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季昆八十大寿,这对于任家来说可是天大的事情,早早就开始了筹备,整个任府上上下下完全忙成了一团。

    虽然说三大家族私底下都是很不对眼,恨不得将另外两大家族统统灭杀了赶出清水镇,可表面上的和睦还是要维持的,陈、章两家不但派人来贺,而且还是老中新三代同出,给足了任家面子。

    这是不得不为,万一哪两家打起来、或者联合起来对付另一家的话,那清水镇可是会变天的。

    大寿会举行三天,第一、第二天只能算是小打小闹,接待些镇里的闲杂人等,只有在最后一天才会有重量级的宾客到场,而任季昆也会亲自出面。

    任怀宇的院落即使是处于任家最偏远的地方,可依然能够听到那喧嚣的吵闹声,他的脸色凝重,双拳不自禁捏得紧紧的。

    他爷爷为任家拼死拼活,到头来却是连治病的钱都没有,只能含恨而死!他父母之所以会失踪,也是为了做生意赚点钱给老人治病,却不知遇到了强盗劫匪还是妖兽,从此没了音讯。

    总而言之,一切的根源都在任季昆的身上!

    若是没有他的授意,任家上下又焉会如此对待任怀宇一脉?

    “这个老家伙!”任怀宇将拳头捏得卡卡做响,深深地吸了口气后,他盘膝坐下,静下心继续吸纳元气以提升本身的修为。

    他要将任季昆拉下马来,那么第一步就是晋入凝气五层,成为天元道宗的弟子,苦修获得远远超过任季昆的实力!然后杀回任家,夺了这家主之位!

    没错,任季昆煞费苦心,为的不就是这任家的家主之位吗?

    在此之后,他就会离开清水镇,这个地方太小了,他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扣扣扣。

    就在这时,院落的大门突然响起,一个清朗的声音也在随即响了起来,道:“怀宇族弟,你在里面吗,我是任初平!”

    任初平?他来干什么!

    任怀宇站了起来,走过去将门打开,迎上的是任初平那一张和气、儒雅的俊脸,从相貌的角度来说,任家的族人大多都有一副好皮囊,尤以任怀宇和任初平为最。

    “初平族兄!”任怀宇拱手为礼,虽然他心中对任家上下都没有什么好感,更是对任季昆一脉充满了愤怒,可一日寄人篱下,一日就得虚与委蛇。

    “呵呵,我刚从清平山回来,突然想到后天我们这些小辈就要向爷爷献贺礼,而怀宇族弟这几年又过得比较艰难,怕是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来——怀宇族弟,我实话实说你可别往心里去!”任初平微笑着说道,一副大哥爱护小弟的模样,他从怀里摸出一只锦盒向任怀宇递了过去,“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咱到时候可不能丢了脸!”

    任怀宇接过锦盒打开一看,里面赫然是两颗鹅蛋大小的明珠!

    这么珍贵!

    他目光一转,心中立刻恍悟过来。

    任初平此举必然得到了任季昆的授意,用意无非是让别人看到,任怀宇这一脉可远没有大家所想像的那么艰苦,看,随手就送出两颗如此大的明珠,这得多么殷实的家底!

    还说任季昆打压任怀宇一脉,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吗?

    第二么,任季昆也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万一任怀宇送上几颗野果,这不是在损任家、损他任季昆的脸面不是?

    一举两得,是为老奸巨滑!

    任怀宇虽然是十六岁的少年,但在特别的环境之下他却是异常地早熟,心智之老练远远超过了任季昆的想像,就那么一瞬间就将其中弯弯绕绕想了个明白。

    “嘿嘿,那便让老家伙偷鸡不成蚀把米!”任怀宇在心中说道,脸上却是堆起了笑容,要多真诚就有多真诚,“谢谢初平族兄,你想得可真是太周到了!”

    他已经打定主意,这两颗明珠自己收了,后天随便找样东西当贺礼送过去!

    ——到了这时候任季昆还不忘给任方旭脸上抹黑,任怀宇能够忍?这个闷亏任季昆只能生生咽在肚子里,难道他能说任怀宇黑了他两颗非常珍贵的明珠?

    当然得罪了任家家主任怀宇肯定不会好过,但距离天元道宗开山门大选也只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他咬咬牙也就坚持过去了,纵使任季昆乃为家主也还没有达到一手遮天,可以无缘无故把任怀宇打死弄伤的地步!

    再说了,真要逼急了任怀宇还有乌金尾,式魂期以下的武者都只配被他一击抹杀!

    他此去天元道宗修炼不知道要多久时间,怎么也得给任季昆添点堵,就当是收点利息。

    任初平见任怀宇收下锦盒,自然心中一松,嘴角更是浮起一丝淡淡的冷笑,暗说任怀宇的愚蠢,但他是极擅伪装之人,只是一个瞬间脸上就换了副表情,道:“听说,前些日子怀宇表弟还打败了陈德辉?”

    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吗?

    任怀宇微微一笑,道:“只是运气罢了!”

    运气?运气你个鬼啊!真要是运气,你敢事先打赌说一拳就把对方轰趴?

    任初平脸上闪动着古怪的神色,他向来自诩任家第三代中的第一人,可现在任怀宇冷不丁的强势崛起,渐有赶上他的势头,这岂不让他大生警惕之心!

    而且,一个仅仅只有八品魂晶,去年更只有凝气三层的家伙又怎么可能突然之间晋入了凝气四层?这小子又没有丹药支持,凭他那么平庸的资质又怎么能够在短短半年之内突破的?

    这其中必有古怪!难道是这小子得了什么宝物?

    任怀宇将对方脸上一闪而逝的贪婪之色看在眼里,心中忍不住生起一股暴怒。

    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而面前的则是有爷必有其孙!任季昆贪心的是任家家主之位,而任初平则是对任怀宇身上的“宝物”起了欲念,尽管他连是什么都不知道。

    “怀宇族弟真是勤奋,短短半年不到就突破进了凝气四层,说不定有希望三个月内再做突破,成为天元道宗的弟子!”任初平双眼紧盯着任怀宇,想要从任怀宇的反应中窥探出蛛丝马迹来。

    说到心性的修养,任怀宇不但不会比任初平弱,甚至还要超过许多,人情冷暖他不知道尝过多少,又岂是任初平这种高高在上的少爷所能比拟的?

    他丝毫不动声色,淡淡道:“初平族兄也太夸张了!唉,若是这开山门大选可以晚上一年的话,我倒还可以拼着试上一试,现在嘛——”

    任怀宇适时露出一丝苦笑。

    “就凭你也配!”任初平在心中冷笑,他仍是不解任怀宇是怎么击败陈德辉的,难道真如传言那般,那家伙是脚抽筋了,才被任怀宇一拳轰个正着?

    他心中藏着事,也就懒得在任怀宇面前维持他假惺惺的亲切之态,脚下一弹,咻咻咻地就远射而去。

    任怀宇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想道若是任季昆看到他晋献上来的贺礼竟是两只山里采摘的野桃子时,脸上又会是怎样的精彩?

    想着想着,他不由地浮起了一丝笑容,竟是无比期待后天的到来。

    “这两颗珍珠嘛——”任怀宇重新打开锦盒,将两颗明珠取出来握在手中,后天这里便要装入两颗“寿桃”,自然得让两颗珠子挪挪位置了。

    嗡!

    就在此时,他股后的乌金尾突然从腰间自动钻了出来,“噗”地一下,尾尖直接刺进了一颗明珠之中。

    任怀宇只觉乌金尾轻轻一震,那颗光彩夺目的明珠居然瞬间黯淡下来,好像被吸干了其中的精华,居然有点塌陷了!

    还没等任怀宇反应过来,尾尖再刺,毫不客气地钻进了第二颗明珠之中,又是一震,这颗明珠也步上了前一颗的后尘,瞬间变得黯淡无光。

    这时,乌金尾一动,撤回了任怀宇的裤子内,缩小如寸许。

    任怀宇的脸皮抽了抽,将锦盒放下,然后在一颗明珠上按了下,瑟瑟瑟,这颗明珠顿时化为一堆粉末,再去碰下另一颗,同样是如此的结果。

    强、强盗啊!

    任怀宇本打算黑了这两颗明珠,卖掉之后给自己换些丹药,可没想到居然被一根尾巴给黑吃黑了!

    算了,算了,反正自己得了这根尾巴就已经占到了天大的便宜,被黑两颗明珠又算什么!

    任怀宇很快就平静下心情,他盘膝坐下,开始吸纳天地元气继续修炼。

    嗡,乌金尾笔直地竖了起来,如同张开了一只鲸口,狂吞海纳着附近的元气。

    “嗯?”任怀宇突然一愣,因为他感觉到乌金尾吸取元气的速度快了一丁点。不多,真得只增加了一丁点,但他近两个月来已经无比熟悉元气的吸纳速度,这即使是增加了一丁点也让他立刻反应了过来。

    难道?

    任怀宇的目光突然发亮!乌金尾主动吸取了明珠中的精华,这并不是这件宝物在发疯,而是……这件宝物还能增强!

    天!

    任怀宇有种仰天大吼的冲动,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狂喜——若是乌金尾可以不断地增强,他不是相当于拥有了三品魂晶、二品魂晶、甚至于一品魂晶的天下最强资质!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