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振华顿了顿,又道:“不过现在还不急着动手去借蒋乾鹏的脑袋,无论怎么说,老毛子大局调兵的意图还不明朗。现在咱们急切要做的是讲龙岗山脉里的大小山洞全部整顿一番,将粮食和物资能搬进去的全部搬进去,以备不虞。另外,你们几位团长营长要加紧训练人马,因为上次吉林兵变,咱们在南满铁路上缴获的老毛子的好东西都被那姓蒋额劫了,所以咱们弹药有限,不能浪费,要精打细算,知道吗?”

    四位团长与所有的营长一起站起身来,行了个朱振华在军中推广的军礼道:“遵命!”

    “二蛋兄弟,松亭兄弟,你们等等。”当众人要散去的时候,朱振华将李松亭和牛二蛋二人喊住了。

    李松亭和牛二蛋一个是特务处的,一个是保卫局的,朱振华留住他们两个,众人都知趣的,谁也不问,谁也不说。

    待众人离去后,朱振华将他们二人又领到一间空房中,这间房子是朱振华专门布置秘密任务的地方地方。

    朱振华对李松亭和牛二蛋道:“此时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候,越是在大战来临之前,越是要能够知道对手的行动,保守自己的秘密。二蛋兄弟,你如今最重要的是要注意三个方向的动态。”

    牛二蛋听朱振华在和自己说话,聚精会神的听着。朱振华道:“第一,是老毛子的动态,你要切实的探查清楚,老毛子的军队部署在那里,有多少人,你必须全部搞清楚,只有你把这些情报搞清楚了,我这边才好对症下药。”

    牛二蛋道:“师长,你放心。”

    “除了老毛子的动静,你还得搞清楚鸭绿江那边的是否有大量的日军,他们是否有过江的企图。”

    “知道了。”

    “还有,就是吉林的蒋乾鹏,他在做什么?他不是傻子,东北山雨欲来,他不会不为自己考虑——”朱振华顿了顿,道:“如果他有投靠老毛子的举动,你立刻要来报告给我。”

    牛二蛋坚定的点头道:“师长,你放心吧。”

    朱振华又对李松亭道:“松亭兄弟,二蛋兄弟主要是打探老毛子和日本人他们的动向,而你主要是防着敌人派人打入咱们的内部,同时也要防着咱们里面有人和敌人勾结。你觉得最近这段日子里,咱们内部有可疑的人吗?”

    “有。”李松亭谨慎的道。

    “谁?”朱振华目不转睛的看着他问道。

    “钱二壮!”李松亭以不容怀疑的口气回答。

    朱振华半信半疑的问道:“如今他不是不在咱们的军中吗?”

    “正是因为不在军中才可疑。”

    “怎么说?”

    “蒋乾鹏发动叛乱的时候他在那里?叛乱过后他又去了那里?如果现在他突然回来了,师长,你说俺们该怎么处理他?”

    朱振华听了这话不仅陷入了沉思:是啊,这个钱二壮在刘秉和活着的时候就对他十分的信任,自己和刘秉和之间产生龃龉多少与他有关,而更重要的是,钱二壮在自卫联军中还是有一些人脉的,而此时的自卫联军中有白莲教的一部分人,又有张作霖的人马,成分早已没有当初在磨盘山上的时候那么单纯了。如果钱二壮回来了,是用他还是不用他呢?不用他其他的兄弟或许会说我朱振华心胸狭窄,容不得老人,弄不好有人乘机挑拨,白莲教这些人或许就会叛离,那些和钱二壮要好的人也有可能离开,那自己不是被自己打垮了吗?用他,万一这段时间他投靠了敌人,那不是给自己安了颗定时炸弹在身边吗?

    怎么处理他呢?

    政审!

    朱振华的脑海里突然冒出来两个字。朱振华对李松亭道:“松亭兄弟,如果这个钱二壮真的回来了,首先你就当着所有的兄弟的面对钱二壮说,出于防备敌对势力打入我军内部,希望钱二壮将吉林叛乱到归队这段时间他在那里落脚的情况都说清楚,然后你暗中去核实,如有出入,那就说明他再撒谎。”

    “如果他撒谎了呢?”

    “先不要惊动他。”朱振华想了想道:“暗中来告诉我,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他本人。”

    “遵命!”

    这时,一个战士在房门前道:“报告!”

    “什么事?”

    “报告师长,震动军大当家的杨玉麟派人来拜访。”

    朱振华听到“杨玉麟”三个字一愣,随即问道:“人呢?”

    “在大厅里等着。”

    朱振华道:“好生招待,问他吃了饭没有,好酒好菜,先让他吃饱。”

    “遵命。”

    那战士走了以后,朱振华问牛二蛋和李松亭道:“你们觉得杨玉麟派人来干啥?”

    牛二蛋和李松亭对望了一样,李松亭道:“如今老毛子在大举的调动人马,这镇东军恐怕也不得不为自己的处境担忧,这杨玉麟会不会是来投靠俺们的?”

    牛二蛋听李松亭这么一说,忙道:“有可能,说不准就是来投靠俺们的。”

    朱振华道:“你们现在一个去通知我媳妇翠和,让她先去探探来人的口风,一个再去将陈团长叫来,我想和他谈谈。”

    二人一起道:“遵命。”

    当牛二蛋和李松亭离去以后,朱振华一个人坐在房中,心中道:“如果杨玉麟真是因为老毛子在东北大举调兵遣将的原因而来投靠我军,那吉林的蒋乾鹏会做什么打算呢?摆在他面前的无非四条路;第一是和咱们自卫联军联合;第二是投靠俄国人;第三是据守吉林,依待变化;第四就是从吉林撤走,另头他处。可是我想他杀了刘秉和,无论如何是不敢和我们联合的,据守吉林?他守得住吗?远走他处?往哪里去呢?到处都是俄国人,他能到哪里去?那想来想去,那他就只有一条路,投靠俄国人!不,绝对不能让他去投靠俄国人,绝对不能!”

    朱振华正一个人想着,忽然听见门外有人敲门:“团长,俺来了。”

    是陈宏宇的声音。朱振华道:“陈大哥,你进来吧。”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