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个刁奴,明明私吞了四两银子还要给他扣个大帽子?

    李广意敢这么做,一是仗着背后有大管家的撑腰,二来是欺负他任怀宇无依无靠,便是坑了他四两银子又如何,谁会替他出头?

    恶奴!

    任怀宇眼中爆闪着怒火,任家的建立绝少不了他爷爷的付出,甚至让老人家早早就溘然而去!可现在他这个孙子却是连个下人的下人都敢欺辱,这是什么道理?

    “好大的狗胆!”任怀宇森然说道,大步向对方走了过去。

    “臭小子,别以为叫你一声少爷你就真以为自己有什么了不起!”李广意也跳了起来,他固然是狗奴才,可也不是谁都能叫唤的——至少任怀宇这个落魄少爷没有资格!

    “哼,把你私自扣下的例银交出来,道歉!”任怀宇的声音冰冷,若非他本身的实力还不够,如果是式魂境的修为又哪里需要顾忌什么后果,直接一拳轰杀!

    “哈哈哈,你做梦呢!”李广意将大拇指对着自己一翘,“老子现在拍拍屁股就走,你能奈何得了老子?”

    “欠揍!”任怀宇脚下一弹,身形咻地射出,向李广意一拳头轰了过去。

    “小杂种,你还真敢——”李广意连忙出拳招架,他还真没想到任怀宇敢出手。

    嘭!嘭!嘭!

    两人战得激烈,你一拳我一拳,谁都不肯退让。

    虽然他们都是修武的,可没入式魂期其实也算不得真正的武者,因为只有式魂境的武者才能运用各种各样的魂技,凝气期的武者其实和市井无赖的打斗没啥区别,拼的就是谁的力量更大、谁更凶狠。

    任怀宇和李广意都是凝气四层,在力量上并没有多少区别,那么拼的就是谁更凶、谁更狠!

    “啊——”任怀宇如同一头受伤的孤狼,他打起架来向来是血性十足。每一拳挥出都是毫不考虑自己会吃到什么伤害,就是以拳换拳,以伤换伤。

    李广意却没有他这种拼命的劲头,吃到几次重拳后就哇哇哇大叫起来,顿时失去了攻击的念头,只是以双拳将自己团团护住。

    他心中惊愕,明明任怀宇只有凝气三层的实力,怎么突然就晋入了凝气四层?他敢明目张胆地黑了任怀宇的例银,自然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对方的实力不如自己,而闹上去的话也有他的叔叔撑腰,哪会斗不过一个有名无实的少爷?

    可这小子居然突破了!

    这完全打乱了李广意的如意算盘,他又不是意志坚定的人,连吃几拳之后当即就打了逃跑的打算。虚晃一枪,他拔腿就跑,便要去找他的叔叔哭诉,他自然会倒打一耙,污指任怀宇蛮横不讲理地对他出手。

    “想跑!”任怀宇冷笑,心意一转,乌金尾飞卷而出,瞬间将李广意的双腿缠住。

    噗通!

    李广意正迈腿疾奔,哪提防双脚上突然套了根“绳索”,这一用力顿时将自己绊了个狗吃屎,整张脸重重地撞在院落的鹅卵石路上。

    “妈呀!”他撑地而起,鼻子已经撞破,鲜血直流,而最惨的还数他那张臭嘴,直接崩断了两颗门牙,血水模糊,更显狼狈不堪。

    任怀宇已然收回了乌金尾,一个箭步追上,一拳头轰出。

    “不——”李广意只吐出一个字便吃到了任怀宇一记重拳,刚刚直起的身体立刻又倒了下去。

    嘭!嘭嘭!嘭嘭嘭!

    任怀宇恨透了这种媚上欺下的小人,出拳毫不留情,直揍得李广意哀呼连连。

    也活该这小人倒霉,因为任怀宇在任家不受重视,他这座院落也非常偏,呼声更不能传远,而等闲又不会有人经过,他真是叫破喉咙也没有人能听到。

    直揍了小半个时辰,任怀宇这才收手,这再要打下去的话可是会出人命的!

    李广意在地上抽搐了半天,这才挣扎着爬了起来,满脸青肿,狼狈不堪,看向任怀宇的眼神充满了怨恨,但更多的却是惧怕。他自忖即使伤好了再打一次,自己还是会落到同样的下场!

    至于被莫名其妙绊了一交的事情倒是被他忘到了脑后,毕竟谁会相信世间居然有一件无影无形的“暗器”?

    “银子!”任怀宇将手伸了出来,在李广意的面前晃了晃。

    李广意恨得咬牙,可他却被任怀宇给揍怕了,见对方眼睛一横,他不由地浑身一哆嗦,连忙从怀里掏出几锭银子向任怀宇递了过去,也不看是多了还是少了。

    任怀宇掂了掂份量,这差不多有八两左右,他自然不可能将多出来的还回去,就当是对李广意的一点额外惩罚。他挥了挥手,冷冷道:“滚!”

    李广意连滚带爬地出了大门,这才对着任怀宇狠狠地剜了一眼,掉头就走。

    他也是被任怀宇揍怕了,居然连句狠话都没有抛下。

    任怀宇可以肯定对方回去之后必然要向大管家李仲和横加挑拨,而李仲和此人又向来护短,还是那种不管对错只捂自己人的护短,必然还会再起风波。

    但怎么样任怀宇的头上都是顶着任家少爷的头衔,李仲和即使在任府拥有相当大的权力也不可能肆意枉为,以仆犯主乃是大忌!

    李仲和不可能在明面上对任怀宇怎么样,那头老狐狸又岂是李广意这种只会仗势欺人的蠢蛋可比!任怀宇得防着他出阴招,暗箭伤人才是防不胜防!

    嘿嘿,但要说到暗箭的话——任怀宇背后那条乌金尾立刻直竖起来——谁能比得过他?

    李仲和、李广意要是规规矩矩,他也懒得理会这种小人物,若是非要搞风搞雨,他甚至可以当着千百人的面进行暗杀!

    任怀宇深深地吸了口气,心中充满了感激。

    若他还是十几天前的那个平凡小子,这被李广意坑了也是白坑,凝气三层又岂是凝气四层的对手?而没有乌金尾他又怎有与李仲和硬扛的底气,人家虽然没入式魂境可也是凝气巅峰的存在!

    任怀宇将手中的银子掂了掂,悉数收在了怀里,然后继续盘膝坐下,吸取着天地元气。

    于他而言,无论是李仲和或者是李广意都只是跳梁小丑,他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哪怕是没有得到乌金尾之前他的目标也是打倒任季昆,给爷爷讨回个公道!

    如任怀宇所料,李仲和并没有气呼呼地直接杀过来给侄子讨回公道,而是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任怀宇知道,李仲和这是在等。

    等什么?

    自然是五个月后的天元道宗开山门大选,如果任怀宇运气够好可以进入这座神秘的宗派,李仲和又焉敢与任怀宇交恶,不怕他日后回来报仇吗?

    之前李仲和或许认为任怀宇不可能进入天元道宗,可任怀宇已经是凝气四层,谁又敢说他不能在五个月内再进一步?

    当然若是任怀宇这次没能进入天元道宗的话,李仲和自然不会再客气,定会露出狰狞面目来!因为天元道宗是每五年开一次山门,最低要求也是二十岁以下、达到凝气五层。

    任怀宇现在已经是十六岁了,若是今年不能雀屏中选的话,就永远失去了机会!

    五个多月的时间,李仲和等得起!

    任怀宇沉浸在修为飞速提升的喜悦中,将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放在吸纳元气上,每天不过睡眠三个时辰,吃饭等必要开销也被压缩到了半个时辰之内。

    他的修为正在以可怕的速度提升着!

    随着他修为的提升,乌金尾的威力也在相应提升着,总是能够与他的实力相同。现在他虽然只是凝气四层,可一人一尾合力,再加上乌金尾的无影无形,便是凝气六层也能一战、甚至胜之!

    不知不觉,炎热的六月悄然到来,初五那天,任怀宇虽然不愿浪费时间,可武院的规定就是规定,他必须去报到走这么一趟。

    清平武院建立在镇外的东边,从任家走过去大概要半个时辰的时间,这天气又热得离谱,一路之上又没有多少荫头的地方,等走到那儿的时候任怀宇已是全身大汗。

    “小杂种!”还没进入武院的大门,便看到一个身材略矮的少年正用阴森森的目光扫了过来,一副要吃人似的狠劲。

    这少年便是陈太原,上个月虽然将任怀宇揍了一通,但他自己也是吃足了苦头!而且任怀宇有乌金尾修复伤势,他又没有,足足休息了十几天才恢复过来,对任怀宇自然是恨之入骨。

    任怀宇目光一寒,道:“你敢再说一次!”

    陈太原被他么一瞪,顿时想起那日任怀宇狠揍自己时的凶狠模样,一句脏话冲到嘴边居然硬生生憋了回去,让他一张脸涨得通红。

    “德辉族兄,你看这小子如此嚣张,居然敢当着你的面威胁我!”陈太原向边上一名少年说道,满脸的委屈之色。

    那名少年看上去和陈太原差不多大,但身材要稍微高点,一脸的傲气。

    此人叫陈德辉,自然也是陈家的子弟,只是并不是嫡系,凝气四层的修为在同龄人中可是相当靠前的,自然有他傲气的地方。

    上个月陈太原被任怀宇揍翻,自然百般想着要将这仇给报回来,很快就将主意打到了陈德辉的身上。一来陈德辉的修为要比任怀宇高,二来此人乃是支系子弟,只要稍微给点好处就能请得动。

    陈德辉原本双手抱在胸前,听到陈太原的话后冷冷哼了一声,拿手在鼻子前一抹,傲然向任怀宇看去:“跪下,向我族弟道歉,我只断你一只手!”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