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熊扑出之前,一股奇异的悸动就从乌金尾传递到了任怀宇的心中,让他突然生出一股警觉之意,待到黑熊扑出来的时候,他虽然吃了一惊,却并没有一丝慌乱。

    他脚下一弹,让开了黑熊这一次扑击,同时右拳鼓起,乌金尾抽卷,一明一暗两道攻击同时发出。

    “昂——”黑熊咆哮着向任怀宇还击而去。

    嘭!

    任怀宇一拳轰在熊爪上,身形顿时被震得飞退而出。凝气四层虽然有四石之力,可是在黑熊面前却要逊色了不止一筹,这头成年黑熊的拍击力至少达到了十石,单从力量的角度来说,这头黑熊完全可以和凝气十层的高手相媲美!

    但任怀宇人是飞了出去,乌金尾却依然直射黑熊,噗地一下,尾尖没进入了黑熊的体内,只是钻进了寸许便失去了冲力!

    “嗷——”巨痛让黑熊发出了一声震动山林的咆哮,同时也彻底激发了这头猛兽的凶性,四肢翻动,飞快地向着任怀宇扑去。

    熊类的动作并不是十分敏捷,但直线奔行时爆发出来的速度也不容小觑,如同一座小山似地压向任怀宇。

    任怀宇连忙躲闪,论力量他可没有与黑熊相提并论的资格,同时乌金尾咻咻咻地连连刺出,每一下都是直刺这头黑熊的颈部。

    论皮粗肉厚,这黑熊真好比穿上了一层厚甲,哪怕是以乌金尾的破坏力都只能穿透寸许,可架不住这吃到的攻击次数多啊,很快就鲜血挥洒,将脖子都是染得血红。

    如果这头黑熊开化了灵智,升格成妖兽,那么虽然它的力量未必会增加多少,可智力却会暴涨,绝不会这样连吃闷亏!但现在这头凶兽却是根本不明白是什么东西刺伤了它,不断地发出咆哮,挥着熊爪对任怀宇发动着无意义的攻击。

    便算是钝刀子也能生生将人割死,更何况乌金尾并不是钝刀!

    半柱香的时间都没到,这头庞然大物的脖子便被刺了个稀烂,轰然倒地,失去了呼吸!

    任怀宇呼呼地喘了几口气,只觉一股强烈的疲劳涌上心头,差点一屁股坐了下来。他一直在躲闪着黑熊的攻击,稍一不慎可是会直接被这头巨兽一巴掌将脑袋都给拍扁的!

    而他的心思却是想到了别的地方——在黑熊冲出来之前,乌金尾就向他传递出一股莫名的心悸!

    感应危机!

    传说有些上古神兵便有这样的灵性,在主人遇到危险前会自动弹出鞘以做警告!

    任怀宇的嘴角不由地咧出一丝笑容,这能不让他惊喜吗?

    抽出腰间的铁剑,他将黑熊的两只耳朵割了下来。这猎物如此之大,他带着怎么可能到处行走?因此,狩猎大赛也规定只要将猎物的耳朵带回去便算成绩,如果像是蛇类这种没有耳朵可割的,那么便将脑袋带回去。

    铁剑是用来掩人耳目的,虽然任怀宇不会用来战斗,但用来割取猎物的耳朵倒是方便。

    他取出一只口袋,将黑熊的两只耳朵丢进去,至于这头猎物便只能丢在这了,反正也不可能再被别人算作战绩。

    继续向深山里进发,青平山里虽然没有多少只妖兽,但像虎豹熊狼这类凶猛的野兽倒是不少,任怀宇转悠了一个时辰不到便已经收获了七头野兽的耳朵!

    战绩如此之好,一是因为有乌金尾之助,二来则是他本身的运气够好,才能碰到如此多的猎物,否则空有一身实力又有什么用。

    走着走着,任怀宇突然脚下一顿,乌金尾又向他传递出莫名的心悸——有情况!

    “咦,你竟然可以发现老夫?”充满惊奇的讶然声响起,灌木丛中也走出来一个五旬左右的半老头子,一身衣物干干净净,背后负着一把九曲弯刀。

    李仲和!

    任怀宇看到这老头的第一眼时,心中就立刻明白过来,这就是任季昆派来杀自己的人!

    为什么是李仲和这位任府的大管家亲自出手?

    很简单,任怀宇怎么也是任家的子弟,这种残害自己族人的事情哪能泄露出去?因此,任季昆必然要派绝对信得过的人来办这桩事情,而李仲和这个心腹无疑就是最好的人选!

    况且,李仲和原本就和任怀宇有些私怨,前两个月他侄子还被任怀宇狠狠地修理了一顿。

    在任季昆想来,李仲和乃是凝气巅峰的高手,用来收拾任怀宇自然是手到擒来!

    任怀宇露出一丝笑容,向李仲和扫过一眼后,道:“原来是李大管家,我还以为藏着条野狗,正想丢块石头将它砸出来,没想到啊——幸亏大管家出来得早!”

    李仲和的脸色顿时一黑,这不是当着他的面骂他是老狗吗?可任怀宇又是凭什么表现得如此镇定?这小子明明知道自己坑了任季昆,还敢孤身一人来这,这究竟是脑袋被驴踢了,还是有什么可怕的倚仗?

    正是如此,他一时之间居然没有出手,而是露出了犹豫之色。

    “任怀宇,是什么人指使你偷换了寿礼?”李仲和双手背负,一副大高手的模样,好像吃定了任怀宇。他确实没将任怀宇放在眼里,而是猜测对方背后站着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这才敢如此放肆!

    这也是任季昆的顾忌,他绝不相信区区一个毛头小子居然敢如此胆大枉为,又有如此心机,这要是背后没人指使就怪了!

    任家内部又不是铁板一块,盯着任季昆屁股下面位置的人可有好几个呢,而且也确实有两个人拥有让任季昆头疼的实力,他是怀疑任怀宇被那两人中的一个推出来当枪使了。

    任怀宇虽然少年老成,但还没能将事情想得如此复杂,哪知道在任季昆、李仲和的眼里他的背后已是多了个“神秘高手”。

    他淡淡一笑,道:“一时兴起,顺手而为罢了!”

    李仲和自然不会相信,当即重重地哼了一声,脸色阴沉,目寒如冰,他已经仔细观察过了,附近绝没有第三个人,任怀宇只不过是在装腔作势罢了!

    “小杂种,老夫差点被你骗到了!”李仲和反手将九曲刀从背上取了下来,脸上浮起毫不掩饰的杀意,不管是他从任季昆那里接到的命令,还是为自己的侄子出气,都要将任怀宇无情地抹去。

    腾、腾、腾,他一步步向任怀宇走了过去,步子很慢,他要让任怀宇一点一滴地体会到死亡迫近的恐怖感觉。

    任怀宇叹了口气,道:“我还从来没有杀过人!”

    李仲和一怔,然后突然哈哈哈地大笑起来,道:“小杂种,你不会天真地以为还能杀了老夫?”

    任怀宇的嘴角浮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可惜,跟一个死人打赌是没有意义的,不然你肯定要输得连裤衩都没了!”

    他表面上对李仲和毫不在意,可内心之中却是提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

    李仲和乃是凝气十层的高手,论力量可丝毫不弱于大黑熊,而要说到智慧,李仲和怎么也得比头畜牲强点吧——若是李仲和知道任怀宇将他与大黑熊放到一起比较会是怎样的心情。

    有智慧的生物可不会任乌金尾轰击!

    而且,任怀宇必须祭出乌金尾才能对抗,可若是不能将这老家伙格杀当场的话……这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一定要一击必杀!

    就在这说话的当儿,任怀宇已经将乌金尾伸展出来,一点点向李仲和接近过去。

    “嗯?”李仲和突然眉头一皱,他隐约听到一丝丝的异动,可任他如何瞪大了眼睛,却始终没有发现一丝不妥。

    高手就是高手,哪怕是乌金尾无影无形也能感应到不对劲!

    “老家伙,还在那憋什么,不是怕了吧?”任怀宇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他要转移对方的注意力。

    “找死!”李仲和勃然大怒,虽然他心中总有一种不妥的感觉,可任他怎么想也实在想不出任怀宇能够有什么威胁到他的能力!

    ——这个伏击的地方是他选的,任怀宇本身也只有凝气四层的实力,这是任季昆亲口肯定的,堂堂式魂境的强者又岂会看走了眼?

    他再没有和任怀宇废话的心情,当即将九曲刀舞起,对着任怀宇当头劈了过去。

    咻!

    这一刀又快又狠,势大力沉,凝气巅峰乃有十石之力,一刀劈出劲风呼啸!

    “嘿!”任怀宇也是长啸一声,挥起手中的铁剑迎上!

    叮!

    一连串火花闪过,铁剑架住了大刀,但凝气十层可是有千斤之力,再加上九曲刀本身又厚重无比,这一刀虽然被格档住却依然去势不减,对着任怀宇脖子砍落而下。

    李仲和面目狰狞,此时此刻他已是笃定任怀宇死定了!他暴喝一声,全力斩下,只听叮地一下,任怀宇那把铁剑居然一断为二!

    任怀宇神情不变,只是将身体一偏,这划落的一刀顿时从他的肩膀处劈了下去,硬生生劈断了他左边的肩胛骨。

    鲜血飞溅,喷到了李仲和的脸上,让他更显狰狞可怖!

    “小畜牲,去死吧!”他狂笑道。

    肩伤痛入心扉,额头上冷汗滚滚而下,但任怀宇却是眉头也没有皱下,他冷静得近乎残酷,咻,乌金尾从李仲和的身后倒卷而回,直刺老家伙的后脑勺!

    感谢龙侠玉、恶魔小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