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的一个深夜,上弦月已经落去,山影昏黑,树色如墨。在龙岗群山的万山丛中,有一座山寨雄踞在小山头上,三面是悬崖峭壁,只一面有曲折的小径通往山下,而山下有一座大庙已经荒废,如今驻扎着一个排的自卫联军的士兵,控制着三岔路口。显然,在若干年前,这座大庙的前边原有一条山街,几十户居民,三四家饭铺,是南来北往客商行人的打尖歇脚地方,并且隔日逢集,买卖油盐杂货。因为连年战乱,如今这山街完全成了废墟,瓦砾成堆,荒草满地。大庙的房屋有的被烧毁了,有的倒塌了,剩下很少。三四百自卫联军有的住在破烂的大雄宝殿中,有的住在山门下边,有的住在帐篷中。此刻,十几个帐篷已经拆掉,打成捆子,准备驮走。将士们一堆一堆地聚集在背风的地方烤火。战马正在啃着半枯的荒草,有的在吃着豆料。鞍韂放在马的旁边,随时可以上鞍。火头军分在几处做饭。地灶中的木柴在熊熊燃烧,大锅上冒着烟雾。

    山寨中的一个大厅中,燃着柴火,点着桐油灯,一次极其重要的军事会议已经开过很长一阵了。将领们因为朱振华已经决定在五更动身,拉出龙岗山,重新大干一番,心情十分振奋,发言特别热烈。这些日子,他们遵照朱振华的严令,分散潜伏在龙岗大山中,主要靠以前积蓄的一点粮食和射猎为生,生活很是艰苦。

    经过会议开始时朱振华的扼要介绍,大家对龙岗大山以外的军事形势已经清楚。如今老毛子已经和小日本在关东开兵见仗,双方投入了近百万的兵力拼死厮杀。老毛子几乎将他们在关东的所有兵力都调到了南满和日本人打,所以,北满,特别是黑龙江省一带,俄军的兵力十分的空虚。此时,“五鼠”别动队已经先他们一步出发,去发动那一带的老百姓难民和老毛子对着干,只要自卫联军的人马一到,立时就可以形成百姓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局面。

    这些情况,使将各师的领们确实明白如今是拉出龙岗山中的大好时机,也明白朱振华要将人马拉往黑龙江是英明决策。但是有些团长急于一出龙岗山中就赶快打几个胜仗,攻破几座城池,痛快地大干起来。尤其牛二蛋新从长春城附近哨探回来,深知长春城中的老毛子不多,他建议先派人混进城去,然后里应外合,一举拿下长春。

    许多人听了这个主意都激动起来,表示赞成,并且纷纷地补充一些破城办法。还有人进一步提出在破了长春之后,如果能缴获老毛子的火车,那大家伙就开次洋荤,坐着火车北上,攻打哈尔滨。

    朱振华一直静静地坐在屋子中间的一堆火边,同杨玉麟坐在一条板凳上,听着大家说话,想着许多问题。他明白将士们目前因为要拉出龙岗山中,士气空前高涨;他也明白,长春城内的俄军力量很弱,牛二蛋的建议并不是没有道理。然而他用的心思比众人深得多。在大家的热烈发言中,他的心情很不平静,有时像大海中波涛汹涌。坐在他身旁的杨玉麟用肘弯碰他一下,小声说:“振华大兄弟,大家说的不少啦,你现在就说几句吧。”朱振华点点头,随着轻咳一下,清清喉咙,准备说话。杨玉麟赶快转向大家说:

    “大家静一静,别再吵吵了,听振华大兄弟说吧!”

    全场登时没有人再做声了。松木柴吐着旺盛的火苗,照得朱振华的脸孔通红,眼睛分外明亮。几乎所有的将领都望着他的脸孔,等他说话。

    朱振华坐直了身子,看了一眼对面的蒋乾鹏,突然发现自己妻子刘翠和的一双眼睛瞪得老大,一副恶狠狠的表情直勾勾的看着蒋乾鹏。

    现在不是说这些事儿的时候,他没有去理会,只是说道:“二蛋兄弟的建议不错,但是我觉得现在不是攻占长春的时候。为什么呢?第一,我们现在只有万把人,一旦我们攻占长春,长春处在中东线上面,老毛子一定会调出一部分兵力来对付我们,那就给小日本正面减轻了压力,那我们不是给日本人帮了忙吗?第二,攻占了长春,却又未必守得住,还会引起老毛子的注意,那我们又何必去占领它呢?所以,我的意思是,全军直取哈尔滨,并且在进军的沿途中大量的招收难民,扩充军队,然后一举拿下哈尔滨。哈尔滨里面有枪有炮,有工厂,而我们又有了许多的士兵。然后以哈尔滨为中心向四周发展。”

    众将听了朱振华的话,顿时恍然大悟,杨玉麟道:“振华大兄弟,这用兵打仗,看来还是你厉害啊。”

    蒋乾鹏岂能没有发现刘翠和对自己仇恨的目光?只是他故作没有看见罢了。他想,如今自己屈居人下,不过是为了自保而已,一旦他觉得没有危险了,立刻将人马拉走,不停留片刻。

    朱振华看着蒋乾鹏,笑道:“蒋师长,你对这次咱们出兵黑龙江又什么建议吗?”

    蒋乾鹏一愣,随即笑道:“振华大兄弟算无遗策,俺有个球的建议,振华大兄弟你要俺往哪里打俺就往哪里打。”

    朱振华道:“那这样,杨师长的人马都是骑兵,杨师长那你就给兄弟们打个头站,你先出击,怎么样啊?”

    杨玉麟干脆利落的回答道:“成!”

    接着,他又对蒋乾鹏道:“蒋师长,你的兄弟也多是北满黑龙江一带的人,你就在杨师长后面进军,怎么样啊?”

    蒋乾鹏道:“一切听从振华大兄弟的调遣。”

    “好,既然大计方针定了,那咱们明天清晨全军出发,直逼哈尔滨!”

    *******************************************************************************

    就在朱振华调兵遣将之时,日本海军已经在旅顺和俄国海军打得不可开交。驻守旅顺的俄军虽然有10000多人,火炮400余门,可是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日军竟然敢对他们发动突然袭击。日本联合舰队在东乡平八郎的指挥下,以突然袭击的手段,全歼了旅顺的俄军,接着,日军有兵分两路,一路由旅顺登陆,直扑辽东;一路由鸭绿江过江,也直扑辽阳,两路日军准备在辽阳会师。

    俄军也不是吃干饭的,俄军在库罗帕特金的指挥下,准备再辽阳与日军决战。

    日军俄军在南满打得越是热闹,那对朱振华奔袭哈尔滨越是有利。自卫联军一路进军,沿路有大量的难民加入到自卫联军的队伍。朱振华为了不影响自卫联军的战斗力,命令各师各团将招募的新兵全部都调回吉林或者是龙岗山,交给驻守龙岗山的虎妞和龙国能训练。

    子夜时分,自卫联军三个师突然兵临哈尔滨城下,将哈尔滨团团围住。在城内驻守的是俄军的一个团,俄军团长完全没有预料到这里竟然会出现叛军,在俄军一片惶恐的情况下,自卫联军开始攻城。

    自卫联军虽然达成了战役的突然性,但是俄军依靠坚固的城防工事拼命抵抗。俄军一面抵抗一面往辽阳拍发电报,请求增援。

    攻击哈尔滨的战斗进行得十分艰苦。杨玉麟和蒋乾鹏的的人马在战斗之初就在哈尔滨外围和俄军陷入了近距离的搏斗之中。战斗进行到白热化的时候,双方的士兵互相交叉在一起,战场呈现出混战的状态。经过反复的拉锯战之后,又朱振华指挥攻击的哈尔滨南门首先被攻破。

    朱振华麾下的人马端着步枪,挥舞着大刀,挺着长枪,冲进了城中。但是俄军并没有溃散,退入城中的俄军继续和自卫联军的人马展开巷战。

    一挺马克沁机枪在房顶上喷着火舌,企图冲过这条街口的自卫联军战士纷纷中弹倒地,伤亡一片。

    陈宏宇急了,他手上握着一支手枪,大声的喊道:“孙和尚,孙和尚去哪里了,给老子把孙和尚找来!”

    不一会儿,已经是炮兵团团长的孙成章领着几个战士,抱着一门迫击炮到了陈宏宇的身旁。

    “孙和尚,都说你他娘的炮打得神,来,今日个给老子露一手,把那挺喷统给老子撂倒!”陈宏宇指的喷统正是那挺拦住自卫联军前进的马克沁。

    孙成章二话没说,当时架炮,又手指测了测距离以后,抱着迫击炮道:“菩萨保佑,老毛子杀人放火,太是欺负人了,今天俺跟着总司令除恶扬善,难免有所杀伤,还请菩萨宽恕!”

    陈宏宇这是第一次看见孙成章打炮,笑道:“孙和尚,杀人就是杀人,你这临时抱佛脚,有用吗?”

    孙成章没有理会他,在嘟囔了一阵后,握着一颗炮弹,放入炮膛,“咚“得一声响,一发炮弹在空中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直向那俄国人的马克沁机枪落了过去。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