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宏宇坐下以后,朱振华问道:“陈大哥,你知道杨玉麟派人来拜访我来了这事吗?”

    陈宏宇一愣:“真的?瘪犊子玩意,肯定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又想来投靠俺们自卫联军给他遮风挡雨。”

    朱振华道:“如今日俄都在调兵遣将,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场大战就开始了,说不准是一年以后,也说不准就是明天,现在不管他是真心来投靠我们,还是只是想在我们这里栖身几日,只要他来,我们都应该欢迎,我们现在需要人,需要多多的人。”朱振华顿了顿,接着道:“只是我们对他真正的意图还不清楚,要是他明着是来投靠咱们,而暗地里却是已经投靠了俄国或者日本人,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陈宏宇想了想,道:“振华大兄弟,俺看要俺先去探个虚实,然后你再去见这人,咋样?”

    “行,那就有劳陈大哥了。”

    *******************************************************************************

    来拜访朱振华的是杨玉麟新任命的三当家。这人姓罗,名叫军胜。陈宏宇代表朱振华热情的接待他,然后在一个偏厅备下酒宴。陈宏宇又将他们团里面的两个营长和他的政委都唤来相陪。

    在宴席上,陈宏宇道:“军胜大兄弟,如今老毛子正大举的调兵遣将,俺们师长现在正在各处视察人马的操练,所以就由俺先接待你,等俺们师长一回来,立马来接见兄弟。”

    罗军胜约莫三十五六岁的样子,瘦长的脸上有几粒碎麻子,一条粗长的辫子盘在头顶,显得干净利落。他听了陈宏宇的话,笑道:“不急不急,俺们大当家的只是感激前番俺们镇东军落难的时候,亏得你们自卫联军,当初叫忠义军出手相助,不然,俺们镇东军早就完蛋操了。”

    陈宏宇知道这只是些客气话,但是他又不好直接问来人的真实意图,只好哈哈笑道:“都是在这关东山讨生活的弟兄,鱼帮水,水帮鱼嘛,客气个啥?”陈宏宇一面说着,一面给罗军胜斟酒,一面心中暗自盘算着,怎么样才能让对方将底牌露出来。

    赴宴前陈宏宇已经将这次招待客人的用意都通告了他的属下,他的属下们在酒宴上也是殷情向陪。他属下一个名叫王有财的营长,今年二十一岁,因为上次在南满铁路上伏击俄军的时候作战勇敢,一个人剁翻了五个老毛子兵,朱振华将他由一个普通的士兵直接提升成了营长。起初刘秉和极力反对,他觉得朱振华这是再拉拢人心,朱振华看着刘翠和的面上,不愿和溜冰和撕破脸,只好请王有财吃了顿酒,给他做了思想工作以后,又将他降成了连长。王有财能从一个士兵升成连长,他已经对朱振华感激涕零了,又听说本来是营长,因为有人作梗,才是连长时,王有财一把给朱振华跪下道:“今后俺这一百来斤就卖给师长你这识货的了,日后如果不听师长的调遣,俺王有财就是个**养的!”

    王有财端着杯酒敬罗军胜道:“三当家的,俺们师长经常对俺说,如今老毛子闹中华,到处杀俺们中国人,俺们中国人应该团结一心,管你是**养的还是幺姑养的,都应该团结起来,和老毛子干,等干走了他们,俺们自己家里人也就好说话了!”

    “好说话?咋说话啊?”罗军胜漫不经心的接了一句。

    陈宏宇一听这话,刚将一口菜送到嘴边,不自觉的看了一眼罗军胜,罗军胜正好也在吃菜,仿佛这一句话就不是他问的一般。

    “俺们师长对俺说,只要打走了老毛子,俺们各路的兄弟们就坐下来好好的合计合计,大家伙选个头出来,然后就进军关内,推翻满清的皇帝,大家伙也一起做一个从龙入关的功臣!”

    “从龙入关?那谁是龙啊?”

    “不是说了嘛,大家伙坐下来合计,选个头,选谁当头,谁就是龙!”

    “选?咋选?总不是枪多人多就是头。”

    “俺们师长跟俺说过,枪多人多 ,能有关东的老少爷们多?日后选头,不是拿着拐子的人选,是俺们关东所有的老少爷们,姑娘婆婆们一起选!”

    陈宏宇听了王有财的话,仿佛觉得他说的这番话似乎有人指点,他也不好开口,只是殷情的敬酒,什么话也不多说。

    “哦,所有关东的老少爷们姑娘婆婆一起选?这倒是闻所未闻。要是没选上的人咋整?他手上有拐子有坐墩子,不服输咋整?”

    “三当家的,没听说过得民心者的天下这话吗?选谁的人多,就说明谁得人心,没选上的,就说明你不得人心,不服输又能咋地,你来说,说明你人了这个规矩,服了不服气,关东的老少爷们会买你的帐吗?的人心者的天下,这是大势!”

    陈红有越听越含糊,这王有财平时没有这般伶牙俐齿啊,今日个这是咋了?一套一套的。

    罗军胜看着王有财,问道:“你在自卫联军中是啥官职?”

    “营长。”

    “你这些话是听谁说的?”

    “俺们师长。”

    “你说话能作数吗?”

    王有财看了一眼陈宏宇,很显然,这王有财是朱振华派来的,王有财和看自己那是给自己面子,于是道:“俺们自卫联军上下一心,王有财兄弟说的话当然算数。”

    罗军胜想了想道:“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俺也不藏着掖着了,俺们大当家的向来龙岗山和你们师长一起打老毛子!”

    罗军胜的话音刚落,只听门外一个声音喊道:“师长到!”话音刚落,只见朱振华在龙国能、张作霖和张绳祖等一干团长政委的簇拥下,笑呵呵的进了房间。

    朱振华笑道:“杨大当家的麾下兄弟光临,在下有失远迎,失礼失礼啊!”

    罗军胜一愣,随即也拱手道:“在下不过一个无名小卒,哪敢劳动自卫联军师长大驾,罪过罪过。”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