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噗!

    鲜血溅飞,花斑蛇固然被抓得皮破血流,颈部更是多了一个巨大的创口,深深可见白骨,但雪白怪兽的一条小短腿也被咬折了。

    更关键的是,花斑蛇可是剧毒之物!

    雪白怪兽蓝宝石般的眼睛渐渐失去了生气,肥胖的身体突然一头栽倒下来,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的子息,似乎无法瞑目一般。

    “嘶——”那条花斑蛇一口便将那雪白怪兽吞了下去,然后将阴森森的目光看向那毫无防备的小兽。

    “哼!”任怀宇飞射而出,乌金尾高高翘起,向着那花斑蛇疾刺而去。

    花斑蛇立刻盘卷而回,它对于魂晶的气息极为敏感,任怀宇的身上有着能够让它变得强大的血肉,只是比不过那头雪白怪兽。

    乌金尾刺到!

    噗,在任怀宇的意念控制之下,乌金尾的已经涨大如手指粗细。虽然花斑蛇的蟒皮相当地坚硬,可之前已经被雪白怪兽抓破了头颈处的外皮,尾尖刺到,直接穿透了蛇颈,从另一头钻了出来!

    剧痛让这条花斑蛇大怒,蛇躯一卷便向着任怀宇缠了过去,这种庞然大物除了拥有剧毒外,本身更是力大无穷,绞杀之下便是黑熊猛虎都能生生勒断了全身的骨头!

    打蛇打七寸,这个道理任怀宇知道,可对上这么长的大蛇,却又叫他上哪去找七寸?

    噗!噗!

    任怀宇心念动处,乌金尾再刺,这神物无影无形,速度又快得离谱,根本不是花斑蛇可以避让的,只见两道血箭飙起,这条巨蛇的双眼已是被生生刺破!

    蓦然失明,花斑蛇更是发狂了一般,卷动着身体发起更加猛烈的攻击。

    任怀宇身形纵跃,而乌金尾则是不断地激射而出,噗噗噗,花斑蛇顿时身血花飞溅,遇到无坚不摧的乌金尾它也只有自认倒霉的份。

    只是几十刺之后,花斑蛇的整个脑袋便被乌金尾刺了个稀烂,虽然蛇性气长,但脑袋总是致命要害,在地上抽动滚翻了近一柱香的时间后,终是停了下来,再也动弹不得。

    任怀宇停下身形,只觉心脏跳动快得如同擂鼓一般。

    刚才的战斗虽然没有持续多久,却是异常地凶险,他只要反应慢上那么一点便会被蛇躯缠上,而以那庞物大物的巨力,一绞之下便能将他全身骨头都碾碎!

    他呼呼地喘了很久的粗气之后,这才走到了花斑蛇的尸体边,拔出铁剑便要将蛇躯破开。

    这巨蛇体型如此之大,他根本不可能搬到山外去,而且脑袋都被他刺了个稀烂,只能挖取出魂晶来作为他的战利品了。

    只是这蛇皮无比得坚韧,铁剑刺下去根本划不破,任怀宇只好再祭出乌金尾,将花斑蛇从头到尾剖开,终是在大蛇靠尾端三分之一的地方挖到了一根只有手指粗细的透明晶体,上面缠绕着一层乳白色的气体。

    这便是魂晶了。

    卡哧!

    异响声传来,任怀宇扭头一看,只见那头小兽不知什么时候居然趴到了花斑蛇的身体上狂嚼了起来,只是它才刚刚长出牙齿又岂能撕开花斑蛇粗厚的肉质,让它不断地发出怪叫。

    这么小的东西,便是将它杀了也增加不了什么战绩,任怀宇看它明明咬不动却还在拼命努力的样子,不由地心中一动,以铁剑切割了一块蛇肉下来,送到了小兽的跟前。

    那小兽大概是饿坏了,也顾不得对于任怀宇的畏惧,两只小爪子往前一探便将蛇肉接住,然后吱吱吱地咀嚼起来。

    切小的蛇肉便要好咀嚼多了,小兽三两下便将蛇肉啃了个精光,然后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任怀宇,嘴角口水哗啦啦地流。

    这小东西居然还挺有灵性的!

    任怀宇不由地一笑,他有了这条花斑蛇的魂晶已经基本可以保证这次狩猎大赛的第一,倒也不在乎浪费一点时间,当即又割了一块蛇肉下来喂给了小兽。

    那小兽接过蛇肉后,立刻哧啦哧啦地咀嚼了起来,三两下又吃了个精光,继续用巨萌的眼神看向任怀宇。

    任怀宇继续喂,小兽继续吃,别看这小家伙个头不大,可食量却是大得惊人,任怀宇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这种野兽会有如此滚圆肥大的肚皮了。

    直到这小家伙吃得四脚朝天滚在地上起不来的时候,这场另类进餐才算结束,任怀宇刚要迈步离开,这小兽却是骨碌一下爬了起来,用小嘴咬住了他的裤角。

    啧,这小东西确实灵性十足,居然知道任怀宇要走了。

    任怀宇不由地起了几分兴趣,将手掌摊开,笑道:“小家伙,你是要跟着我吗?”

    他本是随口问了一句,没料到那小兽居然松开了嘴巴,用两只短小的前肢对着他连连摆动,好像在做着揖似的。

    任怀宇不由地大笑起来,如此有灵性的小兽倒是从来没有见过,他伸手将小兽抓了起来,放到了肩上,这小家伙倒也乖巧,肥圆的身体斜靠着任怀宇坐了下来,很快就呼噜噜地睡了起来。

    “给你起个名字!”任怀宇想了想,原本想直接叫小白,但想想这名字也太普通了,便又绞尽脑汁一番苦思,才拍板决定,“这么懒,又爱睡,就叫小白猪!”

    可怜的小家伙又没有抗议的能力、更加没有这个觉悟,在呼呼大睡之际便被任怀宇胡乱取了个名字。

    任怀宇彻底剖开了整条花斑蛇,不过这大蛇不但奇毒,而且胃液也具有可怕的腐蚀能力,就那么点的时间便已经将小白猪的母亲消化得只剩下一副骨架子!

    挖了个坑将这头为了保护自己子息而死的妖兽埋了,任怀宇并没有取走它的魂晶,而是一起葬在了泥土中。

    他不诩自己为好人,但他有自己做人的原则、底限。

    割下了一些蛇肉,任怀宇继续前进,但有了一条花斑蛇打底,他已经有了十足的底气,这次的头名是十拿九稳了。毕竟妖兽在清平山也是属于极罕见的存在,他是运气爆棚了才会一次碰到了俩!

    整个白天都是毫无收获,晚上任怀宇依然选了个山洞休息,取出蛇肉烤熟,一股股异香发出,让小白猪在他身边不断地上蹿下跳,若不是畏火这小家伙肯定直接扑到烤架上去了。

    若真是如此的话,任怀宇晚上还能加餐吃个烤乳猪什么的了。

    这小家伙就是个吃货,别看个头那么小,可食量却是丝毫不在任怀宇之下,直吃得小肚子滚圆这才停下,还非常人性化地用两只短爪子拍了拍肚子,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然后钻到了任怀宇的怀里,寻个最舒服的地方躺了下来,完全把任怀宇当成了自己的母亲。

    这让任怀宇有些哭笑不得,但他再少年老成也是十六岁的少年,天性中不乏好玩的一面,况且从小也没有什么玩伴,这小家伙倒是给他带去了一丝温暖。

    一晚上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过去,第二天醒来,这一大一小一人一兽将昨天吃剩下的蛇肉一扫而空后,任怀宇并没有继续前进,而是开始往回折返。

    青平山不大,半天时间足够他离山,但总可能发生些特殊的情况,因此他提早了些。

    “呼噜噜噜!”小白猪在他的肩上睡得正香,这吃货果然也会睡,明明任怀宇奔得如同飞马一般,可小家伙却愣是没有半点醒过来的迹象,反而还非常有平衡性地用两只小爪子趴着他的肩,丝毫没有被抛飞出去的迹像。

    任怀宇不由地莞尔,一个多时辰后,前方出现了一座峡谷,这是离山的必经之路,否则便要绕一个很大的圈子,增加至少三个时辰的路程。

    “嗯?”任怀宇突然停了下来,在谷口赫然有一具横卧的人体,胸口一片殷红,血迹已经凝干,八成已经死了。

    但就在这时,乌金尾却是突然传一阵悸动,警告之意十足。

    假的!

    任怀宇目光一凝,那地上的“尸体”是一个四旬左右的中年男子,一身黑衣,身材偏瘦,容貌更是普通得毫无特色,属于看过一眼就会忘记的类型。

    任季昆派出了李仲和来暗杀他,应该不会多此一举再遣来一个,因此,此人八成是陈家的杀手!

    不同于李仲和这种“业余”级别,这黑衣男子居然还给任怀宇下了个套,若是他全无防备走过去探看,对方却暴起发动偷袭,那即使有乌金尾之助恐怕也要遭殃!

    任怀宇心中风起云涌,这相当于给他上了生动的一课,任他再如何少年老成、冷静沉着,可经验上的不足是硬伤!

    他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自言自语道:“怎么会有人倒在这里?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拣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他对准那黑衣男子就是丢了过去。

    啪!

    石头砸在那黑衣人的身上,因为用力颇重,甚至还反弹了起来,滚到了一边。

    那黑衣人正是奉陈家家主之命来收割任怀宇性命的杀手,其实他虽然还没有达到凝气巅峰,可也有凝气八层的修为,实力比之任怀宇可是强大了许多!

    原本正面搏杀他完全可以杀掉任怀宇——当然得是任怀宇没有乌金尾的前提下——可他却是非常享受猎物被偷袭刺杀时那完全不知所措的惊愕表情,因此宁可费点手脚来装死人,以杀任怀宇个出奇不意。

    于是,他就倒霉了。

    感谢魔道vs骑士、恶魔小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