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停“不用问,谁也不用问,”朱振华道:“无论日本人来不来,会不会和老毛子开兵见仗,至少老毛子来了许多的人,无论是什么人,只要来到了咱们的东北,那都是咱们的敌人,都是咱们要杀死,要消灭,要挫骨扬灰的对头!”朱振华缓了口气,接着道:“当然,如果真的是日本人要来了,那对咱们或许是有利的,二虎相争,必有一伤,咱们得有两套应对的方案。第一,如果这次老毛子调集这么多的人马,就是准备牛刀杀鸡,就是冲着咱们来的,咱们该怎么应对?第二,如果日本来要来咱们中国人的土地和老毛子打仗,咱们又该怎么应付,大家伙商议一下,古话说的好,晴带雨伞,饱带饥粮,咱们得做两手准备,随时做好打打仗,打恶战的准备。”

    陈宏宇道:“振华大兄弟,没得说,你说咋整就咋整,管他来的是老毛子还是小日本子,来了狼俺们就打狼,来了狗,俺们就打狗,俺们手里的拐子可不是烧火棍子!”

    朱振华道:“话是这么说,可是咱们总得商议个稳妥的办法来——”说着,朱振华的目光落到了他那几个结义兄弟的身上,问道:“麟阁兄有何高见啊?”

    麟阁是冯德麟的字,冯德麟是辽宁省海城县人,他幼年时代,家境贫穷,青年时投身绿林, 冯德麟以强悍闻名乡里,打家劫舍、杀人越货无所不干。他身材高大,两道浓眉向上微微翘起,使人一看便觉得这人是个强悍的角色。

    冯德麟听见朱振华问自己,先是一愣,想了想后,道:“俺想,如果只是老毛子一家进山来和俺们干仗,那到不怕,这龙岗山俺虽然是第一次来,但是前几天俺就听这里的老弟兄们唠嗑唠过,当初振华大兄弟是将所有的弟兄们都安顿在这龙岗山的一两百个山洞里面,只等老毛子在山里面转悠的累了再动手,所以俺想啊,俺们现在就可以将粮食都屯到各处隐蔽的山洞里面去藏着,如果老毛子真是来打俺们的,他们一进山,俺们就蹽杆子,别等他们来了,才想起屯粮食,那个时候恐怕就晚了。”

    “对,”朱振华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排行第二吴俊生道:“麟阁兄弟说得有理,俺们不仅要将山寨里的粮食都屯进山洞里,俺们还要在老毛子来前在下一趟山,多搞些粮食上来,粮食越多,俺们和老毛子在这山里面周旋的时日越长,俺们搞死这些畜生的机会就越大。”吴俊生生得肥头大耳,说话的时候嘴角边竟然在流口水。吴俊生,字兴权,祖籍山东省历城县。清代同治二年(一八六三年)旧历八月廿九日生于兴隆沟村。由于关里闹灾荒,其祖上带领全家逃往东北。后来,落脚在奉天省昌图府兴隆沟村(即现在的老城乡长青村兴隆沟)。其人粗鲁、愚昧,说话常流口水,吐字不清,人们送号“吴大舌头”。

    “振华大兄弟,吴大舌头说得有理。”张作相附和道。

    朱振华道:“大家说的都有道理,那大家伙再想想,如果小日本也杀进了东北,那咱们又该怎么办呢?”

    “坐山观虎斗!”朱振华的话音刚落,张景惠道:“老毛子打小日本子,那是狗咬狗,他们咬他们的,俺们坐在龙岗山上瞧热闹就成了,管他娘的!”

    朱振华听了这话,微微皱了皱眉头,道:“这话不对,如果他们在老毛子的国家,或者是在日本,他们咬死咬残,那与我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可是他们是在东北,是在咱们中国人的地方,那俺们就不能只是瞧热闹就行了。”

    “对,振华大兄弟说的有理。”张作霖抿了抿嘴唇道:“俺想,俺们能不能拉一个,打一个,打走了一个,再打另一个。”

    朱振华一听这话,心中暗道:“这张作霖果然是厉害,难怪在近代史上,他能从一个小小的土匪扶摇直上,混到东北王的位置。”问道:“雨亭兄的拉一个,打一个的想法不错,那拉哪一个,又打哪一个呢?又怎么去拉呢?”

    张作霖想了想,摸着光头自失的一笑,道:“这只是俺的一个想法,振华大兄弟说的这些,俺一时还没想好。”

    “我倒有个想法,不知道行不行?”朱振华扫视全场道。

    “啥办法?”

    “快说,快说。”

    一时间大厅里的所有目光都投向了朱振华。

    朱振华看着陈宏宇,道:“陈大哥,你去投靠老毛子。”

    “啥?”陈宏宇以为自己听错了,一下子站起身来,吼道:“振华大兄弟,你这是啥意思!”

    朱振华笑着走到陈宏宇的身旁,将陈宏宇扶着又坐下道:“陈大哥,别急嘛,听俺慢慢的说完嘛——雨亭兄,你去投靠日本人。”

    张作霖仿佛理会了朱振华的用意,道:“振华大兄弟是想让俺和陈大哥一个人投靠一边,然后咱们就潜伏在老毛子和小日本子的里面,将他们的情况随时随地的告诉振华大兄弟,振华大兄弟你好就中取事。”

    “还是雨亭兄的脑子好使。不仅仅是就中取事,而是要挑动这两条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打得更凶更狠。打老毛子,咱们就扮成日本人;打日本人,咱们就扮成花膀子队。”朱振华笑道:“我想啊,老毛子和小日本在咱们中国人的土地上开兵见仗,那祸害的都是咱们中国人,所以他们也最怕咱们中国人,但是他们也最想中国人能帮着他们打他们的敌人,这样正好,陈大哥和雨亭兄,你们一人另一个团的弟兄,分别投靠一边,小日本好打的时候,我就打小日本,老毛子好打的时候,我就打老毛子,如果他们对我自卫联军有企图,你们随时来报,我这边这也好有个准备。”朱振华顿了顿:“如果他们打得热闹的时候,你们有啥捅他们的**,发财的买卖的机会,也可以告诉我,我也正好去捞一把,总之一句话,揍这两个***!”

    众人听了朱振华的话,一时间议论纷纷,有的说是个好计谋,有的说太险了,还有的说如果东北的父老乡亲不知道,那去的兄弟不成了要被人指着脊梁骨操祖宗的汉奸了。

    张作霖沉思良久,道:“俺去!”

    朱振华道:“好,你有什么要求?”

    张作霖道:“俺不去‘投靠’日本人,俺要‘投靠’老毛子。”

    “为什么?”

    “因为投靠老毛子容易一些。”

    “怎么说?”

    “只要振华大兄弟你帮俺拿下吉林城,俺提着蒋乾鹏的脑袋去‘投靠’老毛子,那老毛子还不屁颠屁颠的欢迎俺?”

    “你要杀蒋乾鹏?”

    “不是俺要杀他,俺只是想借他的脑袋使使,反正他那脑袋里尽想着咋窝里斗了,这会正好,让他也有点正经的用处。”

    朱振华犹豫了片刻,无论怎么说,还没开始打日本人好老毛子就杀同胞,终究不是啥光彩的事,思索了片刻后,道:“行!这个要求我答应你了!”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