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振华上前一把握住罗军胜的手,笑问道:“杨大当家最近可好?”

    罗军胜没想到朱振华会这般的热情,微微愣了愣,忙回答道:“托师长洪福,俺们大当家的一切安好,只是最近老毛子大举调兵遣将,让俺们大当家的坐卧不宁啊!”

    朱振华笑道:“那就让你大当家的来咱们龙岗山,十万大山,肯定可以找一个地方让你们大当家的 高枕无忧的。”

    罗军胜道:“俺们大当家倒是想来,只是因为俺们大当家的还带着一个人,怕只怕师长不欢迎啊。”

    “欢迎欢迎,”朱振华听了罗军胜的话,心中起疑,带着一个人,怕我部欢迎,带得谁?言语中已经有所保留:“来的都是客,哪能不欢迎呢?”

    “红枪会的总瓢把子蒋乾鹏,师长你欢迎吗?”

    陈宏宇一听到“蒋乾鹏”三个字,火气一下子窜上了脑门:“瘪犊子玩意!杀了俺们的总司令和董教敏兄弟,不仅差点要了老子的命,还占了俺们兄弟们用血攻占的吉林,如今老毛子大举调兵,他王八犊子知道吉林守不住了,也想来俺们龙岗山避难,嘿嘿——”陈宏宇冷笑两声:“休想!”

    对于陈宏宇这样的反应,早在罗军胜的预料之中。原来,自从上次杨玉麟领着自己弟兄们下了山以后,径直往北,开拔到了哈尔滨与齐齐哈尔之间的松嫩平原活动。那松嫩平原物资人力,最是富饶,又因为有刘秉和与朱振华在南满大量的歼灭俄军,所以俄国人将注意力都放在刘秉和与朱振华的身上,而没有太注重他。也就是这些原因凑到了一处,杨玉麟得到了一段发展壮大的黄金机会。在这段时间里,杨玉麟的人马由原先的一二百人逐渐的发展到了两千多人,又因为靠近松嫩平原靠近蒙古,容易购买到蒙古战马,为了适应在平原地区作战,杨玉麟的这两千多人全部都是骑兵,并且一人有两至三匹蒙古战马,来去如风。

    在松嫩平原活动期间,杨玉麟也曾主动出击,歼灭了十余支一二百人的俄军小队伍。打完就一阵风似的撤走,让俄军围剿的人马头痛不已。

    如今,俄军在东北大举调兵,这使得杨玉麟在这一带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于是他不得不另谋出路。

    最终,杨玉麟决定领着两千骑兵回到南满,和刘秉和汇合。

    当杨玉麟领着麾下的弟兄,千辛万苦回到南满的时候,首先出来欢迎他的不是刘秉和与朱振华,而是发动内讧,杀害了自卫联军总司令刘秉和与团长董教敏的红枪会总瓢把子蒋乾鹏。

    蒋乾鹏来迎接杨玉麟并不是因为他想故伎重演,杀了杨玉麟吞并了他的人马,而是他知道,杨玉麟和朱振华有过交情,如今老毛子大军压境,他知道摆在自己面前就只有三条路,第一,俄军如果来进攻吉林,那就拼死一战,但是他心中也清楚,凭他手中的这点人马,和俄军硬碰硬,那只能是以卵击石;第二,那就是向老毛子投降,可是他的老母亲就是被俄国人杀死的,要他去给自己的杀母仇人磕头下跪,他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那第三条路就是领着人马撤出吉林,退往龙岗山中。

    可是如今占据着龙岗山的是和自己有着深仇大恨的自卫联军,他想往山里面撤,那就只有走杨玉麟的门子。

    罗军胜听了陈宏宇的话后,十分冷静的道:“陈团长,贵军和红枪会总瓢把子的过节俺不知道,但是俺觉着此时此刻,在老毛子要灭了俺们关东的老爷们的血性的时候,俺也不想知道你们两家的过节,俺们应该拧成一股绳,和老毛子干,等将老毛子都撂倒了,干翻了,俺们再来好好的整一整俺们自己的恩仇!”说罢,他看了一眼朱振华:“大当家的,你觉得是吗?”

    朱振华当初决定要杀蒋乾鹏其实并非是因为蒋乾鹏杀了刘秉和,扪心而问,没有蒋乾鹏杀死刘秉和,他朱振华哪能顺利得独揽自卫联军的军政大权?他之所以要杀蒋乾鹏,主要是蒋乾鹏手下有四五千人马,要是这些人投靠了俄国人,再领着俄国人来打龙岗山,那是朱振华最不愿意看到的。既然现在蒋乾鹏有心要和杨玉麟一同来投靠自己,他虽然有心接受,可是还是充满着犹豫。他可不想做刘秉和第二。再说,翠和妹子也不会同意他这么干。

    朱振华看着罗军胜,微微一笑,道:“军胜兄弟,你说的有理,只是,嘿嘿,怎么说呢,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罗军胜见朱振华的态度有所松动,忙道:“请大当家的放心,有俺们大当家的坐担保,断断再不会发生以前的误会了。”

    “怕只怕人无伤虎心,虎有害人意啊!”一旁的张作霖不阴不阳的道。

    张作霖的话说得恰到好处,朱振华只是呵呵干笑,却不做声。

    罗军胜来前,杨玉麟和蒋乾鹏就对他说过,如果朱振华要提什么条件,只管让他提,然后回吉林来告诉他们一声,他们再做商议。于是罗军胜道:“大当家的,有话但讲无妨。”

    朱振华道:“咱们和自卫联军和镇东军,还有红枪会,包括白莲教,那都是咱们中国人自己的队伍,打老毛子,咱们就应该团结一心才是,只是如果杨大当家的和蒋乾鹏要来龙岗山,那就必须更换他们的军号,统一称呼自卫联军,并且要完全服从自卫联军的一切规定和调动。”

    罗军胜听了朱振华的话,问道:“就这一个条件吗?”

    “对,就这一个条件。”

    罗军胜没有想到朱振华只提这么一个条件,先是一愣,随即笑道:“大当家的,俺在镇东军里面人微言轻,既然大当家的说了条件,请容俺将这条件带回去告诉俺们大当家的和蒋总瓢把子,如果他们二位答应,俺就再来一趟,如果他们不答应,俺也一定来回个信,咋样?”

    “行!”朱振华道:“那我就在黑石岭恭候佳音了。”

    *******************************************************************************

    罗军胜当天便下山回吉林去了。到了吉林,见到了杨玉麟和蒋乾鹏后,他将朱振华的条件告诉了他们二位。蒋乾鹏半信半疑的问道:“那姓朱的真的就只提了这么一个条件?”

    “只有这一个?”

    蒋乾鹏满眼不信的神色看着杨玉麟。杨玉麟淡淡的一笑,道:“蒋总瓢把子,你别看朱振华就这一个条件,其实这一个条件里面的文章大了去了。”

    “咋讲?”

    杨玉麟道:“他这是要吞并你我二人的人马。”

    “不会吧?”

    “蒋总瓢把子,你想想啥叫完全服从自卫联军的一切规定和调动?不就是要你我二人日后都听他的呗?俺听说这姓朱的创了个啥子政委制度,就是每支人马里面都有个政委,而且他下达军令都只下给这个政委,然后再由政委传达给带兵的人,你想想,这政委不就是古时候的监军吗?如果他要再你和俺的人马里面层层设立政委这个职务,你我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不答应那俺们就上不了龙岗山,如果答应,那日后你我的人马里只要有个风吹草动,他朱振华立马就知晓了。你别看只有一个条件,这条件可毒着咧,比他娘的一百个条件还毒!”

    “杨大当家的,那咋整啊?”

    杨玉麟想了想,道:“要不俺们先缓缓,看看老毛子会不会来打吉林,如果他不来,那俺们就不上那龙岗山,如果来的少,俺们就和老毛子干,到最后实在是干不过了,反正吉林离着龙岗山就不远,到时再去也不迟啊。”

    蒋乾鹏犹豫了片刻,道:“成,俺听杨大当家的。”

    *******************************************************************************

    黑石岭刘翠和的卧房中。

    朱振华对刘翠和说了他准备联合镇东军和红枪会的想法,刘翠和当时就不干了:“哥,俺啥事都听你的,唯独这事俺不能依。那姓蒋的杀了俺哥,你还要和他联合,这算啥事啊?”

    刘翠和的反应早在朱振华的预料之中,他道:“如今老毛子和小日本子都准备来关东山,可是咱们就这么几千人马,如果再不和杨玉麟还有蒋乾鹏他们联合,要是老毛子真打来了,咱们怕是打不过啊。”

    “俺不管,你和谁联合都可以,就是不能和那姓蒋的联合。”刘翠和泪眼婆娑的道:“水浒里,晁盖死了,那宋江还知道给晁盖报仇,俺哥被那姓蒋的杀了,你咋一点都不上心呢?俺知道,当初俺哥是排挤过你,可是他终究是俺哥啊,你这做妹夫的难道就真的不愿给大舅哥报这血海深仇了吗!”

    刘翠和句句话都说的在理,朱振华知道现在和刘翠和再说下去,话只会越说越僵,他沉默片刻,没有说话,退出了房间。

    此时已经是午夜时分,朱振华仰头望着天上的点点繁星,心中莫名的升起了一种孤独感:谁是我们的平原,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我该怎么去团结这方方面面的人呢?日俄战争如果真的提前开打,我又该怎么领着兄弟去创一番事业呢?哎,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后面的路该怎么走下去呢?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