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西下,一名少年脚步踉跄地走到小溪边上,浑身血迹斑斑,朴素简单的衣物也是破破烂烂的。

    他叫任怀宇,清水镇三大豪门之一任家的族人。

    别看这个身份相当地显赫,可他并不是家族的嫡系族人,本身的修武资质也只是普普通通,自然不会受到家族的重视,再加上他那一脉本就人丁稀少,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便失踪再没有消息,一直染病的爷爷也在前年过世,处境就更加不堪了。

    一脚踩进清冷的溪水中,任怀宇不由地呲了呲牙,将破烂的衣物脱去,清洗着身上的伤口。

    他刚刚跟人打了一架,对方是清平武院三大纨绔子弟之一的陈太原。

    每个大家族都有了不得的人才,也自然有只会吃喝玩乐的庸才,陈太原就是三大豪门之一陈家的少爷。相比于任怀宇他的身份就要高多了,乃是陈家当代家主的第六个孙子,本身的资质和任怀宇差不多,可地位却不可相提并论。

    打架的原因很简单:任怀宇虽然还是稚气少年,但相貌却是极为英俊,武院中对他有爱慕之意的少女可不在少数,这自然让自诩不凡、高贵的陈太原十分得不爽。

    原本只是不爽,可今日早些时候岳菲絮与任怀宇说了一阵子话之后却是彻底激怒了陈太原!

    岳菲絮出身贫寒,但小小年纪就已经有国色天香之姿,让陈太原动心不已,却苦于一直没有得手,始终被冷冷拒绝,看到爱慕的女孩却跟任怀宇相谈甚欢,这自然让他妒火中烧。

    陈太原可不会搞单打独斗这一套,等任怀宇从武院出来的时候带着四个跟班拦住了他的去路。

    虽然任怀宇的实力在同龄人中可列入中游,但一个打五个显然没什么胜算,自然被揍得满身伤痕——他只是任家毫无轻重的族人,陈太原可不怕因此惹来大麻烦。

    任怀宇也是个狠人,拼着自己挨打就是盯着陈太原死揍,他吃到几拳就还给陈太原几拳!就是这股子狠劲把陈太原五人给吓退了,否则他现在别想站着。

    “那小娘们也不是好东西!”任怀宇深深地吸了口气,岳菲絮看似与他相谈甚欢,其实根本就是在瞎扯!之前他可能还不知道对方打得什么主意,但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在拿他当挡箭牌!

    或许换了另一个人高兴还来不及,毕竟岳菲絮可是绝色美女!可任怀宇本来就对岳菲絮没什么印像,现在更是被他直接打上了蛇蝎心肠的标签。

    “嘶!”他突然哼了一声,如避蛇蝎般地从溪水里跳了出来,弯起左脚一看,只见脚心赫然多了一道寸长的伤口,正在汩汩流着鲜血。

    这可不是打架时留下的,而是刚才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东西!

    好锋利!

    任怀宇的目光却是猛地亮了起来,这说不定是什么极珍贵的金属,要是拿出去卖掉的话可是异常得值钱!他天赋寻常,想要在武院中脱颖而出光靠苦练是不够的,还需要丹药的支持!

    可他又只是任家的支系族人,哪里分配得到丹药?要自己去买的话更是囊中羞涩!因此,任怀宇对钱可是相当地敏感的。

    他咬了咬牙,再次踏进了溪水中,双手探下在水底摸索了起来。

    溪水并不深,只是刚刚淹过膝盖,任怀宇摸索一阵之后很快就碰到了一根极尖、极硬的东西,只是擦上一下便将他的手指给划破了!

    他连忙将尖物附近的石头、泥沙刨开,摸到了一根仅有手指粗细的玩意,然后用力一拽,便将刺破他两次的物事给拔了出来。

    这是一根大概尺长的棍子,通体乌黑,一头粗一头细。粗的那头也不过拇指般,而细的那头却是如针尖,难怪碰一下就立刻划破了皮!

    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的,这东西非常得轻,拿在手里几乎没有一丝份量。

    “咦——”任怀宇蓦然一惊,他赫然发现刚刚划开的手指好像是大坝决了堤,鲜血汩汩涌出!可这鲜血却丝毫没有掉到地上,居然被那黑棍儿吸了个干净!

    这、这是什么妖物!

    任怀宇虽然胆子大,可更知道世间有许多害人的东西,他连忙扬手一甩,想要将那黑棍儿扔出去,可没想到这棍儿就像是粘在了他的手掌上似的,居然怎么甩也甩不掉!

    鲜血还在不断地涌出!

    任怀宇急了,这人体内又有多少血液,哪经得起这黑棍儿如此鲸吞海饮!他将黑棍儿的一端踩在脚下,然后拼命去扯,但他立刻悲剧地发现,不但手被黑棍儿粘住了,便是脚也步上了后尘!

    嘭!

    任怀宇一个立足不稳顿时摔倒在了地上,坚硬的石头刺在身上让本就通体青肿的他更加地疼痛不堪,咧着嘴直哼哼。但就在这时,一道奇异的波动直冲他的脑海!

    “啊——”任怀宇发出一声无比痛苦的呻吟,浑身骨节暴响,血液激流,好像整个人都要爆炸似的!一股股强烈的冲击让他痛不欲生,恨不得立刻死掉结束这样的折磨。

    不能死!

    任怀宇用力握着双拳,就是因为他天资平凡又出身支系,平日时不知道吃了多少人的白眼,让他更想出人投地,成为人上人,将曾经瞧不起自己的人狠狠地踩在脚下!

    而且爷爷走得那么冤枉,他不服气,发过誓要为爷爷讨回公道的!

    他承诺过的事情绝不会半途而废!

    不能死!谁也杀不了我!我一定会活下去!我一定会成为当世强者!

    他的资质只能说是中庸,但意志却是坚定无比,尽管浑身疼痛得就想那么死掉一了百了,可他愣是迸发出强烈无比的斗志。

    死死地咬紧牙关,任怀宇浑身都在不断地颤抖,一根血管接着一根爆裂,让他很快就全身浴血,模样凄惨得无以复加。

    我要活下去!

    任怀宇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也不知道经历了多久,好像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觉从他的丹田生起,那剧烈的神识冲击已然结束,浑身的疼痛也瞬间消失。

    他心中微微一松,顿时直接昏厥了过去。

    当任怀宇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已经是明月当空、繁星密布的深夜了。幸好现在正是春末,夜里不是冷得厉害,不然他说不定便要冻出一身病来了。

    “咦!”他一骨碌爬了起来,脸上布满了震惊!

    ——他满身的伤都不翼而飞了!别说脚底、手指被划破的伤口,便是早前和陈太原他们打架留下来的青包肿块也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

    等等!任怀宇满脸古怪之色,他蓦然发现自己吸取元气的速度居然比以前提升了十几倍!

    武者,吸纳元气为己用,达到至高境界甚至可以翻江倒海、遨游于九天之上,就跟传说中的仙人似的!可要吸纳元气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得通过魂晶!

    魂晶是人生来就有的,长于丹田之中,这是人与天地自然沟通的桥梁。可不同的人吸取元气的速度却并不一样,这由魂晶的品质决定。

    魂晶十品,以一品最高、十品最低,魂晶品阶每相差一级,这吸取元气的速度可是以倍数计算的!像拥有七品魂晶的人修炼一年,那么拥有六品魂晶的人只需要修炼半年即可,而一品魂晶和十品魂晶之间的差距更是大得离谱了!

    任怀宇的资质平平,魂晶为八品,既说不上差但也说不上好。

    魂晶是天生的,无法靠自己的努力来提升品质,任怀宇早已经习惯了吸取元气的速度,可现在这速度却是猛地提升了十几倍,这岂不让他大吃一惊!

    而且,这元气不是他的魂晶在吸取!

    任怀宇转过头来,双眼蓦然张得浑圆,差点失声惊呼!

    ——在他光溜溜的屁股上赫然多了一根通体乌黑色的尾巴,不过尺长,粗的一端粘在了他的屁股上,而细的一端则是挺得笔直,高高翘起!

    好、好眼熟!

    这就是那根害得他划破了手脚,吸得他差点成人干、冲击得他身体都似要破裂的黑棍儿!

    怎么长自己的屁股上去了?

    任怀宇的嘴角狂抽,而他也赫然发现,这条“尾巴”仿佛成了他身体的一部份,他可以像指挥手脚一般让它扭动、旋转,甚至……伸长缩短、变细长粗!

    这根本不用教,就好像人生下来就会呼吸一般,完全是一种本能!

    任怀宇心念一动,这根“尾巴”蓦然伸长,如同一道铁鞭呼呼呼地狂卷抽动,啪啪啪,将四周围的溪石抽卷得乱飞。

    咻!

    这尾巴伸展到最长的状态,抽到溪边一株儿臂粗的树木之上,啪地一下,这株丈高的树木竟是被生生抽断!

    凝气三层的爆发力,跟他本身的实力差不多!

    光以力量而论,这并不是如何强悍,可这尾巴胜在神出鬼没,完全可以从让人意想不到的角度发出攻击,这意义就大了去了!

    便是凝气四层、五层,任怀宇也有信心战胜!

    震惊过后,他心中涌起了一股狂喜。

    提升了十几倍的元气吸纳速度啊,这相当于将他的魂晶品质提升了将近四个档次!

    要知道清水镇这一代中资质最好的两个人也才具有六品魂晶而已,已经被誉为清水镇百多年来的超级天才,可相比于他的“四品魂晶”这又算什么!

    任怀宇仿佛看到了一条通往无上巅峰的大道已是在他面前铺开,而他要做的就是勇往直前!

    ps:新书上传,求推荐,求收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