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新书求收藏,求推荐,需要你的呵护~~~~~~~

    陈太原嚣张,这家伙倒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

    任怀宇不禁怒极反笑,这不但是恶人先告状,而且还如此得咄咄逼人,不愧是大家族里走出来的少爷!他虽然也有“少爷”这个头衔,但从小就没享受过这种待遇,反倒如市井平民一般,对所谓的少爷有种天生的不爽。

    “白痴!”他根本没心思和这种人废话,只想快点去武院内报个到,立刻赶回去继续修炼,哪能在这里浪费时间?

    虽然说只要凝气五层就能被收入天元道宗,可要是能够达到凝气六层、甚至凝气七层,说不定便能直接成为内门弟子,这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所以任怀宇绝不愿浪费哪怕是一寸光阴。

    “想跑?”陈德辉身体一偏,挡住了任怀宇的去路。

    “让开!”任怀宇冷冷说道,语气中透着一丝丝的不耐烦。

    “哼,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任怀宇大步向前走,而就在他要穿越陈德辉而过时,对方却是猛力地一掌劈了过来,势大力沉,显然是要一击便瓦解他的抵抗能力。

    “哈哈,看你小子还能怎么横!”陈太原在一边兴奋地大叫起来,只要任怀宇被打趴下来,他就会立刻冲上去将任怀宇的骨头至少踩碎一半!

    不过他也确实被任怀宇吓怕了,在任怀宇没有倒下之前他可不敢冲上去,一个月前被饱揍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嘭!

    任怀宇举臂相挡,这一掌劈在了他的手腕上,一股大力涌来,让他脚下微晃,小退了半步。

    倒不是他力量不及,而是防守方总是会吃点小亏。

    “呃!”今天是武院规定必须去报到的日子,一大清早便有不少人过来。大家又都是年轻人,哪有不爱看热闹的道理,看到有冲突发生早就围了过来。

    武院每个月都会对弟子进行一次实力测试,因此对彼此的实力也可说是知根知底,大家都知道陈德辉是凝气四层,而任怀宇只不过是凝气三层,打起来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任怀宇必败!

    境界并不代表实力,因为战斗技巧可以适度地弥补力量上的差距。可凝气期又学不了魂技,那么战斗时决定胜负的因素就只剩下一个:力量!

    凝气四层对凝气三层,这应该是完全得碾压,但任怀宇接下陈德辉一击却仅是小退了一步,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陈德辉手下留情了?

    不可能啊,陈德辉的实力虽然在武院中只能排在第九、第十的模样,可为人却是极为歹毒,哪次武院举行的比武他不是将对手打得半死,何曾有过怜悯之心!

    难道,任怀宇晋入了凝气四层?

    所有人莫不用震惊的眼神看着任怀宇,更是充满着羡慕,因为整个武院目前达到凝气四层的也不过区区十人!而说不定任怀宇还有希望在五个月内再进一步,达至凝气五层,那便能鱼跃龙门,成为天元道宗的弟子!

    这可是绝对殊荣啊!

    每次天元道宗开山门收徒的时候,清水镇有几个人可以进入?两三个而已!史上最多的一次也只有五个!

    一击没能将任怀宇轰趴下,陈德辉也不由地露出一丝惊讶,正如其他人猜测的那般,他可绝没有手下留情!他冷笑一声,道:“难怪敢如此嚣张,原来是晋入了凝气四层!不过,你只是刚刚晋入凝气四层,而我——距离突破凝气五层只有一线之差,你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要打便打,不打就滚开,少在那啰啰嗦嗦的!”任怀宇十分不耐地说道。

    “就冲你这句话,我便要让你在床上躺足半年,永远别想再进入天元道宗!”陈德辉阴侧侧地说道。

    此话一出,周围所有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气,暗道此人歹毒!

    任怀宇现年十六岁,错过天元道宗这次开山门的收徒机会,那么下一次他就是二十一岁,无法再参加天元道宗的选拔,一辈子只能如此了!

    这简直比杀人还要残忍!

    任怀宇的脸色蓦然阴沉了下来,他与陈太原之间虽然有恩怨,但真说开了也只是一点无谓的醋火。而跟陈德辉更是无怨无仇了,只是因为挡下了他一招,让他在众人面前小损了些面子,他就要使出如此阴招,这已经不是过份了!

    那便看看谁让谁在床上躺足半年!

    任怀宇绝不是忍气吞声的主,既然陈德辉如此歹毒,那么便让他自食恶果!

    他盯着对方,眼神中战意开始熊熊燃烧。没错,论力量他确实要比陈德辉弱些,可是别忘了他还有乌金尾,别说那无影无形的偷袭能力,光光那治疗效果便将足以让任怀宇站在不败之地。

    “莫不打个赌,我一招便能将你轰趴下!”任怀宇淡淡一笑,一切怒火尽隐在深沉的眼眸中。

    “哈、哈哈哈!”陈德辉蓦然大笑,可脸上却是丝毫没有笑意。

    这是自然,两人同是凝气四层,而且论力量还要数陈德辉更胜一筹,任怀宇凭什么一拳轰趴下他?这不是摆明了是在蔑视他吗?

    围观诸人也是被任怀宇这句霸道之言惊得一愣一愣的,这谁也不可能相信啊!要想将凝气四层的武者一拳轰趴下,这至少得是凝气六层才做得到!

    任怀宇这是怒到极点发疯了吗?

    “想要激怒我?恭喜你成功了!不过,我越是生气,战力就越强,你那点小心思就收起来吧!”陈德辉冷冷说道。

    听陈德辉这么一说,众人才“恍然大悟”,原来任怀宇是想要激得陈德辉大怒,这打起来自然就没有了章法,便有了乱中取胜的机会。

    可惜啊,陈德辉本身就是阴毒无比的小人又怎么会上这样的当?

    “那便一战,哪来这么多的废话!”任怀宇不屑地说道,事实上他说得乃是大实话,别看乌金尾现在只有凝气四层的杀伤力,可无影无形,便是凝气五层、六层的人又焉敢任他轰击?

    没入式魂境,武者便不能以元气淬体,哪怕是凝气巅峰的高手在体魄上也未必能够比普通人强出多少。

    “哼!”陈德辉冷笑一声,身形扑出,一拳挥出向着任怀宇轰了过去。

    任怀宇同样一拳挥出,而乌金尾也贴着地面射出,犹如蝎子的尾针一般。

    细长的尾针疾刺陈德辉的左腿,瞬间便将他的头骨刺破,尖长的利针刺入,陈德辉只觉左腿一阵剧痛,不由地身形歪斜,轰出去的拳头顿时没了准头。

    任怀宇一拳轰到,嘭地一下,直接将陈德辉轰飞出去,划过一道弧线之后,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直接晕死了过去。

    全场一片死寂!

    怎么可能!这也太巧了吧,陈德辉怎么就那么倒霉,在最关键的时候脚下扭到了呢?

    邪门!

    盘绕在每个人心头上的就只有这么一个念头,一个个都差点将眼珠子给瞪了出来。

    在稍远点的地方,一个十七八岁的冷峻少年正立在一根枝头上居高临界下看着,眼中陡然闪过一道精光,战意十足地盯着任怀宇。

    他是章家这一代的希望,章默,清水镇另一个具有六品魂晶的天才!

    而在更远处,一名豆蔻年华的美丽少女俏立在巨石上,看向任怀宇的目光则是多了几分异色——她便是让任怀宇与陈太原结下莫名怨仇的岳菲絮。

    她只是一时兴起才借用任怀宇当了回挡箭牌,根本就没有对这个少年留下过什么印像,此时看到他强势崛起却是如同闪电般划进她的心中,微微荡起了一丝涟漪。

    所有人的目光在盯着陈德辉看了一阵之后,都是停在了任怀宇的身上,但依然没有一个人说话,只剩下一片粗重的呼吸声。

    任怀宇大步走向陈太原,那小子不由地大骇,竟是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后面四个跟班连忙扯着他的双臂就往后拖,生怕任怀宇战得兴起将他们也一并揍翻,可一路拖过去,竟发现地上多了一道黄颜色的水渍。

    这居然是骇到失禁了!

    陈太原的脸刷地一下子变得血红,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怎么会对任怀宇怕成那样。这当众骇到失尿,让他以后还有什么脸在武院待下去?

    “没有下一次!”任怀宇冷然说道。

    说完,他大步走进了武院之中,留下身后一大堆依然把眼珠子暴突没能回过魂来的众少年。

    报过道之后,任怀宇离开了武院,尽快回到了任家。

    他虽然只打了陈德辉一拳,可是这一拳却给对方造成了极严重的内伤,至少在两三个月内陈德辉是很难恢复伤势,更别提修为上的突进!

    这一耽搁,陈德辉是休想在天元道宗这次的开山门大选中被收为弟子!

    这对陈家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清水镇每次能够被天元道宗收为弟子的人不过两三名,虽然至今还没有出现过内门弟子,可即使是外门弟子回到镇上也有很大的把握晋入式魂期——三大豪门也没多少这种级数的高手!

    这次陈德辉被废,绝对失去了进入天元道宗的资格,对于陈家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做为罪魁祸首,任怀宇自然将成为陈家的敌人,虽然他是在公平一战中打伤了陈德辉,但陈家会平静地接受这个结果吗?

    所以他要尽快赶回任家,陈家再霸道也不可能闯到任家去伤人吧?

    回到任家之后,任怀宇继续在自己的院落中闭门修炼,并没有将与陈德辉一战的事情放在心上,没有晋入凝气五层之前一切都存在变数,他不敢有丝毫懈怠。

    七天后,整个任家热闹了起来,因为家主任季昆的八十大寿就要到了!

    感谢星空天平、【孤独不苦】、じ☆ve炫帅、骑着乌龟抖**、星空天平、魔道vs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