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求支持,推荐、收藏都砸过来吧~~~~等养肥的同志还请顺手点下最新章节,孤单携小白猪一起拜谢了。

    ——————

    六名少年面面相觑,脸上有一丝惧意,但脚下却是一个都没有动。一人道:“任怀宇,你吼什么吼,没看到江沅大少就在后面!”

    这是色厉内荏,已经要搬出后台来壮胆了。

    “让他过来!”就在这时,陈江沅却是淡淡说了一句,但装逼的架势依然摆得十足,连头都没有抬下。

    那六名少年同时精神一振,有陈江沅撑腰他们还怕什么?他们纷纷错开几步,给任怀宇让出了一条去路,待任怀宇走过去之后,六人又再次当起了门神,拦住了还想趁机闯进去的另外四名少年。

    任怀宇大步走向陈江沅,众目睦睦之下,他不可能以乌金尾轰杀这个陈家的天才,但他却可以送对方一败,而且——他的目光扫过陈江沅边上一只鼓涨的麻袋,隐约还能看到血迹,显然那里装着被陈江沅七人强征来的猎物。

    “你知道,我向来不喜陈德辉这个人!”陈江沅停下了拭剑的动作,终于抬起了头来,但脸上却是没有什么表情,“那家伙实力没几分,为人却是十分自大!”

    任怀宇不由地有种想要大笑的感觉,这家伙究竟是在说陈德辉还是他自己?

    “不过,陈德辉再怎么不堪也是我陈家的人,不是外人可以欺辱的!”陈江沅的语气突然一变,看向任怀宇的眼神顿时变得森然起来。

    任怀宇哈哈一笑,道:“不就是打架吗,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哼!”陈江沅眼睛一瞪,现出了一丝怒色。

    他是陈家第三代的嫡系大少,天赋很高,早早就确立了第三代领军人物的位置。在陈家,别看他现在只有十八岁,可在陈家的话语权可是极重极重!

    此次天元道宗开山门大选后,以他现在就凝气六层的水准自然将毫无悬念地成为外门弟子,极可能在二十五岁前凝气成环,成为陈家第六名式魂境的强者!

    他将姿态放得很高,已经习惯了居高临下,能够被他许为对手的也就是章默和任初平两人,任怀宇又是什么东西?天赋平平,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突然晋入了凝气四层,可这又如何?

    有资格在他面前嚣张了?

    陈江沅抚剑而起,右手一抖,荡出了十几道剑花,展现出他在剑法上不错的造诣。他森冷的目光扫向任怀宇,眼神中有嗜血的杀意。

    乌金尾立刻起了感应,向任怀宇传递出一道道波动。

    任怀宇双拳鼓起,做出出手的姿势。

    “十招之内,我会挑断你的手筋、脚筋!”陈江沅冷冷说道。

    任怀宇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暴怒!

    与陈家结下怨仇,归根到底他都是被动的!先是陈太原带人围堵他,再是陈德辉的主动挑衅,然后黑衣男子的暗杀,现在陈江沅更是说要挑断他的经脉!

    凭什么?

    还不是因为他只是任家一个可有可无的支系族人,本身更是没有绝佳的天份,就算是出了事,陈家也最多是假惺惺地做些赔偿,任家会因为他而出头吗?

    不会!

    所以陈江沅才敢说要挑断他的手筋、脚筋!

    “废话少说!”任怀宇不耐烦地说道,这种被人挑衅的感觉让他非常不爽。

    “死鸭子嘴硬!”陈江沅长剑一抖,七朵剑花闪过,向着任怀宇疾刺而去。

    任怀宇轻喝一声,身形同样抢出,一拳向陈江沅毫不示弱地轰出。

    “找死!”陈江沅双眼一瞪!

    他可是要比任怀宇高了两个小境界,而且手中更是有利器,任怀宇居然敢和他硬拼,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自信心暴棚到傻缺了?

    叮!

    细不可辩的金属脆鸣声响起,陈江沅这刺出的一剑居然歪斜了半寸!

    这高手过招,差之毫厘可是会谬以千里的!虽然任怀宇和陈江沅都算不得高手,可一剑刺歪半寸同样会造成可怕的后果!

    嘭!

    任怀宇一拳擦着陈江沅的脸庞划过,而陈江沅的这一剑却是完全刺了个空!

    看着陈江沅左边脸颊因为擦碰而蓦然红肿浮起,无论是陈家那六个小跟班还是被堵截的四名少年,都同时露出震惊无比的表情,有两个甚至还将嘴巴张得浑圆,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啾!啾!”小白猪在任怀宇的肩上欢快地叫着,在小家伙的心目中,任怀宇已经成功取代了“母亲”的位置。它也不知道是什么异兽,灵智开化的程度很高,居然还冲着陈江沅挥舞着小爪子,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陈江沅伸手在脸上抚了下,有些疼,但让他生怒的却是当众被任怀宇打了脸!

    他的脸能被人打吗?

    别说任怀宇不配,从小到大便是陈家家主也没有打过他的脸!

    奇耻大辱!

    陈江沅瞬间怒发冲冠,甚至忘了去奇怪为什么他刺出的剑会歪斜了几分!否则任怀宇根本不可能碰到他,早被一剑刺伤,失去了反击之力!

    “死——”他只想着要轰杀这个让他蒙受大屈辱的家伙,至于杀了任家的人会造成什么后果他已经顾不得了——左右只是一个小小的支系族人,大不了多赔点财物、甚至丹药!

    他可以这么不管不顾,任怀宇却不行!

    这也正是让任怀宇极度不爽的地方!

    凭什么别人可以肆无忌惮地围堵他、暗杀他、甚至要当众轰杀他,他却只能被动地防守?

    还不是因为他没有足够的实力!

    如果他现在是式魂境的强者,便是将陈江沅的脸都揍开花了,对方敢吭一声吗?或他是虚魂境的至强者,便是将陈江沅斩成十七八截,陈家又敢放个屁吗?

    实力!

    在这个世界想要挺直腰杆地活下去,就一定要有实力!不然,要么一辈子屈辱地任人踩在头上,要么奋起反抗之后被贱踏成了尸骨!

    这笔帐,记下了!

    任怀宇若只是个冲动少年,这当儿肯定愤怒地直接以乌金尾轰杀了陈江沅,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考虑!可惜,他并不是这么冲动的人。

    不是他缺乏冲劲、没有血性,而是真正长大了!

    他一定要进入天元道宗,修炼出大能力来,那不管是陈家还是任家,一个个又逃得了吗?

    古人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有了乌金尾,任怀宇不需要等待十年那么久!

    叮!

    乌金尾祭出,恰到好处地格档开了利剑,任怀宇不再将乌金尾当成纯粹的杀器,而是作为本身肢体的延伸,就像是第三只手、第三只脚,融合到他的攻击体系中。

    嘭!嘭!嘭!

    格开利剑后,他趁势突入,双拳翻动如雨水倾落,对着陈江沅的脸就是疯狂地招呼过去。

    ——不能杀陈江沅,却并不代表不能揍人!这点利息任怀宇还是要收的!

    “啊——”陈江沅发出充满屈辱的怒吼,明明对方的力量不如自己、速度不如自己,可怎么就是他吃亏呢?

    为什么他刺出的剑总是不准?为什么他明明想要躲闪,却有一道无形的绳索挡住了他的去路?

    任怀宇脸色冷然,乌金尾被他运用得愈发纯熟,不但可以做为武器格档、杀刺,还能当绊马索用,其坚无比、其韧无穷。

    陈江沅是凝气六层没错,可凝气六层也不是铁打的,连连吃到任怀宇的重拳后,脚下已经开始虚浮起来,踉跄没了章法!

    “滚!”任怀宇将所有的愤怒化成一记重拳,嘭地轰在陈江沅的胸口!

    “噗——”陈江沅的口中猛地吐出一道血箭,百多斤的身体居然被硬生生轰起了丈许高,这才啪地一声落下。

    祸不单行的是,他死都握着手里的长剑没放开,落地时一弹一折,直接捅进了他的屁股里,顿时让他双眼暴突,上半身直立而起,然后双眼一闭,晕死了过去。

    这样的结果,谁都没有想到!

    后面那十个少年同时用看到怪物般的眼神盯着任怀宇,完全失语了。

    陈江沅可是武院三大高手之一啊,虽然不比章默和任初平的天才,却是实打实的凝气六层,怎么可能被如此摧枯拉朽般“干掉”?

    在十双绝对震惊的目光注视下,任怀宇将石头上那只麻袋提了起来,这是陈江沅搜刮得来的,他取之心安理得。

    “吱、吱!”小白猪在任怀宇的肩上撒着娇,小家伙一会“啾啾啾”,一会“吱吱吱”,表达能力还是蛮丰富的。

    任怀宇伸手在它白白胖胖的肚子上拍了拍,一声长啸,向着山外继续疾奔而去。

    越是离山,这道路自然就越是平坦,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任怀宇就来到了山坡处,已经可以看到那一顶顶临时搭建起来的帐篷。

    他并不是第一个归来的参赛者,至少有三分之一已经回来,二十来个少年站在中间空出来的场地上,每个人手中都有一个袋子,但大小肯定是不同的。

    看到任怀宇提着一只大麻袋走了过来,众人无不吃了一惊,这要是装得都是猎物的耳朵,谁还能够跟他争第一?

    “任怀宇,你不会是在里面塞了几只野兔山鸡来唬人的吧?”陈太原怪叫着说道,虽然是在跟任怀宇对着干,可他却根本不敢跟任怀宇对视,那副怂样让不少人都是笑出了声来。

    任怀宇直接无视了这个跳梁小丑,他连陈家的大少都踩了,哪还有心思理会这种小人物?他的目光直接越过众人,看向了三座高台,那上面端坐着三大家族的家主!

    陈如山、任季昆,这两个才是他要打败的人!

    感谢恶魔小骑士、开创先河、书痴168、魔道vs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