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一求,推荐、收藏~~~~

    ————————————

    任怀宇此时倒是有些感谢任季昆祖孙了,若不是他们送来了这两颗明珠,他至少不会这么快就发现乌金尾又一个神奇之处!

    不过,问题也来了,显然乌金尾也相当地“挑食”,否则干嘛不吸取石头、泥土中的精华,偏偏只对那两颗明珠下手呢?

    以任怀宇此时的财力又哪里采购得起珍贵的材料?以前他可以不将钱财放在眼里,但现在看来他倒是要动上一番脑筋了。

    后天的寿宴?

    任怀宇不由地露出一抹笑容,他的乌金尾无影无形,趁着人家送上贺礼的当儿大肆掠夺也不怕被人发现了!这可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真是越来越期待那一天了!

    任怀宇静下心来继续修炼,第二天他便去山上采了两只野山桃,又大又圆、白里透红,卖相十足!他不由地嘿嘿发笑,他一个孤儿谁能指望他送出什么好东西来,两只寿桃尽尽心意,哪个也挑不出刺来!

    将山桃装进了锦盒之中,任怀宇度过了一个难以入眠的夜晚。

    啪啪啪啪啪!

    任家家主八十大寿的主日到来,鞭炮自然响得更加热闹,从清晨就开始一直到午时都没有结束。而中午的宴会显然不是重点,晚上这一顿才会有大人物出面!

    夏日天黑得晚,此时又入了盛夏,便是夕阳落下、明月高升了依然热风阵阵。晚上任家摆开上百桌宴席,招待着各方宾客,人声鼎沸,热闹无比。

    陈、章两家很给面子,虽然家主没有亲至,但派来的代表也是家族的二号人物,年青一代中也有章默、陈江沅这样的佼佼者。

    章默、任初平、陈江沅同为凝气六层,乃是清水镇年轻一代中最杰出的三人。不过陈江沅已经是十八岁,要比章默、任初平都要大上一岁,这一横向比较便能看出他的不足来。

    没办法,陈江沅只是七品魂晶,在清水镇虽然也能算是佼佼者,但跟章默、任初平这两个百年难遇的六品魂晶资质相比就要逊色多了。

    晚宴一开始,除了几个老一辈的大佬外,自然就数任初平这三个年轻人最是引人注目,而其中又以章默和任初平更加耀眼。

    不出意外的话,三十年后清水镇就是他们二人争霸的格局,陈家注定要黯然失色的。

    “献寿礼——”酒过三巡,唱礼官扯着大嗓门、以悠长的声音叫了起来。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是将腰杆挺直了些,连原本有些醉熏熏的人都是露出了专注的神情。

    人都是喜欢攀比的,更何况这是任家家主的八十大寿,谁都想知道哪个送出的贺礼最是珍贵,这足以成为大家接下来月余茶后饭余的谈资。

    有份量的人物自然是在后面登场的,前面送上的贺礼也就是红纸包的一卷寿面、几只馒头而已,这都是清水镇的普通镇民,他们的目的自然是来混几顿白食,顺便开开眼界,哪能指望他们送出什么好东西。

    这批人之后,则是镇上的一些小富人家,他们的贺礼自然要高档一些,但大抵也就是几两银子。等这些人也过了之后,则轮到了陈、章两大家族了。

    别看两大家族出动的代表很是给力,但寿礼也就是如此这般,陈家送了头玲珑玉狮,章家则是一幅字画,只能算是小珍贵。

    这是自然,派人参加就已经给了面子,难道真要两大家族破财不成?三大家族可是暗波涌动,又不是世交,哪可能真掏出老底来。

    最后则是任家各个支脉子弟贡献贺礼,这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嘉言代表爷爷送上百年血参一株,祝家主大人长命百岁、修为精进!”一名少年端着一只托盘走了出来,恭敬地献上贺礼,脸上带着一丝得意的表情。

    “居然是血参,那可是大补之物!”

    “而且有上百年的年份,要放到药铺出售的话,至少千两白银!”

    “喂喂喂,你也太小看百年血参了!这根本就是有价无市,你要能同样拿一根出来,老子用两千两白银买怎么样?”

    没想到第一件有份量的贺礼就是如此珍贵,所有的看客都是跟打了鸡血似的,一下子全部兴奋起来,莫不在底下议论纷纷!

    连任季昆都是有些动心,右手捋了捋胡须,笑道:“老七,你有心了!”

    “大哥,你是我们任家的顶梁柱,老七我是个粗人不会说话,就是这么道理,大哥你活得越久、实力越强,我们任家才能越来越好!”与任季昆同一桌的一名留着花白胡子的魁梧老者说道。

    “哈哈哈!”任季昆不由地大笑,显然这记马屁拍得他很是愉悦。

    “澜清代表家祖送上寒玉一块,祝家主大人寿比南山、年年有今日!”

    “孔阳送上极天丹三枚,祝家主大人再有突破!”

    “……”

    接下来各大支脉虽然纷纷送上礼物,可哪个都比不得头一份那血参的份量,一比之下自然就黯然失色。任怀宇等了许之后,才端着那只锦盒走了上去,道:“怀宇家中贫寒,只能送上两颗寿桃,还请家主大人不要见怪!祝家主大人寿比青松!”

    他确实希望任季昆活得长点,因为他要亲手替爷爷讨回公道,对方怎么也得坚持活到他修为大成的那天!

    “哈哈哈!”

    听到任怀宇送的贺礼只是两只寿桃的时候,众人顿时笑成了一团,这也太寒酸了点,堂堂任家少爷居然潦倒到了这个地步?这不是丢人现眼嘛!

    而任季昆的一张老脸则是猛地阴沉了下来,他让任初平给任怀宇送去两颗明珠,为的就是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这可是相当于是在打他的脸啊!

    老家伙忍不住对任初平瞪了一眼过去,而任初平也没有料到任怀宇竟然敢“私吞”了两颗明珠,不由地双拳一紧,心中猛地生出一股杀气。

    任季昆毕竟城府深厚,哪会在这时候发作出来,当即勉强挤强一道笑容,道:“老夫也没有想到老八走后你竟然过得如此贫苦,仲和——”

    “是,家主!”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半老头子站了出来,他便是任府的大管家李仲和,也正是李广意的叔叔。

    “从下个月起,怀宇每个月的例钱提高到二十两银子!”任季昆挥挥手说道。

    “是,老奴记下了!”李仲和连忙恭敬应是。

    “谢家主!”任怀宇拱了拱手,眉目低垂,以掩饰那丝丝笑容。

    这次他黑了两颗价值不菲的明珠,又迫得任季昆为了表现家主风范给他加了每月的例钱,狠狠地坑了任季昆一把,让他非常地解气,当然这也将他推到了悬崖边上。

    “爷爷——”任初平连忙跳了出来,被任怀宇破坏了寿宴的气氛,而且归根结底还有他的一分责任,自然需要他站出来补救了。

    而这补救的最好办法,就是转移大家的视线!

    “孙儿上个月特意进清平山狩猎,杀了一头赤星妖虎,以虎皮给爷爷做了件大袄,恭祝爷爷长寿无疆,早日突破式魂境!”任初平招了招手,大管家李仲和连忙捧着一件折叠起来的虎皮大袄走了过来。

    “嘶,居然是妖兽之皮!”

    “乖乖,真是厉害,妖兽啊,那可要比普通的猛虎厉害十倍!”

    “不愧是我们清水镇新一代中最杰出的人材!”

    听到众人的惊呼,无论是任初平还是任季昆都是流露出淡淡的傲色,这一下子便将被任怀宇破坏的气氛给修补了回来,但一码归一码,两人此时心里头已是将任怀宇恨到了骨子里。

    刷,任初平接过虎皮大袄后用力一抖,将这件由赤星妖虎皮制成的珍贵衣物展现在众人面前。

    任怀宇心念一动,乌金尾已是悄无声息地探出,向着那虎皮大袄划了过去。

    “啊——”“咦!”“嗯!”

    这件虎皮大袄才刚刚抖开,便听到众人传来的惊呼,任初平不由地志得意满,只是他立刻感觉到了不对,为什么大家看向他的眼神……居然带着几分嘲笑呢?

    “大少爷——”李仲和指着虎皮大袄颤声说道。

    任初平低头一看,一张俊脸刷地变得铁青!原来,这件好端端的大袄上居然从领口之下多了一道划口,就差一点就分成两片了!

    这样的东西,谁能穿得出去?

    丢脸!丢脸到家了!

    任初平此时恨不得地上裂出条缝让他钻进去,但心中却是充满着不解:之前他可是亲手检查过的,这件虎皮大袄并没有一丁点的问题,怎么可能突然出现这么大的变化?

    他转过身向任季昆看去,但就在这个过程中,只听“嗤啦”一声,好像是布料撕扯的声音响起——

    “噗——”一大片狂喷口水的声音之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席间突然响起一片大笑,有些人甚至都跌到了桌子底下,而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则是个个红晕满面,纷纷将脑袋低垂下去。

    任初平只觉屁股一凉,心中猛地升起一股足能将他冻僵的寒意,伸手在屁股上一摸,他眼球一突,直接晕死了过去!

    地上,顿时多了一个穿着“开裆裤”的男子,那不雅之物隐约可见。

    “嘭!”

    任季昆重重地拍了下桌子,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

    感谢龙侠玉、恶魔小骑士、魔道vs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