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仲和的脸色猛地一变,他是凝气十层的高手,已经初具听风辩位的能力,当即便要腾身而起。可就在这样的紧要关头,任怀宇突然伸出右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小杂种,放——”李仲和惊呼道,但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噗”地一声,他的额头上已经多出来一个血洞,鲜血却并没有狂喷而出,而是顺着额头滴滴滚落。

    李仲和双眼圆睁,但浑身的力量却是瞬间抽体而去。在这一瞬间,他终于想明白任怀宇故意挨这么一刀,为的就是让他无法躲闪!

    可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居然能够对自己这么狠,只要稍微有些偏差就可能被直接斩首,这得多么冷静、多么果决的毅力才能做到?

    李仲和双膝一软,跪在任怀宇的面前,他是凝气十层的高手没错,可身体之强横又哪里比得上大黑熊,被乌金尾直接贯脑自然再无生机!

    带着一丝不甘的眼神看了任怀宇最后一眼,李仲和推金山倒玉柱般轰然扑倒,死得彻彻底底。

    回想着之前如同电光石火般发生的事情,任怀宇不由地冒出了一身冷汗!

    只要他因为剧痛而稍微失去些准头,那么李仲和只要再补上一记,死的人就是他了!然而,任怀宇心中的涌起却不是害怕,而是无比的兴奋,浑身都有种发抖的感觉。

    徘徊在生死一线,虽然惊险,但也让他热血激流,把他身上每一分潜力都压榨了出来!

    平静的生活不属于他!

    “啊——”任怀宇怒吼一声,右手抓住九曲刀一用力,将这把大刀硬生生拔了出来,鲜血顿时狂喷而出。但乌金尾适时一颤,流血立刻止住,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一阵无法形容的疲惫顿时席卷过任怀宇的身体,他也上身一仰,向后倒下,直接晕死了过去。

    没过一会他就醒了过来,习惯性地双臂一撑,他坐了起来。

    咦,断骨居然愈合了!

    任怀宇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知道乌金尾拥有治愈能力,这也是他敢拼命的底气,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宝物的神奇远远超过了他的想像!

    他目光一扫,只见那把九曲刀已经化成了腐朽的烂铁,估计是乌金尾在他昏迷的时候已经进过“餐”了。

    嗯?

    任怀宇感应了一下,他居然无法祭用出乌金尾,这件宝物也如同受了重伤似的,陷入了“昏迷”状态。

    必然是乌金尾修复了他身上的伤势,使得本身大亏,才会如此!

    必要多找些天材地宝来“慰劳”一下这件神物了!

    任怀宇露出一丝笑容,但目光扫过李仲和的尸体时,他的笑容便戛然而止,那具尸体红红白白的物事流了一地,场面血腥而恶心。

    他不由地胃部一阵抽搐,但没过一会便适应了过来,只是一股不舒服的感觉始终盘绕不去。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死亡场面给了他相当的冲击,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

    “我不是杀人狂,也不会喜欢杀人!”

    “但是,谁想杀我,我也不会坐以待毙!”

    任怀宇沉默了一会,突然双手握拳,在这一刻,他终于走出了作为武者的第一步。

    武者的世界是残酷的世界,是尔虞我诈、充满血腥的世界!就像当初任家在清水镇立稳脚跟,这中间又充满了多少杀戮?

    只知道杀人、甚至以杀人为乐的是为魔头,但要在这个残酷的世界打出一片天空,却少不得一颗不畏杀伐的心!

    任怀宇深深地吸了口气,眼神中一片坚定。

    虽然伤势被乌金尾迅速修复,可损失的鲜血却是无法在短时间内补回来的,任怀宇打起精神,挖了个坑将李仲和埋了,他不想让任季昆这么快就知道李仲和已经死了。

    失踪只会让那头老狐狸疑神疑鬼,而任怀宇需要的则是三个月的缓冲期,只要进入了天元道宗,那么他便无须担心任、陈两家。

    说到陈家……这么“好”的机会,他们会错过吗?

    任怀宇没有搜李仲和的身,他虽然过了自己心理那一关,可是哪能这么快就适应鲜血和杀戮,至少现在他还做不到。

    将李仲和埋了之后,任怀宇找了个干净的山洞,将洞口堵上之后,很快就感觉到倦意的袭来,他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一夜过去,他伸了个懒腰爬起,只觉精神饱满,虽然因为大量失血他的肤色略显苍白,可精力似乎已经恢复了,整个人充满了斗志。

    而且,他意念一动,乌金尾从腰间钻出,随着他的心意轻轻舞动,嘭嘭嘭,将他用来堵住洞口的石头一一击碎,现出了晴朗的天空来。

    任怀宇微微感应,只觉乌金尾吸取天地元气的速度稍稍提升了一点。果然,这件宝物在抽取了九曲刀中的精华后,又增强了些!

    他长笑一声,离开了山洞之后,继续开始他的狩猎之旅。

    虽然他已经有不少的收获,但这些都是普通的野兽,加起来也比不过一头妖兽的价值!因此,他想要稳获第一的话,怎么也得猎捕到一头妖兽才有足够的把握。

    再者,妖兽开启了灵智可以像武者一样修炼,其血肉可是大补之物,任怀宇买不起丹药那么妖兽肉无疑就是他最好的补品。

    他此时已经深入青平山,因为基本没有人迹到达这里,全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森林、要么就是成片的灌木丛,想要前进一是披荆斩棘砍出一条路,二么就是展开身法从树上走。

    任怀宇自然选择第二条路,因为要砍出一条路来的话,不但累人而且还会留下明显的行踪,他可不想被人在背后尾随,不小心曝露了他的大秘密!

    ——虽然别人并不能看到乌金尾!

    “嘶——”

    “吱!”

    两声兽鸣响起,任怀宇飞窜的身形顿时一滞,然后立刻调转身体,向着那发出兽鸣的地方奔去。

    咻、咻、咻!

    他翻过一大片灌木丛后,前方出现了一条小溪,而在溪边的一块巨石上,则出现了一对奇兽的对峙。

    一边是条足有海碗粗细的花斑蛇,虽然盘起的身躯看不出具体有多长,但从那规模来看,任怀宇估计至少也有五丈左右!

    而这么大的蛇一般都为蟒,可这花斑蛇却是拥有扁平的颈部、三角形的头颅,却更像是带有剧毒的!

    与花斑蛇对峙的则是一头通体雪白、肚皮滚圆的古怪野兽,如同兔子一般人立着,四肢都是非常得短小,两只眼睛却如蓝宝石一般,鼻子微红,一皱一皱的。

    相对来说,这头野兽的个头就要小多了,也就两尺来高,在花斑蛇的面前显得非常得渺小。

    不过场面上虽然是花斑蛇占了上风,但这条庞然大物却并没有急着进攻,而是不断地吐着红信,似乎用意只是要将这头雪白的怪兽驱走,可那怪兽却是不愿,不断挥舞着短小的爪子做着威胁状,口里也发出“吱吱吱”的声音。

    任怀宇细细一看,终于知道那头白色怪兽不愿离去的原因——它的身后还有一头不过半尺高的小兽,正瑟瑟抖抖的靠在它的身上,连眼睛都似乎没有完全睁开,显然出世没有多久。

    这花斑蛇是想要驱走母兽,然后吞食小兽!而母兽护犊,双方自然就陷入了僵持。

    不过,能够让这么庞大的花斑蛇都是忌惮不已,这母兽显然也拥有不俗的攻击力,这个光从个头来看还真是丝毫看不出来。

    “嘶!”花斑蛇显然耐心有限,终是忍不住发起了攻击,蛇头如同利箭一般从盘曲的身体上射出,向着那只雪白怪兽缠绕而去。

    “吱!吱!吱!”雪白怪兽的动作更快,刷刷刷,瞬间挥出十几道爪印,顿时在花斑蛇的身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许多血痕。

    别看这头怪兽肥嘟嘟得似乎连走路都是困难,可身法却是灵活无比,不断地纵高闪低,那花斑蛇竟是连碰都碰不到它一下。

    可是这头怪兽却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它要保护自己的幼崽,根本不可能闪离得太远!这相当于给它套了根无形绳索,让它无法完全发挥速度上的优势。

    妖兽!

    无论是花斑蛇还是那雪白色的怪兽,都是!否则,寻常的毒蛇又岂能长到这么大的个头,而那雪白怪兽小小的身体却能爆发出那么可怕的力量和速度!

    任怀宇明白为什么那条花斑蛇明明很忌惮那头雪白怪兽,却又偏偏不肯放弃了。

    魂晶!

    妖兽的血肉筋骨固然是大补之物,但真正瑰宝却是魂晶!就像武者一样,妖兽吸纳到的天地元气也同样缠绕在魂晶之上。

    魂晶可以入药,像聚气丹中的一味主药便是妖兽的魂晶,而聚气丹又有多么巨大的市场?

    妖兽可不会炼丹,但它们拥有人类所没有的能力,那就是可以直接吞噬魂晶,虽然这中间会有相当地浪费,但比起人类的“消化”能力不知道要强大多少!

    渴望强大写在了每一头妖兽的血液里,因此这条花斑蛇才会明知道雪白怪兽不好惹却又甘冒风险!这就像人类武者明明知道各种遗迹、墓穴充满着危险却依然要去冒险一样,不甘平庸!

    两头妖兽战得激烈无比,一个要吞噬对方,另一个则要保护自己的后代,都是迸发出了强大的战力。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