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石头扔得黑衣男子很痛!毕竟他只是凝气八层,并不是式魂境的强者,哪能以元气来淬炼自身的体魄,防御力比之常人强不到哪里去。

    可是他虽然吃痛,却连手指都不敢动弹一下,因为他现在扮得可是死人,这一动不是要穿梆了?他不由地暗骂任怀宇的胆小如鼠,然后想像着任怀宇临死前那惊愕无比的表情来给自己出气。

    “真死了?”只听任怀宇又是一声低低的嘀咕,“再试试!”

    啪!

    又是一块石头砸了过来。

    试你妹啊!

    黑衣男子差点爆跳起来,怎么世上竟会有这种人,胆小到这副德性!忍忍忍,待这个小杂种走过来,老子便一爪子撕碎了他的喉咙!

    还真是能忍!

    任怀宇不由地浮起一抹笑容,目光扫向一块足有磨盘大小的石头,那抹笑容不由地更浓了,大步走了过去,双手抱着一托,居然还提不起来!

    丹田中魂晶一振,一道元力融入他的血液肌肉中,任怀宇的力量立刻暴涨,他轻喝一声,将这块大石头平举过头,然后对着那黑衣男子就砸了过去。

    那黑衣男子还在闭目装死,可这么大一块石头砸过来,呼啸的风声便已经极是惊人,他忍不住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过去。

    这一看,顿时将他吓了个全身冷汗,连忙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拔腿就跑!

    嘭!

    石头砸在他原本躺着的地方,扬起了一地的灰尘,黑衣男子不由地嘴角一阵抽搐,要是被这块石头砸上,不死也得丢了半条命啊!

    任怀宇淡然道:“怎么,不装死了?”

    “你——”到了这时候,黑衣男子怎么可能还不清楚任怀宇早就识破了他的伪装,乃是在故意戏弄于他!一想到自己居然被“猎物”戏弄了半天,他不由地全身冒火,一张脸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了。

    他恨不得立刻杀死这个混蛋小子,可是一种无比强烈的好奇却是让他没有这么做,而是道:“你是怎么看出我是伪装的?”

    这是他怎么也想不通的事情!对于一个对自己的暗杀术极为自得甚至自恋的杀手来说,被猎物莫名其妙地识破,还反被“调戏”,这种好奇甚至超过了他要击杀任怀宇的心!

    不弄明白,他寝食难安!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任怀宇很平淡地说道。

    咻!

    这句话仿佛利箭一般刺穿了黑衣男子的心!是啊,人家为什么要告诉他?他要杀死任怀宇,还指望任怀宇如同好友一般跟他谈心不成?

    “哼,你会说的——在我将你的手脚一段段切下来之后!”黑衣男子露出森然的表情,他可不是善男信女,刚才确实因为太震惊、太好奇而失去了水准,但他现在又变回了那个冷酷杀手。

    “啾、啾!”小白猪突然醒了过来,用两只小爪子扒着任怀宇的耳朵,这是它饿了。小家伙很是自来熟,又或者幼小到无法分清人和兽的区别,任怀宇喂养了它几次就赢得了它的信任,毫不客气地撒起娇来。

    任怀宇哈哈大笑,向黑衣男子勾了勾手指:“没空跟你那么多的废话,还不快上!”

    那黑衣男子离任怀宇有五丈远的距离,已经大大超出了乌金尾的最大长度,因此他也只有等对方送上门来了。

    “混帐小子!”黑衣男子怒吼一声,身形纵出向着任怀宇扑了过去,一道寒芒闪过,他手里已是多了一把寒芒闪动的匕首。

    他最喜用手捏断猎物的脖子,近距离享受猎物临死时的表情,还有那骨节折断时发出的脆响。不过,这回他可不想那么简单地杀死任怀宇,他要将这小子身上的肉一块块割下来,吐出秘密之后,再一寸寸地杀死!

    黑衣男子乃是凝气八层的修为,这速度自然奇快无比,如同奔马一般只是一晃眼就杀到了任怀宇面前,森寒的匕首直捅任怀宇的小腹。

    噗!

    一阵剧痛从他的胸口传出,黑衣男子惊愕无比地发现,他与任怀宇的距离居然在一点点地拉开!

    怎么……回……事!

    他的意识突然停顿、模糊,隐约发现自己居然悬挂在了半空中!而任怀宇那张年轻的脸庞也变得越来越模糊,然后他猛地摔落了下来,胸口一道血柱狂喷而出!

    黑衣男子不甘心地瞪大了双眼,他完全无法理解自己是怎么会被刺中了要害,正如他无法理解任怀宇是怎么发现他的伪装。

    真是做鬼也无法瞑目!

    他却永远不可能知道,任怀宇之前一系列的举动并不是为了戏耍他,而是要激得他失去冷静,使乌金尾可以一击致命!

    任怀宇可不是光光具有勇气,同样也有着大智慧!

    这是他第二次杀人。

    虽然胃部的翻腾没有第一次那么强烈,但还是有一股股不舒服的感觉,只是并没有如任怀宇想像得那么糟,这代表着他正在快速适应这个残酷的世界。

    别人要杀他,他自然不会束手待毙,说来说去,这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

    任怀宇深深地吸了口气,眼睛闭上旋又张开,但就在这个过程中,他向高处攀登的决心又坚定了几分——如果在底层要受到不断地欺压,那么他就爬上去,站在世界之巅,傲视天下!

    少年人最不缺乏的就是梦想、勇气,敢于向着权威挑战、敢于向着困难发起冲击。

    任怀宇想了想,还是挖了个坑将黑衣男子埋了,这样可以尽可能拖延陈家的反应时间。

    无论是任季昆还是陈家家主,他们都以为任怀宇是凝气四层的战力,那么只要李仲和、黑衣男子的尸体不被发现,他们就只会疑神疑鬼。

    ——谁能想到他们会死在任怀宇的手里?

    至于任季昆二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任怀宇并不在乎,他的要求很简单——安安静静地度过这最后三个月,进入天元道宗!

    事实上他相当于拥有四品魂晶,只要能够进入天元道宗,他坚信自己的发展前景可以超过任何人!而且,四品魂晶还不是他的终点,乌金尾可以不断地进化,只要有足够的“养份”,日后达到一品魂晶也并不是不可能!

    “啾、啾!”小白猪不满地在他的耳边抗议,它的肚子饿死了!

    任怀宇不由地一笑,但这里还留着一丝血腥味,在这里开餐实在是没有胃口。他穿过峡谷,很快就猎到了一只野兔,在溪边洗干净后,生起了火堆烧烤起来。

    一只野兔可没有多少份量,光是满足小白猪这个吃货都未必够,一人一兽很快就分食干净了这只兔子,小白猪更是抱着已经啃得干干净净的骨头在那舔啊咬啊的,一边用可怜巴巴的小眼睛对着任怀宇卖萌。

    任怀宇不由地大笑起来,但时间已经不是非常充裕,他也顾不得满足小白猪可怕的胃口,当即将小东西放到了肩上,身形纵起,继续向着山外奔去。

    青平山共有三道峡谷,这是进山出山最快的途径,如果不走这三道峡谷的话,就需要绕很长的路,而且山势陡峭到可怕,便是凝气巅峰的武者也不敢拍着胸脯说不会有一丝危险。

    任怀宇之前就只是进到第二道峡谷,现在出山过了一道峡谷之后,那么便只剩下最后一道了。

    一个多时辰后,这可说是出山必须要经过的峡谷在他面前现出。其实,与其说是峡谷,倒不是说是类似一线天的存在,长不过百丈,宽只能容三人并行,属于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地。

    而这时候,靠近他这一端的谷口居然挤着四个人,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愤怒的表情。

    “……要我们把一半的猎物交出来,你们也太狠了!”一名少年义愤填膺地说道。

    任怀宇目光一扫,只见峡谷的另一端正有六名少年在那堵路,这峡谷本就狭窄,属于易守难攻,再加上六人呈扇形张开,这除非有碾压级别的实力,否则真是不好突破。

    “嚷什么嚷,难道你们还奢想拿第一?”一个堵路的少年说道,满脸的不屑之色,“第一肯定是我们江沅大少的,你们剩下的这些人每人都交出一半的猎物,大家一起少,这又有什么影响!”

    “不行,你们不可能将所有人都拦下来,只要有一个人没交,我们不是亏大了!”被堵住的四人纷纷叫嚷起来。

    任怀宇的目光越过那六名堵路的少年,在至少十丈之外的地方看到了陈江沅。这个陈家的最天才坐在大石头上,膝上放着一把明晃晃的长剑,正在用一块上好的丝绸擦拭着,神情相当地专注。

    装腔作势!

    任怀宇心中哼了一声,大步向着峡谷走去。

    “任、任怀宇!”

    “是怀宇兄!”

    那被堵的四人听到脚步声后,纷纷回头相看,待看到来人是任怀宇时,纷纷惊喜地叫了起来。近三个月前任怀宇一拳轰趴下了凝气四层的陈德辉,可说是一战成名!

    虽然有些意外的成份,但并不妨碍任怀宇成为排在章默、任初平、陈江沅之后的武院第四高手!

    有个高手撑场面,这四人仿佛有了主心骨,顿时腰干了也挺直了些。

    “让开!”任怀宇向那堵截的六名少年冷冷说道,这些人的行径已经激怒了他。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