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怀宇毕竟还只是十六岁的少年,震惊欢喜之余更多的却是好奇,开始运用起这身体上多出来的一根“尾巴”来。

    能屈能伸!

    长可达三丈、短则可以缩到不足寸许,粗如手指、细可如针,而这都是极限了,无法再伸长或是缩短、变粗或再细。

    抛开这尾巴可怕的杀伤力不说,光是提升吸取元气十几倍速度的功效就足以让任怀宇笑脱了下巴!

    宝物!绝对的至宝!神尾!

    任怀宇狠狠地捏了下拳头,离天元道宗五年一次的开山门收徒大会还有半年多的时间,他还赶得急!

    别看任、章、陈三家在清水镇很是威风八面,其实都是依附于天元道宗的小家族。天元道宗才是真正的武学圣地,甚至还有可以在天上飞来飞去的人物,就跟仙人似的!

    苍北大陆没有王权,有的只是一个个强大的宗门、家族,天元道宗虽然算不上其中的佼佼者,可治下像清水镇这样的地方却不知凡己。

    清平武院就是天元道宗为了选拔弟子而设立的,每隔五年便会派人来挑选资质出众的人材,不在乎出身如何,只要天赋好就行。

    即使进入了天元道宗也并不意味着一飞冲天,还要分为内门、外门两种情况,外门弟子只能在天元道宗待到二十五岁,如果不能再进一步就只有离开的份。

    可就算从天元道宗淘汰出来的人在清水镇依然可以称为顶尖高手,因为只有天元道宗才掌握了凝气成环的秘法,待在清水镇就得一辈子停留在凝气期而无法晋入式魂期!

    清水镇每一个年轻人都怀着进入天元道宗的梦想,只是真正能够进入其中的每次绝不会超过五人!

    其实要想通过筛选也很简单,一,只要拥有很高的修炼天赋,比如六品魂晶,那绝对是直接过关,甚至会收为内门弟子来培养!

    内门弟子可不是外门弟子可以比拟的,会有大量的修炼资源倾斜,可这人数自然就更少了,一百个外门弟子中顶多出一个内门弟子!

    那么,如果本身的修炼天赋不够好呢?

    第二条路就是看实力了,天元道宗规定,凡二十岁以下达到凝气五层的人都可以过关,成为外门弟子。

    这并不容易!

    像任怀宇是八品魂晶,这也能代表清水镇大部份人的水平,他从五岁开始修炼,十一年下来也才有凝气三层的修为,而其他同龄、同资质的少年最多凝气二层,为此任怀宇不知道付出了多少汗水!

    如果有丹药的支持,哪怕是资质差点也能修为猛进,可任怀宇只是任家的支系族人,家族又怎么可能在他身上浪费宝贵的资源?

    一切只能靠自己!

    现在有了这根尾巴,任怀宇有信心在半年之内冲击到凝气五层!

    他一定要进入天元道宗!只有进入了这个宗门,他才能够获得高深的修炼功法,步步提升修为!若是不能跨出这一步,别说他只是靠神尾达到了四品魂晶的水平,就算是一品魂晶又如何,没有功法在手他最多只能达到凝气期的巅峰,根本不可能凝聚魂环晋入式魂期!

    只是这尾巴可得藏藏好,不然别人肯定以为他是个妖怪!

    ——还好可以收缩、变细,缩小到极致后基本是肉眼无法分辩出来的,比一根汗毛显眼不了多少。

    “该给它起个什么名字呢?”任怀宇想了想,“传说中有种极贵重的金属,通体乌黑、坚不可摧,被称为乌金,便是百倍重量的黄金也买不到!不如……便叫乌金尾吧!”

    反正也没有人跟他争辩,他只是这么一想便定了下来。

    看了看自己身上那破破烂烂的衣服,任怀宇决定先回任家。

    虽然不清楚具体的过程,但任怀宇知道身上的伤势完全愈合必然是神尾发挥的功效,为此他特意将小指再割破了一个伤口,果然,伤口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可之后他也明显感觉到了一股疲劳!

    显然,这可不是全无代价的,还是尽量别受伤的好!

    任怀宇一路奔行,很快就来到了小镇的北部,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府第前面。

    清水镇三大豪门只有章家才是建立在镇中的,因为在一百多年前这镇里只有一个大家族,那便是章家!后来则是陈家的崛起,再然后才是任家的兴旺。

    因此,后面才兴盛起来的陈、任两家自然不可能将主宅设在镇中,一个在小镇外的东边,另一个则是在北面。

    任府很大气,府第之门日夜不关,大门处每隔三个时辰就有十六名精壮大汉分成四批轮番看守。任怀宇虽然不是任家的嫡系族人,但好歹也冠着少爷的名头,在任家第三代中排行二十七。

    他这一进门,四名大汉都是微微躬身,道:“怀宇少爷!”嘴上说得恭敬,可四人眼中莫不透着一丝鄙夷,这是自然,一个支系少爷又没有杰出的天份,岂能让他们生出敬畏之心。

    任怀宇也不以为然,只是将这份屈辱深深地埋在心底,迟早有一天他会化为九天之龙,让所有人只剩下仰望的资格!

    再者,他虽然是任家人,可对任家却没有一丝好感。

    四十多年前任家兄弟十六人来到这里,当时清水镇已经有了两大豪门,自然不会允许有第三个豪门出现。任家在任季昆、也就是现任家主的带领下,通过无数场血战一步步站稳了脚跟。

    而任季昆手下的头号大将便是任怀宇的爷爷任方旭,打起来不要命,有疯子之称,任家可以那么快在清水镇立足绝少不了任方旭的付出!

    可就因为任方旭太敢拼命,在一次次血战中落下了严重的内伤,而且一年比一年糟糕!而让他寒心的是,家族虽然成为了清水镇第三家豪门,却将他完全忘到了脑后,每个月给的例钱少得可怜,连买药治伤都不够!

    前年夏天,任方旭终是没有再能坚持下去,带着强烈的不甘溘然而逝!

    以前任怀宇不懂,但随着他的年龄慢慢增长也开始明白了:任季昆是怕任方旭动摇了他的地位!

    任方旭敢打敢拼,在任家那一众元老中的声望丝毫不弱于任季昆,如果他没有负伤的话,绝对有资格和任季昆争一争这家主之位!

    所以,任方旭一定要死!

    任怀宇一直在心里憋着口气,总有一天他要替爷爷讨回这个公道!

    这也是他要一定要进入天元道宗的原因——没有足够的实力凭什么向任家、任季昆宣战?

    任怀宇深深地吸了口气,将这道情绪深深地压到心底,就在这时,又一名少年在门口出现,不同的是他并不是要进入府内,而是要出府。

    “初平少爷!”看到这少年时,那四个精壮大汉莫不露出绝对恭敬之色,向着对方弯身行礼,神情之敬畏可远非之前看到任怀宇时可比。

    这少年名为任初平,不但身份显赫,为任家第三代的嫡长孙,本身更是拥有六品魂晶的天才!

    别说一品魂晶、二品魂晶,那可都是属于传说级别的资质,便是六品魂晶都已经是清水镇百年以来第一次出现的超级天赋!

    十七岁的凝气六层,这在整个清水镇的历史上都足以排进前三了。只等半年后的天元道宗开山门收徒,任初平必然会直接成为内门弟子,前途不可限量!

    现在任府中的人哪个不对这位冉冉升起的新星充满了讨好之意?

    “咦,怀宇,怎么那么晚才回来?”任初平可没有一般少爷的傲气,对每个族人都是相当地友好,这让他收获了极大的人缘。

    不过要任怀宇说,这人并不是真正的没有架子,而是傲慢在骨子里!他曾经见过任初平在笑脸之后不经意流露出来的不屑,冷得吓人。

    任怀宇微微一笑,随意扯了个谎道:“从武院出来后,在树林里睡了一觉,醒来后便到了深夜。对了,初平族兄这么晚还要出门吗?”

    “嗯,刚刚收到消息,青平山里出了头妖兽赤星虎,我想要将它猎下做副虎皮大袄,献给爷爷做他八十大寿的贺礼!”任初平随口说道。

    天地不仁,视万物平等,不止是人类有魂晶,野兽、甚至草木精华都有,一样可以修炼!不过仅仅只有开启了灵智的野兽、植物才能吞纳天地元气,壮大己身,因此这些异类也被称为妖兽。

    虎本来就是极凶残的野兽,即使是普通级别的都要凝气三层、甚至凝气四层的武者才能摆平,而妖兽呢?这增加的可不光光是力量,更是智慧!

    听任初平说要猎杀赤星妖虎时,那四个门卫同时露出强烈的震惊,然后目光中的敬畏之色更重。

    如果换了之前一天,任怀宇听到这句必然也会同样升起羡慕之意,可现在他突然得了一件至宝正是对自己的前途充满了信心,却是丝毫也没有放在心上。

    他拱了拱手,道:“那便先祝初平族兄马到功成了!”

    说罢,任怀宇便抬步进入了府第。

    任初平不由地微微一愣,怎么也没有想到任怀宇的态度竟会如此平淡,让他生起了一丝丝的不舒服。他可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大方,表面上的客气只是为自己搏取名声,其实相当享受别人的赞美,还有看着自己露出的敬畏、羡慕的眼神。

    可任怀宇这个家伙居然无视了自己!

    任初平心中冷哼一声,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去将赤星妖虎猎捕到手,至于任怀宇又跑不了,他要收拾对方还不是翻翻手的事情。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