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求支持,推荐、收藏都砸过来吧~~~~等养肥的同志还请顺手点下最新章节,孤单携小白猪一起拜谢了。

    ——————

    顺水推舟之下,任怀宇的参赛资格被轻飘飘地抹去,即使将花斑蛇的魂晶拿出来也没用!

    “此次狩猎大会的头名乃是章默,第二名为任初平,第三名为……”既然三大家族都已经有了共同的结论,武院方面也不会跳出来唱对台戏,反正对他们来说谁拿第一都没有不同。

    任怀宇深深地吸了口气,目光扫过,将任家、陈家那几张小人得志的脸记在心里。相对来说,他反倒对章家没什么恨意,人家完全没有立场为他申冤!

    他掉转身体,大步向着任家而去。

    “啾、啾!”小白猪好似感应到了任怀宇的愤怒,在他的耳边轻喃着,还用两只小爪子拱着他的头颈。

    任怀宇不由地微微一笑,虽然没有拿到白晶铁,但这次青平山之行他也不是毫无收获。

    “任怀宇——”行出数里之后,一道清朗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身后响起。

    任怀宇转过身来,只见一个青衣少年正疾步赶来,俊朗的外形、修长的身材,不正是章家那最杰出的族人章默吗?

    他追过来干什么?想要炫耀一番不成?

    任怀宇不恼章家,但章默若是来落井下石的话,这自然要让他生气了。

    “给!”章默右手一甩,将一件白色的物品丢向了任怀宇。

    任怀宇伸手一接,只见这是块晶白的金属,仅只有尺长、两根手指粗细,但入手极沉,至少要比同等大小的铁块重上五倍!

    嗡!

    乌金尾立刻自动钻了出来,向这块金属缠了过去,蠢蠢欲动,露出强烈的贪婪之色。

    白晶铁!肯定就是白晶铁!

    任怀宇强行克制下乌金尾的“贪念”,他向章默看了过去:“为什么?”

    “我不管别人怎么说,这次你确实是第一!”章默淡淡一笑,然后转身就走,将手举起挥了挥,“不过,这次我虽然输了,下一次绝对会赢回来!”

    “因为,我是章默,我不需要这种施舍来的胜利!”

    不等任怀宇拒绝或是道谢,他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不见。

    还真是挺有个性的家伙!

    任怀宇将手里的白晶铁掂了掂,这于他而言非常重要,他并不想矫情,况且这本来就是他应得之物!不过章默能够如此大度,虽然其中有对方的虚荣心在作祟,但任怀宇却自认承了对方一个人情。

    点水之恩、当涌泉报!

    任怀宇左右看了看之后,转向走进了一片偏僻的密林,不止乌金尾急不可耐,连他自己都是有些心急,这好处只有真正消化了才是自己的。

    他放开了对于乌金尾的控制,这道神尾立刻缠到了白晶铁上,嗡地一振,几乎是肉眼可见,这白晶铁很快就失去了原本莹亮的光泽,变得干枯无比。

    半柱香不到的时间,乌金尾就一颤之后缩了回去,而白晶铁也在一阵山风之后化为了飘零的飞灰。

    任怀宇闭目感应一下,脸上露出强烈的喜色。

    他心念一动,乌金尾立刻伸长探出——三丈一尺!

    没错,多了一尺的长度!

    而且吸纳天地元气的速度提升到了十八倍!

    之前大概是十五倍左右,虽然相对来说只是两成的提升,但这只是消化了一块白晶铁的好处啊!以后若是有大把大把的天材地宝供应,这根神尾又能增强到什么地步?

    任怀宇走出了密林,心中的得意慢慢退去,剩下的是熊熊燃烧的斗志。

    乌金尾只是给他提供了一个基础,开辟了一条通往巅峰的道路,但还是需要他用两条腿来走!他若是因为“基础”好点就洋洋得意、自命不凡,那么前途也必然有限!

    陈家、任家,这两只猛虎已经向他露出狰狞的獠牙,他一刻都不能懈怠。

    回到任家之后,任怀宇继续他深居简出的生活,每天都是苦修不缀。

    因为章默并没有将白晶铁送给任怀宇的事情宣扬出去,任府中自然有好些人认为家族的做法有些不妥!再怎么说,任怀宇都是自己人,哪有将胳膊肘子向外拐的道理?

    但当时家主就在场,会做出那样的决定自然是得到了任季昆的授意,敬畏之下谁也不敢公开讨论,只是在小范围的圈子里私下议论。

    陈江沅被击败的事情还是通过那四个被堵截少年的口传遍了整个清水镇,但和真实版本不同的是,变成了任怀宇趁陈江沅不备进行了偷袭,总之极尽污蔑,百般给陈江沅找借口,将他的失败归结为任怀宇的卑鄙和他本身的“善良”。

    任怀宇听到之后不禁一笑,其实他倒是很希望陈家替他这样宣扬一下,因为他不怕陈家杀上门来,就怕任季昆这只老狐狸在最后这三个月内查觉到什么,对他痛下杀手以绝后患!

    虽然残害族人乃是大不韪,但以任季昆在任家的积威想来也有办法将事情压下去,端看他认为任怀宇值不值得冒这样的险了!

    正因为如此,任怀宇才会将李仲和埋了,只要不见尸本,任季昆便只会疑神疑鬼。

    时间一天天过去,任怀宇看似风雨不动,但时刻都如坐在火山口上,动辄便有焚烬的危险!

    他的胆色已经练了出来,每日平静地修炼,乌金尾此时已经有十八倍的元气吸纳速度,相当于帮任怀宇节省了十八倍的时间!

    以任怀宇的资质,若是没有丹药的支持,他从凝气四层修到凝气五层需要差不多两年的时间,但现在却仅仅只需要一个多月!

    到八月中旬,一年中最是酷热的时候,任怀宇突破了!

    浑身骨节一阵暴响,血液涌动如江河奔行,他一跃而起,口中吐出两道凝而不散的白气,一个箭步便来到墙角边的石头处,双手捧住第五块石头,暴喝一声中,丹田魂晶发出一道道元气,这块五石重的石头被他高举过头!

    凝气五层!

    终于达到了!

    任怀宇便是现在停下修炼,以他此时的修为也足以进入天元道宗了!而十六岁的凝气五层,距离二十五岁还有九年,任怀宇完全有机会达到凝气巅峰,并冲击式魂境!

    清水镇的最强者便是三大豪门的家主,皆是式魂十层的境界,可惜,他们谁都没能再进一步晋入虚魂境,否则早是一家独大,哪还会三足鼎立!

    任怀宇要赶任季昆下台,他的第一步便是要凝气成环,成功破入式魂境,否则谈什么与任季昆为敌?式魂境的强者可是能够运用魂技的,杀凝气巅峰如探囊取物般容易。

    “啾啾啾!”小白猪在一边发出欢快的叫声,雪白的肚子更显肥圆了。

    任怀宇哈哈大笑,将小家伙拎到肩上:“你这吃货,再不自力更生我都要被你吃穷了!”

    小白猪只吃肉不吃素,而且口味刁钻、胃口奇大,若非任怀宇现在的例银涨到了二十两白银,他还真得养不起这头充满灵性的小兽。

    小家伙似乎也知道,用两只小爪子挡在面前做害羞状,一边在任怀宇的脖子上蹭啊蹭。

    扣扣扣!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响了起来,任怀宇一愣,因为任季昆明显的排斥,任府上下即使知道他有冉冉升起之势也没有人敢来窜门堂子套近乎,这会是谁呢?

    他打开门一看,却见李广意正有些畏惧地站在门外,蓦然看到他的脸时,不自禁地露出惊惧之色,脚下更是退了一步。

    这几乎是一种本能反应,李广意退缩之后才发现了自己的示弱,连忙又向前走了一步。只是亡羊补牢已是晚了,他在气势上完全落在了下风,此时若是有人经过的话,便会看到李广意的腰是半弯的,不自禁已是露出了奴相。

    任怀宇眉头一皱,道:“何事?”

    他相信李广意经过上次的教训后,可绝对不敢再来自讨苦吃。

    听到任怀宇冷冷的话语,李广意不由地一哆嗦,刚刚升起的勇气立刻烟消云散,连忙道:“刚刚接到天元道宗的圣意,命清水镇所有武者协同缉拿一名逃犯!”

    “嗯?”任怀宇一愣,天元道宗是何等强大,据说都有可以在天空中飞来飞去的仙人,怎么还需要清水镇这些凡夫俗子的协助?

    难道这又是任季昆的阴谋?

    见任怀宇那压力十足的目光射来,李广意只觉浑身难受,明明双方的实力差不多,为什么在任怀宇的面前他会感到那么心惊肉跳呢?

    他连忙解释起来,说得说说细细,极尽周到。

    这倒真不是任季昆的阴谋。

    原来天元道宗要缉捕的人乃是宗内一名长老的仆役,名为陆守元,这次是偷了一株极贵重的灵草叛变逃离了宗门!

    虽然是仆役,可陆守元的修为也达到了凝气六层,之前乃是宗门一个外门弟子,运气不错才被一名长老收为仆役,原本他应该感恩图戴,却居然为了一株灵草而叛变了!

    根据蛛丝马迹,陆守元有可能逃窜到清水镇、黑关镇和大平镇中的一个地方,因此天元道宗才会勒命这三处地方的武道豪门配合他们将陆守元缉拿回去。

    一个凝气六层的小武者自然没什么威胁,关键是这三处地方到处是山林,陆守元随便往哪一躲真得很难找到,而有了当地“土著”的协助,这搜捕便从大海捞针变成了池中摸石。

    另外一个原因,则是陆守元盗取的灵草虽然珍贵,可也是相对来说的,式魂境强者视为瑰宝,但虚魂境强者就未必会当回事!

    因此,虚魂境强者肯定不屑于亲自出马去搜捕一个小小的凝气期仆役。

    感谢小戏王、魔道vs骑士、恶魔小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