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自己那间破败的院落,任怀宇胡乱吃了点东西后便上床休息,可心中激荡不已,他翻来覆去地好久都没有睡着。但毕竟失血过多,再兴奋的神经也敌不住身体上的虚弱,过了一会他还是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过来后,任怀宇没有去武院,就在自己的院落里吸纳天地元气进行修炼。

    武院可没有规定每天都要去,最少一个月去一次便可,定在每个月的初五,这天武师会对所有武院弟子进行测试,并给大家解答在修炼时遇到的难题。

    天元道宗每五年一次的开山门收徒只有半年时间就要开始,这时候大家都在进行着最后的冲刺,若非必要谁也不愿每天在武院之间往返浪费时间。

    任怀宇盘膝坐在院落中,平静心灵,天元玄经在体内运转开,丹田中的魂晶嗡嗡一颤,开始吸取着四周围的天地元气。

    《天元玄经》是武院传授的武道功法,当然只有凝气期的口诀,要得到更高阶的功法就必须加入天元道宗、并且晋入相应的境界才行。

    在一天之前,任怀宇就只能靠魂晶来沟通天地,窃取天地元气,但现在多了一根神尾之后,这玩意在任怀宇运转天元玄经后立刻从他的腰间衣物中钻了出来,然后笔笔直直地竖了起来,伸长到足有三丈的高度,同样在吸取天地元气。

    一**天地元气立刻以十几倍的速度加快进入了任怀宇体内,经过他的提炼、压缩、凝聚后,最后缠绕在了魂晶上。

    若是任怀宇可以内视丹田的话,便能看到一根手指模样、通体透明的晶石上缠绕着淡淡的白气。这晶石自然就是魂晶,而白气则是他辛辛苦苦修来的天地元气,当哪一天这白气浓郁到无法再加深的程度,便达到了凝气期的巅峰。

    接下来,就是凝聚魂环。

    ——将这些白气通过秘法压缩,形成一道头发丝般的魂环,这便进入了式魂境!

    接下来就是壮大魂环,同样以天地元气修筑,当达到极致后,则可以凝炼第二道魂环。式魂境共分为十个小境界,每凝聚出一个魂环便意味着提升了一个小境界,达到式魂十层、也就是凝出十个魂环后,便需要再次凝聚魂环。

    十环归一,突破大境界!

    当然任怀宇现在连凝气期五层都没有达到,凝聚魂环可都是以后的事情,先想办法进入天元道宗才能考虑以后的事情,否则一切都是空的。

    不知不觉间已是日上三竿,任怀宇停下来吃了点东西便又投入了修炼之中。

    枯坐吸纳元气是一件极度无聊的事情,而十几岁的少年正是处于最好动的时候,有几个人真可以坐得住?但任怀宇除了必要的吃饭、睡觉,所有时间全部花在了修炼上。

    他没有很好的资质,因此只能通过更多的修炼时间来弥补回来!

    现在虽然有了乌金尾,但相比于任初平这种天才来说他已经落后太多了,必须迎头赶上,更加不能懈怠!

    修炼、修炼、修炼!

    在任怀宇的身上已经很难看到少年人的浮躁、冲动,取而代之的则是无比的冷静、睿智,这都是被逼出来的。他要为爷爷讨回公道,不早熟怎么行?

    一晃眼已是二十多天的时间过去。

    啪!啪!

    任怀宇如同石雕一般坐在院落中,但身上却是不断地发出骨节暴响声,隐隐还能听到血液流动的汩汩声,如长江大河,汹涌澎湃。

    这骨节暴响声越来越密,而血液流转的冲击声也越来越响亮,任怀宇的鼻间突然喷出两道白气,凝而不散,蔚为奇观!

    “嘿!”他突然暴啸一声,双手在地上一拍,盘起的身形猛地跃了起来,直直冲起一丈来高!

    翻了个空心跟斗,任怀宇稳稳地站定,目光看向放在院落左侧墙角边的一排石头,大步走了过去。

    这些石头共有十块,大大小小不一,份量自然也不同,最轻的只有一石,最重的则是达到了十石,乃是为了测试凝气期武者的实力而设。

    不像式魂期那样,要判断境界很容易,只要看下魂环的数量。严格来说,凝气期就是一个完整的过程,分为十层有点画蛇添足的意思。

    但同样是凝气期总有高低之分,因此便以武者的力量来判定,每多一石之力便算做提升了一层的小境界。

    这当然不是很精确,因为有些人天生力大,但总比没有标准的好。

    任怀宇的目光停在了左起第四块石头之后,弯下腰将双手伸了出去,紧紧抓住之后,猛地全身发力,丹田中魂晶轻颤,释放出道道元气,将力量融进他的血液、肌肉之中。

    “起!”他大喝一声,腰干猛然挺直,双手高举,将手中那块足有四石重的石头稳稳地托了起来!

    凝气四层!

    “哈哈、哈哈哈!”任怀宇终难掩兴奋之色,将石头放下之后,用力捏了下拳头,目光中闪动着深邃的光彩。

    照目前这个修炼速度来看,半年期内他不但可以达到凝气五层,甚至连凝气六层都有希望!

    嘭!

    就在这时,院落的大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一个身材略矮的中年男人大模大样地走了进来,目光扫过任怀宇时,他嘿嘿一笑,道:“怀宇少爷,小的给你送下个月的例钱来了!”

    任怀宇先是一愣,继而杀气大露。

    乌金尾他还没有收起来,而这既是他最大的秘密,也是不容于世人的秘密,谁看到了都要死!

    虽然动了杀机,但任怀宇并没有丝毫的愧疚,因为那中年男子是任家的一个下人,有这种直接踢开主子大门的狗奴才吗?

    若是对方尽下人的本份,先敲敲门,任怀宇自然就有时间将乌金尾收起,可此人却是嚣张霸道地闯了进来,那么便不要怪他下辣手了!

    乌金尾的秘密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就冲那提升十几倍元气吸纳速度的神效,保证任何人都会对任怀宇红眼!

    他心念一动,乌金尾如同利箭一般疾刺而出,向着那中年男子的眉心刺去。

    嗡!

    乌金尾那尖细如针的尾端停在了中年男子眉心前不足三寸处,倒不是对方使出了什么大能力格档住了这一击,而是任怀宇蓦然发现,对方的表情从头到尾就没有变过!

    这中年男子名叫李广意,本身只有凝气四层的实力,是大管家李仲和的侄子。可凝气四层的实力虽然不怎么样,但看到有攻击袭来还能如此镇定,连眼皮都没有眨动下?

    不可能!

    看到有攻击袭来,躲闪、招架乃是本能反应,绝无可能像他这般镇定!

    这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李广意的实力达到了极可怕的程度,可以在攻击袭到前的一瞬间化解——可他真要是如此高手,还在任家混个屁?

    而第二个可能,便是李广意根本看不到乌金尾!

    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可乌金尾本来就是无比神奇的存在,这不能被人看到又有什么好稀奇的?

    正因为想到自己的秘密可能没有被发现,任怀宇才及时停下了攻击,毕竟李广意虽然只是一个下人,但死在他的院落里总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他现在不过凝气四层的实力,凭什么跟偌大的任家做对?

    李广意根本不知道他已经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还在拿不屑的目光瞟着任怀宇,不烦恼地道:“我说任大少爷,你对着老子瞪什么瞪?”

    换了别的任家族人,他自然不敢这么嚣张,可是任怀宇情况特殊,他这一脉目前就只有任怀宇一个人,而且任怀宇本身修武资质平平,又凭什么让他放在心上?

    做下人的又有哪个是心甘情愿的,碰到一个可欺的主人自然要好生地拿捏一番。

    任怀宇的心思却全然不在对方的态度上面,若是乌金尾具有肉眼不能看到的特性,这于他而言可是绝对的好消息!不过他虽然只有十六岁,可心思却已经磨炼得颇为老辣,意念一动之间,乌金尾咻地继续射出。

    “啊——”李广意发出一声惊呼,伸手在脸上一摸,居然多了道血痕,他嗞了下牙,喃喃道,“这么早就有蚊子了?”

    任怀宇不动声色地收回了乌金尾,刚才他刺破了李广意的脸皮,但对方却只以为是被蚊子叮了口,让他终于放下了心来。

    他伸出手,道:“例钱呢,拿来!”

    对这种没上没下的仆从,任怀宇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脾气。

    李广意还在自叹倒霉,怎么就被蚊子咬得出了血,他为人粗鄙,顿时在嘴里骂骂咧咧了起来,半天才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袋子,向任怀宇掷了过去,然后转身就走。

    “等等!”任怀宇不用打开袋子,只消掂一下重量便知道不对,他连忙喝叫起来。

    “干嘛?”李广意回过头来,满脸的不耐烦。

    “怎么只有一两银子?”任怀宇脸色森冷,打开袋子之后,里面只有一截小指大小的碎银,“照规矩是五两例银,剩下的呢?”

    “我说任大少,你这可不能冤枉人!”李广意却是不阴不阳地撇了撇嘴,“那袋子是大管家亲手交给我的,一路过来我连碰都没有碰过,你却说短了四两银子,难道是在说大管家克扣你的例钱?”

    ps:新书期间,每天两更,早9点一次,下午5点一次,上架了依然每天三更,不定时加更。

    感谢*衬衫*、忆往情深、魔道vs骑士、快乐的林林、枫初一剑秀、开心的烦恼人、龙侠玉、【孤独不苦】、书友130414194730492、じ☆ve炫帅、615djk昨天的打赏。

    感谢快乐的林林成为本书第一个盟主,威武霸气!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