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一次,继续求收藏、推荐、点击。

    ————————————————

    陆守元微微一怔之后,脸色突然露出强烈的杀气,也不打话,“叮”地一声,腰间长剑出鞘,疾向着任怀宇冲了过去,一剑刺出。

    说实话,任怀宇对缉拿陆守元并不上心。

    他现在对于天元道宗的了解也仅仅限于知道个名字,里面有许多强大的高手,至于其他的则是一概不明。在这样的前提下,他自然不会产生什么向心力,陆守元盗的是天元道宗的东西,他并没有义务一定要出手讨回来。

    可陆守元直接就对他出手,这就逼得任怀宇必须反抗。

    双方只是立场不同,任怀宇并不恼恨陆守元,甚至有些明白对方想要灭口的心理,这只是为了自保。可理解是理解,并不代表着他会站在那任对方杀戮!

    无怨无仇,但必须打!

    任怀宇同样长剑出鞘,这是他十几天前买的,花了他五两银子,虽然算不得绝世名剑,但比之他以前那把破铜烂剑可不知道要强上多少了。

    叮!

    两剑相击,爆闪出一道火花,任怀宇脚下微显踉跄,退后了三四步——凝气五层对凝气六层,这还是差了百多斤的力量。

    任怀宇并没有动用乌金尾,在对手实力相近的情况下,他想要挖掘出自己的最强战力。

    叮!叮叮叮!

    两人一剑剑相拼,虽然没有魂技都无法发挥出超级境界的战力,可毕竟都拿着凶器,随便刺上一剑可都是会皮破血流的!

    若是刺上要害,那就直接死了!

    双方都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每一剑都是极尽凶险,同时还要不断地闪躲跳跃,谁也不会愿意落得个同归于尽!

    剑光如龙,飞舞纵横,虽然任怀宇在力量上稍有不足,可乌金尾却能在危急关头格档一下,让他始终可以维持着稍落下风、却完全可以支撑下去的局面。

    陆守元越打越急,他可没有时间在这里与对方纠缠!

    虽然他不知道任怀宇为什么没有发出求救信号,可他根本不可能承受这样的后果,一旦陷入包围的话,他这条性命就算是交待进去了!

    必须速战速决!

    他心中一横,左手突然往怀里一探,一道炽烈的白光猛地爆闪出来。

    这光刺眼得厉害,好像要把眼睛都闪瞎了似的,任怀宇情不自禁地将双眼一闭!但就在那一瞬间他已经知道不妥,可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他什么也看不到!

    咻,陆守元的长剑袭来!

    生死一线!

    任怀宇冷静心神,这时候他哪怕是有一丝慌张都可能万劫不复!在脑海中回放着之前的场景,他意念一动,乌金尾如长枪般激射而出!

    陆守元的脸上浮闪着狰狞之色,他甚至不知道这个对手是叫什么名字,但谁让任怀宇运气不好呢?

    撞上了他,就一定要死!

    一剑袭来!

    “噗——”利刃刺破血肉的声音传来,陆守元脸上的表情蓦然一变,剑峰明明刺到了任怀宇胸口,却是再也无力刺得下去。

    叮!

    长剑落地,掉在石头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陆守元不可置信地看着胸口多出来的一个血洞,眼神瞬间溃散,啪地倒落于地,再没了气息。

    眼盲没有持续多久,任怀宇很快就恢复了视力,他看着已然倒毙的陆守元,心中翻起了强烈的波动。

    这是一个近乎死亡的教训!

    别以为他能杀凝气八层、凝气巅峰的高手就可以无视凝气六层的“小人物”,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意外,他凭什么自满?他可以以弱杀强,难道别人就不行?

    更何况陆守元的实力本来就在他之上!

    妇仁之心不可有!上了战场,就是生死大敌!

    若是一开始就动用乌金尾,陆守元不是早就死了,哪可能发出差点轰杀他的一击!

    任怀宇冷汗直流,虽然这一次他毫发无伤,可对他的冲击却是比李仲和一刀砍断了他肩胛骨还要强烈!

    那一击,他是计算过的,有准备的!可这一次却是绝对意料之外的变数,他没有死完全就是运气!

    运气可以用一次两次,但终究不是能当饭吃!

    要想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就得杀伐果断!没错,陆守元跟他无怨无仇,可既然放对厮杀,那他就要将对方当成生死大敌来看待!

    任怀宇不断地反省,心态在短短的时间内迅速成熟。

    “谁要杀我,我便杀谁,绝不心慈手软!”

    他闭上双眼一阵后,旋又张开,神情一片坚定,在强者之路上又踏出了坚定的一步。

    目光扫过陆守元的尸体,任怀宇这次可没有直接将人给埋了,而是搜起了对方的身体来——这家伙便是因为偷取了天元道宗的某株异草才叛逃的,岂能浪费。

    细细一阵搜索,任怀宇的手上多了三样东西。

    两瓶丹药、一本书藉,却并没有看到那所谓的异草。

    任怀宇眉头一皱,他拿起丹瓶扫过一眼,只见两瓶丹药上都贴着“聚气丹”的标签,每瓶中大概都是十粒比黄豆略大的朱红色药丸。

    聚气丹可是凝气期武者的瑰宝,可以大幅提升修炼的速度!

    这种丹药的主料据说是妖兽的魂晶,获取的难度倒是没有想像中那么大,可会炼丹的药师却是少得可怜——至少清水镇没有,只有天元道宗才养得起!

    因此,像任家即使猎到了妖兽也只能消化其血肉皮骨,最大的瑰宝魂晶便只能交给天元道宗来换取些聚气丹。像任初平虽然是任家第三代中的嫡长孙,可他每个月能够得到一颗聚气丹就算是不错了。

    二十来颗聚气丹,这可是笔不小的财富!

    任怀宇不客气地将这两只丹瓶收进了怀里,有了这他在一个多月内冲击凝气六层的把握便又多了几分。

    再看看那本书册,外表略显破烂,封皮上写着《绝命指》三字,字迹鲜红,仿佛是染着血写的,看上去有些骇人。

    任怀宇小心翼翼地翻开书页一看,开篇明义,这是一种魂技,以伤残自身为代价,以发出远远超过本身力量极限的攻击,威力奇大!

    因为魂技只有晋入式魂期才能使用,任怀宇根本看不明白具体的内容,充满了太多古怪的字眼,可是只看描述他便知道,这是一种极其可怕的魂技!

    他的心脏不由地嘭嘭嘭激跳起来!

    式魂境的强者才能使用魂技,但并不意味着式魂境的强者就会魂技,这是完全两个概念!

    拿清水镇来说吧,无论是任季昆、陈如山还是章家家主章惜文,虽然个个都是式魂十层的大高手,但无一拥有魂技!

    据说,只有成为天元道宗的内门弟子才有资格修炼魂技!

    难道说,陆守元盗取的并不是什么灵草,而是这本《绝命指》的魂技?

    是了,如果说是魂技,三大家族擒下此人后,说不定逼问出《绝命指》的下落后便杀人灭口,私吞下这套魂技!但只是一株还没入药的灵草,那么三大家族绝不会因小失大,肯定会押着陆守元回天元道宗领赏。

    没想到陆守元一心逃命,根本没打算将《绝命指》藏在哪里当作筹码,而是带在了身上,否则被任怀宇稀里糊涂杀掉,这本《绝命指》恐怕也要永远不知下落了。

    只是一个念头转过,任怀宇便将《绝命指》收起藏在了怀里,他可没有打算将这本魂技交出去!

    人是他冒着生命危险杀的,干嘛要交出去?

    而且陆守元别的不盗,却偏偏选了这本,恐怕这绝命指的威力也是强得离谱!

    按任怀宇的猜想,这本书卷残破得快要腐烂,如果本是天元道宗珍藏的话,那么陆守元干嘛不腾抄一本出来,既不用因此叛逃,也不用担心这破烂的书卷随时可能散页!

    或许,天元道宗中的某个人——八成是那名长老——也是刚刚才获得这本《绝命指》,正好被陆守元发现,被这家伙头脑发热就给盗了出来。

    任怀宇无法佐证,但他可以肯定这套魂技绝对不凡!

    这未伤敌先伤己,威力再不比一般的魂技强大就怪了!在别的武者手里,绝命指只能当成是保命绝技,被逼无奈之下可以拼个两败俱伤,威慑的作用大于实际效果。

    可任怀宇有乌金尾,这神物有治疗伤势的效果,与绝命指结合使用的话,不是绝配吗?

    简直就是为他量身订造的!

    当然,乌金尾的疗伤效果也不是白给的,可总比一般人强大不是?

    任怀宇左右看看,确定无人过来之后,连忙挖了个坑将陆守元埋了。他既然选择了要收起《绝命指》,那么必然不可能将陆守元的尸体交出去,否则他身上的嫌疑是怎么也洗不清的。

    挖坑埋人可是一件费时费力的活,可因为大家都觉得任怀宇可能要遭任家的暗杀,居然没有一个人跑过来看上那么一眼——即使他们之前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

    一柱香的时间后,任怀宇便完成了“后事”的处理,他拍了拍手,不禁有些感激起任季昆来,若是没有这只老狐狸的潜在威胁,他哪能这么悠闲地杀人埋尸?

    那老家伙若是知道自己身上有一本他梦寐以求的魂技,是不是会气得脸都绿了?

    无心之下,他可是送了任怀宇一份大礼!

    感谢郑乐杰、恶魔小骑士、言凉无间、龙侠玉、魔道vs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