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里已经是埋尸地,任怀宇自然不想再待下去,带着小白猪向前进,装模作样地搜索起来。

    经过陆守元这一事后,任怀宇对任何敌人都不敢再存小视之心,更是不敢有妇人之仁,在这个现实、残酷的世界里,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不知不觉间,夜幕降临,三大家族组成的搜捕大队也无功而返,但他们并没有回转各自的家族,而就是汇合后在青平山下搭起了帐篷,凑合着过上一夜。

    若是还要回到清水镇的话,一来一去可是会浪费许多时间的。

    吃过晚饭之后,任怀宇回到自己的帐篷中,先将《绝命指》拿了出来,将上面的口法死记硬背了下来。

    不懂不要紧,记住就行!

    这玩意带在身上终是危险,万一不小心被人发现的话,绝对会引来杀身之祸!

    还是记在脑子里最是安全。

    这套魂技的口诀并不长,大概就三千字不到,虽然任怀宇没有过目不忘的好记性,但一个晚上下来他也能背得一字不差。

    连续核对几遍无误之后,他一把火烧掉了这本秘笈。

    如此一来,只要他不说谁也不会知道《绝命指》落到了他的手里!

    小睡不足半个时辰,任怀宇便被叫醒,吃过早饭之后,一行人再度进入了茫茫青平山。

    相对于一座大山来说,三大家族虽然出动了百多人可也如大海中丢下一块小石头,根本翻不起什么大浪来,搜索的力度极是有限。

    因此,这次他们分散的距离又扩大了些,人与人之间至少隔了四五里的距离。不过这固然增加了搜索的范围,可也意味着一旦谁遇上危险,这救援也可能不会及时赶到,甚至连求救的信号都未必发得出去!

    当然陆守元也只是凝气六层,大家只要小心一点,基本不可能被偷袭得手。

    任怀宇自然知道陆守元是永远不可能再出现了,而他要小心的则是任季昆可能派出的杀手——虽然他相信这个可能性并不大。

    不过,万一这老家伙真得不死心,非要弄死他呢?

    李仲和失踪,任季昆只会疑神疑鬼,可若是他派出的杀手再次失踪的话,必然会猜到什么了,到时候说不定便要亲自出手了!

    这还真是件麻烦事!

    任怀宇思考许久之后,终是决定冒一下险,他将陆守元的尸体挖了出来,再抬到山上之后,丢进了溪水里。

    这尸体肯定会被发现,那么这无意义的搜捕行动也将终结,他也就不用再担心任季昆派出的杀手。

    果然,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陆守元的尸体便被陈家的一名族人发现,欢天喜地地抬回了陈家,一边小心翼翼地提防着,生怕别人来抢尸体似的。

    这是自然,虽然没能活捉到人,可是将尸体交给天元道宗也是大功一件,说不定被另眼相看,直接收为内门弟子呢?

    任怀宇心中暗笑,这陆守元可是关系着《绝命指》的秘密,将尸体带回去却是不见了秘笈,与其说是福还不如说是祸!

    可既然是陈家的人发现的,任怀宇对此也毫无愧疚,就由陈家来当这个替罪羔羊好了。

    而他只要将聚气丹吃光,就完全消灭了与陆守元可能会有的联系,至于陆守元身上的伤口——乌金尾无影无形,谁又能联想得到他的身上?

    既然陆守元已经找到,这大搜索自然也结束了,任怀宇好端端地回到了任家,让不少人都是吃惊不已。

    可谁能想到仅仅只是三天时间陆守元就被找到了呢?按大家原本的估计,要将偌大的清平山搜个遍怎么也得个把月吧!

    运气!

    这小子真是运气!

    任怀宇却是不管别人怎么看待自己,他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继续一心苦修。

    “聚气丹,这种奢侈品想不到我还有享用的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任怀宇倒出了一粒聚气丹,丹药一出便有种甘苦的药香,聚而不散。

    “啾!啾!”小白猪立刻从他的肩上跳下来,毫不客气地伸出爪子就要抢过去。

    任怀宇连忙将手一抬,没让小家伙得逞,笑道:“这可是丹药,不是吃的,你一边乖乖待着去,晚上不是给你吃了许多肉了?”

    “吱吱!啾啾!”小白猪果断不依,人立在任怀宇腿上,两只爪子扒着他的衣角,瞪大了一双小眼睛,极力卖萌。

    “嗯?”任怀宇微微有些奇怪,因为小白猪虽然是个吃货,但只喜肉类,给它吃素的完全就是置之不理的。按说丹药大多时草药所炼,怎么这家伙居然会讨着要吃了?

    难道小家伙也知道这能助长修为?

    任怀宇想了想,一狠心,将那粒聚气丹丢到了小家伙的跟前。他现在已经是凝气五层,能够提升实力固然好,但也不会影响他进入天元道宗。

    小家伙早就贼眉鼠眼地盯着那粒丹药,见状连忙伸出爪子抢了过去,放到嘴里就啃了起来,吱吱吱,三两下就啃去药衣,如同嚼蚕豆似地吱吱响。

    吃过之后,它居然肚皮一翻,直接睡了过去。

    任怀宇的脸皮抽了抽,差点抓狂。

    聚气丹服下之后,必须立刻炼化,才能完全吸收其中的药力。可这小家伙居然直接睡了过去,这虽然不至于一点效果也享受不到,可好处却是少得可怜,能够发挥十分之一的作用就能谢天谢地了!

    任怀宇不是小气的人,可一粒对他来说也是相当珍贵的丹药居然被如此浪费,却也让他心疼不已!

    没给这小家伙白起猪的名字,真是吃了就知道睡啊!

    任怀宇摇了摇头,再倒出一粒聚气丹来,吞下之后,他连忙运转天元玄经,引导着药力的吸收。

    这丹药入肚即化,如同一道热流从胃部展开,瞬间涌入了四肢百脉,懒洋洋地让人直想睡觉!

    任怀宇当然不是小白猪这种吃货,立刻精神一振,以法诀为引,将融入四肢百脉的热流一一引导回丹田,向着魂晶缠绕而去。

    同一时间,乌金尾也高高竖起,不断吸纳着天地元气进入他的体内,进一步加快他的修行速度。

    两个多时辰之后,任怀宇才将这颗聚气丹的好处完全消化,他略一估算,这相当于替他节省了十天左右的修炼时间。

    这还是相当可观的!

    他现在的修炼速度可是相当于一个拥有四品魂晶的天才,一颗聚气丹就能节省他十天的苦修,放在像任初平这些人的身上又能节省多少时间?

    可惜的是,聚气丹可不能像是糖豆般一颗接一颗地狂啃。

    是药三分毒,便是聚气丹也不例外。一般来说,一天之内只能服下一颗聚气丹,连续服用的话非但享受不了好处还可能因为丹毒而落下什么伤势。

    任怀宇在镇里的药铺买了一只大点的丹瓶,将剩下的聚气丹都装进了这只丹瓶中,然后将原来的两只丹瓶踩碎丢弃,基本解决了后患。

    没过几天,天元道宗就来了位不怒自威的肥胖老者,据说便是那位长老,陆守元乃是他的仆役。至于那肥胖老者来了之后做了什么,任怀宇可没有资格知道,总之这位大人物离去的时候很是不满。

    这也让任、章、陈三大家族战战兢兢了好长一段时间!

    任怀宇猜测《绝命指》便是陆守元从肥胖老者身上盗出来的,此时只见其尸不见其身上的魂技秘诀,自然要怀疑是被三大家族私吞了!

    他微微有些紧张,虽然消灭了大量的证据,可只要被人发现他身上那么多的聚气丹就麻烦了。

    还好,始终没有什么情况发生。

    每天服用一颗聚气丹,再加上相当于四品魂晶的吸取元气速度,一个多月后,任怀宇再次突破!

    凝气六层!

    终于赶在天元道宗开山门大选之前达到了这一步!

    任怀宇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相比于任初平和章默、甚至陈江沅他都没有一丝一毫的优势。

    任初平和章默就不用说了,拥有六品魂晶,基本已经锁定了两个内门弟子的席位。而陈江沅也同样是凝气六层,并不比他逊色。

    乌金尾的秘密又不能泄露出去,八品魂晶对他来说终是一个硬伤。

    以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成为天元道宗的内门弟子,不知道外门弟子有没有“转正”的机会!因为之前清水镇根本没有人成为天元道宗的内门弟子过,这一点自然也没有人知道了。

    他想了一阵之后便不由地暗笑自己太过患得患失,考虑这些又有什么意思,只要他勤加苦炼,修为精进,那么天元道宗自然会看在眼里。

    此时,距离天元道宗开山门大选还有七天!

    任怀宇即使已经几次三番经历了生死考验,但对于能够即将离开任家这个虎狼之穴还是感到相当地振奋。毕竟,任季昆就是一把高悬在他头顶的利刃,若是毫无顾忌地砍下来的话,他基本没有什么反抗之力。

    这种滋味自然谁都不会觉得好受!

    快了,快了,他就要离开这个冰冷冷、毫无亲情的地方,而当他归来之时,就是他替爷爷、替自己讨回公道的时候!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