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应到任怀宇的目光,陈如山和任季昆同时一愣。

    这小子怎么还活着?

    两大家主都是露出微微的错愕,一个派出了专职杀手,一个则是出动了心腹下人,别说任怀宇只是凝气四层的小人物,便是清水镇第三代中的佼佼者如任初平、章默三人都是难逃一死!

    难道,自己派出的人没能堵到这小子?

    要说任怀宇有能力在追杀下逃出生天,两大家主自然都是无法相信的,那么便只有“没有遇到”这个原因才能解释了。

    这小子……运气真好!

    时间悄然而过,越来越多的人也陆陆续续地返回,其中还包括了被三个人抬着回来的陈江沅!

    看到爱孙居然是躺着回来的,陈如山哪还坐得下去,当即从高台上一跃而下,只是三四个起落便奔到了陈江沅的边上,一张老脸上布满了怒容。

    先有陈德辉,后有陈江沅,他们陈家最近是冲撞了太岁不成!

    “谁干的?”陈如山压下怒火,但语声却是冰冷得彻骨!

    陈家那六名少年都是浑身哆嗦,陈如山可是式魂境的强者,气势强大得可怕,哪怕并不是有意冲着他们发出也依然让他们心胆欲裂。

    “爷爷——”陈江沅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因为屁股中剑,他是反卧在一块大石头上,只是这一挣扎立刻牵动了伤口,痛得他呲牙咧嘴。

    好在他的脸也快被任怀宇打成了猪头,这表情再难看其实也分辩不出来了——实在没有脸再让他丢了。

    周围的人想笑,可是在陈如山式魂境的气势压迫下,谁又能够笑得出来?而且,谁又敢呢?

    “别动!别动!”陈如山对这个孙子可是宝贝得紧,这可是他的嫡长孙,又是陈家第三代中天赋最好的,被他寄予了无限厚望。

    “是谁干的?”他寒着脸道,目光在任家和章家的高台上扫过。陈江沅乃是武院排名前三的高手,能够将他打得这么惨,绝对是章、任两家出动了凝气巅峰的高手!

    “是、是是——”陈江沅嘴皮子狂抽,他败在了一个凝气四层的“弱者”手里,好意思当众说出来吗?

    陈如山却又哪里知道他的顾虑,依然寒声道:“江沅,你别担心,不管是什么人干的,老夫定要他付出代价!”他只以为爱孙是从大局出发,不想让陈家与章家或是任家爆发冲突。

    正因为如此,他才更加地愤怒,这样懂事的孙子他能坐视对方受到委屈吗?

    “不、不是!”陈江沅恨不得地上生出条缝来让他钻下去,狠狠地咬了下牙,才道,“是任怀宇!”

    “什么!”陈如山忍不住惊呼一声。

    以他的城府便是遇到天大的事情也能做到不动声色,可是陈江沅这话也太夸张了!

    任怀宇干的?

    这怎么可能!

    达到式魂境之后,可以从气息的感应上判断出对手的实力。而若是实力比自己弱的,感应到的也越具体,任怀宇那凝气四层的实力在陈如山面前根本无所遁形!

    “咦!”不但陈如山接受不能,便是周围那些竖着耳朵聆听的武院弟子也都是露出大惊奇,谁能相信凝气四层的小子可以轰翻凝气六层的高手?

    “怎么回事?”陈如山冷静下来,他怎么也无法接受爱孙会输给任怀宇,这肯定是爱孙被阴谋暗算了!

    陈江沅已经丢脸丢得更大了,哪能当众将败给任怀宇的经过说出来,一张脸红得发黑,不过反正他的脸已经红一块青一块紫一块,再变色也看不出来。

    陈如山终是看出了什么,挥手让人将陈江沅抬到了高台上,再细细询问。

    任怀宇盘坐如石,他知道有很多人正在注视着他,但他却是毫不在意。

    稳守本心,无视世人的看法,这是做为一个强者最基本的要求。

    任怀宇虽然还远远没有达到强者的层次,却已经具备了强者的心态,不知不觉间他又踏出了一步。

    随着日落西山,这次的狩猎大会也宣告结束,所有人聚集在高台之下,等着最后的清点战绩。

    因为陈江沅被打趴了,因此只有七十人拿出了他们的战利品,一一由武院和三大豪门组成的裁判团来验定战绩,倒也杜觉了作弊的可能。

    任怀宇目光盯着的就只是那白晶铁,对之后的丹药奖励没有一丝兴趣,他静静等待。

    清点的速度很快,因为任怀宇目前也能算是武院中的高手了,很快就只剩下他和章默、任初平三人的战利品还没有清点——陈江沅已经提前出局了。

    “任怀宇——”一名三十多岁的汉子冷冷叫道,他是陈家的人,这清点战绩自然不可能惊动三位家主亲自下场。他的表情很是不善,这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任怀宇表情不变,只是将那只麻袋打开,一抖,一大堆带着血绩的耳朵就滚了出来,各式各样的都有。

    这是陈江沅那几个手下强取豪夺而来的,只是数量虽然很多,但其中凶猛的野兽却是甚少,像猛虎可以有二十点分数的话,那么这些就一分两分的样子,加起来也很可怜。

    另一边,章默和任初平也在取出自己的战利品,一共有四个裁判,自然可以同时盘点三人的战绩,一来可以节省时间,二来更能增加比赛的气氛。

    “任怀宇加二分!”

    “章默加二十分!”

    “任初平加十七分!”

    报分的声音此起彼伏,任怀宇因为用的是掠夺来的杂货,看似数量多,可总分却并不高,很快就落后于章默和任初平二人。

    其实这也符合大多数人的猜想,任怀宇毕竟只是凝气四层,况且虽然听说他打败了陈江沅,可毕竟只是一句话而已,谁也不知道事情的经过曲折。

    当任怀宇那麻袋战利品清点完毕后,他总共得到了一百三十二点分数,而章默和任初平则分别达到了二百九十六和二百八十八分。

    任初平的脸色有些难看,举行这场狩猎大会本意就是为了洗刷他的露股丑事,因此他十分渴望得到第一的位置,没想到却要屈居第二,这让他心中很不是滋味!

    越是自负的人就越是无法接受失败,任初平已然抛下了他伪君子的面具,双眼有些怨毒地盯着章默。

    章默对任初平自然一无所惧,平静地迎接着对方的盯视,没有一丝丝的情绪波动。从这点来说,章默的心性修养要比任初平强大太多了。

    任怀宇对两人的暗波涌动毫不放在心上,他取出第二只袋子,这才是他自己的收获。

    “任怀宇加十七分!”

    “任怀宇加二十一分!”

    “任怀宇加二十分!”

    任怀宇的战绩陡然发力,迅速突破了两百大关,对章默和任初平发起了巨大的冲击。这突然间的峰回路转顿时让所有人产生了好奇,都想知道任怀宇能不能后程发力,来个华丽的逆袭。

    “任怀宇加十四分!”

    随着一只狼耳的清点加入,任怀宇的分数终于突破了三百大关,连那花斑蛇的魂晶都不用拿出来就已经稳夺第一了!

    任怀宇想了想,停下了伸手入怀的举动,普通的野兽杀得再多也无妨,但妖兽就不一样了,那跨越的层次太大。现在他已经站在风口浪尖的位置,实在没必要再出无谓的风头。

    能够拿到第一,够了!

    “咳咳,既然已经全部清点完毕,是不是该宣布成绩了?”一名武院的老师说道。

    “且慢!”就在这时,陈家那名裁判却是突然插言,“我刚刚收到消息,有人揭发任怀宇的这些猎物乃是强夺而来,有违此次狩猎大会的初衷!我强烈要求取消他的比赛资格!”

    “嗯!”

    众人都是一惊,心道陈家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插一脚?要知道陈江沅已经自动退赛,那么陈家在这次狩猎大会上也失去了夺取第一的资格,这又是何苦呢?

    便是把任怀宇驱赶下台,也只是让章默占个大便宜,陈家这不是吃力不讨好吗?

    任怀宇的脸色猛地一沉,可是他人轻言微,便是抗议又有什么用?这关键还要看任、章两家还有武院方面的态度。

    “究竟是怎么回事?”任家一名裁判问道,眼神有点闪烁。

    陈家那人将之前在峡谷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只是在他嘴里却是完全颠了个倒,变成了任怀宇是拦路抢劫的恶棍,而陈江沅则是仗义执言的大英雄,却因为君子不防小人,被任怀宇偷袭轰伤!

    这也算是给陈江沅遮遮丑了!

    “什么,竟然如此可恶!”任家那裁判立刻跳了起来,也不给任怀宇辩解的机会,“家主大人一直告诫我等做人一定要行得正、站得直,此子此行实在有违任家门风!我同意废除任怀宇的参赛资格!”

    嗯,居然自己人打自己人?

    众人面面相觑,都是满脸不解,再怎么说任怀宇也是任家的人嘛,就算任初平拿不到第一也总比拱手让给章家好吧?

    任怀宇双拳紧握,他在努力克制自己祭出乌金尾将面前这两个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小人一一刺死的冲动!

    这固然解气,可后果却很严重!

    章家的裁判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任家会做出“自相残杀”的事情,他原以为任家会激烈反对,那样章默想要拿到第一就有些困难,可任家都是主动应和了,他难道还要拒绝?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