到式魂境的,不管年岁如何,只要不叛离宗门,那么便能一辈子拥有这样的身份,比如那马鹏飞。

    而可以突破式魂境,成为虚魂期的强者,便能成为真传弟子!这才是宗内真正培养的人材,得到的修炼资源绝非内门弟子可以比拟!

    当然资质特别出众的天才也能破格成为真传弟子——就像岳菲絮,可惜这样的例子一百年都出不了一个!

    真传弟子再往上就是长老了,需要幻魂境的修为,这是宗内的中流砥柱,数量不会超过十个!据说,岳菲絮便是被一名长老收为了弟子。

    长老之上,便是独一无二的宗主大人。

    因为关系着自己的前途,待马鹏飞将门规等琐事一一交待完毕、众人拿到代表身份的玉简后,他们立刻飞奔出去,前去办理领取药田、灵草种子的手续。

    再急也不急着这点时间,任怀宇并没有赶着这股热潮,而是在山里逛了一圈,大致了解一下环境,逛足了个把时辰后,他才慢慢悠悠地去领取药田。

    他来到一个小小的院落,进了一间敞开门的小房间,只见一名男子正无聊地趴在桌上睡觉,直到任怀宇敲了敲桌子,那人才抬了起来。

    这是个三十左右的男子,一张脸肥得都快向两边铺出肉来了,虽然现在已经是十月上旬,天气没那么热了,可他依然满头大汗,不断地发出阵阵臭味,熏得任怀宇不由自主地退后一步。

    而小白猪更是夸张了,用两只小爪子捂在鼻子上,直接从任怀宇的肩上摔了下来,划到一半才用爪子抓住任怀宇的衣服,十分麻利地又爬回了原来的位置。

    “干嘛的?”那肥肉中年向任怀宇不耐烦地问道。

    “领取药田!”任怀宇从怀中掏出身份玉简,放到了桌子上。

    那肥胖男子拿起感应一下,那里面有幻魂境强者亲手封入的神识烙印,比什么铭牌、口令都要来得可靠。但虽然确认了任怀宇的身份,可肥胖男子却是并没有吭声,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任怀宇。

    这发什么愣呢?

    任怀宇不明白,反向对方瞪了过去。

    “拎不清的蠢货!”肥胖男子低声嘀咕一句,声音轻到没让任怀宇听到。他用手做了拈钱的动作,然后用手指扣了下桌子。

    任怀宇这才明白,对方是在勒索好处!

    真是没想到,在天元道宗还有这么一套!这种情况其实在任家也有,不过任怀宇的穷是出了名的,自然也没有人向他索要什么,因此以他还算聪明的头脑也是看了对方那再明显不过的动作之后才算是明白过来。

    他先是一怒,但继而又按了下来,毕竟这初来乍到,实在不宜表现得太过强势,再者,他显然要在天元道宗待上些年份,这银两倒是没什么用处了。

    如此一想,他便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袋子,往桌上一放。

    “啾!啾!”小白猪灵性高得吓人,它可是知道那白花花的银子可是能够换来自己最爱的肉类,立刻就从任怀宇的肩上窜了下来,小爪子一把便将袋子抓住,拼命地往回拖。

    别看里面没几锭银子,可小白猪也出世没几个月,力量不足,拖着这只袋子又哪还有力气回到任怀宇的肩上,急得这小守财奴乱叫不已。

    任怀宇不由地莞尔,他伸手将小白猪提了起来,而那小家伙则是拼着老命抓着钱袋子不肯松手,可力量有限,没坚持一会便只能松“爪”。

    啪,银袋再次掉到桌上,小白猪“吱吱吱”急叫,回过头看向任怀宇,蓝眼睛中泪光盈盈。

    这吃货,死了娘的时候都没有这么伤心啊!

    不过那时候小家伙才刚刚出世,根本不知道死亡的意义为何,又很快将孺慕之情投注到了任怀宇身上,没心没肺地度过了那本该是最伤心的时期。

    可现在小白猪知道了银两的“威力”,做为一个吃货,它果断迸发出了超级战力来。

    任怀宇抓住小白银没让它再次窜出去,目光扫向那肥胖男子,虽然谈不上恩怨,可对方这贪财的嘴脸还是让他微微动气,若是有机会的话,任怀宇不介意让对方吃些苦头。

    那肥胖男子露出一副“你还算识相”的表情,伸手将钱袋拿了起来,但只是一掂之后,脸上的表情便从淡淡的傲慢变得阴沉起来,他打开钱袋,四锭银子立刻滚了出来,加起来大概几十两的样子。

    “小子,你当我是叫花子吗?”肥胖男子五根粗短的手指抓起两锭银子就向任怀宇扔了过去,不过没有对着人,而是扔在了他的脚下。

    “简直就是污辱我罗沛文!”

    “呸!”

    他一脸气愤的模样,好像蒙受了奇耻大辱。

    任怀宇原本只是恼恨对方的贪财,可现在倒是被他的贪心加黑心给激怒了,脸色也沉了下来,道:“你只是一个办事的仆役,分配药田乃是你的本职差事,还想怎样!”

    “呸,别以为自己是什么内门弟子就能吓住老子!”罗沛文将嘴角一撇,“你要是式魂境,老子还怕你三分!哼哼,刚刚进入天元道宗的杂毛小子摆什么谱呢?告诉你,老子的表哥是柳长老的真传弟子,懂不懂,真传弟子!”

    怪不得这胖猪可以坐在这个位置上,而且敢如此肆无忌惮,原来背后有人!

    真传弟子可是比内门弟子还要高出一个档次的存在,一般情况下谁会去跟一个狗奴才过意不去,万一惹恼了那位真传弟子不是没地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因此这罗沛文自然肆无忌惮了!

    任怀宇冷笑,那四锭银子就是他所有的积蓄,以前给爷爷看病根本不可能存得下钱来,这还是他例银涨到二十两之后才慢慢多出来的。

    就算他愿意继续让步,也不可能再拿出更多的钱财来满足对面这头贪兽,何况他并不想再退让了。

    矮下身体将地上两锭银子拣了起来,又将桌上那两锭银子收了起来,任怀宇冷然看着桌子对面的黑心胖子,寒声道:“我没有时间跟你浪费,你若再推托,咱们就去那位柳长老评评理!”

    在任怀宇的目光逼视下,罗沛文竟然有种浑身发寒的感觉,只觉面前这少年虽然看上去有些瘦弱,可体内却像是藏着一头猛虎、一只猎豹,尤其是那双眼睛,怎么会有那么重的煞气!

    将事情闹到柳长老那?

    开玩笑,这么一丁点小事哪可能惊动柳长老,可事情闹大的话,他也不会好过,索要好处又不是什么涨脸的事情!

    罗沛文眼珠子一转,顿时有了个主意,打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块牌子,向任怀宇掷了过去,道:“乡巴佬,拿去,这是你的药田,自己去领吧!”

    他一是怕了任怀宇的凶悍,二来也不想将事情闹大,三来更是想要陷害任怀宇一把。

    任怀宇伸手一捞,将那块牌子抓住。

    这是一块金属铁牌,一面光滑,另一面则是刻着“丙子园十三”五个字。

    目光再次扫过罗沛文,任怀宇微微有些奇怪,按说这种小人会如此快地妥协吗?他心中不解,但也不在乎,任罗沛文的靠山如何强大,这死胖子本身只是个杂役而已,根本不配被他列为敌人。

    待任怀宇转身离去之后,罗沛文的小眼睛中流露出一丝寒意,冷笑道:“那可是块废田,这小子浪费灵药种子,必然要被宗门处罚!嘿嘿,得罪了老子就等着受罪吧!”

    ……

    任怀宇一路来到了药园,这是天元道宗的大佬以可怕的大能力硬生生在山间开辟出来的一片平地,还没有进入就能看到有氤氲之气翻腾,蔚为奇观。

    小白猪在他肩上啾啾啾欢跳着,这吃货看到任怀宇拿回了银子自然大悦,恨不得将那几锭银子抱在怀里才能安心。

    任怀宇来到药园门口,那里建着一个茅草屋,屋外坐着一个全身穿着蓑衣的老翁,眉发皆白。

    “老人家!”任怀宇轻声唤道。

    “唔——”迷迷糊糊的声音响起,老翁晃晃悠悠地直起身体来,一张老脸却是红得跟个猴屁股似的,右手里还拿着个酒葫芦。

    “干、干什么?”老翁有些结巴地说道,说着还打了个酒嗝。

    任怀宇取出那块牌子递了过去:“老人家,我是来领取药田的!”

    “嗯,丙子园十三?”老翁的酒意好像醒了些,向任怀宇看去,“小子,你是不是得罪了那只死肥猪?”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